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为什么总挨骂?

2021-11-26 10:53

每一位企业家会被观察和评判,不过,批评柳传志似乎成了一件特别流行的事。

这其中的悖论在于,柳在企业界口碑颇好。他对传统儒家价值观心存敬畏,例如孝道,诚信及谦虚。

他有极佳的沟通界面,听任何人讲话都眼神聚焦,极度专注,最讨厌迟到和交流时看手机。

不管比他年长还是年少的企业家,都愿意尊他为兄,他也曾是多个企业家组织的灵魂人物。

如果以资产论,他在中国企业家中连前50名也排不进去,如果以辈份论,与他同时代的企业家有任正非、宗庆后、张瑞敏等。

可比他富有的人没有他挨骂多,和他一样有影响力的人也没有他挨骂多。

而且他挨骂的层次很丰富。退休前挨骂,退休后也挨骂;和他有关的事会挨骂,如联想控股的业绩,和他无关的事也会挨骂,2011年他已卸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但每逢集团有事,外界常把他和杨元庆拉在一起骂。

他因为历史挨骂,如拐大弯的改制策略,他也因为现实挨骂,如所谓的“柳氏控制了某某行业”;发展遇到挫折时,有人会觉得证明了柳“贸工技”路线贻害无穷,略有起色时,又有人觉得不过是“资本家”的胜利。

发生在柳传志身上的撕裂实属罕见。

1

自我叙事

在柳传志的自我叙事中,他是个谨慎、常怀战战兢兢之心的人,又极为求实,底线明确,不说假话。

我这儿钱一定得游刃有余,绝不能绷得很紧,如果不留余地的话,我会压力会很大。”他的原则是要有备量,他经历过变化,很多公司都受到了冲击,“我们还算富余,地主家有余粮”。

柳传志曾探讨过关于“勇敢”的话题,“勇敢?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勇敢,我觉得我怂的不得了,最软弱了,还勇敢什么呀。”

柳传志善于用直白、形象甚至有点土的掉渣的语言来讲管理问题,如“选马不如赛马”、“纳鞋底”、“跳出画面看画”等,其中很多都与谨慎相关。

如拧桌腿理论,一次不要把四条腿全拧紧,这样便于调整;如“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种着地里的”,如“瞄着打不要蒙着打”。

尤为体现他谨慎之心的是联想极为重视的复盘理论, 1990年代末,他读曾国藩的传记,书中提到曾国藩有一个习惯,就是做完一件大事之后,点一炷香,把整个过程细细地想一遍。

柳传志感觉这种做法很符合自己的思考方法,而且简单有效,由此把围棋中“复盘”一词用于企业管理,并将之衍生出一系列方法论。

柳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1980年代末联想办过一个养猪场,当时国家正在物价闯关,猪肉价格飞涨,他就特别担心员工挨饿,吃不着肉,因为他自己是从小饿怕了。

于是,他拿了10万块钱,让一个山东的员工在当地办了一个养猪场,后来这招还没用上,物价很快回稳了,到1992年养猪场就取消了,这个细节反映出他“稳健”的做事风格。

1980年,柳传志和家人在一起

可柳并非一味小心谨慎, 在需要做决断的时刻,他体现出超越常人的勇气。特别是创业之初,他经常会有“一篮子鸡蛋全赌上”的动作。

他认为创业者没有孤注一掷的劲头也不行,有了一个方向后,一定会把全部筹码都压上,如联想集团2004年收购IBM的PC业务。

在面对冲突时,他前期可能会多次忍让,但若忍无可忍,则不乏雷霆手段,如倪光南的出局和孙宏斌入狱。

创业之初,联想每年都要遭遇几次要死要活的大事。柳的谨慎与果敢, 建立在他对大局的判断和对本质的把握上

一个人的自我叙事,也体现在他欣赏哪些人。

他也很看重孙宏斌,孙的崛起是他刻意栽培的结果,当时在内部新老冲突之中,他明确站在年轻人一边,还为孙宏斌搬走过路上的障碍。

但柳又有不可触碰的底线思维,在孙过界后将之打落谷底。

柳传志觉得,民营企业家五彩缤纷,有人愿意冲,有人保守点,都应该支持, 但冲的时候你别踩了底线,“这事咱们一定要说清楚”

柳传志和任正非一样,都是在40岁之后中年创业,价值观稳定,叙事风格也相对简单清晰。然而,理解这种简单清晰,需要放在商业史的背景中。

2

叙事的变形

让柳传志反复挨骂的事,集中在如下几点:柳倪之争以及由此引发的“贸工技”与“技工贸”之辩,孙宏斌事件、股权改制、5G投票事件等。

在这些问题上,叙事走向了不同方向,而在传播率极高的流行叙事中,柳的谨慎,成了保守,柳的求实,成了犬儒,柳的果敢,成了狠辣,柳对大局的判断和对本质的把握,成了权谋之术。

如果耐心分析,会发现这些陈年旧事往往经过了改头换面,又引发对柳传志当下的评价。

如关于柳倪之争,在1994年春夏之交,国内曾掀起了一波关于是否应该发展集成电路,拥有自己“中国芯”的讨论。

联想内部所谓“科学家”与“企业家”之间的分歧,就在此时激化。

柳传志与倪光南

我们说过柳即谨慎,也不乏胆色,他早期常说的一句话是 “你要想做西装,要先从扎鞋垫做裤衩开始做起”

从他的角度看,联想若当时进入芯片,哪里是从鞋垫跳到西装,简直是直接跳到了晚礼服。

有人说联想集团很早就开发芯片,只是后来中断了,这并不准确。

因为那只是汉卡的专用芯片,只有局部功能,集成密度没有通用芯片那么高。到1994年,联想把汉卡里边一大部分的硬件,做成了一个门阵列,也就是微缩的大芯片。

倪光南从更长远、积极的视角,希望联想能投入这场“中国芯”的宏大叙事,可对柳传志而言,产业报国是联想愿景,但芯片不同于汉卡,需要压上联想一针一线积累的家底。

他深知 所有人都可以为过程鼓掌,但只有创业者本人要为结果埋单,自己不能允许公司进行一场赢率不大的冒险。

华为如果不是三十年来追随式创新加连续型创新,也无法颠覆通信产业传统格局。

柳传志与联想曾因这段历史颇受批评,可时空平移,如果走“技工贸”的道路是否为联想当时的最佳下注点?企业家领导还是科学家领导,能带领公司走的更远?都值得商榷。

至于产权改制,它影响企业的永续发展,2000年前后,中国改革开放史上的“经理人激励难题”集中爆发,一些事实意义上的创业者,无法正当获取“股权”激励。

很多人通过曲线MBO铤而走险,以致锒铛入狱。

柳传志解决这道难题时没有任何参照系, 他采取了特有的“拐大弯”方式,而不是去打擦边球。此过程已多有披露,不做赘述。

他从创业之初获得管理权开始,再1993年争取到员工35%的分红权,到2001年那场阳光下的改制,联想员工用8年应分未分的分红款购买了35%的股权。

再到2009年泛海集团以27.55亿元价格入股联想控股,成为其第三大股东,直至2015年6月联想控股上市,这道题目才算解完。

至于2019年的5G投票事件,已有关于投票技术细节的详细分析。

当时中美贸易战事正酣,中兴遭遇最严厉制裁,另一个主角华为又经常成为联想集团参照系。

此背景下“5G信道标准联想为何联合Motorola不给华为投票”“因为联想站队高通,最终导致华为以微弱差距输了”,就成了平地而起的舆情风暴。

柳以“产业报国”为核心价值观,这种动摇其根基的批评对他造成了十万加的伤害,因此他才做出了激烈的反应。

3

旁观者更能影响叙事

柳传志并非完人,他有自己的局限性,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在发展中更非一骑绝尘,但这都是放在商业的叙事框架中来思考, 而对于柳的尖锐指责,往往来自商业框架之外

早期改制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听起来比“拐大弯”的故事刺激多了,国内产品卖的国外贵,比全球化的故事刺激多了,柳传志的女秘书,听起来比联想集团首席战略官有故事多了。

柳传志就陷入了这样的叙事扭曲中。柳善于表达,2019年退休之前在网络上留下的痕迹较多。

另一方面,他说话又很实在,如果虚掩,宁肯不说,如果挑出其中的只言片语,很容易授人以柄。

他又曾被尊为企业界的“教父”,本意是尊重他有极强的体系化输出管理思想的能力,却也很容易被解读为是“带头大哥”。

柳传志本人对这种称谓特别警惕,甚至反感,理解他所做出决策的背景较为复杂,但“教父”一词,就更易于传播,且层次丰富的含义。

2011年,柳传志卸任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时任CEO杨元庆同时兼任董事长

另外,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源,发展也是解释一切问题的根源,发展才能够创造更正向的叙事。

联想控股2015年6月29日发行价为42.98港元,到2021年11月22日的收盘价为12.380港元。

联想集团从2015年三季度,出现7.14亿美元净亏损,为六年来首次亏损,其后几年一直没有停止“折腾”。关于它的批评可以拉一条长长的清单, 特别沉重的一条是缺乏核心技术

种种要素交织在一起,让柳传志之前的自我叙事,在星座变得并非“显而易见”。

叙事星座是心理情感因素与经济变化之间的双向因果关系,它并非孤独星球,而是充满动态、失控、和各种作用力。

在关于柳传志的叙事星座中,有几颗主恒星变得越来突出,如前文所述的保守、犬儒、狠辣和权谋,这影响到对历史事件的再评价。

有些看似权威者需要一张脸挂上“掠夺者”和“投资者”的面具, 柳传志看起来恰好提供了这张脸

柳传志曾说自己退休后的就想做一个快乐的老头,学好英语,带着老伴到处走走。他已经77岁了,现在的标签太沉重,到处走走并不容易。

转自盒饭财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