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都不干了,中国会如何?”

2008-07-10 16:17
“警察都不干了,中国会如何?”杨佳案杂感之一王希哲网上张鹤慈问:“如果今天把中国的警察都杀光了,中国会如何?”马上有人回答:“考虑到官匪一家的现实,估计治安会大大好转。”真的吗?我们不妨作个设想:包围、冲击、打砸、焚烧瓮安公安局的那几万群众里,有甲、乙、丙反警察民运坚决分子三人。正当他们冲击在前的时候,忽然手机得到消息,甲的姐妹在闹事圈外围被流氓分子调戏轮奸了;乙的父母被潜入家中盗窃的贼人杀伤了;丙开的商店被强盗冲入抢劫一空了...。这时,甲、乙、丙怎么办?他们会在一刹那间,从反警察勇敢分子变成支持警察坚决分子,他们会继续向楼上冲锋,但他们已经改变了腔调大喊:“警察同志,我们不烧你们了,我们是来向你们报警的!我们已经打了110了!请你们立即出警啊,救我的姐妹,救我的父母,救我的财产!”...“什么?楼下几万人包围着局子出不去?没关系,我们来给你们开路!”...“混蛋们,暴徒们,快让开啊,警察要出动抓罪犯救人了啊!”这决不是什么导演杜撰的荒诞电影剧本,它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情。如果这时楼上的警察也大喊:“民运同志,考虑到官匪一家的现实,我们不愿被杀光,但不干总可以吧?110别打啦,估计治安会大大好转的!”当然,这样的戏剧性故事在那段时间好像没有发生过。几万群众把公安局冲完了,砸完了,烧完了以后,很安全地回到家里,回到商店,父母姐妹无恙,商店也秋毫无人犯过,说明什么?说明瓮安不会有犯罪?不,它只是说明,瓮安潜在的罪犯们慑于警察保卫社会安全的惯性,没有意识到公安局被包围焚烧,警察狼狈不堪的这一刻,是最美好的作案时机;或者他们意识到了,但仍不敢,为什么?因为他们明白今天虽然时机最好,“警察都杀光了”,但明天他们一样会伏法,因为明天解围后的警察,一样会踏上门来。所以,把事情说到最本质处:那包围、冲击、打砸、焚烧瓮安公安局的几万群众之所以能顺利进行他们伟大的抗议起义,而无家中姐妹父母财产后顾之忧,恰是现在被他们包围、冲击、打砸、焚烧,甚至右派要“杀光”的面前这个机关,正在保护着他们!这几万群众的抗议起义是正义的,因为它打击的是警界的黑暗面,人民已经忍无可忍。但人民也必须记住,警界还有它的光明面。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抹黑,一概打倒,一概“杀光”,对人民自身的安全,也是绝对不利的。必须有清醒的头脑,不能一种倾向掩没了另一种倾向。如果有人说,不要吓唬我们,“警察杀光了,它不干了,人民自己组织起来,肩负起社会治安的责任不行吗?”当然可以!“王司令”怎么来的?就是这么来的。文革,毛泽东认为公检法烂掉了,被“黑线”统治了,用今天的话“警黒一家”了,号召“砸烂公检法”。果然砸烂了,广东砸得很烂,1967年7、8、9月公安系统全瘫痪了,警察全不干了。这时的广东,“治安会大大好转”了吗?50岁以上广东人都能记得,那时大量杀人强奸恶性刑事案件到处发生,没人去管,去侦破,群众自行组织起街道联防,滥肆捉拿打杀外来身份不明者,各十字路口、警察岗亭吊满尸体,全城笼罩黑色恐怖,人民怨声载道。这时,控制广州市区的红旗派(造反派)决心把维持社会治安的责任肩负起来。以中山大学8.31武传斌为司令,聘请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为荣誉政委,以公安司法系统红旗派干部为专业骨干的“红色警备司令部”成立了。王希哲以中学代表出任副司令(因希哲负伤住院,陈一阳代理)。这便是马悲鸣首先发现并不断负面诋毁的“王司令”由来。红警司成立后,立即着手了大量维护广州社会治安的工作,包括保障市民供水供电,恢复公共交通和侦破恶性刑事案件。这期间,侦破并逮捕了8.20在三元里绑架杀害了几名铁路中学造反派学生的张金贵。但关押期间被非红警司系统的某中学造反派学生强行抢走,擅自枪杀复仇。这是红警司工作的失误。9月以后,广东军管会和省革筹委会才真正把社会治安重新抓起来,红警司完成使命。可以告慰的是,无论后来党内外右派怎样合伙诋毁文革一切,没有听说广东人民对红警司的这段肩负社会治安责任的工作,有过负面的评论。现在回过头来。文革有红警司例在先,假使今天“把中国的警察都杀光了”,或警察都躺倒不干了,杨佳之友们,民运们能自行把“红警司”组织起来,肩负起维护中国社会治安,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达到“治安会会大大好转”的责任么?谁都清楚,除非发生推翻共产党革命,已经没有了那样的条件。中国的社会治安,只能依靠今天的警察。不错,人民痛恨警界的黑暗。你要乘机鼓动砸警察、烧警察、“杀光警察”,人民很多人都会拍手,为你叫好。但记住,这只是一个方面。世界上的事,都是会转化的。共产党很容易对付作这类鼓吹的右派。共产党只要稍稍暗示已经愤愤不满的警界怠工,放松对治安的控制(有苗头了),闭眼听任一段社会治安恶化,匪盗强霸横行,受伤害最重最直接的还是基层人民。共产党只要告诉人民,这一切都是右派煽动“杀光警察”使警察不敢管,不敢负责的结果,人民生命财产损失的愤怒之火,就将立即一转烧向右派,使右派成为人民公敌!1967年夏,广州的造反派就是这样怀疑军管会撒手不管社会治安的动机,是在阴谋把市民受害的愤怒,引向市民本来支持的造反派的。历史的经验。那么,我们不要抓住杨佳杀警案大作文章了么?要的。但出路不在把杨佳描画成水浒似英雄,不在在杨佳案的枝节“真相”上纠缠,继续妖魔化警界取胜,这意义不大。根本出路在,抓住事件的机会,引导群众舆论,宣传独立司法制度的重要性,宣传让底层人民有冤有苦能有他们可以相信公正的地方诉讼的重要性,力促中国司法改革,政治改革,老王已经说过,这才是杨佳案作文章的根本之道。但还有一点没有机会说,就是抓住这个改革中国司法的根本,而不是鼓励学习他们杀人,也是符合胡文海--杨佳这类“好汉”、“义士”杀人的初衷的。我们不能辜负了他们。下篇再说了。下篇杂感的题目也许是,《从胡文海到杨佳》。2008年7月9日xz7793@hotmail.com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