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2021-09-24 16:37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
宋君曰:“善,寡人当其美,子受其怨,寡人自知不为诸侯笑矣。”
国人皆知杀戮之专,制在子罕也,大臣亲之,百姓畏之。居不至期年,子罕遂却宋君而专其政。
故老子曰:“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这则故事出自《淮南子》,说的是,司城子罕在宋国做官,一次他对宋君说:“国家的安危,百姓的治理,系于君王施行赏罚。爵禄赏赐,这是老百姓都喜欢的,你可以亲力亲为;而杀戮刑罚,是招人怨恨的,这种事还是由我来代您完成吧。”

宋君听了很高兴,说:“这可太好了,受人家感激赞美的事我来,受记恨的事你来,以后诸侯们都不会嘲笑我了。”

结果没多久,宋国人人都知道司城子罕掌握着生杀大权,大臣全都来攀附他,老百姓都畏惧他。不到一年时间,子罕就篡夺了宋国的政权。

故事的结尾,《淮南子》引出了老子的话:“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其中权谋意味表现得淋漓尽致。

赏和罚也就是“胡萝卜”和“棒子”,是君王牧民的两件法宝。而这则故事旨在表明,对于一个君主而言,当不得不在受人爱戴和令人畏惧之间二选一时,宁可丢掉“胡萝卜”也绝不能丢了“棒子”。

马基雅维利说得到位:“人们爱戴君主,是基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而感到畏惧则是基于君主的意志,因此一位明智的君主应当立足在自己的意志之上,而不是立足在他人的意志之上。”用老子的话说就是:“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而《吕氏春秋·淫辞》中,同样讲述了一位宋国国君宋康王的故事:

宋王谓其相唐鞅曰:“寡人所杀戮者众矣,而群臣愈不畏,其故何也?”唐鞅对曰:“王之所罪,尽不善者也。罪不善,善者故为不畏。王欲群臣之畏也,不若无辨其善与不善而时罪之,若此则群臣畏矣。”居无几何,宋君杀唐鞅。唐鞅之对也,不若无对。

很显然这位宋康王就深知马基雅维利所说的道理,对于君主最要紧的是让人人都怕自己。所以他问唐鞅:“我杀戮了这么多人,可为什么感觉不到群臣们怕我呢?”

唐鞅回答说:“因为大王您杀的那些人都是该杀的,所以没犯过那些事的人就不感觉害怕。大王您要想让群臣都畏惧您,那就不管该杀不该杀,只管深文周纳,罗织罪名,看您心情杀,这样一来群臣在您面前就全都会战战兢兢。”

宋康王接受了唐鞅的意见,然后没过多久唐鞅也被杀了。这位宋国的唐鞅和秦国的那位商鞅一样,都是死于“作法自毙”,也算是死有余辜。

二、

武王问太公曰:“寡人伐纣天下,是臣杀其主而下伐其上也。吾恐后世之用兵不休,斗争不已,为之奈何?”
太公曰:“甚善,王之问也。夫未得兽者,唯恐其创之小也。已得之,唯恐伤肉之多也。王若欲久持之,则塞民于兑,道全为无用之事、烦扰之教。彼皆乐其业,供其情,昭昭而道冥冥,于是乃去其督而载之木,解其剑而带之笏。为三年之丧,令类不蕃。高辞卑让,使民不争。酒肉以通之,竽瑟以娱之,鬼神以畏之。繁文滋礼以飧其质,厚葬久丧以伣其家;含珠鳞施纶组,以贫其财,深凿高垄以尽其力。家贫族少,虑患者贫。以此移风,可以持天下弗失。”
故老子曰:“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也。”

这则故事还是出自《淮南子》。周武王问姜子牙的这个问题,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经典问题,是每一次改朝换代之后,开国之君都要思考的问题。我是靠革命靠造反发家的,怎么才能不叫别人革我的命呢,造我的反呢?

姜子牙把这种心态形容为打猎的时候,还没捕到猎物时都担心一箭不致命,捕捉到猎物后又怕它伤口太大太多。这个比喻可谓形象。

姜子牙接下来的回答大意是说,如果君主要江山永固,必须蒙上老百姓的眼睛,捂住老百姓的耳朵,让他们多做一些无意义的劳动,用繁琐的礼教束缚他们,让他们娱乐至死,甘于安逸,让他们刷抖音、快手,看网红直播,变得浑浑噩噩。让他们形成厚葬的社会风气,置办奢侈的陪葬品,使陷入贫穷;让他们去修城墙,挖壕沟,消耗他们的精力。如此移风易俗,就能江山永固。

故事的结尾《淮南子》再次引出老子的话:“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社会自然发展中衍生出的私欲,我将用道的质朴镇住它们。)

其实老子的另一句话:“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这才是对姜子牙开出的这幅“药方”更贴切的归纳。

我们读历史会发现专制君主们都很喜欢劳民伤财,他们很担心老百姓的剩余精力无处释放,他们更害怕社会闲散劳动力得不到安置,游民群体历来是不安定因素。如何妥善解决这些问题,关系到政权的安危。

我们都知道北宋有着十分庞大的常备军,但战斗力却不堪入目,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因为宋朝重文轻武。但宋神宗说出了这个问题真正的答案:“前世为乱者,皆无赖不逞之人。艺祖平定天下,悉招聚四方无赖不逞之人以为兵,连营以居之,什伍相制,节以军法,厚禄其长,使自爱重,付以生杀,寓威于阶级之间,使不得动。无赖不逞之人既而为兵,有以制之,无敢为非,因取其力以卫养良民,各安田里,所以太平之业定而无叛民,自古未有及者。”

以军队吸纳无业游民与地痞无赖是北宋王朝的一项基本国策,以此达到“维稳”和消化国家内部不安定分子,这是比抵御外敌更重要的作用。(可参看谌旭彬老师的《秦制两千年》一书)但维系如此庞大的常备军无疑是一笔不小的财政开支,赵匡胤要是知道有上山下乡这招,不知会发出怎样的赞叹。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上述两则《淮南子》的故事中所阐述的老子思想,似乎和我们惯有认知中的老子很不一样。《淮南子》是西汉的淮南王刘安招揽众多当时的学术大咖一同编撰而成,内容广博,而以道家为主,是汉代道家学术思想集大成之作,也被后世认为是解读《老子》最好的教辅之一。

《老子》是一部哲学论著,更是一部谋略典籍。《韩非子》中就有《解老》《喻老》两篇,玩权谋集大成者都以《老子》为师。

苏辙说:“老子为书,其言虽若虚无,而于治人之术至矣。”朱元璋更是盛赞此书是“王者之上师”。近代的钱穆、章太炎等人也都认为《老子》中有许多权谋。

老子的“无为”是“假无为”,是为了“无不为”;老子的“不争”是为了“争”,“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知其雄,守其雌,其为天下谿。”这句话,《淮南子》举了赵襄子被智伯羞辱,忍气吞声,最终击败智伯还拿他头盖骨做酒杯的故事。所以按此理解,这句话翻译成现代俗语就是“扮猪吃老虎。”

“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柔弱胜刚强。”这不就是厚黑学吗?说的就是欲擒故纵的道理,此分明是帝王御下之术。雍正在杀年羹尧之前还在奏章批文中说了许多,你我君臣二人将是千古佳话之类的肉麻话,可背地里已经开始磨刀了。

“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翻译一下:江海所以能够成为百川河流所汇往的地方,乃是由于它善于处在低下的地方,所以能够成为百川之王。因此,圣人要领导人民,必须用言辞对人民表示谦下,要把“做人民的公仆”挂在嘴上。要想领导人民,必须把自己的姿态放低。所以,圣人虽然地位居于人民之上,而人民并不感到负担;居于人民之前,而人民也没有发牢骚。天下的人民都乐意推戴而不感到厌倦。

老子所谓“处下”实则为了“居上”,而这样的权谋术,《老子》里多的是,班固评价“此君王南面之术”,可谓一语中的。

正如熊逸老师说的:不要想当然地认为“无为之治”之下的老百姓有着充分的自由发展空间——统治者只有“省心”才能“无为”,而“省心”的前提是:老百姓必须被驯化成老实听话的乖孩子。

《老子》毕竟不是《韩非子》、《商君书》,不像法家那么赤裸裸。但可能也恰恰因此,更加掩人耳目,所以在汉初深受统治者欢迎。

后世的专制王朝,虽然“百代都行秦政制”,背地里搞的全是法家那一套,但也要拉上儒家“仁义道德”“诚心正意”等等来遮掩一番。这才是真正的:“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叫君骨髓枯。”

老子可比韩非老狐狸多了,老子不会“裸奔”的。今天不是还有许多人非得从《老子》里扒出民本思想,人权思想吗?以此证明这些都是我们古已有之的。而熊逸老师不无讽刺地说“对待传统经典,有些人喜欢站在巨人的肩上,但更多的人喜欢跪在巨人的脚下。”(《道可道:<�老子>的要义与诘难》)

其实这些帝王师劝谏帝王要仁政爱民,目的是告诉狼要爱惜羊群,起码等羊长肥了再吃,羊要是都活不下去了,你狼吃什么?狼又不能直接吃草。

所以司马迁说“申子(申不害)卑卑,施之于名实。韩非引绳墨,切事情,明是非,其极惨礉少恩。皆属于道德(《道德经》)之意,而老子深远矣。(老谋深算)”

三、

《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至鋹尤愚,以谓群臣皆自有家室,顾子孙,不能尽忠,惟宦者亲近可任,遂委其政于宦者龚澄枢、陈延寿等,至其群臣有欲用者,皆阉然后用。”

这个故事非常简单,说的是南汉刘继兴当皇帝时,想当官必须自我阉割。其实今天也差不多,想混体制内哪有不先“精神阉割”一番的?文人写文章也是,自我审查不就是某种程度上的“自我阉割”?

四、

楚有养狙以为生者,楚人谓之狙公。旦日,必部分众狙于庭,使老狙率以之山中,求草木之实,赋什一以自奉。或不给,则加鞭棰焉。众狙皆畏苦之,弗敢违也。
一日有小狙谓众狙曰:“山之果,公所树与?”曰:“否也,天生也。”曰:“非公不得而取与?”曰:“否也,皆得而取也。”曰:“然则吾何假于彼而为之役乎?”言未既,众狙皆寤。
其夕,相与俟狙公之寝,破栅毁柙,取其积,相携而入于林中不复归。狙公卒馁而死。
郁离子曰:“世有以术使民而无道揆者,其如狙公乎,惟其昏而未觉也,一旦有开之,其术穷矣。”

楚国有个以养猕猴为生的人,楚国人叫他“狙公”。每天早上,他一定在庭院中分派猕猴工作,让老猴率领(其它猴)到山里去,摘取植物的果实,取十分之一的果实来供养自己。如果猕猴不给狙公,狙公就生气地鞭打它们。猴子们都害怕,却不敢违背。

有一天,有只小猴问众猴说:“山上的果子,是狙公的吗?”众猴说:“不对,(果实)是天生的。”又问:“没有狙公的同意(我们)就不能去采吗?”众猴说:“不对,谁都能去采。”又问:“(既然)这样那么我们为什么听从他并要被他差使呢?”话还没有说完,猴子们全醒悟了。

那天晚上,众猴一起等到狙公睡着的时候,打破栅栏毁坏仓房,拿走他(狙公)存放的粮食,舍弃狙公,不再回来。狙公最后因为饥饿而死。

郁离子说:“世上那种凭借权术奴役人民却没有法度的人,不就像狙公吗?只因人民昏昧尚未觉醒,才能让他得逞,一旦有人开启民智,那他的权术就穷尽了。”

这则寓言小故事出自《郁离子》,作者是我的青田老乡刘伯温。“惟其昏而未觉也,一旦有开之,其术穷矣。”这句话在我心里反反复复地默念,但我却想起了另一只猴子,那只鲁迅先生笔下,率先直立行走却被猴群咬死的猴子。

参考书籍:

熊逸:《春秋大义:中国传统语境下的皇权与学术》(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2019-03)

熊逸:《道可道:<老子>的要义与诘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8-05)

谌旭彬:《秦制两千年》(浙江人民出版社 2021-7)

《淮南子》、《吕氏春秋·淫辞》、《新五代史·卷六十五·南汉世家》、《郁离子》

文章来源:时拾史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