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拉闸限电?局长有话说

2021-10-19 07:33

导读

中国现在为什么要搞拉闸限电?钱局抖了抖烟灰,喃喃说道。这不仅仅是电荒那么简单,实际上是国家在有意刹车,通过拉闸限电来抑制低端产能的盲目扩大。现在人家其他国家因为疫情无法生产,中国突然订单爆棚,这看起来是一件大好事,其实蕴藏着巨大的经济风险。





图片

广东,拉闸限电

图片


 

看到珠三角拉闸限电的力度越来越猛,田总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庆幸的微笑。要不是工厂的领导层英明决策,年初就把分厂开到了俊县,处于东莞的母工厂现在遭受拉闸限电的消极影响将更为严重。
 
有了俊县的工厂,东莞的大部分订单都可以转移到内地生产,毕竟内地还没有普遍和严格地执行拉闸限电的政策,至少俊县没有这个压力。
 
作为中部地区一个普通的山区县,俊县的户籍人口有50万,而常住人口只有40万,大部分年轻的劳动力都跑到东部沿海打工或经商。其中有不少人成了老板。

俊县早年也有不少的乡镇企业,90年代改制后,真正存活下来并发展壮大的并不多。这几年,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俊县建起了好几个工业园,一些早年在外面打拼并开办了企业的本地老板,被动员回到俊县投资发展。田总就是被动员回来的老板之一。
 
毛总是另外一个被动员回来办厂的老板。虽然来俊县办厂之后,毛总一直面临着招不到工人的困境,但是说起朋友现在深圳的工厂正面临拉闸限电的折磨,毛总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前阵子,毛总回到深圳,到老友的工厂去喝茶,一进办公室就发现氛围不对。暴热的夏天里,只有一台巴掌大的小风扇在办公桌上面有气无力地摇着,豆大的汗珠就像残酷的岁月一般在朋友微胖的脸颊上无情地划下几道痕迹。
 
干嘛不开空调,这狗*的天气!毛总正准备嘲笑朋友的小气。
 
你以为我不想开空调啊,还不是拉闸限电给弄的。朋友没好气地咕哝着。
 
开一下,开一下,我都快中暑了。毛总不顾颜面地扯掉了自己的上衣。
 
朋友于心不忍,只好把空调打开。于是,两人喝起了铁观音,刚刚喝了一泡,就听见pia的一声,空调自己关了。
 
又停电了!朋友泰然自若地啜着茶,看着一脸懵逼的毛总。


图片

明晃晃的机会

图片


 
毛总的工厂是给各类手机做配件的,虽然产值不高,但是利润率非常高。由于新冠疫情把国外的很多厂商打趴了,只有中国的工厂还能正常生产,因此,各种订单蜂拥而至,毛总的工厂都忙不过来。

一大部分的产能转移到内地的俊县之后,毛总在深圳的工厂已然属于“用电量不大”的企业,不在拉闸限电的范围之内。而他的朋友就没那么幸运,所有产能都集中在深圳的工厂,只好在夏天里对着巴掌大的风扇吹。
 
跟毛总类似,田总的工厂也是为手机做配件的。在东莞,田总的工厂被要求“开五停二”,一个星期拉闸两天。对田总来说,这不算是太严重的问题。

拉闸的两天,他的工厂是这么安排的,有一天是原来每周休息的星期天,另外在星期六也停一天,这一天就用来给员工搞培训,或者让他们出去玩一下。多停摆的一天,田总已经跟员工商量好,需要扣减一定的工资,员工也没什么意见。
 
那些大的订单,已经转移到俊县的工厂来完成,因此,东莞的拉闸限电并没有给田总的生意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虽然俊县这个八线城市根本不受拉闸限电的影响,但是俊县的地方官员却乐此不疲地关注着这一政策的进展。他们突然发现,东部地区的产业转型升级,严格的环保政策和拉闸限电政策,对于中西部的小县城来说实在是一个明晃晃的机会。

图片

不应该出现电荒

图片

 
招商部门的领导有着切身的体会。由于拉闸限电等一系列严控政策的影响,他们这半年的招商突然轻松了许多。去年还需要招商部门到珠三角的工厂里三顾茅庐,今年则调了个头,反而有不少珠三角的老板主动找到俊县的领导,希望能够回来投资办厂。
 
但是我们也不能盲目乐观,要深刻领会中央拉闸限电的根本精神!钱局猛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吐了出来,缭绕的香烟拂过他半眯着的眼睛。
 
作为俊县商务局的一把手,钱局在商务领域耕耘了二十余年,他不认为拉闸限电只是电力不足这么个简单的原因,背后应该有更深层次的逻辑。
 
实际上,限电、限产在很多行业都不罕见。你比如说钢铁行业,上半年突飞猛进后,在较大的产能控制压力下,7月开始,很多地方的钢铁产业都开始执行限产政策。水泥建材方面,出于环保和用能等因素的考虑,一直都在进行错峰限产。
 
按常理说,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出现电荒,毕竟往年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怪事。但是国家的统计数据确实呈现出今年的电力使用更为紧张的态势。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今年1-8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达到5.4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8%;其中,第二产业用电达到了3.65万亿千瓦时,占总用电量的66%,同比增速达到13.1%。

图片

用电压力仍然紧张

图片

 
从发电量来看,今年1-8月,国内发电量为5.39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1.3%,而8月电力生产增速已经明显回落。其中,8月份火电同比增长仅为0.3%,水电下降4.7%,风电增长7%,核电增速10.2%。
 


今年7月份,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报告指出,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总体平衡,但局部地区部分时段已经出现电力供应偏紧的现象。1月受寒潮等天气影响,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出现电力缺口,二季度蒙西、广东、云南和广西等地都采取了需求响应和有序用电措施。其中,广东、云南的电力供应尤为紧张
 
广东省能源局的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工业生产和高温天气带来用电需求旺盛,叠加部分区域水电供应不及预期等因素,导致电力供应紧张。1月和3月广东省用电负荷突破1亿千瓦,用电量增速达30%以上。目前,广东省统调最高负荷需求已七创新高,达到13513万千瓦。
 
上半年,部分省份开始限电,9月下旬,“限电”仍在各地蔓延,个别地方甚至将限电延伸至居民用电领域。9月29日,举行了山西省保供十四省区市四季度煤炭中长期合同对接签订会,但从目前来看,10月份的用电压力仍然紧张。 

图片

疫情,疫情

图片


 
在钱局看来,这种情形的出现与国际疫情有关。就像毛总和田总的订单不减反增一样,中国对疫情的严控及取得的成效使得全球大量的订单涌入中国。

而中国的制造业基础确实不错,面对大量的海内外订单,一时竟欣喜若狂,像一块巨大的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着潮水般的订单。夏天以来,出口强劲(1-8月中国出口总值同比增幅达到23.7%)拉动了工业生产,刺激了用电需求的增长。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杨富强认为,用电量大幅增长反映的是疫情之后国内经济和社会运行加速回温;部分国家受疫情影响,导致国外供给受阻,全球市场对中国制造的需求大幅增加,拉动部分沿海城市的电力消费。
 
诡异的是,虽然全球大量的订单集中到中国,但是由于制造业惊人的吸纳能力,市场需求的增加只是同步强化了市场供给,企业生产出来的产品并没有获得更高的利润。低附加值的产品依然是低附加值的产品。
 
但是急剧增长的产能需求却把成本的压力传导到电力和原材料上面。工厂为了完成更多的订单,只能加班加点,消耗更多的电力,从而造成电力的紧张。

要生产更多的电力来满足产能扩张的需求,发电部门就必须消耗更多的电力生产原料,特别是煤炭,从而导致原料的涨价。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8月,国内原煤生产量26亿吨,同比增速4.4%,这与1-2月经济高增速密切相关。
 
实际上,目前正处于传统意义上的用煤淡季,但市场却呈现出异常火热的态势。数据显示,目前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已经突破1300元/吨的大关,实际市场价格约在1600元/吨左右,而往年同期价格不过500-600元/吨,涨幅达300%左右。
 
悲催的是,电力部门很难随着原材料的涨价而涨价,作为国计民生的电力资源,涨价必然会引起全社会的反对,特别是制造业系统。结果,电力部门的生产成本增加,电力价格却不能增加,亏损几乎是一个难以避免结局。

因此,电力部门都没有扩产的积极性,生产越多,亏损风险越大。事实上,自3月起,国内原煤月度生产量大多保持同比下滑的趋势,仅在5月和8月有小幅的回升。在这种情况下,制造业的电荒问题愈加明显。

图片

抑制企业的扩产冲动

图片


 
全球疫情的影响,除了导致部分原材料的价格上涨,例如煤炭,另外一个影响则是提升了国际物流的成本。由于边境管控,能够出入的物流航线远远少于实际的需求量,无论是原材料进口,还是产品出口。
 
刘总的公司生产云母制品,在俊县算得上是明星企业了,每年的纳税额都遥遥领先。公司的原材料主要来源于印度、马达加斯加、斯里兰卡等境外国家。

今年,原材料的运输成本大大增加,10块钱的原材料,原来运输成本只要0.5元,今年飙到2元。刘总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最赚钱的就是搞海运集装箱,简直是“一箱难求”。
 
对此,商务局的钱局深有感触。他们局的一项重要业务就是外贸。疫情的影响啊,第一就是国外市场停产,第二就是海运涨价。钱局用力吸了一口烟,缓缓吐了出来。
 
中国现在为什么要搞拉闸限电?钱局抖了抖烟灰,喃喃说道。这不仅仅是电荒那么简单,实际上是国家在有意刹车,通过拉闸限电来抑制低端产能的盲目扩大。

现在人家其他国家因为疫情无法生产,中国突然订单爆棚,这看起来是一件大好事,其实蕴藏着巨大的经济风险。因为一旦其他国家恢复产能,中国这些暴增的产能就会大量过剩,引发经济危机。你看啊,因为海运的限制,现在都有很多产能不能及时向外消化。
 
企业呢,常常是盯着眼前的利益,这也无可厚非。钱局露出了同情的眼神。只要有订单,他们就疯狂上马,没去想万一有一天产能消化不了,对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意味着什么。很可能是个灾难。

为了迎合短期的订单暴增需求,企业往往还要增加更多的设备,一旦全球市场放开,这些新增的设备很可能就面临闲置,造成严重的资金浪费。
 
何况中国的外贸质量本来就不高,让这些暴涨的低端产能和设备将大量的生产资金锁定,这对于中国自身的产业转型升级和节能减排显然也是非常不利的。

中国政府显然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盲目乐观,被短期的订单潮冲昏了头脑。但是又不能直接跟企业这么讲,所以只能以电荒和节能减排为由开展拉闸限电,通过这个看起来有点粗暴的手段,抑制企业的扩产冲动。
 
钱局猛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pp评论

作者:林辉煌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