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三孩产假拟增至350天,那陕西女生还能找到工作吗?

2021-11-26 10:27

当今中国面临的难题,有外在的,也有内在的。外在的,关乎一时一地,难归难,但时间终究站在我们这边。内在的,关乎千秋万代,远归远,但留给我们调整的时间却不多了。

人口,便是最大的、最紧迫的内在问题。

纵向来看,2020年人口出生率首次跌破1%的心理关口。

横向来看,2020年总和生育率仅为1.3——即每名妇女一生平均生育1.3个孩子,这是国际公认的超低生育率(Lowest-low Fertility)分界线。

调整生育政策,尤其是生育支持政策,已经刻不容缓。

5月中旬,“七普”主要数据发布。5月底,中央决定实施“三孩政策”。

8月,《人口计生法》完成修改。

9月以来,各省陆续修订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重点有两项:

1.修改关于“三孩”的表述;

2. 延长婚假、产假、护理假,增加育儿假。

其中,尤以陕西省计生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的假期待遇最为优厚。

《劳动法》规定,女职工生育享受不少于98天的产假。

陕西拟规定,职工合法生育子女的,在法定产假基础上增加产假60天;女职工参加孕前检查的,在法定产假基础上增加产假10天;女职工生育三孩的,再给予半年奖励假。

也就是说,在陕西生三孩,产假长达98+60+10+182=350天。

不仅如此,陕西拟规定,合法生育的父母在子女一至三周岁期间,每年给予父母双方各不低于30天的育儿假。

图源:南方都市报

政策初衷,想必是迫切希望鼓励生育。但如此安排假期,似乎忽略了“生育惩罚(Motherhood Penalty)”对女性的影响。

经济学观点

在经济学视角下,要不要(再)生育一个孩子,取决于生育的边际成本。之所以政策越来越宽松,生育率却越来越低迷,就是因为随着经济发展,生育成本愈加高昂。

根据James R. Walker 1995年的模型,生育成本可以分为三部分:

1. 直接成本:衣食住行等保育花销;

2. 薪酬损失:生育期间放弃的工作收入;

3. 人力资本损失:离开劳动力市场,导致事业积累中断。

相应地,政府和社会可以从三方面降低生育成本:

1. 津贴:儿童津贴、家庭津贴等,分担直接成本;

2. 假期:带薪产假、陪产假、育儿假等,降低薪酬损失;

3. 服务:公立托育、社区托育等。

需要注意的是,只要钱够多,生育的直接成本和薪酬损失甚至可以完全补偿。唯独人力资本损失,政策很难弥补。

但无论如何,补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激励生育。这是经济学看待生育问题的第一层。

后来,一些经济学家(例如Shelly Lundberg和Robert A. Pollak)意识到,不应该以家庭为单位计算生育成本和补贴,夫妻之间有利益冲突,有分歧,有谈判,应该分别计算。

1. 衣食住行等保育花销:夫妻共同承担;

2. 薪酬损失:主要由女性承担;

3. 人力资本损失:主要由女性承担。

后两点更多落在母亲身上,这就是所谓的“生育惩罚”。

为什么高知女性的生育率更低?原因之一是,她们的收入更高,人力资本更多,相应的生育惩罚也更大。

Labour这个词,既有劳动的意思,又有分娩的意思,仿佛暗示着一种两难选择。各个国家,都有不同比例的女性,在生育后就此退出劳动力市场。

由于人力资本损失,生育对于妻子来说,往往意味着未来的议价能力降低。这也使得许多低生育率国家,女性比男性更有可能反对生育。

这时我们再看不同的公共政策,就会发现它们的补贴目标也不尽相同。

1. 津贴:补贴家庭,夫妻共同享有;

2. 假期:不同政策的目标不同,多为女性享有;

3. 服务:主要分担女性的养育工作。

不同的生育支持政策,会把女性导向不同的目的地——家庭或是工作。

如果一个国家以津贴支持为主,就有更多的家庭依靠津贴,让女性专心做全职主妇。如果一个国家以公共服务支持为主,就有更多的女性参加工作,将养育孩子交给社会。

假期福利相对特殊——中间隔着企业。如果一个国家的生育假期多由女性享有,那么企业在劳动力市场招聘时就会将这一点纳入考虑,从而抵消假期的福利效果。

这里又细分为两种情况:

① 假期的薪酬由企业支付:承担员工的生育成本,对企业毫无益处,所以他们会想方设法将成本转嫁,或是同工不同酬,或是少招女员工,或是只招兼职女员工。

② 假期的薪酬由政府支付:企业压力较小,但员工中断工作仍会造成影响。

此外,给予女性超长的生育假期,本身也是一种政策暗示,加重“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观念,将女性导向家庭。

有很多国家,政策支持生育的同时,女性的劳动参与率随之降低,导致她们更抵触生育,于是政策效果不佳。

因此有经济学家主张,补贴政策应该更加针对不愿意生育的性别群体。这是经济学看待生育问题的第二层。

人心惟微。细微的政策差别,可能带来迥异的结果。

国际实践

我们来比较两个极端的国际实践案例。

首先是瑞典。这个国家以成功的生育政策闻名,曾将总和生育率从1.5拉升至2.0,近年来有所回落,也有1.7。

此外,这个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达到男性的90%,为发达国家之最。

以上两点是如何实现的呢?

01

津贴

每位16岁以下儿童每月可以获得1250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875元)的儿童津贴。如果家中有不止一个孩子,还有大家庭补助。

每个有孩子的家庭每月可以获得1400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980元)的住房补贴。

如果家中有身患残疾的儿童,还可以领取儿童护理、汽车、助理津贴。

02

假期

1974年,瑞典是第一个以育儿假(父亲可以享受)取代女性产假的国家。

目前,瑞典的育儿假为父母共享16个月,双方可以自行分配,但各有3个月不可转让。单亲可以独自使用16个月。多胞胎每增加一个孩子额外给予6个月。包括领养的情况。

其中13个月按照工资的80%左右领取父母津贴,剩余3个月按180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126元)/天领取津贴。

针对12岁以下孩子生病的情况,父母每年可以获得4个月的假期。如果孩子病重,则不限假期天数。

03

服务

公共托育(包括学前班)面向1-6岁儿童,6:00至18:30开放,另有夜间托育中心。

关于托育费用,第一个孩子是家庭收入的3%(不超过1510瑞典克朗/月,约合人民币1057元),第二个孩子是家庭收入的2%,第三个孩子是家庭收入的1%,之后的孩子免费。

凡此种种,让人望洋兴叹。以上多数政策,对中国来说还很遥远——瑞典人均GDP超过5万美元,是一个典型的高收入高福利国家。

但是至少共享育儿假制度,值得我们借鉴。

看上去,夫妻双方不可转让的假期只有3个月。也就是说16个月假期,很有可能妻子使用13个月,丈夫使用3个月——实际操作中,不少男性甚至放弃假期。

但是在招聘时,至少企业一眼望去,男性和女性的育儿假制度安排完全相同。潜在的因为生育而中断工作的风险,两性相对接近。

这和女性比男性多出300天的法定产假,带来的评估完全不同。

再看韩国,全球总和生育率倒数第一的国家,女性劳动参与率54%。

韩国的生育支持政策,自2006年以来已经推行了三轮,丝毫没有见效。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我们只比较假期一项。

韩国女性享有90天的带薪产假(多胞胎为120天),其中前60天(多胞胎为75天)薪水由企业支付,其余政府支付。

韩国男性享有10天的带薪陪产假。

面对这样的制度,企业会怎么选?女性会怎么选?

根据韩国统计厅的数据,2019年生育的韩国女性中,只有41.7%在分娩时仍然在职。而倒推一年,则有51.8%在职。也就是说,有十分之一的女性随着生育而离职。

从往年数据来看,随着孩子长大,韩国女性回归工作的进度十分缓慢。

图源:中央日报

当生育等于失业,有多少女性还愿意生?

回看中国

中国的情况,复杂得多。

首先,这里地更大,人更多,各地发展不均匀。

瑞典人口只有1000万,比杭州人还少,全欧洲的人口也只有中国的一半。

上海的生育政策,和喀什的生育政策,不可能一样,又不能完全不一样。

其次,中国人口快速流动。

陕西的生育政策,未必能给陕西的未来积蓄人口。上海不催生,但上海从不缺人。

一直“育人”一直留不住,一直“抢人”一直爽,这样一算账,如果你是地方政府,愿意把财力投入在哪一块呢?

再次,中国经济的所有制结构更多元。

站在民企的角度看,会觉得350天带薪三胎产假,让企业经营压力更大,让女性应聘难度更大。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这样的观点,一位一胎妈妈给陕西领导留言,希望不要只给三胎奖励假,也给二胎一些假期——她说自己是一名教师,想必有正式编制。

对比各地产假和育儿假也能看出,越是东南沿海省份,假期长度越短。这些省份民企更多,制定规则时就会更顾及民企。

最后,中国确实不够富裕,人均GDP刚过一万美元。

人人希望政府以真金白银鼓励生育,但政府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各国福利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说到底是从国民收入来的。而中国的国民收入还无法支撑高额补贴。

这些复杂性我们都能理解。

只是希望,地方政府也能多理解经济学。政府难以补贴生育,寄希望于企业出力,企业趋利避害,最终会把成本转嫁给个人。

湖南省计生条例就在“修改依据和理由”中提到:假期过长有可能影响女性就业,从长远看不利于维护和发展女性权益。今年年初,上海市妇联也曾建议,女性产假和男性护理假合并,由夫妻共享。

并不是一个很难懂的道理。

文章来源:吴晓波频道

作者:巴九灵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