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不应被情绪主导

2021-09-13 11:11

 

中国现代化进程仍然“正在进行式”中。如果引用孙中山先生当年的话说,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并且就历史的开放性而言,现代化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但人们不能把“现代化”和一般意义上的“历史”这两个概念混同起来。“现代化”无疑是总体历史进程的一部分,但也是人类迄今为止历史的“特殊”部分。

我们今天所说的“现代化”(Modernization)开始于近代,这是因为近代以来,人类历史开始以加速度的方式发展。正如英国定量宏观经济学史学家麦迪森(Angus Maddison, 1926-2010)所告诉我们的,在近代之前漫长的农业社会里,历史发展缓慢,几乎没有革命性的变化。在世界范围内,尽管也有些地区在一些阶段发生过“奇迹”,例如中国的宋朝和明朝郑和下西洋的时期,但类似的变化没有普遍性,更没有可持续性。促成革命性变化的是近代工业革命,因此近代之后出现了“大分岔”,一些社会因为工业化和技术进步获得了飞速的发展,而更多的国家则依然停留在农业社会。当德国哲学家黑格尔(Georg Wilhelm Hegel, 1770-1831)说中国“没有历史”时,他是在比较当时的中国和欧洲,因为当时欧洲的工业革命已经在经济、社会和政治各方面造就了巨大的变化,而中国则依然躺在不变的历史之中。

“理性”与人类现代化的关系
近代“大分岔”引出了人们对现代化的思考,界定和分析各种导致现代化的要素。几乎没有人会否认,现代化是人类理性精神的胜利,即人类应用自己的理性来促成方方面面的变化。如果说科学和技术是促动现代化最主要的因素,那么科学和技术的本质在于理性。这种理性先发生在经济领域,然后扩散到政治和社会制度的设计等几乎所有领域。
简单地说,历史的加速度变化和发展是因为人类把自己的理性引入了历史。理性促成历史的变迁,这在今天的信息社会表现得更加清楚。
但“理性”并不意味着人类所做的都是正确的。如果用“主观能动性”这个概念会更好一些。主观能动性既包含理性,也包含情绪。尽管人是理性的动物,但人也是情绪的动物。从人类行为而言,理性可以促成人类塑造伟大的成就,但情绪很有可能引诱人类犯颠覆性的错误。那些因为被情绪所诱导而进行的“伟大社会工程”往往表现为乌托邦,不仅没有促成人类的进步,反而给人类造成巨大的灾难。
讨论以上这些是因为我们相信理性,相信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我们基于理性的力量。正当我们需要非常理性的时候,有趋势显示,情绪开始主导我们的行为。如何掌控我们的情绪而弘扬我们的理性至为关键,因为决定中国现代化可持续进展的是理性,而有可能中断中国现代化的则是情绪。

被“情绪”主导的中国和世界

在今天的世界,各国都被情绪所主导。如果写过无数以“年代”为书名的英国左派史学家霍布斯邦(Eric John Hobsbawn, 1917-2012)还活着的话,说不定把当今这个时代称之为“愤怒的年代”。英美发达国家因为收入财富分配不均和社会高度分化在愤怒,不发达国家因为持续的贫困在愤怒。
内部民粹主义和外部民族主义的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重要特征。在上一个世界,这两种主义的崛起和极端化最终导致了世界大战,不仅仅是一次,而是连续两次,给世界和人类文明造成了灾难。今天各国不断高涨的愤怒,内部的愤怒和外部的愤怒,是否会再次导向人类的大冲突甚至战争呢?
在这个过程之中,中国至为关键。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无论就经济发展而言还是就反贫困而言,在所有经济体中,中国为世界作出了最大份额的贡献。但未来呢?在未来,中国是否可以继续扮演这个角色,或者一个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仅决定了中国本身的现代化是否可以持续,更决定了世界的和平和发展是否可以持续。
世界有愤怒,中国社会也有自己愤怒的地方,对内部不公的愤怒,更对外部不平的愤怒。全球化和其它一些原因也造就了内部的不公平,因此,政府要调整经济结构、整顿市场、规范企业行为,为国家的长远可持续发展奠定制度基础。但一些社会成员发现了机会,借此发泄愤怒。如果对社会现实的抱怨有正当理由,把愤怒变为理性的批评和建议,则是可以是促成社会变化的动力。但不当的发泄愤怒不是辨别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
不过,一些人的愤怒是“理性”为基础的,因为愤怒的目的是利益。以流量为大的社交媒体是始作俑者,是推手,也是利益获得者。人们可以把此称之为“商业民粹主义”。社交媒体充斥着类似“XX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要让XX父女跑了”等毫无底线的民粹主义情绪,人身攻击、妖魔化、诅咒、谩骂……只要能够带来流量,带来利益,什么都可以做。尽管这些和国家的政策没有实质性的关联,但对毒化社会风气、加深社会不确定性、制造社会分裂方面有着其它方法所不能达到的有效性。
外部更为糟糕,“商业民族主义情绪”泛滥,一些人毫无节制地发泄情绪,哪管得上国家利益。更为糟糕的是,一些人自以为爱国主义的表述,但处处被自己所仇恨的人牵着走,处处被人所利用,反过来损害国家利益。
人们有一万个理由对美国表示愤怒甚至仇恨——几乎在所有问题上,自特朗普以来,美国和中国作对,妖魔化中国,围堵中国。更为荒唐的是,美国把所有的责任,即使是国内治理(例如新冠疫情控制)问题都推给中国。特朗普是这样,现在的拜登也是这样。在对付中国方面,拜登政府界定了“四个领域”和“三个抓手”。“四个领域”即合作、竞争、对抗和冲突;“三个抓手”即内部建设、同盟关系和中美双边关系。但即使是“内部建设”(例如基础设施建设、再工业化、技术升级等)也都拿中国来论证其合理性。美国政界和知识界的一些人对此也持批评态度。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认为美国不思自己的过错而把责任完全推给中国是完全不对的。也有前官员认为,美国的问题在于内部(特朗普式)的法西斯主义的崛起。法西斯主义是否会在美国崛起?这是人们可以争论的,持有不同意识形态的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但历史上大众民主和法西斯主义并不是没有关联,例如德国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

如何应对中美关系的变化?

针对美国,我们应当如何反应?是不是“以牙还牙”、互相对骂和妖魔化就是爱国主义了,而其它方式统统都是“汉奸”和“卖国贼”?社交媒体上所发泄的愤怒和仇恨就是爱国主义了吗?显然不是。一些敏感的国际观察家已经察觉到,中国“以牙还牙”式的反应正是美国对华法西斯主义力量所需要的。
如果诉诸理性,中国可以有更有效的方式,既对自己有利,也对世界有利。从特朗普到拜登,美国对华政策越来越明显,那就是先和中国脱钩,再来围堵中国。但无论是“脱钩”还是“围堵”,只要中国自己不犯再次走向封闭老路这个颠覆性错误,美国已经没有一点可能性。
也就是说,中国需要继续深化开放政策。开放是中国回击美国的最有效手段,因为开放可以分化美国不同的既得利益,开放可以分化美国和其盟友的“统一战线”。美国的资本、军工系统、反华力量等力量的利益是不同的,美国和其盟友的利益是不同的,这种利益差异决定了美国内部对华不会只有一种声音(利益)、美国和盟友之间对华不会只有一种声音(利益)。只有中国的开放才能分化这些利益。
中国的比较优势在哪里?在开放和市场规模。这是两个互相强化的要素——越开放,市场规模就越大;市场规模越大,开放能力就越强。在学术界看来,一个国家的中产规模就决定了其市场规模。中产社会和消费社会简直就是同义词。因为在任何社会,都存在着一个消费过度的上层社会,而基层社会往往消费不足,只有中产具有可持续的消费能力。

中国已经有4亿中产。尽管从人口比例上说只有30%左右,但已经是美国的全部人口。并且,中国的中产还在增加。近来的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设立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深圳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上海浦东社会主义现代化引领区、旨在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的北京证劵交易所等,都是为了做大做强中产阶层,构建“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结构。简单地说,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无论是西方国家还是非西方国家,有意愿放弃中国市场。

中国深化单边开放政策的重要性

如果了解了这个道理,就知晓了中国深化开放政策的重要性。在美国(和一些西方盟友)围堵中国的情况下,对等开放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即便这样,中国也要对美国和西方实行单边开放。有些人对单边开放不解,认为这是向美国(和西方)示弱、投降,甚至出卖国家利益。不过,这些人既不理解单边开放,更不了解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开放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就具有单边性。
“对等”(Reciprocity)比较好理解。两国之间如果互相驱逐对等数量的记者、互相驱逐对等数量的外交官、互相挟持对等数量的人质,那么就叫对等。在经济交往中,如果两国互相开放,那么就叫对等。从正面说,如果两国之间达成协议,我采购你的商品A,你采购我的商品B,那么就是对等开放,因为你的比较优势是商品A,我的比较优势是商品B。但如果我在一个领域例如C领域没有比较优势,你有,但我们之间也找不到能够交易的商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采购你的C商品,那么就是我在单边开放。如果你禁止向我出售商品C,而向其它国家出售商品C,那么是你单边的不开放。
应当指出的是,经验地看,因为各国的自然禀赋、地理条件和制度等要素的不同,并不存在完全意义上的“对等开放”,各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都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实行单边开放政策。但总体上说,历史上,大英帝国在大多数领域是实行单边开放政策的,“即使你不向我开放,我也向你开放”;而美国则是实行对等开放的,“只有你向我开放了,我才向你开放”。不过,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美国强调的是“对等”原则,在实践上,在很多方面,美国甚至比英国更加单边开放。美国所特有的优势使得其有巨大的能力实践单边开放,尤其表现在人才方面。美国本来就是一个移民国家。二战以后美国凭借其发展优势向全世界的人才敞开大门。
现在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在很大程度上,要求我们在一些领域实行单边开放政策。这不是说,我们放弃对等开放政策,转向单边开放,而是说在一些我们需要的领域实行单边开放政策。很多经贸协定包括中国和东盟国家已经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或者暂时搁浅的中欧投资协议都不是单边的,而是对等的。实际上,我们必须意识到,在很大程度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是从单边开放中发展起来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实行“请进来”政策,主动邀请外国资本进来。然后九十年代我们为了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实行“接轨”政策,主动修改了国内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体系,与国际规则对接。九十年代中国和东盟自由贸易区协议的很多方面都是单边开放的,例如“早期收获”。自特朗普政府以来,美国政府通过各种方式为中国在美的企业制造困难,甚至驱逐中国企业,但中国没有对等反击,没有像美国那样驱逐美国在华企业,这也是单边开放。
说到底,单边开放是有很强的目的性的,即为了实现我们自己的可持续发展,同时也是有利于世界经济整体发展的。
在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的今天,中国的国际环境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在国际社会层面,越来越多的人对未来世界局势感到深刻的担忧。而全面实现现代化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西方一些人说我们现在是“马基雅维利时刻”,就是说,中国为了达到主导世界体系这一目标,什么手段都会采用。这自然是对中国的污蔑和妖魔化,因为中国不是美国或者前苏联,从来就没有想要主导世界。
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内核就是目标证明手段正确,因此马基雅维利主义一直被视为是不道德的。但人们忘记了,马基雅维利主义背后则是一种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对人和事物没有任何幻想。要在日益恶劣的国际环境下实现国家的全面现代化,我们需要这种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那些过度民粹或者民族色彩的愤怒与仇恨发泄至多是一种“理性”的道德或者价值表演。如果控制不好,过度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会和恶化的国际环境日益强化,最终中断中国的现代化。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

  • 文姬归汉

    路透社引述消息称,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将收到美国延后起诉协议,她或能返回中国。根据法庭日程,孟晚舟当地周五会出席纽约布鲁克林法院的聆讯,消息指她将以视像形式出庭。美国指控孟晚舟在华为...

    2021-09-24 23:13
  • 张爱玲的怕

    《哀乐中年》是张爱玲的作品吗? 张爱玲历来以小说家的身份被人熟知,自从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介绍她后,她的文学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与鲁迅、沈从文、茅盾并重的人物。但是在小说...

    2021-09-24 17:20
  • 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ldquo...

    2021-09-24 16:37
  • 毕业十年年入百万:没有幻梦的催眠,让我如何忍受现实的不平等?

    这看似不切实际的乐观背后,也可见国内的年轻人仍有着极强的向上流动意愿。这种梦想与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实现“中国梦”。 秋招季已拉开序幕,第一批00后即...

    2021-09-24 16:20
  • 台湾,又急了!

    “台湾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台湾地区22日宣称已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有日本媒体说,这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日本经...

    2021-09-24 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