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希腊是怎么成为我们好朋友的?这要从他和土耳其千年血海深仇说起

2021-10-21 07:51

第一部分:世仇,有土耳其的地方,就有希腊的反对票

第二部分:希腊独立,多亏了大哥英法俄的帮忙

第三部分:差一步,希腊就收回了拜占庭帝国的核心伊斯坦布尔

第四部分:希腊和土耳其的敌对,扩散到了外交领域

第五部分:惺惺相惜,中国把希腊拽出了债务泥潭

第六部分:希腊,中东欧的桥头堡,地中海的中转站



2020年2月2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北约总部,一场紧急会议正在召开,会议主题是:要不要支持土耳其出兵叙利亚。
 
美法英德态度明确,表示支持,北约成员国一看大哥表态了,纷纷跟投,埃尔多安眼瞅着胜利在望,没想到希腊来了个一票否决。
其实北约大佬们投赞成票很有可能只是做个顺水人情,他们知道希腊必然投反对票。
 
土耳其骂希腊公报私仇,一怒之下开放了边境,三万多叙利亚难民浩浩荡荡的冲进了希腊,希腊手忙脚乱,实实在在被搞了一把。
 
来啊,互相伤害啊。
 
除了北约,土耳其加入欧盟也永远被希腊给一票否决。
土耳其从1987年就开始申请加入欧盟的前身欧洲共同体,混到1999年只混到个候选国资格,候选到现在快40年了也没动静。
 

印度有多想入联合国五常,土耳其就有多想加入欧盟
 
土耳其有多想加入欧盟,希腊就有多么的反对……
希腊说只要有我在,你就别做这个梦了。
 
今天讲的不是土耳其,而是希腊,这两个挨在一起的国家可太有趣了,讲他们任何一个,都必须提到对方。
 
希腊和土耳其都是卡在欧亚交界处,希腊是西欧的最东边,土耳其是亚洲最西边。
如果看一眼地图,那就更能发现奇怪之处了。
 

怎么样?是不是非常不合理,希腊海岸线都划到土耳其家门口去了。  
 
这就得从土希感情历史上说起了。
 
古希腊的我们都知道,大约西方文明的发源地,民主制度、西方哲学、奥林匹克运动会、文学、历史学、政治学、科学、数学……
我这里说的是大约,因为在历史上希腊文明太可疑了,因为逻辑上一个就40万人的弹丸之地雅典城邦,根本不可能有创造这样文明的条件,这个疑点所谓的西方学者没人能解释得通。

这里额外提一下,很多人让我谈希腊伪史,其实谈到这个就一句话搞定,雅典鼎盛时期40万人口,其中公民仅仅大约就16万人左右,其它都是奴隶。
人口与规模是产生古代文明的基础,否则一切免谈,这是任何人类历史学家的共识,因为有了规模才有剩余劳动产品,才能有足够的非生产性人口从事科学、工程、哲学、艺术,有足够的规模才能有更多的交流......这16万的人口就是一个大乡,从人类科学的逻辑上根本撑不起来所谓的古代欧洲文明。

扯远了.....这不是我们今天谈的重点,今天我们姑且先参考这个,否则古代欧洲历史不知道怎么聊了,反正欧洲人认为他们的文明源于希腊。
大家如果有兴趣以后我单独写一篇........

 
古希腊的文明其实是一堆城邦国家的结合,其中最厉害的两个就是雅典和斯巴达。
 
雅典是文,爱研究民主,追求知识,爱辩论,有格调,代表居民梭伦、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斯巴达是武,崇尚武力,骁勇善战,军事化管理,7岁开始军训,代表就是斯巴达三百勇士。
 
希腊人在城邦里待了四五百年后,被罗马人征服,希腊和土耳其都成为了古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不过罗马文化和希腊文化冲突不大,基本上完美融合过渡。
 
在罗马帝国的影响下,希腊人已经不限于爱琴海边上的岛屿了,慢慢登上了小亚细亚半岛,也就是现在的土耳其。
这样生活了几百年了,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挂了,死之前他把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东边给了长子,西边给了幼子。
 
希腊就成了东罗马帝国的一部分,又叫拜占庭帝国。
 
拜占庭帝国的核心就是希腊文化,帝都是君士坦丁堡,也就是现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这个时候,土耳其人就要登场了。
 
 
土耳其人本来属于突厥语民族,大概住在现在乌兹别克斯坦那一块,后来一路迁移到黑海边上,在一个很小的叫罗姆苏丹的国家,寄人篱下。
 
趁着这个小国分裂,土耳其人宣布独立,开始四处吞并,结果越混越大。

一百多年后,直接干翻了拜占庭帝国,起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这是埃尔安多心心念念的祖上的辉煌时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历史上绝对是排的上号的超级帝国。

融合了东西文明,横跨三大洲,手握陆上交通线达6个世纪之久,军事力量让欧洲都瑟瑟发抖。
1453年,土耳其人把君士坦丁堡改名为伊斯坦布尔,意思是进城去,并以东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自居。
 
希腊人当然不愿意了,明明自己才是东罗马的正统和唯一文化继承人。
但是你不乐意也没用啊,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很快,希腊人被土耳其人用武力给干服了。


在土耳其人看来,占领伊斯坦布尔是奥斯曼帝国对东罗马帝国的征服,是值得纪念的伟大历史事件。
 
于是2020年,土耳其举行了攻占君士坦丁堡567年纪念活动。
这在希腊人眼里,简直是不要脸的行为。
因为希腊上上下下都认为东罗马帝国是希腊历史的巅峰,就像我们看大唐一样,君士坦丁堡就是希腊人眼里的长安城。
 
在他们心中,东罗马帝国失去的土地,都是希腊的故土。
虽然东罗马帝国不是希腊人建立的,但已经高度希腊化,也可以说是被希腊同化了,皇帝和老百姓都说希腊语,都信奉希腊东正教。
 
那自然希腊人也无法接受。
可不接受也没办法,在土耳其人的淫威下,希腊人只有被狠狠排挤的份。
 
毕竟奥斯曼帝国和东罗马帝国的碰撞不是改朝换代的关系,而是伊斯兰和基督教的碰撞,东方和西方的碰撞。
 

看到被征服的希腊居然不服气,奥斯曼决定去收拾他们,在开始的时候,还是比较柔和的。

奥斯曼帝国实行米利特制度,不强迫非穆斯林改宗,但是要多交两倍的税;
如果愿意改信穆斯林,那就当你是土耳其人。
 
反正在奥斯曼,穆斯林是一等公民,犹太教徒、科普特人、迦勒底人等依然地位低下,处处受到限制,只能是二等公民。
 
这个制度,倒不是太残忍,实际上是一种同化政策。
 
就这样的状态下,希腊人生活了近四百年。
 
为了不被彻底同化,东正教会挑起了宣传希腊文化的责任,希腊各个城邦一次又一次的起义反抗,但效果一般,没有掀起什么大的波澜,还惹火了奥斯曼帝国,展开了对希腊人的大镇压、大屠杀、大劫掠。
 
希腊主教直接被绞死在伊斯坦布尔的街头。
精神领袖被处死了,这还得了。
 
在法国大革命影响下,奥斯曼的国内矛盾顿时上升成了文明冲突,在情绪上,欧洲人当然更偏向于他们的精神文明发源地希腊。
希腊人的反抗在道义得到了支持,欧洲国家都开始谴责奥斯曼帝国的粗糙作风。
 
大诗人拜伦写下了《哀希腊》,法国绘画大师德拉克罗瓦创作了油画《希俄斯屠杀》,新闻记者在欧洲各地广泛报道。
 

1822年,希腊跟土耳其干了一架之后,宣布独立。
 
希腊一独立,带动了巴尔干其他地区的独立,眼看奥斯曼要分崩离析了。
 
这下子土耳其慌了,跑到希俄斯岛上,对希腊居民进行了屠杀泄愤,2.3万希腊百姓被杀,4.7万人被卖为奴。
然后又跟埃及谈了合作,一起镇压希腊起义,没几天就攻下了雅典城。
 
总得来说,希腊的起义过程并不顺利,一切还在土耳其控制内,希腊离彻底摆脱奥斯曼,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突然间,英、法、俄站出来了,你们的事我管了。
 
当然,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俄罗斯帝国认为支持希腊独立能削弱奥斯曼,毕竟俄土战争前前后后打了三百多年。 
英国比较暧昧,俄罗斯趁机做大哥扩散影响力,那我也要跟上。
法国就比较单纯了,纯粹是自由气息对希腊革命的同情,况且法国一直不是自居欧洲大国吗,这个事情上唯恐自己掉链子,怎么能少了法国的份?


三个人,虽然各有所图,但都出奇的站在希腊这边。
 
三位大哥站出来说:希望你们能够强制停火,不停的话,我们只能采取强制措施……
 
希腊肯定是听话了,但土耳其偏偏不听,拒不承认英、法、俄的三国协约,停止军事行动。
我的家事要你们管?
 
结果,还真叫英、法、俄给管了。
 
1827年英、法、俄三国舰队出手,4小时海战,直接把埃及土耳联合舰队打傻了。
1928年,第八次俄土战争爆发,法国也出兵伯罗奔尼撒,土耳其几面受敌。
1829年,奥斯曼土耳其不得不服了。
 
跟俄、英、法讨价还价,签了一个《伦敦三国条约》,承认了希腊的独立。
 
独立虽然是独立了,但复国的目的还远没有完成。
 
 
 
独立的希腊只有80万人口,还有250万同胞还生活在奥斯曼帝国境内。
 
希腊的终极目的是:定都君士坦丁堡,恢复中古罗马帝国的疆域及荣光。
 
不拿下君士坦丁堡,能叫复国?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为了夺回希腊文明发源地克里特岛,又跟土耳其干了一架,历史上叫第一次希土战争。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希腊规模确实太小,最后是希腊大败,不但克里特岛没收回,还倒贴给了土耳其6个面积不大、但在战略上很重要的地区。
 

希腊人不服气,单挑干不过,叫上了巴尔干半岛的塞尔维亚、黑山、保加利亚群殴奥斯曼,历史上叫第一次巴尔干战争。
人多力量大,这次终于一雪前耻,希腊如愿拿回了克里特岛,奥斯曼帝国领域又少了一大截。
 
仗刚打完,1914年一战又爆发了。
一战不同于二战,二战有反侵略战争的性质,而一战纯粹是一群霸王争地盘的战争。
 
奥斯曼土耳其选了同盟国,也就是跟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站一起。
 
而希腊自然跟英法俄走,选择了对立方协约国,大英帝国、法兰西第三共和国、俄罗斯帝国、意大利王国、美利坚合众国。
 
这实力对比就不是一个等级,奥斯曼被打的节节败退,1918年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被打的稀巴烂,基本上等于崩溃。
 
败者奥斯曼帝国被《巴黎和约》一夜之间拆成了四十多个国家。
 

希腊把奥斯曼帝国搞成这样,土耳其人肯定要报仇雪恨,一圈群情激奋的人成立了土耳其青年党,各种针对希腊人,主要就是各种搞屠杀。
 
从1914年到一战战败后的时间,大概75-90万的希腊人死于大屠杀和迫害。
信仰基督教亚美尼亚人也被土耳其人顺带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死亡人数在100万-150万。
 

这些行为让土耳其的形象更加野蛮,所以一战结束后,就被狠狠的“收拾”了一波。
 
《色佛尔条约》一口气把把奥斯曼土耳其71%的领土都划拉没了,
 
没办法,作为战败国的奥斯曼政府已经气息奄奄,只能任人宰割,政府也同意签字。
 
这个条约的内容很多,跟希腊有关的就是:

伊斯密尔地区割让给希腊
爱琴海上的土耳其岛屿归希腊
伊斯坦布尔地区交给国际托管,反正托管到最后也是交给希腊。
 
作为战胜者的希腊,成功把爱琴海几乎全部海域收入囊中,留给土耳其人的连专属经济区都不完整,船稍微一踩油门就冲到希腊领海了。
 

曾经牛逼轰轰的奥斯曼帝国,转眼就成了“西亚病夫”。
 
土耳其政府也不反抗了,乖乖认命,跟大清一样。
 
不得不说,希腊确实是命好,没有英法俄帮忙,单凭实力,恐怕是永远也干不过土耳其。
 
1920年6月,急不可待的希腊打着执行《色佛尔条约》的大旗,拿着英国提供的武器,浩浩荡荡的直扑土耳其。
 
然而!
 
生死存亡之际,土耳其天降猛男,改变了历史的进程,这个人叫凯末尔。
 
这个人是土耳其近代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土耳其的国父,第一任总统,伊斯坦布尔最大的机场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
 

有趣的是,这个凯末尔其实出生在希腊的第二大城市塞萨洛尼基,上学也在希腊,面相一看就是个欧洲人。
 
当时的凯末尔就是土耳其的军长,听到土耳其政府要乖乖就范时,直接带领一群土耳其青年军官揭竿而起。 
一反奥斯曼旧政权,二反希腊和英法。
 
拒不执行任何奥斯曼帝国政府的命令,也不承认《色佛尔条约》,决心用武力对抗。
 
看土耳其不听话还要独立,协约国立马选择动武,希腊趁热打铁,跟着英国人解放了大部分国土,占领了伊斯坦布尔和伊兹密尔。
 
希腊人似乎距离东罗马帝国伟大复兴的理想只有一步之遥。
 
没想到凯末尔当国父果然不是白给的,率领的军队异常凶猛,在萨卡里亚河战役中,大败希腊国王亲自率领的10万大军。
1922年凯末尔拿回了伊斯密尔、伊斯坦布尔。
 

协约国看土耳其打仗发了疯一样,也不想多耗时间打架,就跟土耳其签了一个妥协方案《洛桑条约》,把几块地方还给了土耳其。
 
协约国倒是省事了,土耳其也算保住了基本疆域,但希腊却再也没了拿回这两个地方的可能。
 


 
妥协的时候,希腊和土耳其搞了一个人口互换。 
主要是害怕继续搞屠杀,互换人头。
因为土耳其生活着150万希腊人,希腊境也有50万土耳其人,这些人都被以简单粗暴的方式,轰回了各自的地方。
 
人口交换不是按人种分,而是按宗教信仰,很多信穆斯林的希腊人被赶去了土耳其,信东正教的土耳其人被赶到了希腊。
 
希腊和土耳其纠缠的历史与现实就被人为的分开了,再想统一的文化基础都没了。
 
这一战之后,双方的梁子就结下了,说重点叫世仇,说轻点叫互相看不顺眼。
 
希腊怪土耳其毁灭了拜占庭帝:
要不是土耳其到处扩张,东罗马帝国就不会毁灭。
 
土耳其抱怨希腊搞垮了奥斯曼帝国:
要不是希腊闹独立,奥斯曼帝国不会土崩瓦解。
 

土耳其人不爽希腊人到现在还对伊斯坦布尔虎视眈眈,念念不忘。
不爽希腊拿走了2400多个爱琴海岛屿,只给自己留了80多个,强烈要求平分爱琴海。
 
但希腊认为爱琴海自古是希腊的领土,是古希腊文明的发源地,希腊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为了抢塞浦路斯岛,双方二八分划线对立,现在塞浦路斯倒是在和解下统一了,但岛上的希腊人拿着护照飞土耳其会被拒绝入境,理由是:你来自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
 
几百年的战争加上文明的冲突,双方谁也不服谁,所以才有开头的那一幕一票否决。
 
凡是土耳其赞成的,希腊必定毅然决然的送上反对票。
这种对立慢慢演变到了国际关系上。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中国的瓦良格航母回家之路。
在黑海被土耳其阻拦,一年半的谈判,土耳其想瞎了心,想从中国讹了武器出口、每年200万人到土耳其旅游、3.6亿美金援助。
还要我们交十亿美元的保证金,90年代的10亿美元,跟抢劫没区别。
 
最后还是希腊站出来做担保,才放行。
希腊不仅进行了担保,还提供了相关的拖船服务,派出护卫舰进行全程护航。
 

拖行遇到11级大风暴的时候,瓦良格号被吹的东倒西歪,在海上漂浮了14小时,为了不让瓦良格搁浅,希腊坚持拖出了爱情海,一名希腊船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希腊帮中国,不仅仅是为了气土耳其,也是为了交个朋友,在这一点上,土耳其思想觉悟就差远了,情商极低。
不过从这次开始,希腊真的成了我们的好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希腊帮我们不仅是拖航母这一次。
 
希腊还四次协助中国撤侨。
1997年,阿尔巴尼亚内乱,希腊出动军舰撤离了158名中方人员。
2006年,黎巴嫩和以色列冲突,希腊用船撤离170名中方人员。
2011年,利比亚战争,希腊出动三艘邮轮帮助中方人员撤离到希腊克里特岛。
希腊安排了20家饭店,调动700多次大巴,帮助中国从利比亚共撤侨3.58万人。

2011年,利比亚再次冲突,希腊 “撒拉米斯”号军舰把79名中方人员撤到了希腊比雷埃夫斯港
 
同志们,这两波恩情咱能不还吗?咱必须还!
 
 
 
2004年,希腊举办雅典奥运会,本来预算46亿美元,结果超支100多亿美元,办完之后成本都没收回来,引发了连锁效应。
 
一方面,希腊的高福利成本太大,跟法国一样,没钱了还要发福利,希腊是到处借钱发福利。
 
尤其希腊公务员,一天工作五个小时,一年14薪, 这种福利还可以世袭,公务员去世后,子女可以领十四个月的年薪。
另一方面,希腊只会花钱,不会赚钱,工业能力相当一般,没啥挣钱路子,主要的收入就是船运和旅游。
 
希腊人的年均工作时长在欧洲是最高的,但是税收根本收不上来,因为希腊企业偷税漏税腐败问题相当严重。
 
当年希腊加入欧元区过上好日子,因为满足不了预算赤字不能超过GDP的3%,负债率低于GDP的60%的硬性要求。
于是搞了一些投机取巧的方式,做假账混进了加欧元区,但根本没有欧元区国家的实力。
 
所以,在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希腊经济终于绷不住了,就在破产的边缘,只能问欧盟借钱,最后陷入了债务和财政赤字的循环。
结果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袭来,希腊的债务危机爆发,GDP连跌八年。
 

还顺带把危机传到欧元区,为了能稳住欧元,欧盟都在帮希腊想办法,但也只是凑凑钱借给希腊,解决不了任何实质问题。
 
走投无路的希腊开始变卖家当,出售比雷埃夫斯港。
 
但欧洲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拿下,中国出于前面的友情和未来的战略考虑,中远集团直接出手拿下了35年的经营权,最后又加码拿下了67%股权。
 
西方说,中国这是趁火打劫。
但实际上,中国是雪中送炭,当时雷埃夫斯港已经穷到停工了。

中国的投资给希腊带去了10亿欧元,还把比雷埃夫斯港建设成了可以持续赚钱的项目。
到2019年底,港口货运量达到580万标箱,比2008年增长了7倍,超越西班牙瓦伦西亚成为地中海第一大港。
已经为希腊当地直接创造工作岗位3000多个,间接创造岗位1万多个;每年为当地带来直接经济贡献3亿欧元。
 

有了比港这样的榜样,希腊政府自然对中资企业夹道相迎:

希腊色雷斯4座风电场项目、希腊国家电网、燃煤发电厂、高压输电项目、保险、机场……太多了。
2008年到2019年,中国在希腊的总投资超过400亿美元,占希腊总投资的40%。
在中希贸易之下,2014年希腊经济开始扭转,2017年触底反弹,2018年债务危机正式解除。
 
中国把希腊从债务危机捞出来的成功操作,更加加深了希腊跟我们合作的决心。
 
首先军事交流:2017年,希腊海军导弹护卫舰和中国海军巢湖舰举行了军事演习,中国的长春舰、荆州舰也多次访问希腊。
其次是金融合作,想不到吧,最早进入希腊金融系统的是支付宝。
希腊看上了中国双十一的强大,迫切的想加入其中,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亲自会见了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于是2017年支付宝接入了希腊最大国民银行的支付系统。

2019年3月初,新上任的希腊外交部长第一个访问中国,急切的表示:希望中资银行在希腊设立分支机构。
 
没问题,安排!
中资银行应声而动,中国银行第一个在希腊开设分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在希腊设立第一个代表处。
 
……
 
 
为什么中国和希腊能够如此好的合作呢?
这一点,文化上有一定的原因的,这点咱不说别的,两个有千年文明国家,还是有点相互欣赏的。
 
看看中希交流的宣传图,这叫什么?这叫君子之交,这叫两个优秀文明互相欣赏,惺惺相惜。

所以很多人让我谈欧洲伪史,我一般不多说.....嗨,反正你说是就是吧,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研究欧洲历史的,有这个时间我还是多聊聊大英博物馆怎么把全世界的珍宝都抢了。
不管咋样,放眼西方世界,希腊总归是源头,比只知道抢劫的北欧海盗那不是强了一点半年,而且历史总比美国英国要丰富多彩吧,至少人家故事讲得好......对比欧洲其它动辄烧杀抢掠的国家,怎么也算是文明古国了。


中国和希腊交流中提的最多的词就是:亲近感。
 
老子、孔子、庄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是两千多年前就埋下的缘分。
两国高层领导之间的会面,已经两只手数不过来了。
 
当我们提出一带一路合作时,希腊果断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使“16+1”升级为“17+1”。
 

很多人说,希腊可能成为像塞尔维亚、巴基斯坦那样的我国老铁。
另一部分人又会跳出来说,你们想多了,这就是简单的国家利益交换罢了。
 
非要这么说,其实也没啥问题,除了中国和希腊的经济发展和可以战略互补外,希腊肯定也不希望五常之一的中国偏向土耳其。
虽然都是利益和生意,但是双方利益极度相同时,为什么不合作呢?
 
换句话说,希腊即使成不了中国的铁兄弟,那也绝不会是仇人。
 

事实上,希腊或许成为我国打开欧洲大门的一把钥匙。
 
首先希腊在中东欧合作国家是第一站,以前的贸易一路从地中海经过苏伊士运河,中间毫无任何中转点。
有了希腊的支持,中国在地中海甚至黑海有了落脚点和中转站。
 
其次,中东欧国家基本都被欧洲大国围住了,边上的德、法、北欧、意大利倒是发展的好。
实际上这些国家跟他们差距很大,在欧洲他们都是边缘国家。
 

有了希腊的合作表率和桥头堡作用,我们的生意就能直接贯通中东欧。
 
直接辐射到北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奥地利、斯洛伐克、捷克9个国家、1500个网点、7100万人口。
 
这样一来,受惠的难道只是中国吗?东欧崛起的可能性不就来了吗?
 
我们之间的合作除了经济,还有另一个优势:
希腊北边的那一群国家,比如波黑、黑山,这些前南斯拉夫国家,曾经都红过,当地很多人都能用中文说出毛泽东、邓小平、周恩来。
所以他们几乎不敌视社会主义,没有西欧国家的意识形态的包袱,不会动不动就跳起来指责中国。
 
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基础,有这么独一无二的条件为什么不用。
我们不傻、希腊也不傻、那些中东欧国家也不傻。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早就说了:欧洲团结是不存在的,都是纸上的童话,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中国可以帮助我们。
拎不清的土耳其,光在中国上,就搞出几样事情,为难瓦良格号、支持东突厥、撕毁红9合同。
 
希腊这个国家,在近代存在感很弱,但终究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运气,独立了出来。
和中国这个真正的千年文明大国走到一起了,有了我们这个强援,相信未来可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个坏土豆

作者:坏土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