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卫生院打脸拜登政令 新冠溯源发现美意法证据

2021-06-16 08:34

鱼论 美卫生院打脸拜登政令 新冠溯源发现美意法证据 


美国,意大利,法国……

接二连三爆出新冠溯源新证据。

看拜登三个月后如何宣布他那“基于情报系统”所掌握的新冠源头证据。

尽管,有关上述这三个国家早在2019年12月以前就已经发现新冠肺炎的蛛丝马迹时有耳闻,

但似乎从来没有被西方主流媒体注意,

或者说,大张旗鼓地宣传。

然而,就在G7刚刚结束,北约峰会正在进行,而拜普会即将要举行之际,

美,意,法的媒体不约而同地对这个主题进行专题报道,

这些“巧合”暗示着什么?

再加上,就在前几天,美国《纽约时报》打电话,及发电邮,采访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

石正丽直接否认所谓“新冠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说。

但这一切为什么现在开始?

我们要好好想一想。

是美国和西方终于瞒不住了?

还是美国和西方为中国准备的一根胡萝卜?

然而,所谓“新疆种族灭绝”的大棒子还在空中飞舞。

针对中国的胡萝卜和大棒子在同一时间齐齐飞舞,

中国要小心了。



 美国立卫生研究院最新发现:2019年12月新冠已在美传播 

2021-06-16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在拜登政府到处散布“实验室泄漏”阴谋论、试图发起对中国“病毒溯源”国际调查之际,美国权威机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6月15日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美国多地采集的血液样本中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证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本土传播。

尽管报告作者表示,上述结果无法说明病毒起源,也还没调查病毒抗体携带者是否有海外旅行史,但还是有美媒发现了“不寻常”。

《华盛顿邮报》指出,研究显示,2020年初从纽约州、加州等地采集的样本中,并没有发现抗体阳性的检测结果,而这些州一直被认为是新冠最初输入美国的地区。

就在NIH发布研究报告的同一天,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突破60万。

美媒报道截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媒15日报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当天在美国感染病协会(IDSA)官方出版物《临床感染疾病》杂志(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发布了新的研究报告。

研究显示,早在美国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西西比州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前,这些州内就有人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

NIH此前发起一项名为“我们所有人(All of Us study)”研究计划,这一计划旨在收集100万人的健康信息,参与这项研究的民众捐献了自己的血液。研究人员对2020年初采集的2.4万个样本进行检测后发现,至少有9人的血液中出现了新冠病毒抗体,其中有7人在其所在州通报首例确诊病例前,就被检测出病毒抗体。

研究报告截图(部分)

具体而言,研究人员对伊利诺伊州、马萨诸塞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密西西比州的血样采集时间分别是2020年1月7日、1月8日、2月3日、2月15日、3月6日;而这5个州首次报告新冠确诊病例的时间分别是2020年1月24日、2月1日、2月5日、3月6日、3月11日。

研究报告指出,感染病毒后大约需要两周时间才能产生抗体,按照抗体检测时间向前推,那么伊利诺伊州在2019年12月24日就已经出现了新冠病毒,“这项研究证明新冠在美国流行之初就已在很多州低水平传播。”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公开的首批12例新冠确诊患者,都有中国大陆旅行史或是其密切接触者,而美国对新冠病毒的检测始于2020年1月中旬,当时联邦政府也只是建议对有中国旅行史或其接触者进行检测。直至2月26日,美国才通报首例社区传播(无旅行史)病例

研究认为,这一时间差“掩盖了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的新冠(在美国的)地理传播。”

这项研究的另一个发现是,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以及华盛顿州西雅图的检测样本中,没有一例抗体阳性。尽管报告指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去年初当地传播率较低或采集样本较少,但《华盛顿邮报》还是用“不寻常的发现(striking finding)”形容这一结果,因为这些州原本被认为是新冠病毒最初传入美国的地区。

论文联合作者、“我们所有人”代理首席医疗和科学官谢里·斯库利(Sheri Schully)在接受美媒Axios采访时称:“我们的研究并没有说明病毒的整体起源”,“我们没有跟踪这些参与者,了解他们是否曾在美国境外旅行,或者是否与有境外旅行史的人有过接触。但是,对于应对未来的流行病而言,重要的是了解在患病率较低的时期发生了什么。”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论文的第一作者凯莉·阿尔索夫(Keri Althoff)在接受CNN采访时说:“这项研究表明,我们还需要从美国的这场流行病中发现并整理出很多东西。”

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专家杰弗里·沙曼(Jeffrey Shaman)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希望研究人员能够进一步挖掘抗体阳性者的旅行史,因为这将提供更完整的信息。

沙曼并没有参与NIH此次研究,但他早前和同事通过建模得出的结论和NIH研究类似,即新冠病毒在美国官方通报首批确诊病例之前,就已经在美国传播。

此前,已经有不少研究和报道指出,早在2019年12月乃至更早的时候,新冠病毒就已经在美国本土传播,例如在2020年12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和美国红十字会的一项研究表明,2019年12月中旬美国就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当时,研究人员同样是通过检测血液样本发现这一情况。

作为同样隶属于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权威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也进一步证明了这些观点。

而对于NIH的结论,不少美国网民丝毫不意外,在推特有关新闻的评论下,美国民众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我(2019年)12月在马里兰州感染了新冠,流感测试呈阴性,医生告诉我,‘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每个人都带着同样的病症,但又不是流感’……”

“几乎肯定的是,我在2019年11月中旬感染了它,我住在纽约,看了2次医生,流感和链球菌都是阴性……可怕的发烧、身体疼痛,咳嗽持续了2-3周,最后得了肺炎,花了很久才康复。”

“我记得!他们(美国政府)试图把这些神秘的病例和一些死亡案例归咎于电子烟,但我认为(那时)新冠已经在美国蔓延了。”

还有网民表示,虽然看到了最新研究,“但我们还是要怪中国,对吧?”

另一人回答:“中国是第一个向世界通报(新冠)病毒的国家,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来自中国。”

有网民表示:“客观看待新冠病毒的起因,我们不应该对‘中国实验室泄漏’妄下结论,病毒可能来自中国、欧洲或美国,可能在2019年军运会期间被带到武汉。”

在世卫组织专家组明确给出“实验室事故引发病毒是极不可能的”结论后,美国政客近期却又炒起了新冠病毒溯源的“冷饭”,口口声声说要“科学调查”,拜登下令让情报部门着手此事,七国集团峰会公报中也列入“新冠溯源”内容,这背后的政治目的不言而喻。

但无论美国政府如何污蔑抹黑,都改变不了其抗疫无能的事实。就在NIH发布研究报告的同一天,美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突破60万,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3348万例。

另一方面,正如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所说,如果美方真的重视透明,中国已经邀请世卫专家两次来华进行溯源研究,世卫专家也到访了包括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内的各类生物实验室,如果美国什么时候可以邀请世卫专家去德特里克堡看一看?



 石正丽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说毫无根据  

2021-06-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据美国《纽约时报》14日报道,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日前在接受该媒体访问时,驳斥了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泄漏的假设,称这是“毫无根据”的。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石正丽以电子邮件的方式接受访问。针对有报道引用美国情报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员工,在2019年11月就出现类似新冠的症状,到医院寻求治疗,石正丽回应表示,没有这回事,并说:“如果可能的话,你能提供这三人的名字来帮助我们调查吗?”

石正丽还称,她的实验与“功能获得”研究不同,因为她的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了解病毒如何跨物种传播。

她说:“我的实验室从未进行或合作进行过,增强病毒毒性的GOF实验。”

资料图:医务人员为转运武汉的新冠患者做准备工作。

两周前,《纽约时报》记者联系石正丽时,她回应称,“我怎么能为没有证据的事情提供证据?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向一个无辜的科学家持续泼脏水。”

此次《纽约时报》对石正丽的采访,引起多方关注。法新社、英国《卫报》、俄罗斯卫星网、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多家媒体引用该报道,称石正丽谴责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说法。

《纽约时报》报道称,石正丽曾带领探险队进入洞穴,从蝙蝠和鸟粪中采集样本,以了解病毒如何从动物传染给人类。2019年,由于在该领域的贡献,她成为美国微生物学会109名科学家之一。

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人类病毒学研究所主任罗伯特·C·加洛博士说:“她(石正丽)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极其谨慎,有严谨的职业道德”。

在2020年7月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石正丽表示,特朗普应该向她道歉,因为他声称新冠病毒“来自她的实验室”。石正丽称,她认为将问题政治化,削弱了其调查病毒起源的热情。她转而专注于研究新冠疫苗和新病毒的特征。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已经平静下来。

“我确信我没有做错什么,”石正丽在邮件中写道。“所以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鱼论 新冠溯源 意大利要查 


 世卫组织要求重新检验意大利2019年血液样本 

齐倩

2021-06-02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讯)据路透社6月1日报道,牵头意大利新冠病毒溯源研究的两位科学家表示,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下,采集于2019年的意大利居民血液样本已被送往荷兰鹿特丹大学重新检测。

意大利一项发表于去年11月研究结果显示,这些血液样本中检测出新冠病毒抗体。这表明,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9月就已在意大利传播。

路透社报道截图

“世卫组织问我们是否可以共享这些样本,是否可以在独立实验室重新进行测试。我们同意了。”

意大利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科学主任阿波洛内(Giovanni Apolone)告诉路透社,世卫组织选择在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简称鹿特丹大学)的实验室进行重新测试。鹿特丹大学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去年11月,阿波洛内等意大利研究人员在该国《肿瘤杂志》上发表论文说,他们检测了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参与肺癌筛查试验的959名志愿者的血液样本。大多数志愿者来自米兰伦巴第地区,是意大利首个疫情“重灾区”。

结果显示,其中111名志愿者血样中存在新冠病毒抗体,占志愿者总数的11.6%;2019年10月第一周采集的4名志愿者血样中存在病毒抗体,这表明他们很可能在去年9月已感染新冠病毒,比意大利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2020年2月)早了几个月。

世卫组织发言人对此回应称:“世卫组织正在与发表这篇原始论文的研究人员保持联系。与伙伴实验室的合作已经建立,以进行进一步检测。”

这位发言人还说,世卫组织已经意识到,研究人员正计划“在不久的将来”发表一份后续报告。

去年11月,意大利科学家在《肿瘤杂志》上发表论文

据阿波洛内描述,意大利研究人员向鹿特丹大学的研究团队盲送了采集于2019年10月至12月的60份血液样本(30份阳性样本和30份阴性样本),以及采集于2018年的30份血液样本。鹿特丹大学则使用了不同的检测方式对这些样本重新检测。

米兰国家肿瘤研究所的另一名科学家蒙托莫里(Emanuele Montomoli)表示,他们在意大利居民血液样本中发现了抗体,这表明“新冠病毒或者一种非常类似的病毒曾在2019年10月以前,在意大利传播过”。

他还补充说,他对他们自己的研究结果感到自信,并称鹿特丹大学的“商业测试方式低敏得多”。

路透社认为,世卫组织这一行动是对美国政府声明做出的回应。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下令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加倍调查”,声称要收集和分析可以更接近新冠病毒来源明确结论的信息,并在90天内给出说法。声明中还直接提及中国,宣称要敦促中国参与所谓的“全面、透明、以证据为基础”的国际调查。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负责人瑞安5月28日警告,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整个过程都被政治毒化了”。他表示:“希望每个人在这个问题上都能将政治与科学分开,让我们在适当和积极的氛围中去探寻答案。”



鱼论 法国也要查 


 鞠丽雅:法国实验室证明,法国新冠毒株与中国毫无关系 

2021-06-16 来源:欧洲时报


近日,一些西方政府为转移国内矛盾压力,掩盖其对紧急卫生危机管理不善的缺陷,又制造出“病毒是实验室泄露”的谣言,引起严肃的科学家的公愤。一些媒体不查真相,反而推波助澜,也让科学家们震惊。

6月5日,费加罗报以驻华盛顿记者采访美国学者David Asher为题,以含糊混杂的手法,诱导读者得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的推论,就引起一些在法国研究新冠科学家的惊讶。疫情以来一直对新冠进行关注和参与研究的欧洲精准医疗平台首席科学家、让多赛实验室国家平台分子信号通路研究室主任、巴斯德研究院免疫学博士鞠丽雅教授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溯源不是人为的生搬硬套,而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中国科学家最早发现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并不意味着武汉就是新冠病毒的源头,更不能借此推断出是中国科学家制造。如果说因为首先发表了高质量的病毒序列就被扣上新冠源头的罪名,那么,最先发现艾滋(HIV)病毒的蒙塔涅日教授就不应该是获得诺贝尔奖,而是作为全球艾滋病的罪魁而推上审判法庭;发现细菌的巴斯德先生要为全球的致病细菌负责了。

鞠丽雅教授指出,比较之下,武汉团队应该获得新冠研究的诺贝尔医学奖而不是被指责。而根据法国巴斯德研究院报告新冠患者基因测序结果,法国的新冠疫情和武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下面是记者采访鞠丽雅教授的实录。

鞠丽雅教授。(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来自欧洲时报)

记者:我知道您一直以来就关注疫情的发展,并参与疫情的防控。法国发现最早的病例是来自中国武汉的游客,那您为什么认定法国的新冠疫情和武汉没有关系呢?

鞠丽雅:并不是我认为的,而是法国实验室经过科学研究证明的。的确,法国曾经有过4例湖北游客阳性患者。2020年1月24日,一对武汉年轻夫妇因发热就诊检测阳性收住巴黎公立医院集团的毕沙传染病医院(Bichat)。1月28日,一对湖北父女阳性收治于同一家医院,老年患者进入ICU。我当时应邀参与了患者管理,临床症状问卷设计,以及组织29日毕沙医院重症急救室主任等三人要求的视频会议,在北京时间23时与武汉传染病院重症急救室主任连线,详细讨论了重症抢救、并发症控制、出院指标等,这是一场真诚直率的学术交流。

2月14日,80岁的患者病故,是中国境外第一例新冠死亡患者。其他3位患者均治愈出院。治疗期间没有任何继发感染,传播链终止,从此法国的新冠告一段落。全法上下都认为自己逃过一劫。

2月28日,法国北方的第一例与中国没有任何关联的本土新冠患者,多次转院后,在巴黎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Pitié-Salpêtrière)死亡。

自此,开始了法国自己的疫情传播,以及连绵不断的嫁祸中国。

4月24日,巴斯德研究院报告新冠患者基因测序结果,证明法国新冠出自于本土的,在2020年之前就有流行的古老病毒株,测序数据证明法国病毒株的遗传性状与中国患者的病毒相差甚远。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结果令政客和媒体十分不满,在种种的干预之下,病毒研究、疫苗制备都曾经光芒万丈的巴斯德研究院此后竟然悄声无息。

记者:影响法国疫情走势的,是不断出现的变异毒株,有的媒体就此甩锅武汉,您认为这正常吗?

鞠丽雅:这是很典型的一种断章取义、胡乱联系的行为。事实上,法国也出现了检测不到的诡异变异和双突变。

病毒是地球的老住户,比人类的历史更久远。变异是其持久存活的本能,传播的数量越多,变异的几率越大。

自从2020年12月英国发现变异株发起,英国人为逃避封城向全世界出逃,也因此把变异株带入法国。由于西方国家的管控政策松散,这使得各种变异株有机可乘,英国株、巴西株、南非株都持续增长。就在眼光都盯着外国变异株的时候,法国借着598万感染的庞大基数,自己的本土变异株也自然冒出头来。

2021年的3月12日,法国西部布列塔尼省卫生局向法国卫生部发出通告,拉尼翁医院(LannionHospital)的79个新冠患者种,有8人临床症状明显,但多次检测都是是阴性,因重症插管从肺泡冲洗液里才检测出阳性结果。8人全部亡故,其中一人还曾接受过一剂疫苗注射(为了不引起恐慌,所用疫苗没有公布)。3月15日,法国卫生部向WHO紧急通告了可以逃避鼻咽拭子核酸检测的全新变异株。当地省医院提出对有症状但鼻咽拭子PCR阴性者,做血清学和CT检查,必要时进行肺泡冲洗,以及粪便和肛拭子来确诊。经过巴斯德研究院基因测序,布列塔尼变异株有19个突变点,其中9个在钉子蛋白段(H66D,G142V,D215G,V483A,D614G,H655Y,G669S,Q949R,N1187D),其中包含已知的D614G,而特有的H655Y突变,被认为是降低鼻咽部表达逃避检测的关键位点。这个100%的法国本土《布列塔尼变异株》因为没有英国变异株的501Y,而被定义为20C/H655Y,或B.1.616。

3月29日,法国东北部斯特拉斯堡医学院附属医院报告从二月份患者中发现主要在阿尔萨斯地区流行的新变异株,占当地感染率的4.2%-8.8%,因此被称为阿尔萨斯(Alsace)变异株。该变异株的特点是患者年轻化,重症增多。由于病毒突变位点恰好在病毒复制合成酶部位,因此考虑是病毒繁殖活力增加的原因。

3月31日,巴黎公立医院集团亨利-蒙多尔医院(Henri-Mondor Hospital)病毒实验室主任保罗特斯基(Pawlotsky)教授报告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新冠变异株,变异株最早源于3个医院内工作人员。之后在巴黎大区、法国东南与西南地区流行,在法国的感染比例达到2%。这个变异株的特征在于存在2个缺失和18个氨基酸突变,其中8个位于钉子蛋白,并包含N501Y(英国)和L452R(纽约)突变,这些位点很可能加大钉子蛋白与人细胞受体的亲和力,参与病毒进入细胞,并阻止或降低因感染或疫苗产生抗体的中和作用。基因测序将Henri-Mondor变异株定义为19B,属于疫情早期就开始流行的病毒株。

法国这么接二连三的出现变异株,是很多吗?不是,恰恰非常少,因为法国政府没有提供组织大面积联合测序的资金与组织的支持,被测序的病毒株不到总感染数的2%。如果大面积测序,一定可以找到更多。

既然法国有了这么多变异,大家也都想知道它们怎么来的。法国《电报》(Telegramme)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布列塔尼变异株是20C》。文章以很科普的口吻,介绍了新冠病毒的分类与变异株命名方法,还“很专业”地引用了Nextstrain网站的新冠病毒分枝图。而话题的一开始就说“新冠发起于武汉”,“19A与19B于疫情早期出现在武汉。从19A派生出的20A于2020年3月占领欧洲,继而分布于全球。20B与20C是从20A派生出的庞大分枝。于2020年夏季出现的从20D到20I变异株里包含了带有N501Y的英国株和南非株”。(Les19A et19B apparusàWuhan et qui ont dominél’épidémieàson début.Puis le20A,qui aémergéde19A,et a conquis l’Europe en mars2020,avant de se répandre dans le monde entier.Les20B et20C sont de grands sous-clades issus de20A présents depuis le début de l’année2020.Les clades classés de20Dà20I sont apparus au cours de l’été2020et comprennent deux«variants préoccupants»(VOC)avec des mutations de signature N501Y,le britannique et le sud-africain)。为了表明作者的专业性,作者还画了一张简化示意图,并解释说“Nextstrain是根据Gisaid数据库里的序列所做的新冠病毒基因特点的可视化的工具”。

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看到这里,都会认为现在流行的所有新冠病毒都是从19A来的,而且就把“武汉源头”的思路给实锤了,也就达到了用嫁祸武汉来给大众洗脑的目的。而实际上Nextstrain所表达的病毒关系图的实际是什么,让我们来客观地看一看。

Gisaid全名是全球共享流感数据倡议组织,该组织于2016年建立专门汇集禽流感病毒序列。在新冠开始流行后,利用原来的软件基础,向全球征集新冠病毒序列,以便进行相互之间的比较。的确,当点开https://www.gisaid.org/网页,可以看到这样的图形,显示从疫情初起到现在,向Gisaid投送的新冠病毒序列的比较。

既然要做比较,就必须有对照参数。当打开网页的《Reference Sequence》栏,可以看到这样的专门说明(下图):“鉴于Wuhan/Hu-1/2019的高质量测序结果,被Gisaid用来作为正式参照序列”,而这个“19A”就是参照序列。

所以,武汉研究团队于2020年1月12日在《自然》杂志首先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doi:10.1038/s41586-020-2008-3),由于测序结果的质量高描述清晰,被Gisaid网站用来作为《参照序列》,用来与后来投递的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做对照比较,用计算机软件处理,主要是基于氨基酸相对突变率矩阵(常用PAM250),计算出不同序列间的差异性积分,而推演出可能的序列演化树。在这里,有一个定义必须弄清楚,用序列间的差异靠计算机软件做出来的“进化树“关系,只是一种理论性的演化推断,而不是家系或传代关系。就好像白人与黑人做比较,二者都是人,计算机登记的差别在于肤色,但不是亲子关系。

另一个很有权威的新冠序列数据库,NIH下属的NCBI新冠病毒资源库(NationalLibraryofmedicine,https://www.ncbi.nlm.nih.gov/sars-cov-2/)也同样非常清楚的标注,参照序列采样的是中国发表的NC_045512/HU-1序列。

因此,这些白纸黑字的客观证据,清楚地说明计算机只是可视化的推演,参照序列不是发起«emerging»序列。

根据GisaidNCBI的病毒基因库数据,还延申出一系列的软件系统,比如Next strain,PangoLineages,CovSpectrum,Mutation Situation Reports,CoVariants等。软件再怎么变,参照序列的原则没有变。“参照”序列不是“源头”序列,这个是最起码的科学常识。

我认为,法国《电报》的记者在不尊重客观数据(或者根本没有看数据库内容),断章取义信口雌黄,把法国布列塔尼和武汉时间相隔15个月的病毒株硬扯上关系,用文字狱嫁祸武汉,要么根本不懂,要么就是故意为之。当然他们的目的在于洗脑,来蒙骗不了解数据库原理的平头百姓。

如果按照《电报》记者画的这个示意图,法国的2021年初出现的20C/H655Y变异株应该是南非2020年9月出现的20H/501Y.V2的祖先。如果说A家族的重孙子出生很久之后,B家族的祖爷爷才出世,二者之间只有一个原因,他们不是亲缘关系。所以在编谎言的时候,也要好好想想,自圆其说。

记者:您认为中国科学家率先发表的新冠病毒序列,对控制新冠疫情有什么贡献?

鞠丽雅:2020年底,武汉金银滩医院专人专车把12月20日采集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样本送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经过多个研究机构的协同工作,2020年1月12日,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机构,向世卫组织提交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在全球流感共享数据库发布。WHO就此发布说,“中国于1月12日分享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信息,对其他国家开发特异性诊断试剂盒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的确,这个率先发布的基因序列,是全球早期检测试剂开发的重要依据,法国巴斯德研究院如此,中国如此,全球也如此。

没有序列,就没有PCR;没有试剂,就无法实现世卫组织呼吁的“检测检测再检测”。中国发布首个序列让新冠从盲目找寻进入可测定-可诊断-可跟踪的流行病,可见此贡献具有着里程碑划时代意义。而且迄今全球开发的新冠疫苗都离不开中国报告的基因序列。

如果说因为首先发表了高质量的病毒序列就被扣上新冠源头的罪名,照这个逻辑,最先发现HIV病毒的蒙塔涅日教授应该是全球艾滋病的罪魁,而不是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了。发现细菌的巴斯德先生也要为全球的致病细菌负责了。相比之下,武汉团队也应该获得新冠研究的诺贝尔医学奖才是公平公正的。

记者:对于新冠病毒的遗传基因特点,法国实验室对此有没有专门研究?他们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

鞠丽雅:前面已经说明了GisaidNext strain里的进化树仅仅根据基因序列里核酸的不同来用计算机软件推演的。但是,在生物的家系研究中,亲子关系首先要寻找的是相同的遗传性状,又因为生物体的遗传是有连锁性的,也就是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这个孩子和爸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因此,家系研究的关键点是,首先要找到共同的基因特点,然后再根据其它的点突变数量来判断传代的情况。

法国巴斯德研究院于2020年4月24日发表的《法国新冠病毒遗传基因特点》用的就是家系研究方法(下图)。

巴斯德研究院研究结果家系图很清晰地显示出,法国北方地区的新冠病毒都来自于同一个家族,因为都带有C3037T_C14408T_A23403G的连锁遗传印迹,再根据点突变的数量来判定出,2020年4月份流行的重症患者的病毒已经是第8代或者更老,说明法国早在2020年初或者更早的时间就已经有新冠病毒传播。这个结果也与后来的2019年9月的法国零号患者跟踪获得很好的印证。巴斯德研究所基因序列分析中包含了巴黎收治的4例湖北患者的样本,他们感染的病毒株携带G22661T印迹,和法国病毒株完全不同,属于八杆子都打不着的遥远并且年轻的家系。又因为这4个患者来自湖北不同的城市,序列上是有着小差别的两个病毒株。

巴斯德的测序结果,在时间点、地域点和核酸点上,都证明法国的毒株不仅和武汉的不是一个家系,而存在时间更久远。这也好比在同一时间点上,B家族是第九代孙,而C家族是第二代孙,哪个家族更老,一目了然。

根据巴斯德研究所结果的推断,法国北方医院对2019下半年原因不明肺炎患者CT片查对,发现“白肺”患者的新冠检测阳性,2019年9-11月间的多个个阳性患者与中国没有任何关联。意大利米兰国家癌症研究所的Gabriella Sozzi教授领导的研究团队证明,SARS-CoV-2病毒于2019年夏天已经在意大利传播,2019年参加肺癌研究项目采集的血液样本中检测出新冠阳性。另一团队证明2019年底米兰、都灵和博洛尼亚等地的生活污水中新冠病毒阳性,说明至少已经有很多数量的患者,才能造成污水中的病毒被检出。

本着科学研究的精神,应该公布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并纳入GisaidNCBI数据库,对新冠病毒的演化进行更精确的推演和定位。至少不能把2019年9月的欧洲毒株与2019年12月的武汉样本混为一谈,更不能把后者硬扳成前者的祖先。

从新冠流行的总体情况看,多个源头,多点爆发,已经是很明显的客观事实,正是需要严谨的大量的数据来证明。

记者:那么,100%法国本土的20C/H655Y变异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鞠丽雅:法国20C/H655Y这个变异株到5月12日仍然在传播,GISAID数据库里记录的全部来自法国本土。这个毒株在鼻咽部很难检测到,已经确诊的49例中18例死亡,死亡率为43%。可以说是全球死亡率最高的和最可怕变异株。不过媒体一直在淡化这个变异株的情况,反而对从英国株发生的新变异大加渲染来转移视线。

在疫情以来法国政界和学术界备受争议的拉乌尔教授提出了独立的看法。马赛传染病研究所在2020年6月就向Gisaid数据库提供了2个20C新冠病毒株的序列,说明这个家系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在法国西南部有传播。拉乌尔教授认为法国的20C病毒家系应该与这些地区的野生水貂养殖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为新冠病毒的人传貂或貂传人已经得到证实。在2020年11月间,荷兰丹麦西班牙意大利宰杀数百万新冠感染的水貂时,法国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没有公布水貂新冠病毒的序列。因此,拉乌尔在采访里专门指出《为什么要隐瞒水貂新冠病毒序列?》。

丘吉尔说过“当谎言已经围绕地球走了半圈,真相还没提上裤子”画个线条,编个谎言,乱扣黑锅之类的文字狱,是很容易且毫无成本的。但摆事实讲道理,则需要花时间和精力。新冠病毒是通过接触来传播的,只有锁定传播链条才能找到亲缘关系。任何隔空播散或意念指定源头,都是对大自然客观规律的无视。面对这场新冠疫情,还有很多的未知数需要探讨。只有坚定地坚持严谨的科学研究,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