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这个“艾滋大国”

2021-07-15 08:47

怨恨如牢狱,原谅别人,等于升华自己

——曼德拉




艾滋大国


最近,南非政府有意开放一妻多夫制合法化,引起一些践行一夫多妻制人士的反对。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绕,一会儿一夫多妻,一会儿一妻多夫,这不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嘛。事实上,作为全球婚姻制度最多元的国家,南非这么搞,南非人民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可能乐见其成。

 

1998年,南非通过《传统婚姻法案》,允许男性经元配同意后,迎娶多名女性,即一夫多妻制,而今,在平权呼吁下,南非政府又想开放一妻多夫制,让有志于此的南非女士,可以敞开胸襟,有个用武之地。

 

有个叫马乔科的专家,采访了数十名偷偷实行一妻多夫的实践者,包括20位妻子和45位丈夫。实行这种婚姻形态的家庭,一般是由女性提出邀约,丈夫们分开居住,但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其最初灵感,得自一位妻子早年在大自然中对蜂后的观察,由此萌生实践一妻多夫的想法,如今,这位妻子共有9个丈夫,其中包括她的初恋男票。

 

马乔科对丈夫们一通采访后发现,他们之所以接受一妻多夫,主要是害怕失去妻子,还有些人在性方面无法让妻子满足,又不想离婚,便把一妻多夫当作免交公粮的权宜之计。

 

南非的“一妻多夫”方略,目前虽还只是一个构想,但未必不会成真。纵观整个非洲大陆,肯亚、奈及利亚、刚果民主共和国都曾容许一妻多夫,加彭法律至今认可一夫多妻制。

 

南非这种“谁是谁老公都是临时工”的前卫作风和开放思想足以令世人惊叹。然而,在这风光旖旎的背后,有个非常恐怖的数据:南非艾滋病感染者人数达706万,感染率为12.57%,是全世界感染艾滋病人数最多的国家(2017年数据),乃至获得了一个不那么好听的称号——艾滋大国


南非红灯区妓女

 

2003年11月,曼德拉和他创办的基金会发起了一项名为46664的抗HIV募捐运动,46664这个数字,是曼德拉在监狱的囚犯编号。

 




两年后的2005年,曼德拉向全世界宣布,他的儿子马卡托死于艾滋病。

 

2012年,联合国发布数据,南非总人口5100万,成年人感染艾滋病的比例达到17.9%。2021年,南非死于艾滋病的人数,累计超过1000万人。

 

艾滋病肆虐的南非,究竟是怎样一个国家?



 

种族灭绝


1498年,葡萄牙人达伽马绕过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开启了欧洲直通印度和中国的新航道。

 

在接下来的近一百年中,葡萄牙封锁消息,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不使用好望角,也不让英、法等其他国家通过好望角。直到1580年,葡萄牙与西班牙合并,头铁的荷兰趁机冲破封锁,一头窜进印度洋,打开新天地。

 

1652年,荷兰东印度公司(17世纪世界最大的垄断海外贸易公司)凭借强力,将葡萄牙人一顿削,控制了好望角。一时间,载满香料、胡椒、茶叶、纺织品、咖啡等货物的荷兰船只,你来我往,穿行不息。

 

拿下好望角这块宝地后,荷兰人开始往开普敦移民,最早的那批,是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及其家属。受当时贩卖黑奴风潮影响,荷兰移民引进奴隶制,把农事交给黑奴,手工业交给来自东南亚的马来奴,自己啥都不干,扛着猎枪,飞鹰走马,还倍儿自豪,随着年月增加,南非形成了一个操蛋的白人族群——布尔人。

 

布尔人的发财致富之道,就是不断扩大农场面积,说白了,也就是不断侵占非洲土地。18世纪初,布尔人驾着大牛车,四处扩张,乐此不疲。


布尔人

 

布尔人的扩张,苦了南非的原住民。


南非原住民有三:1.桑人,人口约5万,过着原始狩猎的生活。2科伊人,人口约20万,肤色多呈黄褐色,打猎的同时,经营畜牧业。3.南班图人,肤色为黑,经营牧业和农业,人口在100万以上,其中,与欧洲人接触的,主要是科萨人。

 

提起灭绝原住民,欧洲殖民者各怀绝技,布尔人对南非原住民的戕害,仿佛美国人之于印第安人,澳大利亚人之于澳洲土著,加拿大人之于因纽特人。

 

从事畜牧业的科伊人,拥有的牛羊漫山遍野,让布尔人非常眼红。他们想了个损招,诱骗科伊人喝酒抽烟,使其上瘾,待到上瘾后,布尔人将烟酒价格抬高,成为奢侈品,且做出规定,只能用牲畜来交换,科伊人很快上钩。据记载,布尔人的某一次“交换”,拉走了科伊人447头牛和1292只羊。

 

科伊部落的一些有识之士,看透布尔人的阴谋,想方设法逃避牲口交易,许多头人得知白人要来,就把牲口藏匿起来,或者赶到深山。

 

眼见“买卖”做不下去,布尔人把心一横,撕掉文明面具,揣着火枪直接开干,火烧部落,抢劫牲口,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每当荷兰回程船队停泊在好望角,面临牲畜供不应求时,公司就派出远征队,窜入南非内陆,干起杀人越货的勾当。



失去牲畜的科伊人,无以为生,从部落游离出来。男性成了廉价劳动力,女性则沦落风尘,成为白人的泄欲工具,她们三五成群,聚集在好望角港口,做起皮肉生意,以猎奇的“异域风情”,换取殖民者的仨瓜两枣。

 

1805年,南非境内的科伊人只剩下20006人,没过多久,这个南非最古老的民族便被布尔人灭绝了,只在混血人种中留有他们残存的血脉。

 

如果说布尔人对科伊人的灭绝,是连蒙带骗,计谋与武力并重,那么对桑族人的灭绝,则是赤裸裸的肉体消灭。18世纪70年代以后,布尔人为永远霸占桑人的猎区土地,制定了种族灭绝计划,目标是消灭整个桑族。

 

布尔人的民团采取“梳篦法”,逐个山洞,逐条山脉清剿,遇见桑族成年人,不分男女一律杀死,只把儿童抓回农场当奴隶。消灭桑人的过程,延续了一个多世纪,到1957年,南非全境只剩下20名桑人。



南非三大原住民,科伊人和桑人接连灭绝,只剩下由黑人构成的南班图人。

 

落笔至此,想到前一阵,我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在中国人民大学演讲时说的话: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


翻翻世界历史,无数从古至今的惨痛案例,一遍又一遍印证了这几句话,彼时的白人殖民者,明明干着杀人放火的勾当,却动用宣传机器,不遗余力地往自己脸上贴金,把血淋淋的种族灭绝称之为传播更先进文明,将暴利的殖民掠夺称之为市场的规律商业的美德,而那些被屠杀的永远闭嘴的原住民,成了这出历史连台大戏的失语者,不但身躯填了沟壑,还被冠上野蛮落后的帽子,任人评说,无法反驳。

 

言归正传,经布尔人几番杀戮,南非三大原住民只剩下南班图人,这个民族中的科萨人,崇尚勇武,敢于斗争,殖民者侵占其地盘时,科萨人奋起反抗,打了三次“卡菲尔战争”,给殖民者还以颜色,以至于东印度公司慑于科萨人的“彪悍”,明令布尔农场主不得雇佣科萨人。

 

南非科萨人(黑人)没有走上像科伊人和桑人那样被灭绝的命运,与科萨人敢于硬刚的性格不无关系,数百年来,科萨人猛人辈出,其中最为我们熟悉的那个人,名字叫:曼德拉。



 

英布战争

 

十八十九世纪,英国渐渐崛起,与荷兰干了几架,成为新霸主,与此同时,南非接连发现了储量惊人的钻石和黄金,让英国这个处于全盛期的流氓国家爱不释手。

 

19世纪末的英国,其殖民地领土覆盖了世界陆地面积的五分之一,是罗马帝国鼎盛时期的5倍,统治着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一(超4.5亿人)。

 

已扎根南非的布尔人,与新来的英国人不对付,于1898年10月11日,开启了狗咬狗的英布战争。当时,整个欧洲矛盾重重,大多同情布尔人,认为英国这么搞,是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布尔人见有舆论支持,顺杆往上爬,收起搞种族灭绝时的狰狞嘴脸,转而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声称要捍卫自由和人权。

 

擅长强占道德高地的英国人,也不甘人后,说都啥年代了,你们布尔人还搞奴隶制那套,压迫黑人,我这是代表正义消灭你们。

 

英国人和布尔人大动干戈之际,南非400万黑人冷眼旁观,他们心中明白,这两货是一丘之貉,无论谁胜出,自己都无好结果。英布战争期间,布尔人对南非黑人严加防范,只把56%的军队调往战场,留下44%的军队留在后方监视黑人。

 

英布战争打了两年七个月,可以说是两败俱伤,英军耗费2.2亿英镑,2.1万多人战死。走狗屎运的是,此次战争中,一个对未来历史有着莫大影响的24岁英国士官,冒着枪林弹雨,几次死里逃生,最危险的一次,他被布尔人抓获,关进战俘监狱,预备第二天枪毙,该士官当晚越狱,趁夜色逃出生天。这名愣头青英国士官的名字叫:丘吉尔。


丘吉尔

 

1901年,英布双方签下《米德尔堡建议》,规定南非黑人在德兰士瓦和奥兰治殖民地,不得享有选举权,以保证白人的绝对优势。

 

南非黑人欲哭无泪,两个流氓打架,遭殃的却是自己,尤其是英国,如此虚伪,开战前口花花,说什么为了伸张黑人的权益,意图挑动黑人暴动,最后打完仗,屁股一扭,就在谈判桌出卖黑人。

 

南非黑人对殖民者的仇恨情绪不断增长,他们想了个有点阿Q的办法,大批宰杀白色家禽,如鸡鸭鹅等,只要是带有“白色羽毛”的,几乎无一幸免。

 

另有一些有文化的黑人,觉得这么搞不行,他们于1912年,召开南非土著大会,决定成立一个全国性组织——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这个组织实际是当时新兴社会力量与部落贵族的联盟,由酋长组成上院,平民代表组成下院,其目的是消灭“肤色壁垒”,实行种族平等,但有个前提,一切活动严格限制在非暴力的合法范围内,大会明确宣布:宁愿通过符合宪法的途径而不使用暴力。

 

南非白人听到“非国大”非暴力的声明,暗自狞笑。1920年,非国大组织黑人在昆斯敦城外设立营地,400名手持机枪的白人警察将其团团包围,一通突突后,163名黑人被当场射杀。



 


曼德拉


曼德拉是一个科萨族酋长的高级秘书之子,受过良好的教育,与他往来的,多是黑人中的佼佼者,有律师、实业家、医生等,这帮人血气方刚,为反抗白人压迫,争取黑人权利,运用笔杆子,写下无数请愿书,投递给英国国王和英国议会,结果根本无人问津,全部石沉大海。

 

年轻气盛的曼德拉憋了一肚子火,在他看来,面对坚硬如铁的现实,非国大的非暴力无异于是个笑话。1943年,曼德拉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非国大内部,成立了一个由青年组成的核心组织——“青年联盟”。


年轻时的曼德拉

 

1950年,曼德拉被选为青年联盟主席,随后,他与非国大主席莫罗卡等人发起“蔑视不公正法运动”,向南非政府提出废除6项臭名昭著的种族主义法令。

 

1952年6月26日,曼德拉率领全国各地黑人志愿者参加蔑视运动,他们不顾种族隔离法令,坐在专为白人提供的座位上,涌进只为白人开放的俱乐部和戏院。

 

南非政府见状,立即调遣军警,武力镇压,南非警察端着刺刀,冲向抗议人群,造成一系列流血事件,曼德拉等十几名非国大领导人悉数被捕。

 

此次遭遇,坚定了曼德拉武力反抗的决心。

 

从牢里出来后,曼德拉秘密出访北非、西非的一些独立国家,介绍南非的反种族主义斗争,还去往阿尔及利亚等地学习武装斗争经验。

 

1962年,曼德拉学了一身武装斗争的本事,回到南非,组建黑人武装力量——民族之矛。在这期间,曼德拉阅读了大量各国游击战专家的著作,其中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论述,最令曼德拉钦佩。

 

在曼德拉领导下,南非黑人建立了若干个战斗小组,1961年12月16日,“民族之矛”引爆约翰内斯堡的炸弹,随后又炸毁纳塔尔三座高压电缆铁塔。

 

南非当局惊恐不已,全国搜捕曼德拉,曼德拉被迫逃往国外。

 

1962年7月,曼德拉秘密回国,谁料,不到一个月,就在回约翰内斯堡的途中,被三辆警车截住,从此失去28年的自由。

 

曼德拉为人机警,怎会一回国就被抓住?关于曼德拉被捕这段历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个众说纷纭的历史之谜。直到2016年,一个叫里卡德的美国前中情局特工在临死前道出真相:曼德拉之所以被捕,是因为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向南非当局提供了情报。

 

里卡德曾任美国驻南非德班副总领事,当时,他得到美国高层指示,曼德拉搞武装暴动,属于极度危险人物,是对美国和西方的威胁,有必要协助南非当局将其抓捕。

 

得到密令后,里卡德发挥他特工的本领,查出了曼德拉的行踪,与南非当局一道,在德班设路卡,半路截胡,将曼德拉抓捕。

 

这件事在美国中情局,一直被藏着掖着,属于顶级机密,不足为外人道也。原因无它,只因美国政府多年来沐猴而冠、添油加醋给自己树立的“人权灯塔”形象。一个张口人权,闭口民主的国家,如何能支持南非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政策呢?传出去这老脸该往哪儿搁。

 

话说,美国这种阴阳二皮脸,迷惑性很大,一方面,它永远在正大光明地吆喝着那些诛心的漂亮话,以此作为自我标榜、欺行霸市的利器,另一方面,它在暗地里为维护美国一家独大的利益,干尽不可告人的事。

 

看透美国这点,还真是需要一双慧眼。

 

近日,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接受美国“轴线”新闻网采访,记者乔纳森一直就新疆问题,进行诱导式提问,说巴基斯坦为何对中国新疆的人权问题避而不谈。

 

巴基斯坦总理的回应可谓一针见血,大意是诸多证据表明,中国新疆并不存在“强迫劳动”,更无人权迫害。紧接着,伊姆兰·汗反将一军:为什么克什米尔人的处境被忽视了,有10万克什米尔人被杀害,为什么对西方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



 

悬崖边的盛宴


曼德拉被南非当局监禁28年之久,可谓牢底坐穿。

 



曼德拉坐牢期间,从1960年代到1970年代末,南非许多现代化都市拔地而起,豪华高大的写字楼比比皆是,玲琅满目的商品应有尽有,许多外国游客感叹南非经济发展的同时,却忽略了它的暗面。

 

南非公园的长椅上,赫然写着:只供白人使用,黑人不能坐。黑人不准乘坐快速公交,也不准在写字楼里乘坐电梯,不能使用白人的厕所,像约翰内斯堡城市中心的剧院、星级饭店、电影院和图书馆,均不准黑人进入。

 

为保持所谓“白人血统”,南非当局严格禁止白人与非白人通婚,一个牧师若替白人和非白人证婚,就会被判10年苦役。而与白人妇女通婚的黑人,则会被判处死刑。

 

在那个年代,南非当局这么大搞特搞种族歧视政策,无异于悬崖边的盛宴。

 

早在1960年代,非洲33个殖民地宣告独立,联合国一下增加了几十个席位。1974年,葡萄牙发生政变,卡埃塔诺政府垮台,莫桑比克和安哥拉取得独立,位于非洲南部的坦桑尼亚、赞比亚、博茨瓦纳等国,不断给南非政府施加压力,支持南非黑人的反种族主义政策。

 

从1980年起,南非国内外掀起了一场“释放曼德拉运动”,并提出了一系列种族平等的要求。1989年,南非当局领导人德克勒克与曼德拉会晤,次年二月,德克勒克用阿非利卡语和英语宣布,将曼德拉无条件释放。



 


盖棺论定


回望曼德拉的漫漫自由路,真可谓时也,运也。

 

西方殖民者强占非洲土地,巧取豪夺,灭绝了科伊人、桑人等原住民,又为各自利益,搞出世界大战,以至于生灵涂炭,血流成河。故园风雨后,被压迫的非洲诸民族终于觉醒,以雷霆之势,纷纷独立。南非当局兀自执迷,强推种族隔离政策,于悬崖边上胡吃海喝,直到临界点将近,为顾及自家性命,这才释放曼德拉,来了个软着陆。

 

曼德拉出狱后,人气高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不遗余力,将诺贝尔和平奖之类的殊荣,一股脑儿塞过来,硬生生把一个反压迫的民族斗士,拗成民主自由模特。曼德拉将计就计,为民族利益,长袖善舞,配合演戏,做了不少软广硬广。放眼世界,那些稀里糊涂,倒了霉又被封了神的,岂止一个曼德拉,至少还有这两位:印度的甘地,缅甸的昂山素季。

 

美国如今仿佛主持着一个交响乐团,领着群鸦鼓噪的队伍,大吹特吹曼德拉,若想起当年派中情局特务与南非当局勾结、陷其于囹圄时,羞也不羞?

 

最后补充一个耐人寻味的知识点:曼德拉的名字,一直被列在美国的恐怖分子黑名单上,直到2008年,才将其划去。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

作者血钻故事编辑部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