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袁二次革命,一场仓促的失败的旧民主主义革命

2021-09-14 10:13

辛亥革命后,代表地主买办阶级利益的袁世凯窃取政权,在帝国主义支持下,采取反革命的两手策略,妄图消灭资产阶级的革命势力,以实行其独裁统治。1913年3月20日,国会开会前夕,袁世凯派人在上海暗杀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4月26日,袁世凯又违背《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向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签订2500万镑的借款,作为发动内战的经费5月5日,袁世凯下达“命令”,迫害国会中的国民党藉议员。袁的种种倒行逆施,引起全国人民的强烈义愤。7月,以原江西都督李烈钧将军为代表的江西资产阶级革命党人,在鄱阳湖与长江交汇的湖口组织了一次旨在反对袁世凯的武装斗争。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继辛亥革命之后著名的讨袁二次革命”,又称“讨袁之役”“癸丑之役”。“讨袁二次革命”波及南方七省,是中国资产阶级旧民主主义革命史的一重大事件。

袁世凯指使特务暗杀国民党领袖宋教仁真相大白,全国舆论哗然。这时,孙中山从日本回到上海,他看清了袁世凯的反动面目,认识到“非去袁不可”,极力主张出兵讨袁,发动“讨袁二次革命”。讨袁二次革命”是孙中山企图挽回辛亥革命的失败而发动的一次革命斗争,目的是要推翻袁世凯军事独裁统治,夺回辛亥革命成果,捍卫民主共和重新恢复资产阶级革命派的领导权。

但是,国民党领导人中,除了江西都督李烈钧等人支持孙中山外,黄兴等多数人不同意发动革命反袁,主张用法律解决。孙中山和黄兴的意见分歧导致二次革命迟迟不能发动。袁世凯一方面阻挠宋案的司法审判,一方面与英、法、德、日、俄五国银行团达成了2500万英镑的大贷款,以充实军费。有了帝国主义的支持,袁世凯的胆子更大了,先后罢免了李烈钧、胡汉民、柏文蔚的都督职务,同时命令事先已集结在九江、南京附近的军队发起进攻。

以李烈钧为首的江西资产阶级革命党人对袁世凯的阴谋早有警惕,1912年后,李就任江西都督后,改组都督府,开办民国银行,发行地方纸币,大抓盐运盐税,开办讲武堂,训练军事干部,扩充军队,为后来反袁斗争作了财政、军事等方面的准备。同时,派员赴北京、天津、南京、上海、武汉等地活动,探获袁世凯的阴谋行径。1913年4月底和5月初,他先后两次通电反对大借款,揭露袁世凯专制独裁的危害。1913年7月12日李烈钧在江西湖口宣布独立,发表讨袁通电,起兵讨袁,孙中山号召的“讨袁二次革命”的战幕正式拉开。7月15日,黄兴赶到南京响应。随后,安徽、上海、广东、福建、湖南和四川重庆等地,也相继宣布独立。

李烈钧所言所行,深为袁所忌。一方面,袁世凯使出软诱硬逼手段,派员来赣游说:“如愿赴北京与袁一晤,当以二百万元‘为寿’并加勋晋级”。李严辞拒绝。袁见利诱不成,便下令撤换李烈钧江西都督之职。另一方面,对李烈钧等的反抗进行政治分化和武力镇压。袁任命戈克安为九江镇守使,(后被李派第一师师长欧阳武和混成旅旅长方声涛率部赶走),收买原江西都督马毓宝属下的军官余鹤松,勾结江西第二师师长刘世钧策动兵变(也被欧阳武部镇压)。并调北洋军第六师李纯部开赴九江上游的湖北武穴,准备以武力压服江西。李烈钧免职后,袁世凯命陈廷训为九江要塞司令,陆军中将。

陈廷训受职后,甘心为袁世凯效力,充当袁镇压江西革命党人的爪牙,他任命亲信成信荣为湖口炮台总台官,企图控制这一军事要地,但遭到原总台长李明阳的反对,李拒不卸职。黎元洪(副总统,李烈钧被免职后被袁命为兼领江西都督)命令李纯部队于7月5日、6日陆续开赴九江。当李纯部进兵九江后,欧阳武(时任陆军中将,江西护军使)曾以“北兵入赣将使主客猜疑而起衅端”为由,电请袁世凯撤兵,并提出辞呈以示反对。然而袁政府却以“浔有事,赣不能独安,赣有事,鄂不能独靖”以及副总统兼辖两省,有权调兵等为借口,拒绝欧阳武的请求。

李纯兵进九江的消息传出后,孙中山即在上海召集国民党重要成员开会商议讨袁。李烈钧在会上慷慨陈词,历数袁世凯之罪恶,坚决拥护孙中山先生武力讨袁之主张,并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回江西首先发难。

7月8日夜间,李烈钧乘小轮到达江西战略要地湖口。随即召集在湖口的师长刘世钧、旅长何文斌、水巡总监何子奇、机关炮队长卓仁机,团长周璧际,吴伯安及省参议员杨赓笙等开紧急会议,决定宣布独立,起义讨袁。会议决定成立讨袁军总司令部,李烈钧为讨袁军总司令。会上拟订了作战计划,进行了部队编配。当时,江西的兵力只有陆军两个师,1个混成旅,一个独立营。分布情况是:第一师所辖两旅、四个团,师长欧阳武驻省城,第一旅旅长林虎,第一团团长苏世安,第二团团长杨祖时,驻德安、瑞昌第二旅旅长余维谦,第三团团长伍毓瑞,率二、三两营驻九江;第四团团长吴伯安,驻南昌,后调赴吴障岭。第二师师长刘世钧驻九江,所辖第三旅旅长赵复祥、第五团团长王国华驻德安;第六团团长李定魁,有两营驻九江,一营驻德安,第四旅驻赣州;混成旅旅长方声涛、第九团团长周璧阶,独立营营长金其昌驻姑塘。第十团团长李明阳驻湖口。李烈钧的军事部署是:由方声涛任右翼军司令,从姑塘方面进攻袁军,由林虎任左翼军司令,从沙河、德安方面进攻,命江西讲武堂堂长夏之麒为参谋长,省参议员杨赓笙为秘书长,李烈钧兼正面军司令,坐镇湖口,指挥战斗。 当时,湖口水军共有炮舰二十余艘,每艘配有土炮一门。有东西两座炮台,东炮台在今红旗船厂、西炮台在对岸梅家洲嘴上,共有大炮十余门。陆军分别部署在柘机沿江、西门、三里街等处。

7月10日,讨袁军在湖口高竖义旗,宣布湖口独立,并推杨赓笙撰写《讨袁檄文》,同时还发出了《江西讨袁军对外通电》、《讨袁军对党团公启》集中揭露了袁世凯窃国殃民的罪状。湖口独立的次日清晨,战斗即在九江沙河展开,李纯部向讨袁军林虎部打响了第一枪,林虎部当即予以还击,起义军初战大胜,击败李纯军。同日,李烈钧将军占领了湖口东西两个炮台。

7月12日,湖口起义消息传到南昌,欧阳武和军务厅长俞应麟召集全省各机关领导、省议会全体议员、各党派团体负责人举行讨袁大会,宣布江西独立。会议推举欧阳武为江西都督,原江西民政长官贺国昌为省长,并布告人民,誓师讨袁。 

湖口起义之后的沙河战斗开始虽然获胜,但是由于右翼军指挥官方声涛对当时战斗形势估计错误,姑塘方面的部队行动迟缓,致使原定林虎与方声涛两路兵力7月12日拂晓同时向袁军发动攻击的计划落空。12日晨,林虎率部在德安方面向敌猛攻,经过一场英勇战斗,终因孤立无援,伤亡过重,弹药缺乏而失利。13日拂晓再战不利,遂向瑞昌方向败退。19日与李纯援军二十一团周炳文部,二十四团肖安国部遭遇,又遭重创,激战4小时后,向莲花洞败退,战局从此急转直下。

7月17日,方声涛部向九江发动进攻,也遭到挫折,九团团长周璧阶阵亡,士气低落,军心动摇,部分士兵投降敌人。方声涛遂命该团开赴南昌整编。这场战斗以失败告终。

李烈钧占领湖口炮台,由守备司令何子奇指挥炮台作战。此时,袁世凯派海军次长汤芗铭率楚字军舰4艘增援李纯,舰队经过马当炮台时,汤诡称是孙中山派来支援湖口起义的,马当炮台未加阻止,汤不费一兵一弹,闯过这一要塞,开抵湖口,连日炮击湖口炮台,义军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慌忙应战,要塞司令何子奇亲自指挥战斗。炮台总台官李明扬亲自上阵填装炮弹。西炮台因讨袁军姑塘方面的溃退而首先失守,东炮台在坚持战斗几天以后,终因武器陈旧,兵力不济而被袁军占领,湖口阵地陷入敌人水陆两面夹攻中。李烈钧只好命讲武堂教官穆周堂扼守鞋山,掩护各军向吴城方向撤退。25日湖口失守。 

李烈钧到吴城,对兵力又重新作了部署。但是只防守了几天,吴城也告失守。李烈钧从吴城退至南昌,部下只剩伍毓瑞4个营的兵力。这时,林虎已率部退入湖南,将武器装备全部卖给了湖南都督谭延十万元逃亡国外。方声涛也已向广信方面退却。而李纯部仍紧追不放。伍毓瑞以4营之兵挡一师之众,经过3天激战,弹尽粮绝,寡不敌众,只得弃城而走。 

李烈钧撤离南昌后,8月18日,李纯军占领南昌。9月上旬,李烈钧同何子奇、李明扬、卓仁机等转道湖南,逃往日本。伍毓瑞退至进贤后,将部队解散,也亡命日本,这场经近一个多月时间的湖口起义,遂宣告失败。 

讨袁二次革命”孙中山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袁世凯,还让黄兴去打袁,而自己躲在上海,说筹集钱,人力。但是事实上军械没有一样真正支持黄兴孤立无援的黄兴在南京苦苦支撑,失败是必然的没有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参加仓促上阵的讨袁军,缺乏战略计划和统一指挥,缺乏战略协同,他们冷冷清清,孤军奋战,甚至连多数国民党议员都还在北京留恋议席。在这种情况下,袁世凯靠帝国主义的支持,以优势的武力,取胜是必然的。南昌沦陷后,原来宣布独立的各省,在战争失利的情况下,先后撤销独立。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讨袁二次革命”失败了领导这次革命的孙中山被迫又一次流亡日本,重新组织力量,准备发动新的革命。讨袁二次革命中孙中山无疑是意志最为坚定、贯彻始终的。但他仍然没能摆脱自辛亥以来的困境——没有枪杆子。尽管组织中华革命军时,孙中山已经意识到枪杆子的重要性,但直到护国战争后期,孙中山都没能掌握一支真正绝对服从自己领导、属于自己的军队,这其实也是“讨袁二次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

  • 文姬归汉

    路透社引述消息称,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将收到美国延后起诉协议,她或能返回中国。根据法庭日程,孟晚舟当地周五会出席纽约布鲁克林法院的聆讯,消息指她将以视像形式出庭。美国指控孟晚舟在华为...

    2021-09-24 23:13
  • 张爱玲的怕

    《哀乐中年》是张爱玲的作品吗? 张爱玲历来以小说家的身份被人熟知,自从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介绍她后,她的文学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与鲁迅、沈从文、茅盾并重的人物。但是在小说...

    2021-09-24 17:20
  • 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ldquo...

    2021-09-24 16:37
  • 毕业十年年入百万:没有幻梦的催眠,让我如何忍受现实的不平等?

    这看似不切实际的乐观背后,也可见国内的年轻人仍有着极强的向上流动意愿。这种梦想与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实现“中国梦”。 秋招季已拉开序幕,第一批00后即...

    2021-09-24 16:20
  • 台湾,又急了!

    “台湾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台湾地区22日宣称已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有日本媒体说,这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日本经...

    2021-09-24 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