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里克·泽穆尔:法国的“特朗普”?

2021-11-02 07:38

“到2100 年,我们将成为一个伊斯兰共和国。”


2021年8月28日,埃里克·泽穆尔在沃克吕兹省的一场题为“拯救法国”的辩论中如此表示。如今,这位言语出格、行为高调的极右翼辩论家、专栏作者正如一股飓风般席卷而来,影响着整个法国大选局势。自今年7月以来,泽穆尔的支持率从5%一路飙升,据民意调查机构哈里斯互动10月27日公布的结果,目前民众对马克龙的投票意向为23%到25%,对泽穆尔为17%到18%,传统右翼政治家玛丽·勒庞则拿到16%。


凭借自己在移民、宗教、历史等问题上的尖刻言论,泽穆尔成功赢得了一批右翼选民的支持,同法国政坛其他政治家相对“平淡”的政治观点划清了界限,并逐渐建立起来一个趋于固定的支持者群体。据《世界报》的调查,泽穆尔的选民总体上有三个特征:第一,意识形态特点非常明显,他们将自己定位为“激进”或“非常激进”的比例为 65%,主要关心的问题是移民(75%)和犯罪(51%),不太重视环境 (12%) 或社会不平等 (7%)。第二,选民群体十分稳固,83%的人都认为他“有共和国总统的气质”。第三,选民的年龄与职业结构十分平衡。



但有趣的是,这位身处舆论中心的辩论家,直到现在都没有正式宣布要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因而不在总统候选人之列。实际上,泽穆尔早在今年四月便成立了其竞选后援组织,他参选总统的意愿看似难以捉摸,实则板上钉钉。之所以迟迟拖着不宣布参选而只是在各种场合旁敲侧击、散布极端观点,是因为他还在等待时机,等待舆论的声浪达到一个高潮,或是民调支持率达到某个点再宣布参选,好为自己的行为增添几分“众望所归”的天命既定之感。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泽穆尔好似一个“搅局者”,以一个类似于“局外人”的身份闯入了法国大选的政治漩涡当中。他就像一个禁忌,无论是哪个已宣布参选的总统候选人都对其三缄其口,屡屡拒绝评论,生怕他那极具攻击性与渲染力的政治观点“污染”他们的主张。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众和媒体对他的讨论一刻都没有停止。


对此,《解放报》毫不客气地表示,法国社会从来没有像这样被右翼吸引过,《快报》更是直接将其称作“法国的特朗普”。确实,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我们都很难不由泽穆尔联想到特朗普——这位同样以“反传统”而著称的美国总统。可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弄清楚:泽穆尔究竟是何许人也?



在因此次总统大选而为公众所熟知之前,泽穆尔曾长期为法国右翼报纸《费加罗报》撰写专栏,并多次参与电视辩论节目,且出版了多部诸如《法国的忧郁》、《法国自杀》、《法国的命运》等极具煽动性的著作。他经常因有争议的言论而被起诉,多次获释,但也因2011 年煽动种族歧视和2018年煽动对穆斯林的仇恨而被定罪。


在观点上,泽穆尔将自己定义为“高卢-波拿巴主义者”,并宣称自己是“法国的伟大、国家的力量和对法国文化传统的尊重”的支持者。根据历史学家Nicolas Lebourg 的说法,泽穆尔的政治思想由四个要素定义。第一个是波拿巴主义:泽穆尔相信“伟人”在一个国家的命运中的重要性。二是“集权主义”——重视统一。三是“整体主权”:泽穆尔认为,一切问题都可以通过民族国家的主权来解决。而第四个要素是“痴迷于颓废的民族主义”,其表现为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形式 : 如果法国人不进化,他们将被“从历史中抹去”。


可以说,泽穆尔思想的每一个方面都深深浸透在反传统的气息当中。波拿巴主义是唤醒法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强调以法国为主体的历史叙事;集权主义是对数年来法国行政改革中加强地方分权倾向的直白回应;整体主权则体现着对欧盟事务的拒斥和对法国独立性的追求;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倾向,就是对移民赤裸裸的排斥。



在此基础上,泽穆尔和特朗普有哪里相像呢?首先,二人在本质上都是“体制外的天意之人”,他们都是来自政治体制外的纯粹的政治素人,尽管此前或多或少和政治人物打过交道,但从未亲身参与过政治,且在自己的原本领域中都是成功者。因而,他们对大选的参与比起政治家们的职责所趋,看上去就更具自愿性和意外性,从而令一部分人认为他们有可能带来“体制内的人做不到的变革”,甚至在他们宣称要“拯救国家”时也更具说服力,好似在“背负天命”。


再者,他们都极具媒体操控力。众所周知,特朗普以其高频的推特发言和骇人惊俗的论调所著称,他疯狂攻击主流媒体,同时又用爆炸性的观点来引用他们。于是,所有媒体,不论出于什么目的,支持他也好、唾弃他也罢,都不约而同地将特朗普捧上了头版头条,而这正中后者下怀——不论报道正面与否,特朗普赚取流量和曝光度的目的都已达到。


如今,泽穆尔也在运用一套相同的话术,他四处参加电视节目、接受媒体采访、热衷于与人争论,并不遗余力地抛出自己的激烈言论,刻意地为媒体制造时事爆点。以至于一段时间以来,法国各大媒体的政治版面几乎成了泽穆尔的个人秀场,他们不是在报道、分析泽穆尔本人,就是在拿别的总统候选人同他相比,似乎没了他就没法谈政治了一样。



最后,则是泽穆尔和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雷同。从根本上来讲,法国和美国都面临着移民的威胁,二者都对移民所带来的社会氛围、经济结构、国家认同的微妙变化感到恐惧。对此,特朗普于2015年6月15日宣布参选时便为移民问题定下了基调,认为“他们带来毒品,带来犯罪,他们是强奸犯,我想有些人是好人”,并表示将大力驱逐非法移民,减少来自“肮脏国家”的移民。显然,在他眼里,美国应当是一个白人和富人的国家。


另一方面,泽穆尔在移民问题上也有其独有的一套理论,即“大换血”。他认为,移民的涌入正在悄悄改变法国的社会结构,污染法国原本纯净的民族血脉,为了使法国在未来竞争中占得上风,必须“驱逐移民”、“正本清源”。可以说,泽穆尔在移民问题上相比特朗普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论如何,泽穆尔的兴起,可以被理解为当前法国由移民、经济下行、欧洲事务缠身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矛盾的具现。传统政治话语或许正在法国失去吸引力,但现在马克龙在民调中仍占据上风,泽穆尔的下一步行动也成谜,这位“法国的特朗普”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尚需更多的观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界oneworld

作者:普天一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