“别了,我的同学群!”--- 微信群正在

2016-11-28 13:35

“别了,我的同学群!”--- 微信群正在分裂(甚至撕裂)社会

=========================
老王社长:  
微信群正在分裂(甚至撕裂)社会。微信群,就是未来中国“民主社会”的预先版。它先行证明了,未来的“民主社会”,不可能有什么“普世的民主”。只可能有占统治地位那一方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民主(请看台湾!)。群上非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人物,除非顽强抵抗,是没有自由说话的余地或根本不敢说话的。否则就要冒着与你这群上亲人、朋友、同学、同僚这部分本来亲密社会关系撕破面皮决裂的风险。最后,必被排挤至边缘直至自行退出群,或被拉黑驱逐。这就是群的“专政”。这位“天狼孤星”显然入了左翼专政群,但如果去右翼群看看,难道不是反过来一样的专政吗?

稍能给左右翼意见说话相对自由的地方,只能是“群主”“版主”高度专制集权,却又是比较开明的人物(他也必有倾向)。他不是全群“一人一票普选”出来的,他创造了这坛和群,“打天下坐天下”,不受挑战不受“轮替”地作了版主或群主的。他以他的喜好制定和随时增加坛规或群规,并随意解释它,来维护和偏袒他导向的主流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但也适当保护非主流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于是,这坛或群就能相对言论自由了。

所以可以发现:真正相对言论自由的地方,必是高度专制而又能开明的地方;真正放开“民主”的地方,必是“意识形态多数暴政”,言论极度不自由的地方。

充分自由就不能民主,只能开明专制;充分民主就不能自由,只能多数暴政。


向未来的“民主社会”努力,一定要先意识到这个规律。


2016年11月27日

=========================
“别了,我的同学群!”
天狼孤星的专栏 2016-11-26 博客中国

昨天一大早,我就从微信同学群里退了出来,满打满算我在里面待了整整一年时间。

去年初冬,有个老同学把我拉进一个我当年班级名称的群,一进去,哇!已经到了近四十名当年在师范就读的同学——要知道,我们班当年一共五十名,且已分手27年了!由于多是修改的实名,看到这些久违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庞,他们的动作举止、一笑一频、生活场景……一帧帧重新复活起来,恰如电影的蒙太奇镜头,在我的脑海里来回交替闪现,偶尔有个陌生的头像出现,大家心中便打起大大的问号:他(她)是谁?现在什么样子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同学们交流十分活跃,很快,大家都基本熟悉了如今同学们的各自工作与生活情况,那个极有才华又幽默风趣的、绰号“大腚”的同学意味深长地说:“当年我们年级六个班,如今只有我们班同学们还是完好无损的,其他班都有中途凋零的,想拍合影照也无法凑齐了。”不乏暗含庆幸的语气。然后,各自又晒自家照片,不能不说,岁月是把不见血的杀猪刀,当年的妙龄少女,如今多是半老徐娘,只是眉宇间还带有一点当年的痕迹,不仔细愁,还以为是邻家二大妈。三十年前的毛头小伙,头发也变白、变稀,甚至成为“地中海”的也有几个,那被时光深深镌刻在额头上的皱纹,个中的包含了多少生活与工作的磨难?多少付诸东流年华的沧桑?

一个月之后,新鲜劲就过去了,同学群开始链接一些转发别人的文章,或者发泄一些工作上的牢骚,对腐败现状的不满,对国际国内时事的不同看法……

于是,一团和气渐渐消失,直到殆尽;观点差异逐渐显现,直到完全对立——
圣诞节后,一个叫“看雨”的同学,发表高见,要我们不要庆祝“洋节”,要庆祝第二天的“中国的圣诞节”,因为那个人多么大多么大的功劳,简直是宇宙第一的英雄,吹捧得肉麻……群里面,三三两两地,有几个人拊掌,其余则继续保持缄默。还有一个当年相处特别好的同学,则以那人统治的27年里人口增长几亿的数据,提出了“倘没有他,这几亿人就不会存在”的感慨,呼吁向他“老人家”致以最高的敬礼!
我想起了某外长的“若不幸福,何至于十几亿投胎到天朝”的理论,暗自哂笑,禁不住揶揄了一把:“怪不得那人死后,好多人比爹娘死了还悲伤!“
突然,某个同学插话:“记得我们小时候,好像肚子一直是饿着的,从来没有尝过吃饱的感觉!”
于是,火力一齐集中过去!
那个“看雨”则调转矛头:“如今贪官污吏横行,都怪矮个子,看看那个年代哪里有这么多腐败?”
我接过话茬:“那个时代可能想贪污也没有这么多东西,正如一个穷光蛋的屋子,小偷不会光顾一样,但是,五九年饿死那么多,可有一个是村长或炊事员吗?不都是无依无靠的农民吗?”
“看雨”大怒:“你咋恁糊涂?现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复辟!要知道,王震说过,毛早看出这个问题了,他比我们早看了五十年,五十年呐!”
“王震的话就是宇宙真理,金口玉言?”有人顶了一句。
后来群主发话了:以后不要争论这些不挡吃不挡喝的东西,伤感情“。
只有“看雨”,在独自囔囔,默默打字:“只有地富反坏右才对毛煮席有意见,莫非这几个人,出身于地主家庭?”
——操!什么年代了?还有沤烂的朽木思维在依然散发出尸臭味儿!
后来,众人不再纠结这类话题,开始围绕家长里短扯皮,然后是红包乱飞,你方发罢我登场,群里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不几天,春节前后,邻居胖胖胖同学在东北中朝边境放了个大炮仗,群里又热闹起来,二群主梁同学则对朝鲜的“敢做敢为”,在帝国主义的封锁下搞出了核弹弹表示祝贺:“金正恩就是霸气,也叫板!”
我发去一行字:“东三省的老百姓过年很爽是吧?家门口就是核基地,特别开心不是?造成延边地震了你知道不?”
“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扭,要知道,朝鲜是鲜血凝成的友谊,一衣带水的邻邦!”
“知道朝鲜百姓的日子吗?他们甚至在九十年代饿死好多人!”
“又是西方反动势力造谣,不要信他们!”
“我没有信,可是为什么新闻经常报道国际社会援助朝鲜,你见过援助韩国的新闻吗?需要援助说明了什么?”
——我无语了!在他们眼里,难道我们东三省的同胞不是人?没有胖胖胖重要?
梁同学后来又说: “有机会我也去朝鲜看看,看他们如何建设成伟大的国家?”
我马上大表赞同:“希望你成行,更希望你留在朝鲜,体会一下两轮太阳照耀下的仙境国度美丽景色!”
他没有听出话里的讽刺:“嗯!好的,只要有机会,一定去!”
某天晚上,在朋友圈,我看到一篇文章《我们相隔的不仅是几十年的时间,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深有同感,便转发,马上有位同学对此深表理解,并劝我:“各人价值观不同,认识不同,同学之间包容为大 !”
唉!我能说什么呢?谁又能说得清呢?
再往后,梁同学又发一些如美国选举,希拉里与特朗普互撕的事,还有朴谨惠被闺密坑的事情……言辞之间不乏嘲弄与讥笑。隐隐约约似乎传递出这样的信息:外国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待梁同学去搭救呢!唯有我们,才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有时间,倘若转发一些诸如“新西兰养老”或者“德国工匠精神”的文章,马上有人扑天盖地抡起大帽子,什么“汉奸”“美狗”“卖国贼”啦,防不胜防,欲躲而不得!最可气的是,他们竟然封我一个“脑残”的雅号,令人哭笑不得!

不是老同学的话,我早爆粗口了!丫的!谁才是脑残?

上段时间,围绕“强人普京”的话题,我们又打起了嘴仗,看他们对普京五体投地般地佩服,如圣人般地仰望,我问:“普大帝这么好,你们去商量一下,能否先归还我们的海参崴?”要不,连唐努乌梁海与贝加尔湖一并归还更好?“

“你怎么谈这些没有用的话题?一点也没有正能量!”他严厉质问!
“那么,请问:哪些话题是有用的?”我发过去一个笑脸。
——“不能提这些”。他给划了一个红线!

我连说话的自由也没有,还待在同学群干吗?

于是,果断退出,我的手机,连同我的大脑,瞬间清静了许多。

天狼孤星于11.26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

  • “过于先进,不便展示”的东西在珠海航展亮相了

    【鱼论】“过于先进,不便展示”的东西在珠海航展亮相了  观察者网读者留言选 ljkchy这是不是那个“过于先进,不便展示”?苍狼向月这就是前段时间航天...

    2021-09-26 18:02
  • 恒大天价债务背后,有更深层次的经济问题

    (一)结构性风险   这一次疫情可以看出来我国跟西方政府的差异:我们是不计一切代价控制疫情,人民的生命安全大于天,大家先忍一忍居家一段时间,让社会尽早恢复正常运转;而...

    2021-09-26 15:24
  • 鲁迅的海外影响

    鲁迅先生是20世纪中国最具国际知名度的文学家。尽管早在1924年,他就曾回绝了瑞典文学院通过“三道手”(斯文.赫定-高本汉-刘半农)推荐自己入围诺贝尔文学家评选的建议,但他的国际影...

    2021-09-26 11:36
  • 德国的闪电战,也快不过法国的闪电跪

    土豆说:上次我说了法国一定跪,但是我也没想到跪得这么快!快得迅雷不及掩耳!欧洲,历史上是一个盛产童话的地方,其实,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童话。今年5月份的时候,丹麦广播公司找到证据并发出...

    2021-09-26 08:02
  • 孟晚舟的1028天和中美3年之变

    轻“舟”已过万重山。北京时间9月25日晚,在被任意拘押了1028天之后,孟晚舟女士乘坐中国政府包机,回到祖国。3年前,美国悍然发动贸易战,制裁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把长臂管辖的黑手伸...

    2021-09-26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