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完成太空旅行高调炫耀,却被一位82岁的老太太抢了镜!

2021-07-22 13:32
北京时间晚上9点12分,在得克萨斯的沙漠深处,
全球首富贝索斯飞入太空,成为第二位乘坐自家公司研发的飞行器进入太空的富商。



第二名,这个称号听上去有一丢丢尴尬,
没办法,原本稳当的“第一宇宙富商”称号,在上周被维珍老板布兰森截胡了。

但贝索斯对这次宇宙之旅还是很满意,他认为和布兰森的维珍银河飞船比,自己的新谢泼德火箭体验效果更佳。


新谢泼德号不需要驾驶员,这次和贝索斯一起上天的,有他的弟弟马克·贝索斯(Mark Bezos),18岁的物理系学生奥利佛·戴曼(Oliver Daeman),和82岁的飞行员沃利·芬克(Wally Funk)。

这四个人之前都没去过太空,除了芬克老太太外,其他人连基本的宇航员知识都缺乏。


但新谢泼德号的全自动设计让普通人也能上太空。
所有人在发射基地里进行了两天简单的宇航员培训,了解一下失重是怎么状态,就可以了。

贝索斯的整场旅行只有11分钟,比布兰森的50分钟短得多,这是因为火箭的升空速度更快。


在发射后2分45秒,新谢泼德号以三倍音速升至7万米高的天空,接着火箭助推器和太空舱分离,太空舱继续升高,助推器降落到地面回收。
(这个过程布兰森的维珍银河要40分钟)

在发射后3分钟,人们能感受到失重,到第4分钟,太空舱来到飞行旅程的最高点,也就是卡门线,距离地球100公里的高空。


贝索斯的火箭能达到的地方比布兰森高14公里,这是让他自豪的地方,不过从风景和体验上讲,两者差别不大。

在蔚蓝的地球上方,贝索斯和他弟弟在太空舱里漂浮,用手拼出“Hi, Mom”。


四个人在空中玩抛接球的游戏,玩了两分钟后,就开启回去的旅程。


在发射后第9分钟,太空舱重新落回地球大气层,同时打开三张降落伞,两分钟后,它在得克萨斯的沙漠降落。


贝索斯满面笑容地走出太空舱,收获美国政府颁发的“宇航员之翼”勋章。

其他人有些意犹未尽,尤其是18岁的戴曼。


戴曼是四个人中唯一一个花钱上来的,他的父亲参与了新谢泼德号的门票竞拍,花费2800万美元把儿子送上了天

贝索斯在6月份的拍卖会非常成功,吸引了全球143个国家的6000多名竞拍者,竞拍初始价格只有20万美元,然后越走越高,将近3000万美元。

原本,在戴曼上还有一名匿名竞拍者,他成功获得了门票,但因为行程冲突,无法赶来,所以贝索斯把门票给了竞拍第二名。


飞行结束后,贝索斯在采访中说公司未来的太空旅游门票已经卖了1亿美元,市场前景非常好。

目前,媒体还不清楚新谢泼德号正常的票价是多少,布兰森的票价是25万美元,马斯克的票价是5500万美元。

马斯克的龙飞船门票之所以这么贵,是因为它能把人送上与国际空间站相同的地球轨道,能让乘客长时间体验失重,这是贝索斯和布兰森比不了的。


作为第二名,贝索斯的太空之旅中规中矩,没太多爆点,
但他的采访就很有爆点了。

在旅行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贝索斯出人意料地宣布一项新的慈善项目,给CNN的记者凡·琼斯(Van Jones)和名厨何塞·安德瑞斯(Jose Andres)每人1亿美元。


他说这是“勇气与文明奖”,表彰那些在混乱的世界中努力统一人心的人。这1亿美元,两人可以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捐给其他慈善机构也行。


这……全球首富就是不一样,给朋友发个红包都这么大,以亿计算。

发布会上,贝索斯不知是脑袋抽筋还是怎么的,还说了一句很招黑的话:
“感谢每一位亚马逊员工和顾客,(我之所以能上天)是你们为这一切买了单,我打心底感谢你们。”


员工和顾客努力工作赚钱,就是为了你的太空梦?

美国网民们笑了。
贝索斯以压榨亚马逊员工闻名,还偷漏税,明明自己有990亿美元的资产,却只付了0.98%的税。

调查机构ProPublica上个月报道,2007年贝索斯已经是亿万富翁的时候,没交一分钱的联邦所得税。


从2014年到2018年,他的财富增长到990亿美元,却只报告了42.2亿美元收入,实际缴税不足1%。

更狠的是,2011年,贝索斯的财富稳定在180亿美元时,他说自己亏钱了,不光不用交税,还从政府那里拿了4000美元作为孩子的补助金。

都是亿万富翁了,怎么连4000美元都要坑呢?


网民和政客们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嘲讽:

“杰夫·贝索斯忘记感谢每一个辛勤工作的美国人,因为是他们交了税,维持整个国家运转。而贝索斯和亚马逊什么都没付。”


“你根本不需要成为一个火箭科学家才知道亿万富翁们必须缴税。”


“你为什么不通过提高员工工资来感谢他们呢?”

贝索斯在网民口中讨不到好处,没办法,形象实在太差。不过,这次太空旅行,也让人们认识了一位宝藏老太太,也就是开头提到的飞行员沃利·芬克。

为了这次太空之旅,芬克已经等待60年了。


她是美国第一名女性航空安全调查员,也是一名了不起的飞行员和宇航员预备役。

芬克出生于1939年,从小热爱机械和户外运动,在14岁时,她就是职业级射手,获得过“卓越步枪兵奖”,还被艾森豪威尔鼓励。


高中时,芬克想学习机械制图和汽车,但因为是女生,她只被允许学习家政课。

她沮丧地早早离开高中,到哥伦比亚市学飞行,17岁时获得飞行员执照,20岁时担任飞行教官。一年后,她把目光投向太空。


那年,威廉·洛夫莱斯(William Lovelace)博士想测试女性在宇航员测试中的表现如何,是否能成为宇航员。

在此之前,宇航员都由男性担任,但从理论上讲,女人更适合,因为她们体重比男性轻,吃的食物比男性少,这意味着太空运输的效率更高。


洛夫莱斯建立了一个后来被称为“水星13”计划,招募25名女性参与宇航员的身体和心理测试,最终只留下几个人,芬克就是其中一位。


芬克当时只有21岁,虽然年龄太小不符合要求,但因为优异的身体素质被破格录取。

她的表现非常好,某些测试中,她的得分比男宇航员约翰·格伦(John Glenn)都高。


在极端的感官剥夺测试中,芬克在黑暗的坦克中持续待了10小时35分钟,一直没有产生幻觉,创下宇航员记录。

她通过所有测试,有资格进入太空,但“水星13”项目没有得到美国宇航局的支持,项目被搁浅了。

芬克等人找官员们游说,结果被一一反对,包括当时的副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他在信上潦草地写道,“让这一切停止吧!”


洛夫莱斯想再进行一场高级航空医学检查测试,要用到军事设备和喷气式飞机,也被海军拒绝了。

“水星13”成员不想放弃,她们去国会开听证会,讲述自己要做这些测试的原因。
但美国宇航局的代表说,女人不具备成为宇航员的资格。

了解此事的约翰·格伦甚至说:“女人不在航天领域才符合社会的稳定秩序。”


项目失败后,”水星13”解散,芬克在飞行员职业道路上取得很多成就,得到过很多“第一”。

但她没有忘记自己飞向太空的梦想,在之后几年,她四次向宇航局申请成为宇航员,每次都被拒绝。
宇航局说她缺少工程学学位,但约翰·格伦没有学位照样能当宇航员。


到1995年,终于出现第一名进入太空的女性,但那时芬克年纪已经很大,基本的体能测试都无法通过。

她仍然没有放弃梦想,在2012年,布兰森宣布开放维珍银河的宇宙旅行门票时,她用自己的毕生积蓄买了一张门票。

后来的事我们也知道,维珍银河的商业宇宙旅行迟迟没有开放,芬克一等再等,直到今年,82岁的她,等到了贝索斯的邀请。


贝索斯很欣赏芬克,新谢泼德号的旅行对体能也没什么要求,老太太成功完成太空之旅,成为飞向太空最年长的人,超过约翰·格伦的77岁记录。

和她一同去的戴曼,创下最年轻的宇航员记录。


在82岁高龄完成梦想,芬克奶奶真的是一个传奇。

历史的局限性,让她因为性别歧视被拒绝在宇航员的大门外,但多年的坚持和等待,也迎来好的结果。

看着她从太空舱下来后大大的笑容,是完成多年夙愿后的满足。

果然,完成梦想,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啊……




ref: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economy/jeff-bezos-space-taxes/
https://www.dailymail.co.uk/sciencetech/article-9806611/Peak-richest-man-world-Social-media-reacts-Jeff-Bezos-extravagant-space-flight.html
https://www.cnn.com/2021/07/20/media/van-jones-bezos-100-million/index.html
https://www.foxnews.com/media/jeff-bezos-panned-for-thanking-amazon-employees-customers-for-paying-for-spaceflight-id-like-a-refund
https://www.rollingstone.com/culture/culture-features/wally-funk-blue-origin-space-travel-1199439/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英国那些事儿

作者:事儿君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