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是如何登上女人喜欢的政客排行榜榜首的?

2021-09-26 07:57

近日,韩国保守党派国民力量党总统候选人尹锡悦访问庆尚南道龟尾市。龟尾这个地方可不一般,正是韩国前总统朴正熙的故乡。朴正熙那是保守派的神主牌,作为保守派候选人,尹锡悦此行目的,自然是为了吸引保守派选民的支持。


可谁成想,在这韩国保守派的大本营,保守派候选人迎来的,却是朴大统领家乡父老的强烈抗议,示威者还打出“拘留爱国者的尹锡悦”“还朴槿惠大统领自由”等标语牌。



道理其实很简单,这位尹锡悦前几年可是文在寅越级提拔的检察总长,当时新官上任的尹前检察长,直接就把两位保守派前总统朴槿惠(朴正熙之女)和李明博给抓进了监狱。


好家伙你还敢跑人家老家来拉票?老乡们光骂两句还不过瘾,甚至有朴氏父女的支持者冲破安保阵线,揪住尹锡悦的脖领子,对他施以老拳,场面混乱不堪。尹前总长慌乱之下只得草草结束行程,坐上车逃回了首尔。



要说尹锡悦被别家支持者穷追猛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前段时间他刚加入保守党时,入党申请书上的个人手机号和家庭住址被电视台不慎曝光,一众对立阵营的支持者疯狂打来骚扰电话。尹锡悦不堪其扰,被逼换号。


另外,尹锡悦的妻子被曝光曾以“朱莉”为花名,在风月场所担当头牌,他的反对者就在大街上画了壁画,对尹夫人的这段过去大加嘲讽,国内外舆论纷纷侧目……


朱莉的梦,第一夫人之梦,朱莉的男人们”等标语


这场面是不是像极了饭圈撕逼,其实尹锡悦此番际遇,乃是韩国政坛的缩影。


无脑应援


饭圈一大乱象,那就是过度应援。


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粉丝团体被称为“头碎文”,当年文在寅的好友兼老领导卢武铉下台后被李明博整肃,卢武铉不堪其辱,纵身一跃,跳下悬崖,一了百了。



毕竟是饭圈,对家粉丝——韩国右派网民管你死不死,无下限地嘲讽:你们左派支持卢武铉,卢武铉头都摔碎了哈哈哈。卢武铉的支持者愤然反击称,就是我的头也摔碎了,我还是要支持卢武铉!


于是卢武铉的铁粉有了“头碎卢”这个外号。而文在寅与卢武铉关系匪浅,所以这些卢粉自然成了文在寅的支持者,“头碎卢”变成了“头碎文”。


有这种脑袋摔碎了都要支持欧巴的觉悟,可以想见他们为文在寅能做到怎样的应援了。



2018年初,适逢文大统领生日,上千名“头碎文”齐聚青瓦台,在外面给他开起了生日聚会。文在寅听见生日歌之后,走出青瓦台向支持者致意,一众女粉看到自家爱豆如此宠粉,竟然降阶相迎,激动不已。现场的尖叫声和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粉丝制作的海报与生日蛋糕


而且,文在寅总统的面相,确实堪称韩国第六共和国时期总统里的第一名,年轻时候就是小帅哥一枚。如今当了总统也是个帅大叔。


曾当过特种兵的文在寅


无怪乎在大部分调查中,他都荣登韩国20-30岁的年轻女生喜欢的政客排行榜第一名。


文在寅戎装


当然,这一幕可把保守派吓了个够呛,眼见文在寅支持率如此之高,保守派选择性遗忘他们给朴正熙父女搞个人崇拜更加狂热的历史,开始大张旗鼓警告文在寅,你可不要搞个人崇拜啊!


当然,“头碎文”宠自家爱豆也着实有些过分。在他们口中,文在寅可是檀君以来韩国最伟大的人物,全韩国所有的坏事儿,都是李明博-朴槿惠干的,全韩国所有的好事儿,都是我们文大总统的功劳。而且称呼文在寅,决不能直接叫他总统,要叫总统大人,或者月亮大人(韩语“文”字的罗马音为moon),违反这一条小心“头碎文”来干你。



文在寅任上没有做好的地方,比如房价暴涨,那就是李明博、朴槿惠的锅!韩国出生率一年比一年低?李明博、朴槿惠的锅!韩国青年失业率为什么高?为什么这么内卷?还是李明博、朴槿惠的锅!



李明博朴槿惠固然不咋样,但这我家哥哥全对,错的都是别人的劲头,xz的粉丝也不过如此了吧?


然而你以为只有文在寅的有脑残粉?其他韩国政客的粉丝也差不多。文章开头怒打尹锡悦的朴槿惠粉丝团体被叫做“朴思慕”,这个粉丝团体也有继承关系。不少人当年都粉过朴槿惠的爸爸朴正熙,朴槿惠出道之后,这些粉丝也就“父死女继”了。



“朴思慕”的粉丝忠诚度比“头碎文”还要强,毕竟“头碎文”虽然疯狂,但他们粉的是在任大总统,当红炸子鸡,而“朴思慕”的偶像已经糊掉了,房子已经塌得不能再塌了,依旧还有不少人追随着朴槿惠。就像如今某签儿残余的粉丝一样……


朴槿惠粉丝:大总统,请不要哭!(有点儿内味儿了)


当年朴槿惠“闺蜜干政门”爆发,在全韩国范围内完全臭了大街,支持率在3%上下徘徊,亲妹夫都要她下台,堂姐夫韩国政坛大佬金钟泌则和野党人士吐槽她刚愎自用。


就是这样众叛亲离的朴槿惠,被弹劾下台退回私邸当日,依旧有数百名朴思慕成员挥舞着韩国国旗和美国国旗,高举着“谢谢您,总统大人”的标语,在私邸门前为她应援。被全国骂了好几个月的朴槿惠终于在自己的粉丝团面前露出了一点笑模样。



甚至就在朴槿惠入狱后,“朴思慕”们还做了许多神奇的事情。如同某签儿的粉丝在看守所门口去给他们的偶像打气,“朴思慕”们每年朴槿惠生日都会堵在朴槿惠所在的监狱门口,放生日歌为偶像庆生。赶上朴槿惠入狱纪念日之类的特殊日子,“朴思慕”还会在首尔光化门集会。


去年,新冠疫情在韩国爆发,但“朴思慕”可不管这一套,他们依旧在光化门集会,为朴槿惠呐喊的同时,高强度辱骂文在寅。也许在“朴思慕”看来,没有朴槿惠的日子,比新冠病毒还要可怕……


“总统大人,我爱你”


养号控评


在饭圈行为中,最让人反感的莫过于号召粉丝、雇佣水军、“养号”刷评控评了。因为这样的手段极大破坏了网络公共空间,如同现实世界里的随地大小便。


但在韩国政治圈,这种事情这几年居然越来越多了……


自2016年12月至2018年4月,从共同民主党候选人初选到韩国地方长官选举,在文在寅派“太子”金庆洙的领导下,“头碎文”们一有新闻就倾巢而出,在NAVER和DAUM等门户网站的新闻中将对文在寅和民主党有利的118.8万条评论顶上热评。



在民主党初选中,“头碎文”更是发挥了不眠不休的控评精神,在韩国所有主流论坛不断推出有关文在寅的帖子,并将好评顶上头部。


个别“头碎文”更是十分搞笑地使用中立者的语气进行评论,例如:我虽然不是文在寅的支持者,但是文在寅要和金正恩和谈,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众所周知,“不吹不黑”开头的基本都是来带节奏的。你在这儿演谁呢?



2018年的地方选举中,金庆洙带领“头碎文”大军一面在网络上狂吹自己,一面贬低对手,最后成功在庆尚南道这一保守派的后花园当选道知事。


但这是违法行为,由于妨碍公务和违反选举法,金庆洙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道知事职位也丢了……



由于“头碎文”主要由40岁的中年人和20岁30岁的年轻女性为主,这些人对于互联网的使用比较熟练,所以对网络宣传阵地的利用要更为精细。相比之下,“朴思慕”的岁数普遍比较大,虽然线下应援的热度很高,但在网络上的声势就比较差了。


可要是比起在网络上应援的劲头,“头碎文”在韩国还真算不上第一名,毕竟,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两三年,日升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



如今在韩国网络上,声势最浩大的政客粉丝团,要数民主党大选热门候选人、京畿道知事李在明了。这位左倾立场明显的政坛明星经常语出惊人,而他的粉丝也不遑多让,由于经常在网络上发声“革命”,所以李在明的粉丝被称为“手指革命军”



这群人刷评控评的热情自不必言,据传,曾有40多个“手指革命军”每个人切着5个小号,在一个热门新闻下面,把夸李在明的评论全部推高。尽管骂李在明的人更多,但架不住“手指革命军”的斗志高扬。


2018年年初,一个名叫“为了正义”的推特账号开始大曝民主党内部秘闻,并高强度发文辱骂卢武铉、文在寅等人,旗帜鲜明地支持李在明。


这个账号迅速得到“手指革命军”的追捧,俨然成了李在明粉丝团中第一大KOL。


不过由于此人曝光的秘闻太过机密,如果不是党内高层很难了解如此详细的事件背景。舆论开始怀疑这个账号是民主党高层的小号。



纸里包不住火,经过传媒和网友与民主党高层人士及家人言行的比对之后发现,这个“为了正义”账号的主人,竟然就是李在明的妻子金惠庆!



“头碎文”们由“太子”金庆洙领衔出战已经够惊人了,“手指革命军”则是由“皇后娘娘”亲征,韩国朝野一时震惊。


由候选人夫人亲自出马,在网上开小号,抹黑老公的党内对手,确实是古今韩外前所未有。各位能想象美国民主党内部桑德斯的夫人开个推特小号在网上辱骂拜登和奥巴马吗?



线上狂喷,线下动手


如果说饭圈还有什么恶习让人深恶痛绝,那就要算是互撕谩骂、拉踩引战了。这方面,韩国政坛饭圈怎么能落后呢?


2017年年初,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受到保守派瞩目,据传他有意代表保守派参选韩国总统,阻击文在寅。“头碎文”们立刻一拥而上,把这位前联合国秘书长骂了一溜够。



当时,潘基文欲购买高铁票,但他不知道怎么操作自动购票机,竟然把两张面值1万韩元的纸币重叠起来,塞入投币口内。这个瞬间被“头碎文”大加利用,他们说潘基文当大官时间太长,完全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气得潘基文回应称,你们到了巴黎一下子就学会了怎么买地铁票吗?结果又被嘲讽称:“这里是首尔,不是巴黎。”



潘基文前往京畿道一处残疾人社区访问,穿着围裙给一名老妇人喂粥,却不小心把粥洒在对方脸上。“头碎文”又抓住这一点指责潘基文作秀。



不止如此,潘基文的弟弟及侄子在美国因涉嫌行贿50万美元被检方提控,潘基文本人也卷入一起贿赂传闻,“头碎文”更是没有放过这一点。


就这样,潘基文的支持率一路下跌至16.5%,一个月前还对大选跃跃欲试的潘基文身心俱疲,在没有通知竞选团队的情况下就宣布退出了大选。


如果说修理潘基文还算是“头碎文”大军出征敌对阵营,算是有大义名分的话,对本方阵营政治人物他们同样重拳出击。


对待文在寅的党内反对派,“头碎文”大军动辄出动,直接给人家疯狂发送辱骂短信,或拨打骚扰电话,或两招同时进行,这一招被称为“信息炸弹”或“信息核武器”。被修理的人是有苦说不出,就算找文在寅本人,也只能得到这样的回复:“这是粉丝行为,请不要上升到偶像。”最后被整者除了换号,别无他法。



由于他们骂人骂得过于难听,整个民主党的风评被害,被韩国舆论界称为“没教养进步党”。


在这方面唯一能与“头碎文”抗衡的,只有李在明的“手指革命军”,两拨人相当于各自握有一颗核弹,对对方形成核威慑,勉强让目前党内最大的两名领袖及他们的粉丝之间保持着脆弱的和平……


而对于社会上的普通人,那脑残粉们就更不客气了。


2019年5月9日,韩国KBS派记者宋贤贞去青瓦台专访文在寅,直播时宋记者问“你怎么看反对党叫你独裁者?”结果节目一直播“头碎文”立刻暴跳如雷,密集发帖说“要是全斗焕时期这么问,这记者早被抓到南山(中央情报部)弄死了”云云。



“头碎文”还人肉宋记者全家,又到青瓦台网站请愿,要求宋记者为“对总统粗鲁无礼的提问道歉”,并要电视台对她进行处罚。甚至有两万多人又跑到青瓦台官方网站请愿要求“解散KBS电视台”。


试想文在寅当年作为民主斗士和人权律师对抗过军阀政权,如今他的脑残粉居然把他和全斗焕相提并论,也不知道文在寅是该哭还是该笑。民主党所谓的民主理念,到底去哪儿了?政客在台上经营良苦的政治理念,让粉丝们给揭了个精光。



粉丝们还不满足于线上PK,还要线下单杀。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在在任何公共场合,都不要轻易讲文在寅的坏话,不然很快就会有“头碎文”过来对你怒目而视,一顿饭都不让你吃踏实。


韩国政圈粉丝线下战斗力之强悍,几乎所有韩国政客都有所领教。朴槿惠当年在首尔助选,曾被对方支持者用刀片划破了脸皮;民主党大佬李洛渊去集市视察,被鸡蛋打了个满脸花;济州知事元喜龙竞选连任时,不止被扔鸡蛋,还被扇了耳光;前自由韩国党党鞭金胜泰在一次演讲时被一名男子袭击,该男子一拳打向金胜泰下巴,还把金胜泰撂倒在地……



这么一比,“头碎文”还算是比较讲礼貌……


当然,线下的事情“朴思慕”战力更盛,。2020年7月,韩军大将白善烨去世。这位白大将年轻时也曾在日伪军中效力,自然被左派视作“亲日反民族军阀保守势力代言人”。于是白善烨去世后,民主党阵营一顿疯狂阴阳怪气,说白善烨死了不该埋在显忠院(韩国有功军人墓地),靖国神社才是他的归宿啊!



由于白善烨曾经救过朴正熙一命,朴家父女都对他感恩戴德,所以“朴思慕”对于民主党yygq白善烨非常愤怒。一位胆子比较大的“朴思慕”成员为了报复,冲到了文在寅活动的现场,一边脱下鞋子扔了过去,一边中气十足地大喊:“赤色分子文在寅立刻滚出自由大韩民国!”



惜乎这哥们儿胆子虽然很大,但是手头上比较没准儿,鞋子没有扔到文在寅,文大统领连头都没回,没当事儿,走了……



如此下来,要是没被对家脑残粉扔过东西扇过巴掌,是不是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韩国政坛混过?


众所周知,饭圈文化的原产地就是韩国,至于到底是饭圈文化影响了韩国政坛,还是韩国政坛存在的问题影响了韩国娱乐圈,甭管他先有鸡先有蛋,韩国政坛跟饭圈真就是一个路子。


不知道金大中-卢武铉时期推动“民主化”,主推市民参与型政治,力主政客与选民之间“积极互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被韩国的政客们玩成饭圈的这一天……






参考资料:

金容植:当代韩国政治文化的复合性 

韩联社:韩警方认定京畿知事夫人造谣助选 

(韩)中央日报:如果不是有人控评,文在寅不一定能当总统 

YouTube“龙虾人”:头碎文 

知乎用户“李仁荣”:如何评价韩国前国务总理李洛渊?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