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役没必要打?这是最扎心的答案

2021-10-13 07:57

大战前夜


我们一般说,抗美援朝战争一共打了五次大型战役(指的是1951年7月10日第一次停战谈判之前,之后一边谈一边打,还爆发了夏秋防御战、反绞杀战、上甘岭战役、金城战役),长津湖战役属于第二次战役中的东线战役。

 

所以要理解长津湖战役,首先就得对抗美援朝战争有个基本的概念。

 

话说很长一段时间里,朝鲜半岛一直是日本的殖民地,1945年日本战败,朝鲜半岛就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划分成了北朝鲜和南朝鲜,分别由苏联和美国军队接收、代管。

 

那美苏凭什么去接管朝鲜半岛呢?这就涉及到几个大国如何安排二战后的秩序问题了。

 

其实早在1943年,美、苏、英、中四国,就已在谋划战后的世界秩序了,当时罗斯福提出了所谓的“四大世界警察”的概念,英国负责西欧、苏联负责东欧、中国负责东亚、美国负责西半球的安全。但是到了1945年2月,美苏英三国开会,再次谋划了战后世界秩序,中国沦为被人交易和算计的对象,这就是雅尔塔会议。

 

雅尔塔三巨头


这两个会议,具体到朝鲜半岛,大家一致商量的结果,是它应该从日本的殖民魔爪中解放出来,应予独立,但要对朝鲜实施一段时间的“托管”,直到它有能力真正独立为止。

 

但到了1945年8月8日,苏联正式对日本宣战后,它就开始大量谴兵至朝鲜半岛,大有独吞整个半岛的意思。美国人一看不对劲,立即提出以朝鲜中部北纬38度线为界,作为美苏两国部队作战和受降的分界线。苏联没提出反对意见,将越过该界线的部队撤了回来,这就有了南北朝鲜的分割状态。

 

一开始,南北朝鲜两边,都只有依托美苏两国建立起来的军事组织,而并没有真正的国家,直到1948年8月-9月,南朝鲜这边率先宣布,成立以李承晚为总统的大韩民国,接着北朝鲜这边针锋相对,也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就进入了朝鲜半岛真正分裂的时代。

 

有了这样的分裂,才有了后面的战争。但有必要说明,至今,朝鲜半岛两边的政府,都没承认朝鲜分裂,两边都说自己才是整个半岛唯一合法政府。

 

除了分裂外,朝鲜战争爆发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苏联。这也有必要说清楚。

 

话说1937年-1941年间,苏联给了老蒋许多军事援助,让中国牵制日本,因为苏联害怕日本从东边向它发动进攻,而且1939年苏日两国在中蒙边境诺门坎地区还打了一架,苏联赢了。但二战早期,苏联其实一直都没有正式向日本宣战。1941年4月,苏联甚至跟日本还签过一个《苏日中立条约》。

 

苏联与日本这种“暧昧”关系,保证了苏联不会陷入东西两线作战的境地,而且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向苏联提供的物资,大多也是从太平洋口岸入境的,如果苏联当时跟日本明着翻脸,这些物资很难进入苏联境内——这两点是苏联扛住德国入侵的关键。

 

斯大林格勒战役(1943年2月)胜利后,日本大吃一惊,不顾德意日同盟关系,一度想跟苏联更进一步凑一凑,不过老谋深算的斯大林委婉地拒绝了,坚持两国还是继续“中立”好。差不多与此同时,美国人也在苏联取得抗德战争的几场胜利后,迅速(1943年10月)找到了斯大林,要求他尽快投入太平洋战争。

 

打了胜仗,苏联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

 

相对日本,斯大林面对美国就“热情”多了,他跟罗斯福说,要苏联对日宣战可以,但必须保证苏联西线对德战争处于绝对优势才行,而且将来战胜日本后,还要从东亚拿一些好处,其中包括把当时在日本手里的库页岛南部和千岛群岛转给苏联,还要西方承认苏联对中国大连、旅顺港和东北铁路的权利,以及让苏联托管朝鲜40年。

 

显然,苏联在西线的抗德战争取得初步胜利后,就开始关注远东了,且明显是要报1905年日俄战争的失败之仇。那时候,俄国在美国老罗斯福的斡旋下被迫签下《朴茨茅斯条约》,将远东的一系列权益被迫转给了日本,包括从中国东北撤军、交出了一部中东铁路的控制权,以及在大连、旅顺港、朝鲜的权利。

 

斯大林狮子大开口,其他条件都好说,但涉及到中国的事,罗斯福还是有点犹豫,毕竟中国也算区域盟友。不过到了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罗斯福瘪犊子,过于迫切需要苏联对日宣战(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原子弹成不成),最终还是把中国给卖了,答应了斯大林的远东霸权要求。

 

老蒋全靠美帝救助物资活着,同时也希望苏联尽快出兵东北,所以1945年8月14日,中华民国政府与苏联签署了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丢了外蒙古,让出了长春铁路、大连和旅顺口等一系列权益。

 

国弱、内部不团结,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毛、周二人亲赴苏联,凭借高超的谈判技巧,同时利用苏联扶持意识形态同盟的需求,促成了双方签署《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1950年2月),废了1945年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这才将失去的部分权益再次收了回来,也让苏联在远东建立不冻港的美梦再次破灭了。

 

斯大林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他的心在滴血,其实当时双方的谈判相当激烈。

 

斯大林坚持延续1945年的条约,教员回应说,那是你跟国民党签订的,不算数,我们是新政府,必须签新条约。苏联元老米高扬跟周恩来说,中东铁路可以还给你们,但遇到战争,我们要用这条铁路运兵。周回答,可以啊,没问题,但我们也要利用你们的西伯利亚大铁路运兵。米高扬气得脸都绿了,问你们中国用得着西伯利亚大铁路吗?总理应付自如:这就是对等啊,没这个对等我回国怎么交代?

 

后来解密的资料显示,正是因为斯大林不甘心失去远东的利益,才促成了他同意金发动朝鲜战争(1950年6月25日)。斯大林的如意算盘打得很溜:战争胜利了,苏联可控制整个朝鲜半岛,南部仁川和釜山港,可以替代旅顺和大连港;战争失败了,北朝鲜政府跑来中国东北建流亡政府,战火延烧至中国东北,到时候中国不得不再次要求苏联军队留驻旅顺和大连,失去的又会回来。

 

战争最初几个月,工业基础更雄厚的北朝鲜打得虎虎生威,几乎快要把整个朝鲜半岛统一了(占领了90%),但1950年9月以美为首的联合国军仁川登陆后,战局就急转直下了,此前一直不愿意中国插手的北朝鲜,无奈向中国求援。

 

到了这一步,其实所有压力全落在了中国这边。面对美国这样的强敌和苏联的如意算盘,中国要不要出兵?

 

其实斯大林当时也不敢与美国正面对抗,即使美军两架飞机试探性地袭击了苏联境内的空军基地(1950年10月8日),他也没啥反应。

 

教员一直主张出兵,但当时我们内部也有顾虑,毕竟彼时中美实力差距摆在那。10月8日,周总理前往黑海跟斯大林会谈,双方曾一度谈好了,说中国出陆军,苏联出空军,一块出兵朝鲜。但到了10月10日,斯大林变卦了,说你们先去,我们两个半月后再派空军去。到了10月11日,苏联再次变卦,说实在没准备好,要不我们都别出兵了,让金撤至沈阳建个流亡政府吧。

 

到了10月13日,我国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经过反复讨论,中国高层最后决定:出兵,即使苏联不出空军支援,也要出兵。

 

这是一个非常艰难且影响深远的历史性决定。但为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全国大后方的安全,为了新中国的政权稳定,为了在大国博弈的夹缝中求生存求尊严,这一战必须打,而且一定要打赢。

 

如此,也就有了我们说的抗美援朝。

 

 

 


冰与血之歌

 

了解完抗美援朝是怎么回事,接下来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长津湖战役。

 

中国志愿军是1950年10月19日正式出兵的。而就在当天,朝鲜人民军在美军的强大攻势下,被迫放弃了平壤。

 

6天后,也就是10月25日,在温井地区,中国人民志愿军跟南朝鲜军打了抗美援朝第一场遭遇战。此后,志愿军陆续歼灭了几个南朝鲜军队。接着是11月1日-3日(有说是5日结束的),在云山地区,志愿军39军击败了美军“王牌之师”、“开国元勋之师”第8集团军美骑1师,顺利完成了入朝以来的第一次战役。


云山战役中被俘的美骑1师

 

第一次战役,志愿军打得气势如虹,歼灭敌军1.5万余人,把已经抵达鸭绿江、叫嚣回去过感恩节的南朝鲜军和联合国军赶回了清川江以南地区。具体我们不说了,因为这不是我们今天要说的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苏联此前说2个半月后再派飞机的,但其实自志愿军打第一战并取得初步胜利后,苏联就出动了空军掩护志愿军过鸭绿江大桥了,此后苏联空军往南推进,一直到清川江上空,都在掩护志愿军。

 

吃了社会主义铁拳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即使美军骑兵一师遭遇重大打击,却还跟过去一样臭屁,坚持认为中国不敢大规模出兵、参战的中国军队不过是象征性的,最多5-6万人,仅仅是为了保护中国东北地区的水电设施。因此,他重新制定了作战计划,准备发动新一轮占领朝鲜全境的计划。


战争失利、外加忤逆总统意志,麦克阿瑟后来被撤,顶替他的李奇微说他有极强的表演欲。

 

麦克阿瑟的这个新计划,分东西两线推进,中间横亘着狼林山脉。按计划,两线的部队,将对志愿军和北朝鲜部队形成合围之势,最终东线这边的部队需要翻越狼林山脉,与西线部队会师鸭绿江,拿下北朝鲜的临时首都江界,就像一把要合上的老虎钳。

 

其中西线“联合国军”,从新安州出发,并分三路分别向新义州、楚山和江界推进。东线的部队,是11月初就从兴南、元山两个港口登陆的联合国军第10军,包括陆战一师和步兵七师。按原计划,东线部队要途径长津湖地区,在长津湖南部的下碣隅里这个地方兵分两路,一路向西翻越狼林山脉抵达西川,与负责掩护第8集团军的右翼南朝鲜部队会师并向江界推进,另一路则“陪合英军部队向西北进攻,切断满铺镇、江界、熙川三个地方的公路补给线。”


网上没找到”圣诞节攻势“的清晰地图,自己随手画了一个,可能有偏差,但几个主要地点我标注出来了,大家凑合看下


面对这样一场攻势和局势,那中国志愿军到底要怎么接招?

 

麦克阿瑟做出这个新计划的时间,是我们的第一次战役打完两三天后的11月7日,显得非常急迫和傲娇。他们前期打了一些试探性的进攻。当时毛主席和彭德怀商议后,决定充分利用敌人的傲慢,采用“示弱诱敌”的战术,让志愿军且战且退,甚至丢下一些简陋的武器装备,一步步将联合国军引入朝鲜纵深。其中西线的联合国军要引诱至清川江一带,东线则引诱到长津湖地区,为将来正式打第二次战役做好充分准备。

 

麦克阿瑟显然完全相信了志愿军“怯战败走”,11月24日正式启动了两线合围作战的“圣诞节攻势”。

 

所以严格来说,长津湖战役,其实打了两次。“第一次长津湖战役”又叫“黄草岭战役”,算是诱敌战。这场战役,是志愿军42军完成的,对手是美军陆战一师以及南朝鲜首都师、三师等。

 

志愿军42军严格按战术要求,给予敌人一定的打击后,就主动撤退了。而“联合国军”显然中计了,一头扎进了冰雪皑皑的长津湖。而为了迎击这股深入长津湖的敌军,我们已经将志愿军9兵团(辖20军、26军和27军)秘密调入长津湖,早早做好了埋伏。

 

长津湖,是朝鲜北部最大的人工湖,这个湖往东30公里,还有一个赴战湖,两大湖泊及其附近的地区就叫长津湖地区。这地平均海拔1300多米,周围崇山峻岭,人烟稀少,冬季平均气温零下30度左右。从这个地方翻越平均海拔2000米的狼林山脉,只有两条能容纳一辆车辆单向前进的简易公路。

 

在这样一个地方,在武器装备不如敌手的情况下,是非常适合打埋伏战的。因为狭长的公路,不利于联合国军机械化部队发挥,而公路两侧的险要关隘和高地,则是天然的埋伏场所。另外这儿崇山峻岭,植被茂密外加白雪茫茫,也有利于志愿军隐蔽,躲过美军空中侦察,适合突然袭击。事实上,志愿军9兵团第20军、27军各部在11月26日抵达伏击阵地时,美军没有丝毫察觉。

 

再有,这地方被湖泊和山岭隔成了一块一块,所以联合国军深入之后,完全分散了。外加当时美军第10军(辖陆战一师、步兵七师)军长阿尔蒙德这人也“喜欢把大部队切割成小股部队去分头作战”,因此也特别适合志愿军去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总之,这是千载难逢的埋伏战机会,不可错过,当时我们的雄心就是要全歼美军。相反,如果我们放弃东线作战,后果会怎样呢?

 

放弃的结果,其实刚也说了,“联合国军”会按照原计划“扎根”朝鲜东北部,修筑大量军用工事,而且可随时翻越狼林山脉,与西线汇合,变成真正的“老虎钳”,从侧后方威胁西线志愿军。

 

冒进至长津湖地区的东线“联合国军”的主力是美军第10军,包括陆战一师和步兵七师,这是美军的两支王牌军,还有一支是美军步兵三师,没有进长津湖地区,留在了兴南港口一代负责后方警戒。

 

这个陆战一师组建于1941年,是一支两栖作战部队,二战时参与过硫磺岛、瓜岛、冲绳岛战役,在太平洋战争中表现出众,战功卓著、装备精良,算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支师级作战单位。

 

而美军步兵七师,历史悠久,最早成立于1917年,参加过一战二战,其所辖的第31团,因为在一战时曾攻入沙皇俄国境内,表现抢眼,被美国第26任总统威尔逊亲授“北极熊”称号。


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样两支美军王牌军,如果能重创甚至歼灭之,对于整个联合国军,乃至整个战局,都会产生极其深远的震慑性影响,势必重挫其士气。相反,如果放任不管,留着过年,那威胁可就难以估量了。

 

在打诱敌战那会,其中美军这个步兵七师的先头部队一度冲到鸭绿江边的惠山镇(11月20日)。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特意赶到惠山镇,嘉奖师长戴尔·巴尔少将,还恬不知耻合了个影,麦克阿瑟发来贺电:致以最衷心的祝贺,第七师中了头彩!


阿尔蒙德

 

尤其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该先头部队的几个士兵,模仿二战中联军在莱茵河边的举动,解开裤腰带向鸭绿江撒尿。当时好多美国媒体将此作为新闻头条,几近嘲讽之能事,嚣张跋扈的丑态令人作呕。

 

所以说,长津湖战役必须打,而且一定要赢。

 

 



苦战


那接下来一个问题是,这场战争具体是怎么打的,结果如何?

 

我们先说结果,我们打赢了,而且毫无疑义。这点有必要重复三次。因为,现在好多人不仅怀疑这场战争的必要性,还对我们是否赢了心存疑虑。

 

“我们赢了”的理由很简单,我们实现了最初制定的战略目标:

 

成功地瓦解了麦克阿瑟的“圣诞节攻势”,阻止了东西两线敌军会师,将“老虎钳”硬生生掰折了,从而保证了西线战役的胜利,并且彻底击退了东线敌军,逼着他们自兴南港败退到了釜山,此后“联合国军”未能再踏入朝鲜东北地区半步,彻底解除了他们对朝鲜临时首都江界的威胁,为整个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很多人怀疑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因为我军伤亡比较惨重。

 

我军具体死伤数,其实也有不同的说法。但目前比较公认的数据是这样的:志愿军9军团,在30日的长津湖战役中,战伤 14062 人,冻伤 30732 人,阵亡 7304 人,减员总数为 52098人,占志愿军9军团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而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总共伤亡为13000余人,其中英军第41特遣队全军覆没,美步兵七师31团(北极熊团)战斗群遭全歼,团长麦克莱恩被击毙、团旗被缴获(现保存于抗美援朝纪念馆)。另外,作为战场主力的美军陆战一师,虽然躲过了被全歼的命运,但遭遇了成军以来最大的伤亡,战斗伤亡 4000 多人,非战斗减员 7300 多人,减员总数达全师总人数的近二分之一。

 

确实应该承认,这场战争虽然赢了,但赢得非常艰难,伤亡较多,尤其因为恶劣的低温天气造成的非战斗减员比较严重,另外,没能全歼美国陆战一师,也是一大遗憾。不过世界上并不存在“完胜”的战争,战争的胜负也不是以伤亡多少来定的,如果据此否定这场战争的胜利,实在有失公允。

 

总之,在长津湖战役在“我军赢了”这样一个基本认知上,只要愿意客观地正视这段历史,就不应该再有疑问。至于漂亮国那些专家和失败的将军怎么说(许多人就是受美国视角影响),其实真没那么重要,跟着他们的说法阴阳怪气,不说坏,至少有点脑子咣当响。

 

接下来,我们聊聊具体的作战过程。

 

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投入长津湖战役的“联合国军”,这儿就不重述了,接下来详细介绍下投入这次战斗的中国志愿军9军团(辖20、26、27三个军,编制均为“四四制”——即 1 个军配备 4个师、1个师配备4个团、1个团配备 4 个营、1个营配备4个连、个连配备 4 个排、1个排配备4个班)。

 

许多读者可能已经从其他文章里也了解过了,这支部队,原来驻扎在福建沿海一带,是解放台湾的主力部队,军中指战员大多来自华东和华南地区。从部队指战员的出生地来看,他们似乎更适合在温热带作战,而不适宜调往寒冷地区作战,更别说像长津湖这种冬季平均气温零下30度的高寒地区了。

 

不必讳言,从实际结果来看,由于缺乏高寒地区作战的基本物资保障和准备,因此冻死冻伤了大量战士,造成了严重的非战斗减员,部分连队甚至整建制冻死在战场上,似乎确实犯了“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兵家大忌。

 

所以对于这场战役,一直就有个疑问,为什么我们要派遣9兵团去长津湖作战呢?

 

其实志愿军9兵团,隶属华东野战军,其下辖的三个军都是大有来头的精锐部队,装备是相对较好的(许多装备收缴自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当然跟美军是没法比了),20军前身为闽东红军游击队,资格最老,后改编为华野一纵,擅长纵深穿插;26军前身为抗战时期鲁中军区部队整编而成的,后在解放战争时改编为华野八纵,以防守见长;27军前身为抗战时胶东军区部队编成,后改编为华野九纵,擅长攻坚战。

 

这三支军队,都参加过孟良崮战役,依靠山地运动战、围点打援战术,对付全副美式机械装备的国民党军,并取得了胜利。另外他们还参与过淮海战役,围住堵截,让杜聿明集团成了瓮中之鳖。


而领导志愿军9兵团,是参加过长征,且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屡立战功的宋时轮(任司令员兼政委),人称“儒将”。而9兵团副司令员陶勇,同样大有来头,被人称为“拼命三郎”,与叶飞、粟裕和王必成并称三野“虎将”,他有意思的经历是1949年4月曾在“紫石英”事件中,指挥炮击过英国军舰。


总之从士兵到将军,9兵团都是我军的精锐。而用精锐对战精锐,用熟悉的战术打相似的战役,理论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如此,其实当时紧急召用9兵团进入长津湖,确实也有无奈的客观原因在。这个原因说起来挺残酷的,即当时除了9兵团外,我军已没有更适合的部队去打这样一场仗了。

 

抗美援朝那会儿,我军正处在从大兵团向分区警备的转型期,过去许多兵团的番号都已撤销,没有撤销的,要么在筹备攻台,要么转为了地方警戒部队,放眼全国,还就只有9兵团合适。

 

另外,时间上确实也比较急。我们前面说过,第一次战役结束没几天,麦克阿瑟就制定了新的作战计划,从兴南和元山登陆,形成了东西两线作战的态势。

 

9兵团原本是作为先期入朝参战的六个军团的预备部队使用的,10月中旬已经在山东地区初步集结完成了,11月上旬分批入朝。可麦克阿瑟11月7日就制定了新一轮的东西两线作战计划,他们的东线部队要经过长津湖,我们如果要打埋伏战,那就必须必他们先一步抵达战场。

 

志愿军9兵团,是11月25日全部抵达长津湖预伏阵地的。此时,西线早就已经开战了,其他六个志愿军兵团已经全部投入到了西线战斗。东线这边,麦克阿瑟计划是11月27日由进入长津湖地区的美军第10军向西发动攻势,策应西线联合国军。

 

换句话说,我们的9兵团提前埋伏好的时间,也就比东线美军发动攻势的时间早了两天。原本我军是要在26日正式发动攻击的,但由于天气原因,推迟到了27日,与美军计划向西发动攻势的日子几乎“撞日”了。

 

这就叫兵贵神速,晚一天两天,这伏击战就打不起来了,也极有可能错失先机。不过也因为时间过于仓促,造成了9兵团没能及时更换冬装、低估了严寒的残酷性,为后面巨大的非战斗性伤亡埋下了伏笔。甚至,当时连基本的伙食都保证不了,以至出现两个冻土豆应付一天、用毛毯、衣物等向当地朝鲜居民换取食物的境况。

 

长津湖战役,自11月27日黄昏时分开打,到12月24日东线所有“联合国军”全部自兴南港撤离结束。具体的战役,大致可简单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前三天双方打的对抗战,第二阶段,是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在空军的掩护下被迫撤退,我们打的追击战。


长津湖战争示意图,大家读文时,稍微配合看下地图


前三天,也就是11月27日-29日,9兵团投入战斗的20、27军(26军作为战略预备队留在了厚昌一带警戒),按照原计划,打伏击、切割包围,将排成一字长蛇阵的美陆战一师和配属的步兵七师31团大部、32团切割成了四段,分别包围在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以及古土里四个区域。

 

期间,双方各有输赢和失误,但美军凭借强大的空中支援、坦克、装甲车和汽车拼死抵抗,并很快形成了环形防御阵地。这使得双方战斗一度陷入惨烈的胶着状态,白天,志愿军为了躲避美空军袭击,不得不把已经夺取的阵地让出来,但到了夜间,志愿军又以猛烈近身攻击,重新夺回阵地。在这个过程中,双方伤亡都很惨重。

 

到了11月29日,战斗进入第二阶段,麦克阿瑟预感所谓的“圣诞节攻势”已经取胜无望了,因此下令东西两线“联合国军”全面南撤。急于南撤的东线联合国军,重点已经不是想着跟志愿军抢夺阵地了,而是想尽一切办法突围,将被切割的部队串联起来,尽量以最少的伤亡代价退出长津湖地区。

 

对“联合国军”而言,这是一段漫长而痛苦的撤退之旅。期间,预打通古土里与下碣隅里联系的英军第41特遣队、新兴里被围困的美步兵七师31团,均被我军全歼。另外,柳潭里的美陆战一师,也被志愿军20军层层包围阻截,伤亡惨重。

 

但跟前一阶段的战斗一样,我军火力不济、物资匮乏的缺点,在历经第一阶段的战斗后,更加凸显了出来,说实话部队也是越打越疲惫,所谓“刚少气多”,最后是真的拿血肉之躯抵钢甲,出现了像杨根思那样无惧牺牲的战斗英雄,为了守住阵地,扛着5公斤炸药包纵身跳向敌群。无法有效阻止美军南撤,而且因为严寒、预判失误,自身伤亡非常大,部分连队整个冻死在阵地上,也是在这个阶段。



而美军在极其困难的下,充分展现了一个工业强国的实力,其中最能体现这点的,一是12月5日,美军陆战一师以及步兵七师,在抵达下碣隅里防御圈时,竟然利用简易机场和直升机,将大部分伤员运送了出去,二是12月1日-6日的水门桥战役,志愿军不惜代价三炸水门桥,但美军次次都能迅速修复,最后一次甚至采用直升机,空投重达一吨多重的钢制标准桥梁(日本三菱公司制造),硬是在短时间内自废墟上凭空造出了一座桥,帮助陆战一师顺利逃亡。


水门桥

 

而就在这时,原本作为战略预备队的9兵团26军,出现了重大失误,部队离作战现场太远,行动过于迟缓,未能在美军撤离长津湖之前赶到现场作战。

 

12月13日,美陆战一师顺利撤至兴南、咸兴地区,并依托海陆空强大火力,阻止志愿军进一步推进。12月14日,联合国军开始自兴南港乘船离去,截止12月24日,美军带着9万多难民,全部撤离完毕,并利用400吨烈性炸药,毁掉了堆成山、带不走的各类罐头、巧克力、饼干和数不清的装备物资,并顺带摧毁了整个兴南港。

 

第二天,志愿军进驻兴南,长津湖战役正式结束。

 

 


尾声

 

以上就是我所了解到的长津湖战役的全部了,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全面了解这段历史。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长津湖战役过去并没有那么热,相关的文献资料一直就比较少,直到近几年,网络上的讨论才多起来。而且,相对抗美援朝中的其他战役,它似乎也是最容易受历史虚无主义攻击的一场战役,其中不少人可能受美国对这场战役的评价的影响,鹦鹉学舌地认为,这是一场没有必要的战争,而且坚持认为我们战败了。



其实写这个稿子,我的主要动机也就是想澄清一些误解。这些误解让某些人口不择言,甚至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实在有点受不了这种态度,因此决定一吐为快。

 

抗美援朝作为“立国之战”的地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长津湖战役作为其中最重要的战役之一,当然值得我们一再书写和讴歌。先辈们在这穷山恶水之地吃过的冻土豆、被冰冻坏死的双腿双脚、流过的鲜血、付出的生命,如今都化作了我们和平年代里的霓虹、高楼和琴声飞扬的安详夜晚。他们不该被遗忘,更不能被抹杀和嘲弄,否则,我们凭什么称作为人?

 

小时候我们村里有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人。正是通过这位老人,我第一次知道了抗美援朝四个字。当时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记得这位老人满脸又深又黑的皱纹、短粗的白发,外表跟村里任何一个老农没有任何分别,一样下地干活,一样赶牛犁田。


唯一的区别,是七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这位老人曾经是一名战士、一名曾远赴异国他乡与美帝交过手的战士。如今他解甲归田、垂垂老矣,可没有一个人会忘记,今天的和平和安宁,有他的一份功劳和奉献。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

作者:血钻故事编辑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