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之耻:弃养、虐待,65万孩子沦为孤儿

2021-10-11 11:12

   

儿童的尊严是人类心灵中最敏感的角落。

繁衍生息,抚养孩子是人类的本能。任何一个文明国度,都应当尊重儿童的权益。

毕竟,未来终将由他们创造。

苏联教育学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儿童的尊严是人类心灵中最敏感的角落,保护儿童的尊严就是保护儿童的成长力量”。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俄罗斯的儿童并没有像这位教育学家所期待的那样全部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它成为了欧洲孤儿数量最多的国家,每年有数十万孤儿游离于社会边缘。

命运的无情让他们不得不生长在物质匮乏的孤儿院,又或者背井离乡,去接受陌生的环境。

● 罗斯托夫一家孤儿院,被绳子栓住的精神病儿童

异乡之子

让我们先来看一个发生在美国的案件。

2016年,时年23岁的孤儿丹尼斯向法庭控告了他的美国养父母,指控他们对之屡次殴打和性侵。

丹尼斯是一位俄罗斯孤儿,他在9岁那年被来自美国的一对夫妇收养。

起初,他享受到了美国舒适的生活,可以过着看电影,住大房子,吃披萨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他的养父便对他实施了性侵,而他的养母也加入了虐待的行列,这样的日子持续了10年。

丹尼斯成年后选择将养父母告上法庭,不仅让他的养父母坐了牢,也在俄罗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 美国媒体对丹尼斯一案的报道

因为,像丹尼斯这样被外国人收养的俄罗斯孤儿实在是太多了。

从1999年到2019年,俄罗斯有近20万孤儿被外国人收养,而这其中,美国是最大的收养来源,其次是意大利、英国等欧洲国家。

这些收养俄罗斯儿童的西方国家,和俄罗斯一样生育低迷。很多收养者虽希望拥有孩子,但却因为各种原因难以实现。

所以,他们热衷于收养第三世界的儿童,尤其是那些来自非洲,俄罗斯和中国的孩子。

● 仅1995—2013年,就有5.8万俄罗斯孤儿被美国收养

对于那些被收养的孩子来说,能够在养父母的支持下,享受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条件,得到良好的教育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总有一些孩子会遇到居心不良的收养者,从而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2005年7月,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一名女子就曾打死她年仅2岁的俄罗斯养女,但她事后却因为“精神问题”并未入狱。

2010年5月,又有一对宾夕法尼亚州的夫妇将其俄罗斯养子殴打致死,死者年龄不过7岁,头部却有20多处伤口,可见这对夫妇手段非常毒辣。

● 被弃养的萨维列夫飞抵莫斯科

同一年,一名美国女子弃养了7岁的俄罗斯养子萨维列夫,让他独自乘坐飞机回到俄国,引起了俄罗斯国内舆论的愤怒。

类似的事件不胜枚举,在终止《美俄儿童收养协议》之前,有20多名俄罗斯孤儿在美国被虐待致死,3.8万多俄罗斯孩子被美国家庭弃养,重新遣送回俄。

孩子们面临的威胁不仅仅是虐待,他们还要面对儿童色情,贩卖人口的威胁。

事实上,许多国际收养确实被不法分子利用,成为了人贩子拐卖儿童的工具。

俄罗斯孤儿在海外的不公正遭遇刺激了俄国人的自尊心,他们在萨维列夫事件后要求禁止外国人收养俄罗斯孤儿。

许多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完全可以自己养活他们的孩子。

最终,俄罗斯政府在2013年推出了《雅可夫列夫法》,禁止美国人收养俄罗斯孤儿。

● 普京在儿童节上

《雅可夫列夫法》出台后,一些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断了孤儿们的收养途径,侵害了儿童权益。

但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他们更看重的是自尊心,毕竟,谁也不会认为本国的孩子被外国人大量收养是件光荣事儿。

更何况是在民族主义盛行,与西方关系并不友好的俄罗斯。

但谁都清楚,失去了美国的大量收养者,意味着俄罗斯必须靠自己承担孤儿问题的责任。

那么,俄罗斯本土是否有能力给这些孩子一片成长的净土呢?

● 孤儿院

儿童之家

1991年苏联解体时,独联体国家的孤儿数量超过了100万人,而在2013年,这个数字是65万人。

俄罗斯尽管在21世纪头十年靠着石油和天然气大赚一笔,在国际上保持着强势姿态,却无力阻止大量的儿童成为孤儿。

因为在俄罗斯,一个孩子成为孤儿的原因并不只是失去亲人。

按照俄罗斯法律,如果产生家暴,酗酒等因素,父母可能会丧失抚养孩子的资格。

不仅如此,无力抚养孩子的父母也可以将孩子送往孤儿院抚养6个月,当然,这个时间可以按家长的意愿延长。

而这正是导致俄罗斯孤儿数量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

● 俄联邦法律对孤儿的判定范畴

俄罗斯继承了苏联时代的社会抚养制度,大多数孤儿会被安置在“儿童之家”进行抚养。

这些孩子有权在儿童之家得到食品,衣服,基本的教育和医疗保障。产生的费用由俄联邦财政支出买单。

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这些大城市的儿童之家,孩子们可以受到良好教育,还时常能得到外界的关注,享受愉快的童年。

在俄罗斯社会上,也不乏有从孤儿院走出的名人。

他们包括足球土豪,首富阿布拉莫维奇,包括勇夺14枚残奥会金牌的游泳运动员杰西卡·朗……

● 杰西卡·朗,她幼年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美国人收养

但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有如此辉煌的成绩,也不是每个孤儿院都能呵护孩子们的健康成长。

俄罗斯并不是一个财政富盈的国度,联邦和地方的财政很难满足每个孤儿院的需求。

根据俄统计局的数据,孤儿院教师的平均月薪是2.34万卢布(约2071元),护理人员的月收入普遍在2万卢布左右。

而今年上半年,俄罗斯的平均工资是5.12万卢布。

可见,孤儿院的工作人员确实是收入微薄。一些偏远地区的孤儿院工作人员收入会更低,孩子们的生活条件也会更加糟糕。

● 2021年俄孤儿院各类教职工薪资,单位:一千卢布

贫穷是诸多恶行的根源,正是因为贫困,孤儿院的孩子们往往会成为违法犯罪的牺牲品。

一些不法分子打着收养孩子的旗号,绕过正常途径,花钱从孤儿院和医院收买儿童。将儿童按照出生的地区,种族和性别被暗中出售。

在俄南部高加索地区,一个健康男童能卖出50万卢布(约4.5万人民币)的价格,而一个女孩能卖到40万卢布(约3.6万人民币)。

这些消失的孤儿中,有不少成为器官贩子,儿童色情爱好者的工具人,让“收养”成为了变相的“贩卖人口”。

● 一名俄罗斯母亲为买一双靴子,卖掉她的孩子

而对于那些没有被领养,一直生长在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童年时代缺失的关爱会严重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

即便他们在成年之后走出孤儿院,也会有30%的概率失业,20%的概率罪犯。

孤儿问题已经成为了俄罗斯不得不解决,不得不重视的顽疾。

路在何方?

俄罗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在2019年的新生人口也不过150万,这其中,每年会有近10万人沦为孤儿。

谁都知道,如果不能给儿童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俄罗斯的复兴之路根本无从谈起。

毕竟,儿童是俄罗斯最宝贵的资源,尤其是在人口屡次负增长的压力下,俄罗斯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而数十万儿童沦为孤儿,无疑是对国家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是社会道德缺失的体现。

● 儿童之家就餐的孤儿

普京曾在今年的儿童节上说:“以父母的身份养育子女是保护俄罗斯传统文化的基石,关乎俄罗斯最崇高,最纯粹的道德原则”。

显然,普京知道保护儿童成长的重要性,也知道家庭对于儿童成长的重要作用。

但要想彻底解决俄罗斯的孤儿问题,他还做得不够。

愿孩子们都能得到亲人的呵护,愿他们度过美好的童年,不在最幼小的年华留下太多遗憾。

文章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作者:朱染子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