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变异株Omicron很危险, 但和艾滋无关

2021-12-01 08:21

新冠病毒有很多变异株,其传播性、发病率、致死率、避开检测/免疫/治疗的能力各不相同,按照危险性从低到高,世卫组织将它们分为:

 

◎ VUM(Variants Under Monitoring,监测中的变异株);

◎ VOI(Variants of Interest,值得关注的变异株);

◎ VOC(Variants of Concern,值得关切的变异株)。

 

上周五(11月26日),世卫组织紧急通报了第五种VOC,以希腊字母Omicron(奥密克戎)命名。

 

Omicron的前辈Delta(德尔塔),于2020年12月在印度被发现,2021年4月升级为VOI,6月进一步升级为VOC,一共用了半年时间。

 

而Omicron,于今年11月24日由南非上报世卫组织,两天后就被列为VOC。

 

 

为什么世卫组织如此紧张?因为Omicron携带大量突变。

 

Omicron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有30多处突变,其中受体结合区域(Receptor-Binding Domain,RBD)有15处突变。相比之下,目前占全球统治地位的Delta的受体结合区域只有2处突变。

 

RBD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人体细胞的门锁,让病毒进入并造成破坏。感染过新冠,或接种过疫苗之后,体内的中和抗体就会记住病毒,形成保护。相当于生成另一把锁,可以占用病毒的钥匙,病毒就没有多余的钥匙来入侵细胞了。

 

但是,如果病毒的RBD突变过多,中和抗体认不出面目全非的钥匙,保护效果就消失了。这一过程称为“抗原漂变”导致的“免疫逃逸”。

 

流感病毒就是一类免疫逃逸能力很强的病毒,所以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接种新的流感疫苗,而且每次接种的往往是三价或四价疫苗(同时防范三到四种流感)。

 

由于Omicron的RBD突变数量远超其他新冠毒株,所以医学界担心——只是担心,尚未证实——它有很强的免疫逃逸能力。

 

如果这一点得到证实,就意味着我们此前接种的疫苗防护效力大打折扣,需要再研发、接种新的针对性疫苗。

 

Omicron在极短时间内取代Delta成为了南非的主导毒株,骇人听闻。但是南非的疫苗接种率并不高,不足以说明问题。新毒株终究太新了,我们知之甚少,它究竟有多强,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Omicron(蓝色)在南非的占比飙升

 

如同张文宏医生所说:

 

如果(南非)这种情况今天出现在以色列,那么可以说毫无疑问,全球抗疫要面临从头再来的风险。

 

以色列显然没打算亲自验证这种可能性。这个加强针接种率都已经超过40%的国家,在Omicron出现后的11月27日,果断宣布禁止所有外国旅客入境,为期两周。

 

日本紧随其后,11月29日宣布全面禁止外国旅客入境。摩洛哥也将在未来两周内禁止所有入境航班——不仅包括外国旅客,还包括本国公民。

 

原本采取宽松防疫政策的国家,面对“突破免疫屏障”这种可能性,还是害怕了。

 

至于中国,因为我们采取的是“动态清零”路线,除了疫苗防护还有非医学干预措施,所以Omicron的出现并没有多少直接影响。

 

从股市的反应也能看出端倪:上周五世卫组织官宣之后,全球股市暴跌,道琼斯指数暴跌900点,创下今年最差的单日表现,标普500指数下跌2.3%,创下1941年以来最差的感恩节翌日表现,欧洲各国股市的跌幅普遍超过4%。

 

而本周一的A股市场,低开之后迅速拉升,最终上证指数全天收跌0.04%,还有北向资金涌入。

 

小巴的同事说:资本用脚投票,选出了防疫冠军。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国内网友对Omicron的关注点明显跑偏,引发了莫名恐慌。

 

在涉及Omicron的各种微博热搜里,热度最高的是#新型变异株或由艾滋患者体内进化而来#,阅读量超过3亿。

 

 

“艾滋”二字,夺人眼球,话题设定也有误导之嫌。在这个热搜下面,不少人误以为Omicron是新冠病毒和HIV杂交/结合出来的,感染Omicron有可能同时感染艾滋。

 

 

这实在错得离谱。Omicron和艾滋病最多只有半毛钱关系,可能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实际情况是:一般的变异株是“突变—传播—再突变—再传播”,每次多几个突变点,而Omicron不一样,一次性出现了大量突变。UCL遗传学研究所所长Francois Balloux教授表示,这显然是在“单次爆发”中积累的。

 

但新冠病毒引起的是急性感染,对于一个免疫功能正常的人来说,要么人体把病毒干掉,要么人体被病毒干掉,没有长期共存、缓慢进化、积累突变的机会。

 

所以Balloux教授推测,Omicron可能是在免疫系统较弱的人体内慢性感染的过程中进化而来,可能是未经治疗的艾滋病(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患者。

 

艾滋病患者脆弱的免疫系统,为新冠病毒突变提供了温床,这就是Omicron和艾滋病唯一可能存在的半毛钱关系——而且只是推测,尚未证实。

 

除此之外,一个冠状病毒不会突变成一个逆转录病毒,也不会在传播时顺便带上一个HIV(暴露在空气中很快就会失活、死亡)。

 

我们应该担心的完全不是新冠和艾滋病的结合,而是Omicron展示出的一种越来越大的可能性:

 

新冠病毒不断产生新的变异株;新的变异株让原有的疫苗防护减弱/失效;定期接种(多价)疫苗成为常态;但这样也做不到全球“清零”,人类被迫与新冠长期共存;这个“长期”的长度可能超过我们的人生。

 

关于Omicron,我们还应该知道些什么?我们请教了几位医学、国际领域的大头,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观点。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南非社会大部分群众保持了较高的自觉性。国家层面上,分级封锁制度也制定科学,执行中做到了尽量严格。但南非贫困人口较多,社区人群密度高、流动性大,还有大量非洲其他国家居民和难民混杂其中,管理难度很大。

 

南非国家政府积极推进全民疫苗免费施打,然而部分民众存在抗拒心理,进展相对缓慢,尤其是受到西方社交媒体的阴谋论影响,相当一部分人坚决拒绝接种疫苗。而我身边有很多人都得过新冠,有人甚至感染过多次。

 

南非启动周末疫苗接种计划

 

可以说,南非与世界大部分国家一样,防疫存在着结构性缺口,政府有心无力。

 

经过两年的漫长防疫拉锯战,南非社会已经充满疲惫,防疫消极情绪水涨船高。在第三波疫情过后,南非出现了将近两个月的低感染率、低致死率。人们的防疫意识在11月全面松懈,毕竟已经进入了西方传统的圣诞节假期模式,各种聚会频繁,餐厅等公共场所基本没有再执行社交距离等防疫标准。

 

就在此时,新变种毒株Omicron从博兹瓦纳突然袭入,在南非迅速传播。而且,这次疫情的传播速度极快。若按这个速度发展,南非很可能再次进入全面封锁。 

 

Omicron来势汹汹,对非洲整体抗击疫情而言,我个人认为影响有限,因为现在的情况既不可能变好,也很难变得更差。

 

连续两年的经济寒冬,已经让非洲多国不可能再执行严格的防疫政策。毕竟和非洲常年存在的饥饿、贫穷、战乱,以及其他对人类生命危害性更强的地区性传染病而言,新冠病毒本身的危害性完全排不到前列。而且非洲存在大量落后地区,根本也无法执行有效的防疫手段和政策。

 

南非作为非洲国家的领头羊,社会保障体系最为完善,政府执行力相对较强,但一系列严格的干预手段究竟收效如何,还有待观察。

 

希望民众的自我保护意识再次被唤醒,在政府号召下,克服抗疫疲惫心理,重新做好防疫工作。“尽人事,安天命”这六个字,放在当下的南非乃至非洲,虽然刺眼,但是合适。

 

此外,Omicron已证明是产生于非洲其他国家,传入南非后被及时捕捉,并第一时间通报给世卫组织和全世界。因此,抵制疫情对国家的污名化,应当举世皆然。

 

对于新变异体来说,重点关注两方面:一是免疫逃逸能力(immune evasion),二是传播能力(transmissibility)。

 

这两者的变化主要是新冠病毒S蛋白上突变造成的,S蛋白是新冠病毒与宿主细胞ACE2受体连接的蛋白,更准确地说,是S蛋白上的RBD区域。根据基因测序结果,Omicron的S蛋白上面有超过30个突变,如果我们只看RBD区域的话,可以对比Beta和Delta在这个区域的突变,Beta有3个突变,Delta有2个,而Omicron有15个。

 

所以,根据之前其他变异体的研究结合计算机模拟的结果,由于S蛋白(以及RBD)是中和抗体的结合靶点,Omicron可能有很强的免疫逃逸能力,这意味着目前的抗体药以及新冠疫苗(包括mRNA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以及灭活疫苗)在面对Omicron时有效率可能都会有所下降。

 

具体下降多少,取决于体外实验(检测中和水平)和真实世界的研究(检测有效率)。

 

相对于免疫逃逸能力,决定一种变异体是否会大规模扩散、甚至全球肆虐的更重要因素,是其传播能力。

 

Omicron的传播能力如何?上面提过,Omicron的S蛋白有超过30个突变,其中15个位于RBD,这些突变中的一部分我们比较熟悉(因为在四大VOC上也有发现),比如N501Y和K417N(Beta上出现过)以及T478K(Delta上出现过),但是还有很多点位的突变我们并不熟悉,它们是否会对病毒传播能力造成显著影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不过,从南非国内的扩散速度来看,我个人认为,Omicron的传播能力可能超过Beta,但是否会达到Delta的水平,在未来几个星期内我们就会有答案。

 

图源:腾讯新闻

 

此外,还有两点是很多人关心的,一个是Omicron对药物的影响,另外一个是对检测的影响。

 

基于病毒学的基础知识以及目前我们对它的了解,这两个问题大家可能不太需要担心。

 

Omicron可能影响的药物是抗体药物(原因同疫苗),但是对于口服的小分子抗病毒药物几乎不会有影响,因为小分子抗病毒药物(3CL蛋白酶抑制剂或核苷类似物)并不作用于S蛋白,这就像流感病毒年年突变,疫苗年年更新,但达菲仍然一直有效一样。

 

同样对于其他治疗来说,比如激素以及吸氧等支持治疗来说,基本不太考虑Omicron的影响。但Omicron对治疗的一个潜在威胁是,如果它真的出现大规模扩散,在某个国家或地区出现医疗挤兑,很多患者无法得到及时治疗,这时重症率可能就会快速上升,这种现象在原始毒株以及Delta上都有出现过。

 

检测方面,Omicron仍可以被核酸检测追踪,并且目前有特定的核酸检测可以直接检测到Omicron,让我们快速了解这个变异体的扩散范围。

 

还有一点,实际上新冠病毒增加其传染性、复制能力的突变,与其增加免疫逃逸能力的突变之间是存在一定拉锯战的,S蛋白上过多的突变可能导致它与ACE2受体结合力的下降,降低病毒适应性。

 

所以,像Delta这样几乎“完美”的变异体是很少见的,Omicron是否会在这两个属性上都超越Delta,我觉得难度很大。

 

最后,我们应当如何防范Omicron?

 

现在观察到的现象是,Omicron在南非已经迅速超越Delta成为主要变异体了,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们,一种变异体在某个国家或者地区击败Delta,并不意味着它在其他国家也是——Delta在一些南美国家也曾被Gamma或者Lambda压制过。

 

面对这个可能在将来产生威胁的变异体,我们需要采取的措施有两方面:一是NPI(非医学干预),二是疫苗和药物。

 

比如,我国在适当时机可以切断与非洲国家的航班。在疫苗和药物方面,其实无论有没有Omicron,加速药物的研发,加速新型高效疫苗的研发,加大加强针的接种力度,都是这个冬天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多国颁布入境禁令,大量旅客滞留南非机场

 

目前疫苗在接种几个月后预防感染的有效率明显下降,甚至预防重症的有效率都在下降,如果Omicron真的成为了VOC威胁到我国境内,并且确有较强的免疫逃逸能力和传播能力,那么两针疫苗接种构筑的防线就可能被击穿,接种加强针的意义就更重要了。

 

在威胁尚未到来之时,我们既要尽快了解敌人,也要尽快磨好自己的刀枪。

 

目前人类已知的冠状病毒一共有七种,最早发现的两种是229E和OC43。过去冠状病毒不太受重视,长期以来的研究比较少,要原因是大家认为冠状病毒只会引起普通感冒,比流感还要弱,以上两种都是如此。

 

后来,2003年出现SARS,致死率达到将近10%;2012年以后出现MERS,致死率达到35%—40%,这两个病毒改变了人类对冠状病毒的认识。

 

在2003年SARS暴发后,香港科学家、荷兰科学家两个团队分别发现了两种新的人类冠状病毒,一种叫HKU1,一种叫NL63。这两种病毒和前面提到的229E、OC43一样,只引起普通感冒。

 

第7种病毒就是这次发现的新冠病毒SARS-CoV-2。

 

在7种冠状病毒中,四种病毒(HKU1、NL63、229E、OC43)被称为“社区获得性人类冠状病毒”,其致病性比较弱,已经在人群里面普遍存在,能周而复始,每年在一定季节通常是冬天形成高峰,然后就过去了。

 

从冠状病毒的流行特点来看,有起有落,最后归于平静。就比如上面提到的OC43,发生于1890年,当时引起了世界大流行,曾造成100多万人的死亡。

 

这次的新冠病毒,如果没有人类的干预,或者人类干预不够有效,那么它最终会与人类长期共存,即使还有一定的传播性和传染性,最终的致病性都会很弱。

 

当然,如果人类决心要消灭它,那么新冠病毒就会如天花、脊灰一样最终消失。前提是,疫苗足够有效,全球疫苗接种率足够高,这需要大规模的跨国协作才能实就如人类如果要下决心消灭流感和感冒也是可以的,但目前并没有这么做。

 

数据口径为接种剂次
图源:腾讯新闻

 

所以,当前存在一种观点,新冠病毒会成为第五种“社区获得性人类冠状病毒”,与人类共存,在局部流行。

 

只是,这个经历的时间比较长,而我们正在经历这个折腾的过程。病毒受各方面生物条件的限制,不会无限突变,即使发生突变,也是十次突变中才有一次能传播一段时间,就如之前的Delta,现在的Omicron。

 

这次Omicron的出现,也引发各国不同防疫政策的讨论,中国主要采取清零政策,一些发达国家采取开放政策,无所谓谁优谁劣,各国都基于自身实际情况和百姓心理接受程度、经济发展情况,做出最后权衡。

 

我所在的中国香港地区,是中西方防疫的汇聚点,防疫措施做得很好,没有采取封城,采取的是封楼,主要做法是从下午5点到早上7点期间封楼,政府管一顿晚饭,核酸检测安全就可以解封,这是香港经过试验后选择的模式,对外界亦是一种参考。

 

这次,有一例Omicron传入香港,世卫组织没有公布之前,香港就已经测试发现,搞明白了来源,也只传染了一例,证明是可防可控的。

 

因此,无论哪个国家哪个地区,其防疫措施如何,都是一种试验,各国各地区之间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也相互借鉴,取长补短,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从这个角度,Omicron只是一个小插曲,可能其传播性高一些,但至少从目前数据看,并未发现其致病率是增加的,疫苗也不是完全无效,从香港感染Omicron的两个病例看,疫苗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即便我们要针对Omicron开发出一种新的疫苗,也并非太难的事。因此,对于新毒株的变种,危害并没有那么大,不需要太过恐惧。

 

此外,Omicron的出现,也是对欧美国家开放模式的一个试金石,测试这个模式是否有漏洞,能否及时防治,其中的经验教训可以为我们所用。

 

来源:吴晓波频道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