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炜臻的怒吼和最后呐喊(初稿)

2013-01-30 08:31
中英文

可尊敬的法官大人,

在这里,我要高调地说,我,唐炜臻不是欺诈者,你把我定罪是基于证券会,检控官,法官和媒体给我制造的假证据定的罪,我这样说并不是信口开河,我是有有力证据的证明我是被假证据定的罪。

第一, 我这桩案子从头到尾,他们都找不到我诈骗的钱到哪里去了,证券会高级会计师当庭作证我没有转移资金到海外,没有海外户口,没有任何一个户口有诈骗的钱,你们检控官,证券会,警察和法官,媒体指控我是欺诈,并定我罪,你们要告诉我欺诈多少钱,钱到哪里去了,你们完全找不到诈骗的钱哪里去了,但你们坚持要定我的罪,这就是你们说的公平吗?

第二, ,你们说陪审团完全一致,把我的罪名成立,然后,你们就大声地对公众说,陪审团一致认为我的罪名成立。我告诉你么,我是一个投资人,除了投资,我对法律的认识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学过,更没有经验,很容易上当受骗,在找不到诈骗的钱的情况下,误导我选择法官还是法官和陪审团,把我定罪,我当时对法律一窍不通,现在当我看到北电欺诈案的审判后才知道我被你们误导成立陪审团,北电欺诈牵到3000亿,投资人损失3000亿,这么大的欺诈案,你们都没有成立陪审团和公开审判,相对北电欺诈案的处理和对待,证券会,警察,检控官和法庭就有双重标准,你们证券会,检控官和法官找不到诈骗的钱,你们还是要穷追猛打,装神弄鬼指控我,那些明明白白的欺诈,把投资人的据为己有,导致投资人损失3000亿的北电欺诈案,你们不好好查,这就是你们的司法公正吗,证券会对投资人就是这样负责的?

第三, 在这4年的司法过程中又有审判,又要成立陪审团,但是 最可笑的地方就是我完全没有一个给我辩护的律师,强迫一个没有法律专业知识的人,不懂法律程序和法律语言的门外汉自己辩护,这就是所说的公正的法律吗?是公正的审判吗?你们每一个都是法律专家,朝着一个没有法律知识和经验,没有法律保护的指控。我实在百思不得其解,你们证券会,警察,检控官和法官为什么在找不到钱,找不到实质证据的情况下,还要出动这么庞大的队伍和资源来指控一个完全没有欺诈的人,如果你们能够把这么庞大的资源多去调查象北电这么大的真正的欺诈案,那就是投资人的福分,北电导致投资人损失3000亿,你想想这3000亿所牵涉到投资人损失的人有多少呢?我想起码几十万,上百万人,为什么你们不去查,查了也草草了事,装模作样,指控1千多万,比我的案子还小。你们证券会和司法部的检控官就是这样保护投资人的吗?

第四, 最无耻的是那些检控官,他们好像把我当成仇人一样,在找不到是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就捏造证据,好像以定我的罪为荣,更无耻的是那些法官有很轻易接受他们的假证据而入我罪,他们证券会,警察,检控官,法官和媒体好像合谋要入我罪,使我求救无门,我唯有发出很多电子邮件,希望得到社会和公众,正义人士的帮助,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牢骚信“rambling letters”,我实在求救无门,被人“强奸”,希望告诉别人事实的真相,更希望得到正义人士的帮助,我为什么要说检控官伪造证据定我罪,第一,他根本没有证据定我罪,在几年前,他们就查过我的账户,早就已经知道我没有欺诈,只是有投资亏损,控方曾傳召安省證券委員會(Ontario Securities Commossion, OSC)高級司法會計師(Sr. Forensic Accountant)Michael de Verteuil出庭作證我没有海外户头,没有转移资金,没有欺诈的钱,没有任何资产,也没有任何其他违法海外活动,这已经很有力的告诉他们我没有诈骗,而在加拿大的一切交易,一切都来往账目,你们都已清清楚楚,看到了,以为加拿大的一切户口,进进出出都被银行跟踪监督着。我哪里有机会把钱拿走,那么,检控官在找不到我诈骗的钱的证据下,他们要误导迫使我成立陪审团,这样把案情拖长,他们可以拿更多纳税人的钱,我当时以为有陪审团就很快可以还我清白,当我在1月14日看到北电的欺诈案审判情况和结果时,我把北电的欺诈案跟自己比较,为什么北电欺诈这么多,牵涉到3000亿,上百万投资人,员工的损失,他们为什么没有成立陪审团并大肆公开审判,他们的被告都有辩护律师团,因此,他们最后罪名不成立,我在想他们罪名不成立,是不是他们有钱请律师团,因此,可以无罪,再看看我,我自己一个人做辩护,最后,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判我有罪,罪名成立,这好像告诉我们法律的公正是建立在金钱上,欺诈大钱3000亿没有罪,没有欺诈,反而定罪,他们找不到诈骗的钱,这就是你们的司法吗?而最无耻的检控官,他们知道我罪名不成立,在审判的最后一天结案陈词中误导陪审团只要5000以上,不是那投资人的钱,亏损其中任何一个投资人5000也算。告诉陪审团不是一个,每一个证人的亏损都超过5000。 告诉他们我家里旅游,公司开支都是诈骗的钱付的。大家想想4年的审判过程中,他们从来没有说什么5000以上就是欺诈,就可以定罪,为什么在最后一天,他们这样告诉陪审团,他们的目的何在?而这个法官有没有质问他们的动机,反而,还轻易接受他的说法,用法官的位置和权威造成陪审团把我定罪,然后,大大声的告诉公众,陪审团一致把我定罪。最奇怪的是媒体都很高兴,很兴奋用大幅标题“陪审团一致认定唐炜臻有罪,罪名成立”。作为一个法官,在神圣的审判席上,法官代表神审判,您应该知道检控官是在误导陪审团,您为什么不去制止,质问检控官他们凭什么证据而认为他有罪,那些无耻的媒体也大喊大叫,大肆地说“陪审团成立的罪是不能推翻的,不能上诉,上诉也没有用”他们好像要告诉我你不要希望上诉,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认罪,然后,请求法官大人减刑,求情。我的人品,人格,无罪证明变成了求情信。这就是你们证券会,警察,检控官和法官的罪证。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