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鬼》原型故事:一场精彩的天师斗法

2021-07-29 15:23

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影坛曾风靡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僵尸类题材电影。片中往往奇门遁甲、花样百出,令人看得目不暇接、啧啧称奇、直呼过瘾。其中尤以《鬼打鬼》(共6部)系列电影,让人眼前一亮,印象格外深刻。此类电影中的斗法桥段,紧张情节,往往取材于明清时期的志怪笔记文学作品。今天我们要介绍的就是《鬼打鬼》的原型故事。

宝禾电影制作有限公司出品,洪金宝监制并主演的《鬼打鬼》电影海报

在涿郡(今河北省涿州市一带)有位“非著名”阴阳法师,道行颇高,擅使妖术。当地凡是达官显贵、富商地主之家,倘有亲属过世,必要重金聘请他来开坛作法、超度亡魂。期间设宴摆席,熊掌鲍鱼茅台香槟,总之好吃好喝伺候到位,这样方保阖家安宁。如若不然,则会厄运当头、惹祸上身。

恰好有个村子里的富翁寿终正寝、驾鹤西游。他两个儿子都是武秀才出身,族里的亲戚都跟兄弟俩说,那法师法力无边,务必要请他来做完法事,方可收殓。这(请人做法事)不光是出殡的一个传统环节,更是以防祸患发生。

《鬼打鬼》中由陈龙饰演的两眼只认钱的“钱真人”

兄弟俩平日就对这位法师的“威名”早有耳闻,心中都颇为忌惮,没奈何只好带着银两前去请大师出马。刚巧这法师买地建房、营造别墅,正舍不得为了基建费用,自掏腰包。恰好“冤大头”登门造访,法师乐不可支,一拍大腿,打算狠狠敲这兄弟俩的竹杠——叫他们把自己别墅的建设费给包圆咯。

可兄弟俩哪知道还有这么一出!身上银子没带够,吃了个闭门羹。待下次他们“二顾茅庐”,那法师大概原意是想把新家建成河北省第一“楼王”,因此仍嫌钱数不够,还挖苦兄弟俩说:“我可不是街边随随便便几个子儿就能打发的江湖术士,咱好歹也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师咧。想请我呵,拿一百两黄金再来吧!”

那兄弟俩平日锦衣玉食、不愁吃穿,妥妥的富二代,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呀,他们立马反唇相讥:“少得意忘形了!生死各有天命,难道不请你,还能咒我‘冚家铲’(全家死绝)不成!?”二人说罢,拂袖扭头、恨恨而归。(兄dei,你惹麻烦咯,他还真能咒你全家。)

《鬼打鬼》中洪金宝饰演的“人见人欺”的倒霉鬼——张大胆

回到家中,家族亲属得知此行无果,纷纷为兄弟俩的冒失无礼、冲撞法师而忧心忡忡。二人合计着再找其他法师顶替,结果“招贤令”发出去后,诺大一个涿州城居然再无他人敢来应聘(看来是垄断市场呀)。

可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兄弟俩别无他法、一筹莫展之间,听闻有个哥们跟那法师交情不错,二人表示愿掏一百两黄金“出场费”,央求这哥们帮忙再去请一趟。(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法师问得那哥们的来意后拍手大笑,还冷嘲热讽、阴阳怪气地说:“哟~仗着自己家有几个臭钱,赌气走了,怎么着?不还是要回头求我吗?我啊,掐指一算,他家内死鬼老爹挂掉的时辰,正应着今夜子亥之交(晚上11点左右)会发生尸变。因此我才要那么多钱(加班费?)帮他镇邪。可就这区区一百两金子还抠抠搜搜、磨磨唧唧的,现在要想再请我出马呀,就算给三百两金子,我都懒得搭理咧!”(好家伙,坐地起价啊!)

《鬼打鬼》中的尸变

言毕,法师不客气地将那哥们打发出门,并交代说:“帮我给公子们带个话—可别拿人命当儿戏喔!”(言下之意是,三百两黄金和自己身家性命,你们挑一样。)

那哥们回去后,如此这般地学了一遍,大伙不由得愁容满面、焦急万分。老富翁的尸体还摆在灵床上,都快要发臭了。有棺椁而不得入殓,做儿子的于心不忍啊。兄弟俩没法子,一咬牙、猛跺脚:“如数加钱!”,他们决定再让那哥们去请一次。

忽然,人群里闪出一个身影,是位远方堂兄,他忿然说道:“那法师如此贪得无厌,灭绝人性。在下斗胆举荐一人,兴许也能办成(丧事)。”大家便问是谁,堂兄答说:“那道士法术、堪舆样样精通,不过市场营销能力稍差,品牌打造得不如那法师响亮,结果默默无闻、生活困顿。如今恰住我家附近,我这就去请来。”

兄弟俩虽说仍放心不下,但迫于眼前形势,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遂拜托堂兄去请。不一会儿功夫,人就到了,但见此人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一副落魄模样——大伙不免又心里打鼓。

《鬼打鬼》中由钟发饰演的良心法师——徐真人

这道士也不多言,先去查看富翁尸体,然后掐指算了半天,便拍着胸脯说:“今天就是吉日良辰,开坛做法,百无禁忌。”众人告诉他法师所言尸变之事,道士哈哈一笑:“是那家伙自作孽不可活。我啊,最近遇到一位高人,教了我应对之术,今夜刚好试试!”兄弟俩闻言大喜,答应他事成之后,必当重金酬谢。道士却满不在乎:“钱是小事,只要保得诸位阖家平安,证明我没吹牛逼说大话就行。”

那道士随即要了三只黑碗、一支毛笔、几钱朱砂(电影里《鬼打鬼》中拿的是鸡蛋),一通忙活后,已敲初鼓(约晚上7点)。只见道士在油灯下笔走龙蛇、挥斥方遒,于碗内画符。事毕叮嘱众人:“今夜请各位闭户安寝,勿用担心,出了任何事都‘雨女无瓜’,我自一人承担。”

说完便脱去上衣,打起赤膊、头发披散、光着双脚,将画符剩下的朱砂别在裤兜里,然后爬上房梁,再叫人把黑碗递给他。接着挥挥手说:“都散了吧,夜里若是听到我哀嚎惨叫,那就是他生我死咯。”(看淡生死,说得轻松)

众人听罢无不毛孔耸立、冷汗骤下,立马乖乖地回房紧闭门窗、蒙上被子。道士则躺在房梁上枕着双手,闭目养神。待听到打二更鼓(晚上21点),屋里屋外毫无动静,道士不由得喃喃自语,哼了起来:“今夜你会不会来?”

到打起三更鼓(晚上23点),此时依旧万籁俱静、沉寂无声。道士瞌睡虫也犯了,正打算梦会周公。忽然间,烛光晃晃、风声嗖嗖。道士大惊:“来了!”,他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笔直坐起身来。不一会儿,就见那富翁尸体开始蠢蠢欲动,盖在尸身上的纸被子也随之淅淅作响、飘飘荡荡。

突然,尸体嗖地坐了起来。道士瞅准时机,摸出黑碗急忙朝它砸去,啪啦一声脆响,尸体应声而倒,道士悬在咽头的小心脏终于被压了下来。可没多久,尸体又开始发作,跃跃欲起。还没来得及掏出第二只碗,僵尸就已离床下地,道士此时才将黑碗掷去,又是啪啦一声脆响,僵尸再次应声而倒。“看来黑碗这招不太管用?”这下道士担心再生变故,可不敢含糊,目不转睛,死死盯着僵尸。

伴随着一声惨厉长啸,那僵尸崛然又起。大概是被砸了两回,它似已知梁上有人,抬头探视间很快发现了道士,便对其怒目相向,并伸出两手、凭空挠抓,意图将道士捉下来。

道士此时心中暗暗盘算:我可就剩一只碗了,要是再不见效,看来是在劫难逃,活不过今晚了。于是他横下心来,暗自祷告,将那最后一只黑碗瞄准僵尸扔了过去,僵尸又一次应声而倒,许久也未曾动弹。

道士窃窃自喜,认为祸患已除。正准备顺着房梁爬下来瞧个仔细。哪知这僵尸又立起身子,而且比刚才更为狂暴(废话,你丫的老拿碗砸我!)。可道士已经黔驴技穷,(搞了半天,也就只会丢碗啊——难道这就是他自己先前所说高人传的妙招?不会是什么神棍吧!)正手足无措之间,那僵尸已会走步,直逼房梁。嘴里发出呜咽悲泣之声,大老远都能听到。而道士已是汗流浃背、抖如筛糠、双腿发软,几乎要从房梁跌落。

很快,僵尸已至梁下,它奋起一跃,疾如飞鹰,想用手抓住道士的裤子。(耍流氓还是断子绝孙爪?)道士大惊失色,心想:今天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咱们势不两立,我跟你拼了!

他一摸裤裆,(尿了没?)哦,不是。是裤兜,还好画符剩下的朱砂还在,于是掏出来含在口里,再咬破舌头,混着鲜血“噗”地向僵尸喷去。(含血喷人?)

僵尸被喷,支撑不住,应声坠地,同时厉声大呼:“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致我于死地!”说完后一声不吭,再不动弹。道士见此情景,才开始尝试慢慢挪动身体,结果发现筋骨麻痹,如同瘫痪。(久坐不动的后遗症。)

直到第二天旭日东升、公鸡打鸣,众人才敢进来探视。他们惊愕地发现尸体不在床上,满地尽是黑碗碎片,散布如星,不由得乍舌称奇。

房梁上的道士叫人拿衣服给他穿上,(怕着凉感冒吧?)扶了下来后,命人把尸体摆回原位,才悠悠地说道:“估摸那法师应该死了,不信可以让谁去看看。”

大伙照他说的派人前去打听,人还没进屋,隔着墙就听到嚎哭之声。原来那法师直到当天下午都不见有人来送钱,于是咬牙切齿地说:“敢瞧不起我?那就给你点颜色瞧瞧,看还有谁法术比我高的。”言毕,恨恨地上床就寝了。(没有叫老婆陪着一起?)

法师开坛做法,可惜最终术破身死

待敲五更鼓(凌晨3-5点)的时候,他老婆忽然听到他大吵大嚷,嘴里说的跟那僵尸最后口中所说一模一样。再上前一摸,已然凉凉,全家吓了一大跳。到来人造访,法师已经被套上寿衣,准备收殓了。

以上全是打探之人回来叙述的,大伙听罢都特别诧异。

后来法师的儿子听闻此事,还去衙门击鼓告状,说是道士用法术杀害自己父亲,结果衙门也没受理。那法师死掉还不满一年,老婆偷人儿子赌博,最终落得个倾家荡产的下场。

而那道士,凭借此战一炮而红、声名鹊起,大伙对他的法术都特别服气。至今在涿州名声大噪、威震一方,已成了当地首屈一指的土豪。

这则故事原题《尸变》,出自署名为“长白浩歌子”所作的志怪小说集《萤窗异草》。作者一说为乾隆年间的满洲旗人尹庆兰;一说为光绪年间,申报馆文人平步青假托所作。

《萤窗异草》共三编十二卷,收有短篇文言小说一百三十八篇。此书叙述的多是明末清初的见闻,文字隽秀,笔锋犀利,在诸多模仿《聊斋志异》的作品中成绩较高。

故事原文的结尾,按照志怪笔记小说的习惯,作者也加入了自己对上述故事的点评,无非就是教育大家不要太贪云云。

这个光怪陆离、叹为 观止的天师斗法故事,就是香港僵尸电影《鬼打鬼》里,洪金宝饰演的张大胆被反锁在马家祠堂中与僵尸缠斗一夜的“原著情节”。其中的场景描绘,惊心动魄、紧张急迫,确实是上佳的电影脚本素材。

《鬼打鬼》中洪金宝饰演的“张大胆”正与僵尸打斗

我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有待发掘的文学素材非常可观。还可以通过现代科技,利用电影等视觉艺术,将古典文学作品中那些画面感十足的片段转换到大荧幕上。如此一来,不光是我们这些观众能饱眼福,此举亦是赋予古典文学作品一种新的艺术存在,岂不两全其美?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来源:时拾史事

作者:谦虚公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

  • 张爱玲的怕

    《哀乐中年》是张爱玲的作品吗? 张爱玲历来以小说家的身份被人熟知,自从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介绍她后,她的文学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与鲁迅、沈从文、茅盾并重的人物。但是在小说...

    2021-09-24 17:20
  • 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ldquo...

    2021-09-24 16:37
  • 毕业十年年入百万:没有幻梦的催眠,让我如何忍受现实的不平等?

    这看似不切实际的乐观背后,也可见国内的年轻人仍有着极强的向上流动意愿。这种梦想与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实现“中国梦”。 秋招季已拉开序幕,第一批00后即...

    2021-09-24 16:20
  • 台湾,又急了!

    “台湾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台湾地区22日宣称已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有日本媒体说,这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日本经...

    2021-09-24 07:54
  • 深度 | 美国的愤怒:海权的衰落与困局!

    看到这个数据,成立了245年的美国出离了愤怒:我拥有着全球最强大的海军舰队,有着超过300个海外军事基地,是全球当之无愧的海洋霸主,是二战后全球秩序的制定者。可是,在我覆盖全球的舰...

    2021-09-24 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