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悄悄搞了一个大计划

2021-11-24 13:01

作为人类工程技术能力的杰出体现,几乎每一条运河的修建都会极大地影响一处的地缘环境,而如果运河的修建者本身就是据守兵家必争之地的豪强,那么事情往往会变得更加复杂。

对一个国家来说,大多是利大于弊的

埃及的印钞机

(埃及的印钞机 图:壹图网)▼

例如身处欧亚大陆分界线上的土耳其,一旦决定亲自操刀一条运河,那么周边十多个国家的敏感神经都会被挑动起来。

今年6月26日,土耳其政府宣布,投资高达150亿美元的“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正式开工。土政府希望整个运河工程能6年内完工。届时,黑海沿岸的国家将增加一条前往马尔马拉海的途径,土耳其也能大大缓解博斯普鲁斯海峡目前的航运压力。

博斯普鲁斯海峡是黑海沿岸国家主要的对外出口

但对于开辟新航路的计划,却都不怎么乐意接受▼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扼守着从黑海通向地中海这一黄金水道的土耳其,一直在东欧到南欧的航运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能躺着享受航运便利的土耳其人,为何又要在今天再费时费力地重新开辟一条运河呢?

什么是伊斯坦布尔运河?

目前,要从黑海到地中海,就必须依次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这三个自然形成的航道,而相较于地势宽阔且笔直的达达尼尔海峡(仅在恰纳卡莱处有所弯曲),博斯普鲁斯海峡的通航条件始终不够理想。

博斯普鲁斯海峡是国际航行中最狭窄的海峡

虽然条件不好,但胜在不收费▼

博斯普鲁斯海峡全长约30.4千米,最宽的地方约3.6千米,最窄处仅有700米,最大水深120米,最浅水深只有27.5米,纵向的地势起伏就非常大;而在横向上看,不仅海峡尺寸不一,呈现入口宽出口窄的走势,曲折还甚多。二者合一,就给船只的通行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作为亚欧大陆边界的一部分

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战略意义高过其航运意义▼

更要命的是,由于黑海的含盐量低于地中海,海峡内的水流方向是相反的——黑海的低盐度海水从上层流向地中海,而地中海的高盐都海水则从下层流向黑海,这更加剧了海峡内水文条件的复杂程度。

尽管如此,目前博斯普鲁斯海峡仍然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运航线之一,每年通过的船只几乎是苏伊士运河的三倍。仅2018年一年,通过博斯普鲁斯的船只就达4.1万艘,总吨位6.13亿吨,而其中船长超过200米的巨轮就多达4106艘,且这一数字每年都在不断上升。

现代化的船只承载着新时代的产物

穿梭在不息的河流之上,和古老的城市交映

(图:壹图网)▼

要知道,按照专家的测算,博斯普鲁斯每年的安全通航量只有2.5万艘,而实际通航量显然远远超过了安全限额。“严重超载”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船只通行时间延长,不少船只都需要等待十余个小时才能通过海峡;另一个就是安全隐患始终存在。前阵子苏伊士堵船的新闻言犹在耳,若是这一黄金水道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黑海沿岸的国家都会深受其害。

都搁这排着队呢?

不收钱的路,费点时间也没啥▼

在这一现实背景下,开凿一条伊斯坦布尔运河以分担海峡压力的计划,也就顺理成章地被提到了日程上。

按照土耳其政府在2018年1月公布的规划路线,伊斯坦布尔运河并非一条直接沟通黑海与地中海的“长线工程”,而是在伊斯坦布尔市的西北方向开刀,借助小切克梅杰湖这一天然湖泊缩小运河长度,在经过阿夫查拉尔和巴哈舍希尔两个地区后,最终从伊斯坦布尔市北部的阿纳武特凯区与黑海相连,并最终将黑海和马尔马拉海连接起来。

届时土耳其将真正地给自家大门装上锁

颇有一副“此路由我开,留下买路财”的意味▼

目前,运河规划长度45公里,深度20.75米,河沿宽度360米,河底宽度275米。在深度和宽度均超过苏伊士和巴拿马两条运河的情况下,未来能通过伊斯坦布尔运河的船只尺寸也会更大。

工程一旦完工,相当于将伊斯坦布尔市区与土耳其的欧洲其余部分一分为二,形成一个人造的“岛屿”。按照计划,土耳其政府还将同步修建六座跨河大桥以沟通两岸。6月份宣布开工的项目正是其中名为萨兹利迪尔的一座大桥。

这一操作似乎是在给伊斯坦布尔送金币

实则不然,不仅会导致地区人口拥挤,还会严重影响环境

内部环境(地理人文)外部环境(外交)交患▼

其实,在伊斯坦布尔市旁再修建一条人工运河的设想可谓古已有之,早在公元16世纪,奥斯曼帝国著名苏丹、被后世尊为“大帝”的苏莱曼一世就在手下建筑师的帮助下构思了初步的方案,后来的穆拉德三世、穆罕默德四世和穆斯塔法三世等苏丹也都多多少少进行过项目的论证工作。

据统计,直到奥斯曼帝国灭亡,前前后后共提出过七次修建伊斯坦布尔运河的设想,但都均因为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我早就有过这个大胆的想法

:俺也一样

(“苏丹继承人”得接过棒  图:wiki)▼

在一直以“重铸奥斯曼荣光,我辈义不容辞”为人生信条的埃尔多安看来,如果能在自己任内将这一伟大的工程从蓝图变为现实,必然能在土耳其的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早在2011年时,他就推出了运河计划,但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未能上马

我辈骑马展雄风,跌落马下沙土中▼

按照土耳其现行宪法,埃尔多安理论上最多执政到2029年11月,距今还剩下八年不到。在这个时间点推动预计需要六年的项目开建,其想靠着自己的总统生涯为运河保驾护航的用意可以说再明显不过了。

“等会议结束,能不能给我传授一些修宪经验?”

(互相学习  图:壹图网)▼

那么在10年后的今天,埃尔多安的梦想真的要实现了吗?

埃尔多安的野望

在土耳其人看来,建设伊斯坦布尔运河绝不仅仅只是为了疏解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航运压力,其背后还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考量。

首先是经济方面的考量。

根据苏、英、法、日等国于1936年签订的《蒙特勒公约》,平时和战时各国商船均可自由通过海峡,而黑海沿岸国家的军舰在非战时可自由通过海峡,非沿岸国家的军舰通过海峡则要受到吨位和停留时间的限制,交战时能否通过则由土耳其决定。

“英国支持的小国扼住了大国的咽喉,没有出路”

(1947年斯大林在黑海 )▼

这一公约虽然赋予了土耳其以海峡的主权和设防权,但由于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都是天然海峡,因此土耳其不能对过往的船只收取任何费用,自己反而还要每年承担清理水底淤泥、维护航道的责任。

看着埃及和巴拿马靠着运河发家致富,土耳其人说不羡慕肯定是不可能的。如果未来运河真的建成,土耳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收取过路费了。

不收费还为旁人谋福利的,一般被称为“大善人”

显然,埃尔多安不是,且不想当

(清理河道为大家  图:壹图网)▼

其次是城市建设方面的需要。

目前,伊斯坦布尔已经是一座人口超过1500万的超级大城市,而该市欧洲部分的用地一直紧张,可供发展的土地已经不多。如果将来运河得以建成,那么政府就可以围绕运河区两岸新建许多居民区和商业区,在修建城市副中心的同时,带动消费和就业。目前,运河区的地价已经有了明显的上涨,而房地产行业也是土耳其目前的一个支柱级产业。

伊斯坦布尔不仅是欧洲文化之都

也是欧洲人口最多的城市,而且是遥遥领先

(人头攒动 接踵比肩  图:壹图网)▼

再次,自2010年以来,土耳其主权货币里拉汇率就开始持续走低。2011年时,1美元可以兑换1.9里拉,而截至2021年11月19日,汇率已经暴跌至1美元兑换11.2里拉,这就给土国内带来了严重的通货膨胀。

在国际市场上的购买力下降

国内物价大幅上涨,民众手里的钱也就逐渐废纸化

(兑换成美元最安心?  图:壹图网)▼

而且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土耳其失业问题同样非常严重,2020年失业率已经高达13.92%,远远超过国际公认的5%水平线,而这无疑会动摇埃尔多安的票仓。而作为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一环,伊斯坦布尔运河多多少少可以起到以工代赈的作用,缓解年轻人的就业压力。

年轻人的需求和精力都很旺盛

一旦无事可做,就要主动找事做了

(纪念政变  图:shutterstock)▼

最后,在中俄等国的帮助下,土耳其近些年在基建方面其实颇有作为,代表性项目包括安伊高铁、马尔马拉海底隧道、伊斯坦布尔的新机场、恰纳卡莱大桥、阿库尤核电站等等。

中国又出贷款又搞建设的安伊高铁

让土耳其速度进入新的阶段

(图:shutterstock)▼

综合世界各国的经验,每个国家在在基建黄金期建设的工程,不仅质量有保证,且造价往往更低,反倒是到了大规模基建基本完成之后,工程建设能力会快速下降,且问题频出。

能看得出来,埃尔多安希望能够抓住这一大基建的机遇期,把伊斯坦布尔运河打造成真正的世纪工程。

可以说,埃尔多安对伊斯坦布尔运河工程是势在必得。

让伊斯坦布尔重现“闪耀” (图:NASA)▼

内忧外患,步步为难

若没有方方面面的压力,那么人类历史上很多伟大的构思恐怕早就已经成为了现实,而埃尔多安心心念念的运河工程也不例外。

总的来说,开挖运河的反对声音很大,且国内国际均有。

尽管靠着浓厚的宗教保守思潮和对农业的大力补贴,埃尔多安所在的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以下简称正发党)一直保持着稳定的执政地位,但由于不断刷新下限的里拉汇率和严重的失业问题,大城市的人们已经厌倦了政坛上一成不变的埃尔多安。在2019年的土耳其地方选举中,正发党就丢掉了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

民意也不总是如此汹涌,有时也要接受臭鸡蛋

(三年三年又三年  图:shutterstock)▼

目前,伊斯坦布尔市市长是土国内最大反对党“共和人民党”的埃克雷姆·伊马姆奥卢,其多次以“破坏环境”、“可能会影响伊斯坦布尔的水源地”为由,拒绝推进伊斯坦布尔运河的建造工作,并宣称本次开建的大桥项目与运河无关。埃克雷姆表示,一旦自己在下次大选中胜出,就会立刻撤销运河计划。

经历重重困难才当上伊斯坦布尔市长

在2023年的大选中也很被看好

(是‘他’的劲敌   图:壹图网)▼

此外,反对者还质疑运河项目是否能在预算内如期完工。最悲观的人认为,伊斯坦布尔运河项目将会花费600亿美元和超过20年的时间。

尽管在今年4月,埃尔多安为表示决心还逮捕了10名反对修建运河工程的海军将领,但一旦埃尔多安真的下台,那么反对党的新政府推翻上届政府所做的所有决策也并不令人意外。

来自国外的不满同样不容小觑。尽管伊斯坦布尔运河一旦建成,可以将目前船只通过海峡的等待时间缩短到零,但货运成本必然会因为土方收取费用而增加。与能少绕行一个大洲的苏伊士、巴拿马运河相比,减少十几个小时的通航时间却要被凭空收费,显然是非常划不来的买卖。

和苏伊士,巴拿马相比,就是性价比非常低

收费高了要有纠纷,收费低了难回本

(可以,但没必要  图:壹图网)▼

更重要的是,虽然土方无权强迫其他国家的船只走运河,但一旦土耳其放弃对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维护,那么它在几年内就会变得完全不能通航。

黄金级集装箱船什么的,就只能绕道去交钱了

(小船无所畏忌~  图:壹图网)▼

对于一贯擅长凭空捏造谈判筹码的埃尔多安来说,土耳其很可能将博斯普鲁斯海峡的维护和清淤工作当成与欧盟和俄罗斯谈判的前提条件,届时欧盟和俄罗斯如果在地缘问题上和土耳其发生冲突,必然会在这一问题上被卡脖子。

基于这样的考量,几乎所有的利益相关国都对土耳其自掏腰包修运河并不买账,极度依赖航运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更是最大的反对者。

似乎又在到处树敌了,不过也没啥大问题

(图:壹图网)▼

面对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简单地分一个对错显然是不合适的。毕竟,谁会愿意把吃到嘴里的利益吐出来呢?

参考文献:

1.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L.UEM.TOTL.ZS?locations=TR

2.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Turkish_Straits

3. https://en.wiki.hancel.org/wiki/Istanbul_Canal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ntreux_Convention_Regarding_the_Regime_of_the_Straits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

文章来源:地球知识局

作者:无梦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