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被人关注的“老龄化”并发症

2021-12-01 10:22

多年以前,安邦把老龄化的概念引入到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后来又加入了少子化的概念,这两个概念都是对中国这个人口大国影响深远的大事。现在的中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意识到老龄化问题的严重性,实施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也发生了很大改变:上个世纪70年代中国开始全面推行计划生育政策,并于1982年将其定为基本国策。但从10年前开始,我国的独生子女政策逐渐解冻。2011年11月,中国全面实施“双独二孩”政策;2013年12月,中国实施“单独二孩”政策;2015年10月,中国开始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在二孩政策完全放开的5年多后,中国又开始实施 “全面三孩政策” 。

在对中国人口问题的研究方面,安邦(ANBOUND)研究团队一直是非主流的“异数”——当社会各界还在为低生育水平“摇旗助威”,甚至本应走在人口公共政策前瞻方向的相关政府人员还在坚定认为“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把稳定低生育水平作为工作的首要任务”时,安邦却坚决表示,应当“废除计划生育政策,让人们自己决定生几个孩子”(《人口危机“逼迫”中国调整计划生育政策》,「 每日经济 」总第2194期,2004/5/31)。

安邦在世纪之初多次对目前的计划生育政策表示不同意见,呼吁中国要放开生育,要为老龄化压力下的人口结构危机做好准备,此后十几年,安邦对于人口问题的关注与研究也从未停止——“调整人口政策肯定有难度和长期性,但考虑到人口政策是个战略问题,计划生育政策已到了不调整不行的时候,否则我们无法应付老龄化和未来的劳动力需求!”(《中国需要直面日益严重的少子化危机》,「 每日经济」总第4811期,2014/12/4)在应对老龄化及少子化方面,安邦还提出过一系列建设性的观点,如放开生育限制、放松向中国移民以及允许双重国籍等政策方面。(《中国的人口政策应该进行三大调整》,「 每日经济 」总第4370期,2013/2/28)

遗憾的是,这些观点在当时并不受重视,但现在的事实毫无疑问已经证实了安邦(ANBOUND)二十多年前对生育政策以及人口老龄化的担忧。而这一次,我们希望,安邦对少子化问题的担忧不再是重蹈覆辙。

时至今日,少子化问题已成为比老龄化更加严峻的人口问题。对于少子化,在学界目前已成为共识,但依然还存在着许多“身在危中不知危”的人,因而对中国社会的实际危害和深度影响也愈发增大。

安邦认为,少子化现象如果普遍而加剧,将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从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效率目标和质量目标来看,少子化现象的负面影响居多。在安邦智库(ANBOUND)宏观研究中心主任贺军看来,其长期影响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首先,少子化会影响人口和劳动力供给的平衡。生育率低了,少年人和青年人就会少了,这会直接影响一个国家的劳动力供给、人力资源的供给,也会相应地影响较大规模的人才培养。人口再生产如果不可持续,也会影响到消费的增长。一个国家的人口如果出现负增长,对于该国的经济社会发展都会造成很复杂的问题。可以认为,少子化现象及其相关问题,很可能将事关国运。

其次,少子化会加剧老龄化问题,并与老龄化一起形成“并发症”。中国很快将进入一个超级严峻的老龄化时代,有研究曾经估算,按现在的趋势,中国到2035年左右将会拥有4.2亿老龄人。这个超级庞大的群体将如何度过他们越来越长的老龄生涯?他们需要有年轻人继续交社保,继续用代际透支的方式来维持社保体系的运转;他们需要有大量的年轻人以各种方式参与老龄护理,包括医疗服务、生活服务。如果超级老龄化不幸遭遇超级少子化,其结果恐怕不只一场养老经济的灾难,更可能成为一场社会灾难。

第三,少子化会导致年轻一代难以独立。一是心理成熟晚,“巨婴”现象突出。年轻人有成年人的年纪和身体,但心智还停留在婴儿阶段,呈现“幼态持续”状。2000年,心理学家JEFFREYARNETT用“成年初显期(EMERGINGADULTHOOD)”来形容年轻人停留在青春期、延迟成年的现象。虽然18岁被定义为成年的年纪,但很多人即使年龄到了20多岁,还不觉得自己是成年人。二是心理脆弱,抗压能力差。少子化时代的年轻人,往往生长环境平顺,物质条件较好,成长过程基本由家长包办,很少经历过挫折的历练,这种情况下往往心理脆弱,抗压能力差,遇到困难容易放弃。三是自我意识强,但沟通和协调能力弱。这导致年轻人在复杂的环境下,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不足,应付不了激烈的竞争和对抗。

“巨婴”现象增多也是一种时代病,中国与外国同样如此。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有英国咨询公司在2019年对该国1000名父母进行了一次调研 。结果显示,英国“啃老族”平均每月要花费父母414英镑(1英镑约合人民币9元),用于餐饮、水电及其他消费品等方面;一年下来大约要花费约5000英镑。儿女不离巢给年迈的父母造成了经济负担,有些受访者需要动用养老金来补贴这些额外的家庭开销,还有人甚至需要打零工供养难以自立的孩子。该调研还发现,在英国养儿子似乎比养女儿更“赔钱”:青年男性离巢独立的平均年龄是26岁,而青年女性是22岁;由于多“啃”了4年,前者要比后者平均多耗费父母2万英镑。英国广播公司曾报道,在英国,子女离巢难已经是愈发普遍的社会问题。相比20年前,英国的“啃老大军”增加了100万人,房价越贵的地区涨幅就越大。比如在寸土寸金的首都伦敦,与父母同住的现象在近些年猛增了41%。一些年轻人在接受采访时也无奈地表示,与父母同住无非是为了减少生活开支,以便早日买房独立。

第四,少子化加剧将对教育行业造成冲击。如果少子化现象变得严重,在教育领域将会引发一系列的冲击,比如:并班、减班、并校、废校、超额教师、无教职师资(俗称流浪教师)、代课普遍化、小班制盛行、亲师关系紧绷、教师兼行政等。在国内,可能还有一个潜在危机,就是因为师资频繁调动,引发师生关系疏离、教学品质下降。毕竟教师意识到自己的前途不稳,教学就难以付出热忱。学生也会因为关系的断裂,课程的衔接适应问题,导致学习效率降低。除了这些课程教育,还包括对年轻人的公民教育、品格教育、信用教育等,都会受到影响。

中国的少子化特质日益明显,如果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有可能会产生很多问题。“少子化将会导致原有社会秩序、体系、规则、理念、传统的碎裂,产业失去方向,传统失去导向,而且由于这种现象隐含在创新、成长、突破、颠覆甚至革命的假象之下,很容易被盲目和无原则的赋予正面评价”,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这么说道。

以“粉圈文化”为例,粉丝群体的影响和低俗化其实就是少子化的表现。记得有过这么一则报道,老艺术家李丁老先生不幸逝世,张国立、邓超等与李老生前有过合作的演员都前来送他最后一程。这位老先生很受张国立和众多演员的尊敬,对于他的逝世大家也都是悲痛万分。本来参加葬礼是一件非常沉痛而庄重的事,但是因为邓超的到来,却引来了一大批粉丝,在葬礼中大喊大叫,在肃穆的葬礼中显得非常的不合时宜,也很不尊重逝者。这让内心已经非常沉痛的张国立顿时怒火中烧,当场就对着疯狂的粉丝怒喊“滚出去”,这让当时在场的邓超自己也感觉到十分羞愧。

在文化艺术领域,中国现在的电影已经进入到一个涂脂抹粉的英雄时代。枪战片和战争片的扮演者,颠覆了通常的想象力,那些充满荷尔蒙味道的银幕英雄形象,由一些涂脂抹粉的小男生所扮演,装腔作势,令人瞠目结舌。至于“小鲜肉”等暧昧语言的大肆流行,也同样反映了少子化对社会各个阶层的深刻影响。实际上少子化带来的普遍幼稚化,将把整个社会拖下水,降低品质。

互联网和游戏本来就是少子化世界的精神支柱,现在看中国社会,基本就是互联网和游戏的大演绎。电梯里、地铁上,无数的少年沉浸在手机游戏里面,网瘾早已成了社会性的流行病,而微信在中国的商业成功,其实仅仅因为它是一款老少咸宜的手机社交游戏。这种游戏综合症,也早已渗透到了中国文化之中,什么三体世界、折叠城市、降维攻击,科幻片和科幻语言早已从儿童玩具中走出来,渗透进了广泛的文化领域,甚至伴随着人们长大并且继续保有。从信息社会的角度来看,因为少子化的影响,中国人将会成为世界上最易控制的族群,只要你能不断开发出供他们玩乐的游戏就可以,反正他们什么都信,始终无法走出人生的游戏。

因此,少子化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人口问题,还事关国家命运。对于少子化时代,我们要有这种危机感,要重视少子化问题的影响。如果不重视这个事关将来的问题,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恐怕将会退化。所以,调整教育体制以及教育内容,有针对性地强化少子化新生代中国人的培养,这是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大事。一个国家的发展,经济好坏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有经济周期的问题,也有努力改变的空间。但如果遇到“人不行”这样的问题,那么一切都完了。

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方能看得更高、走得更远。近段时期的“清朗”行动、建立负面清单、分级监测明星账号等多项措施,在进一步维护良好网络舆论秩序、营造更加清朗的网络空间的同时,其实也是国家对我国少子化问题的有力反应。

少子化现象出现并不断发展,如何应对少子化问题,关乎中国国运。少年强,则中国强!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

— THE END —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