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又被骂上热搜,本尊发文回应否认作秀:求求你,别骂她了

2021-07-29 17:51

7月25日,蓝天救援队一条微博,把韩红、王一博带队的河南抗洪救灾队,推上了风口浪尖。

微博中,蓝天救援队没有提名,指出某些救援队如果非救灾、请离开。还说灾区不是作秀的场所,不要借机发财搞破坏。

虽然在评论中,蓝天救援队补充,并无意指向认可组织和个人。

但是消息一出,很多人纷纷猜测,官方映射的,正是最近“大张旗鼓”,前往灾区救援的明星韩红,和她带去的顶流王一博。

有人在微博上挂出,一个韩老师指示训话队员的内容,有多角度、多角度机位摆拍,不仅占道还引发围观,影响真正的救援。

搬运物资的视频中,有人说一箱方便面,为了拍照来回搬。

韩老师还拿着大喇叭冲着群众喊,这是你们河南的明星志愿者,王一博。

王一博现场搬物资,左右两排迷妹成堆,不停拿手机拍摄,每搬完一个下面掌声就不断,王还要双手作揖还礼,简直成了粉丝见面会。

有现场志愿者还表示,两位大明星在浅水区救人,却调了三台动力艇,导致深水区孕妇、老人等真正需要的人出不来,实在是资源浪费。

加上韩红基金会公布的捐赠物资明细,只有数量,没有价格,资金去向成谜。

越来越多人质疑,韩红的高调慈善,是一场作秀。

7月26日上午,韩红发微博疑似回应质疑:无论怎样,她都无愧于心。

并且直接给质疑她的电视节目,上了律师函。直言其未经调查,就擅自使用其照片,把本来语意不明的“网红、明星”,直指成了她。

律师函中表明,韩红老师做公益、从来不是为了出名,更不是为了谋私利。公众人物参与救灾,从来就不是“道德原罪”。

其实,自从韩红做公益以来,外界对她的各种质疑声,就没有断过。

08年汶川地震,韩红和一众明星组成了“韩红爱心行动”。

她身先士卒,前往灾区为群众提供救援物资,还带去了个人捐款330万,赢得一片叫好。

可能是灾区的深切悲痛触动了她,之后,韩红爱心行动先后五次前往灾区慰问、还帮忙援助学校。

10年的玉树地震、甘肃泥石流;

11年的云南地震,都有她和团队的身影。

韩红的名字,也真正和公益绑到了一起,大家不仅认定了这是一位优秀的歌唱家,更是一个大善人。

12年,韩红的爱心行动团队,成为了专门的组织——韩红爱心基金。

这是国内为数不多,由艺人发起的公益慈善组织。

在韩红强大的号召力下,赵薇、黎明、葛优、成龙等一众大咖支持并成为理事。

不过很快,争议的事件也逐渐发生。

13年雅安地震,韩红因为奔赴灾区,前一天继父去世没有奔丧,随后韩红发微博表示致歉,很多人质疑“不奔丧”是一场作秀,指责她连家人都不爱,哪里有大爱。

有人邀请她演唱赈灾歌曲,被她发微博炮轰。

说抢救生命比苍白无力的哼哼唧唧更重要。

很多音乐人不赞同,他们觉得物质上的帮扶重要,精神上的慰藉更重要。还有人翻出她以前唱救援的图片,觉得她自相矛盾。

这些都是比较小的争议,最大的还是基金会资金去向问题。

韩红曾在采访时说,轮到自己做基金会了,才知道原来一包方便面都可以公示。

这段名言,也被各大营销号搬运,称赞她的基金会透明度最高,让人放心。

有人随后查阅了其官网上的费用支出,指出基金会的电子产品费用,远远高于市价。

还有大V举报,疫情期间,韩红爱心基金3亿捐款,去向不明。

虽然最后,北京警方查阅了基金会明细,得出结论还了韩红清白。

但是在不相信的人眼里,韩红的高调善举,都是一场有目的的作秀。至于目的是什么,质疑的人当然也说不上来。

韩红在15年接受南都采访时,就说过,自己早就不敢看微博评论了。因为那些刺耳的声音,会让自己难过。

记者非常诧异,连韩红都不敢?

16年,韩红厌倦了网上的争议,一度发文决定退出微博。

其实说起韩红,了解她身世的人都知道。能未来走向公益,和她从小的经历分不开。

1977年,6岁的央金卓玛成了孤儿。

9岁那年,卓玛和奶奶相依为命。

靠着奶奶卖冰棍赚得一毛一块,央金卓玛用全新的汉名,开始起新的人生:韩红。

1995年,奶奶从枕头里掏出10多年攒的毛票2万多元,赞助她拍摄了首支MV《喜马拉雅》。

这首歌,当年获得了电视台音乐电视大赛的,铜奖第一名,韩红逐渐受人关注。

机会不断抛来——

连续七年登上春晚,拿遍了大小音乐奖项,在部队,她也受到认可,连续升迁。

但是2005年,一直疼爱她、支持她的奶奶,却突发脑溢血去世。弥留之际,这位老太太留给孙女的,只有一句简单的忠告:希望她未来做好人、做善事。

还没来得及报恩,老人就已经撒手人寰。

往后三年,韩红终日沉浸在巨大的痛苦当中,曾经一度患有抑郁症。

在一次访谈中她也说道,当时感觉整个人天都塌了,有时候一个人流着泪,在房间不停地喊着奶奶的名字,悲痛万分。

时间给了她走出来的勇气,她想活得像从前一样,有意义、有目的。

“既然已经没有人爱我了, 那我就应该去爱别人。”

就秉承着这么简单的信念,韩红走上了公益之路。

08年韩红回到舞台,一场《红透2008》演唱会,门票收入一共也就30万,她全部捐给了西藏、新疆的孤儿小学,之后还陆陆续续收养了200多名孤儿。

质疑不断,但是她从来没有停下过脚步。

易立竟问为什么参加综艺,韩红直言,自己多年没有接过代言;

国家规定的基金会10%,可以作为工作人员的管理基金,她们也没有占用,人员都需要自己养活;

这些年做公益一直出钱,快把自己捐空了,不得不需要赶紧出来赚点钱。

言语之处,尽是心酸。

费力不讨好,是很多人对韩红善举的评价。

有名人就曾经说过,做公益的难度,一点也不亚于赚钱的难度,甚至更甚。作为普通人,我们能不添乱,就最好不要去添乱。

因为天平的两端,公益人和受助人,在没有监督的人性面前,谁都不堪一击。

李亚鹏王菲夫妇曾创办的,嫣然天使基金会,曾一度是明星公益基金里的典范。

因为他们,真的有一个唇腭裂儿童,爱子深切,能普爱到天下儿童,每年带他们做免费手术,很多人被两口子的善心感动。

2013年,媒体人周筱贇,发微博对李亚鹏基金会公布的账目质疑。

他指出,国内唇腭裂手术治疗费用平均5000,但是在嫣然天使基金会,治疗费用高达9.9万。

高出将近20倍,这样算下来,嫣然天使基金会,至少有7000万善款下落不明。

而且嫣然基金的8家定点医院中,有4家为民营美容整形医院。

一时间,李亚鹏和她的公益基金会,遭到了公众质疑。

当公益人获取巨额捐款,谁来监督,谁来收益?

在西方,公益究竟是慈善,还是生意,也是长久讨论的话题。

另一方面,没有合理的制度,纯出于好心的公益也无异于天上撒钱,帮助不到真正的受益人。

2020年,有媒体爆出,上海一所大学女生厕所内,设置了反对月经羞耻的“卫生巾互助盒”。

最初设置的宗旨是,让突然来大姨妈,又来不急买的女同学可以应急,等到下次再来卫生间时,再还回来一片,留给需要的人。

盒子设立初期,很多人叫好,都觉得只有女孩,才能替女孩想得这么周全。学校里很多女生,也自发发进去卫生巾给大家使用。

连男生用捐款捐物,希望帮助到需要的人。

卫生巾互助盒子,在一众大v的转发之下迅速提升了知名度,也迎来很多学校效仿。

大家都觉得,这是一次教科书级别的女孩崛起案例。

不过没多久,这件事便悄然无声。

从供给端来看,这种完全自发的行为,并没有持续的资金来源,可以继续供给卫生巾;

领取卫生巾的人,也不那么自觉,看到没人,往往全部拿走,不再归还,没几次,卫生巾互助盒便空空如也,挂在墙上积灰。

有人监督的时候,这是善举;

没有人监督的时候,内心的欲望便会释放。

在日本,应对女生应急卫生巾的方式很简单:门口设置一个自动贩卖机。

有需要掏钱,没需要你可以当做没看见。

这就应了《国富论》作者亚当斯密,曾经说过的:商业才是最大的慈善。

当年轻人把公益、慈善,有且仅寄托在人的良心之上,无疑是一场风险巨大的赌博。

所以会赚钱容易,会给钱才难。

有好的制度,把钱放进笼子里,不利用、不浪费爱心人士的一片苦心,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

所以,2019年,国家出台了《慈善法》,为了就是让慈善更透明,更有法可依。

韩红曾把自己称为“中国版的阿甘”,觉得拥有和他一样的执着精神。

在演唱会上,她曾发自肺腑的和观众说,希望自己在离开的时候,可以摸着良心问自己,在有生之年,曾帮助过多少人,温暖过多少人。

这句话对应现在的种种,不难以理解为什么被人误会,仍在坚持,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愿意相信她。

或许在她心里,慈善已经成了信念。

我们应该感谢,如韩红这样的善心艺人,尽管一路充满质疑,但她从没有停下过脚步。

跟随着不断完善的公益制度,一起进步,我们可以昭见其本心:

她是善良的,所以她无所畏惧。

文章来源:周冲的声色影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

  • 文姬归汉

    路透社引述消息称,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将收到美国延后起诉协议,她或能返回中国。根据法庭日程,孟晚舟当地周五会出席纽约布鲁克林法院的聆讯,消息指她将以视像形式出庭。美国指控孟晚舟在华为...

    2021-09-24 23:13
  • 张爱玲的怕

    《哀乐中年》是张爱玲的作品吗? 张爱玲历来以小说家的身份被人熟知,自从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介绍她后,她的文学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与鲁迅、沈从文、茅盾并重的人物。但是在小说...

    2021-09-24 17:20
  • 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ldquo...

    2021-09-24 16:37
  • 毕业十年年入百万:没有幻梦的催眠,让我如何忍受现实的不平等?

    这看似不切实际的乐观背后,也可见国内的年轻人仍有着极强的向上流动意愿。这种梦想与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实现“中国梦”。 秋招季已拉开序幕,第一批00后即...

    2021-09-24 16:20
  • 台湾,又急了!

    “台湾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台湾地区22日宣称已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有日本媒体说,这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日本经...

    2021-09-24 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