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正确看待莆田刑案?唐代柳宗元给出了答案

2021-10-14 15:57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毛泽东选集》第五卷,P325)

毛泽东主席这段话有两个关键——第一,“巢”对于老百姓而言很重要;第二,要向农民好好说清楚,做出合适的安排。这也是为什么一起凶杀案能够掀起如此大规模讨论的原因,因为正好戳中了这两个点——住房问题,基层作为问题。

 

近日,莆田一起二死三伤的刑案引发了网络热议,但是短短两天内就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首先是一个声情并茂的小作文,赢得了大家普遍的同情与愤慨,但是不得不说其中的许多信息都存疑:

看我打了好几个码避免误伤。另一种是媒体采访当地基层干部与村民给出的说法,要点有三:第一,直接把争议地块摆了出来——

第二,讲明了争议地块的历史,以及三家因为土地发生的冲突—— 

第三,问题之所以没有解决,是因为嫌疑犯妻子不同意,且只有嫌犯一人住在雨棚,家人住在亲戚家中——

我不是再说谁真谁假,我对于写小作文的热点营销号与“自审自查”的基层村官所提供的信息是一视同仁的——因为他们都是利益相关方。至少从网友评论来看,对于村干部给出的解释是不满意的:

但愤怒是廉价的,情绪是可以被引导的,网友们的判断也未必比营销号和村官更有价值。

目前的双方说法都缺乏最关键的一点——交叉论证。无论那篇“网红小作文,还是村干部的发言,都没有其他相关信息的佐证。所以在一个人嘴里他是救海豚、救小孩的大善人,在另一个人嘴里他就是屡次调节不成企图“按闹分配”的钉子户。

对于我来说,能说服我的真相,必须要足够权威的上级部门来彻查。那么对于这两种声音应该如何看待呢?我来讲一段唐朝的历史。

唐朝武则天时期,就在离西安不远的渭南,一位叫徐元庆的平民,在驿站刺杀了中央高级官员御史大夫赵师韫。原因是赵师韫在当地方官时,判决了徐元庆父亲死刑。徐元庆决议报仇,他想到政府官员出差巡视怎么都会经过驿站,于是在驿站当上了一名驿卒,并改名叫“驿家保”,暗暗潜伏下来。这一等,就是十几年,终于已经从地方官升为御史大夫的赵师韫经过徐元庆的驿站,被徐元庆杀害。
这一案件在朝野中都掀起了轩然大波。核心争论说白了还是“为父报仇,天经地义”和“刁民刺官,法情难容”的争论。最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大诗人陈子昂出来和了一摊稀泥,说这个徐元庆啊,杀了人,按照法律必须要处死;但是他的动机高尚,是为父报仇,符合我盛朝以孝治天下的指导思想,应该表彰。所以应该判处他死刑,再表彰他的做法,叫“既诛且旌”。当时朝廷上一看哎有道理,还是大诗人思维灵活,能够达到“礼”和“法”的统一。于是就按照陈子昂的办法来做,并且把他对此案的意见“编之于令,永为国典”。

但是百年之后,另外一位大文化人柳宗元把陈子昂和稀泥的办法驳斥的体无完肤。柳宗元在那篇大名鼎鼎的《驳复仇议》中,用两部分来论证这一案例:如果御史大夫当年判决徐元庆父亲死刑是有法可依、不是冤假错案,那么徐元庆所谓“为父报仇”也就站不住脚,甚至是以民刺官、大逆不道、犯上作乱、践踏法律,怎么可能要去表彰他呢,这以后让我们司法工作者还敢判人死刑么?

但如果徐元庆父亲是冤死,那他的行为就是义士,说明我们的官员有问题,我们的法律体制有问题。法律的权威没有得到维护,老百姓受到了冤屈,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应该感到羞愧,我们给老百姓道歉还来不及呢,怎么要杀他呢?(执事者宜有惭色,将谢之不暇,而又何诛焉?)

柳宗元这篇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的根本——徐元庆父亲被判死刑究竟是不是冤案。这就是大思想家的水准啊。同时柳宗元还能提炼出一个非常非常有高度的观点:就是说如果徐元庆是义士(“守礼而行义者”),那么他就一定不是法律的敌人(“是必达理而闻道者”),那他做出了这样破坏法律的事情(“以王法为敌仇者”),说明我们的法律体系有问题啊,说明我们的执法者有问题啊(趋义者不知所向,违害者不知所立)!

结论就是,柳宗元也没有说徐元庆冤或不冤,因为年代久远他也没有更多的证据来判断,他仅仅是给出了两个可能性,根据不同的情况给出了不同的结论。而这种分析的原则就是那四个大字——实事求是。

柳宗元是真·法家,水平很高。“儒法大辩论”的时候,那些“封建名人”的祠堂、墓地都遭到了普遍的破坏,唯独柳宗元的祠堂被修缮一新。

毛主席有诗云:“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这个《封建论》的作者就是柳宗元。柳宗元是“永贞革新”的重要人物,其主旨是加强中央集权,限制藩镇势力。但是“永贞革新”在强大的反对力量面前失败了,柳宗元也被贬谪到了永州。“子厚”就是柳宗元的字,“文王”直指周文王,毛主席这句诗的意思是:你不要开历史的倒车,从加强中央集权的柳宗元开到搞分封制的周文王那里了。

莆田刑案真相如何,需要等一个权威的调查结果,我们且耐心“让子弹飞一会”。但有一点肯定的是,要想说服绝大多数人,继续让当地“自审自查”恐怕说不通,“莫从子厚返文王”这句话必须要重视。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