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走出“内卷”的关键,就在这些天才们身上

2021-06-15 07:13

最近两个月密集火力连续输出资本家,也遭到了强大的“孽力回馈”。

 


今天是端午假期,说点轻松正向的事情。无产阶级面对资本家割韭菜、制造内卷可以“躺平”,但是遇到把资本家挂路灯的事情从来都不会“躺平”的。但是无产阶级不能只破坏、不建设,不能建设一个没有资本家的新世界,把路灯杆子用完了都没有用。而建设一个新世界的契机,只有五个字:生产力突破。

 

这个生产力的涵义非常广,包括基础科学、哲学等领域的突破,也包括具体工业技术、新发明等,是一个全方位的突破。如果以第一次、第二次科技革命的烈度与广度来看,人类社会已经徘徊了很久,二战之后所谓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并无法与前两次相提并论。

 

但其实也不用悲观,即便没有那种程度的大“革命”,人类社会也在日新月异的发生着变化。最近看了两个天才的故事,让我的思路开阔了很多。其中一个天才是北大的韦神,最近社交网络热议相当多,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

 

另一个天才是我关注很久的B站硬核博主稚晖君,最近他做了一个自动驾驶自行车火出圈了,让我感觉颇有几分得意:老夫的眼光果然不会错。他主页的画风是这个样子的:



我是从小看《机器人大作战》这类节目长大的,又是个手残党,天生对于“能制造生产工具”的人有着天然的崇拜,所以我关注了很多类似手工耿、稚晖君这类博主,甚至看挖掘机操作都看的津津有味,精神生活有了巨大的满足。跟手工耿不一样的是,这哥们不但会制作硬件,顺道连软件都一道解决了——他的职业就是AI算法工程师,堪称“自带流水线”体系,前端后端硬件软件一把抓。


稚晖君这次出圈的AI自行车,谷歌当年也做过——只不过是愚人节做的节目效果:



谷歌当年就画了个饼,让我们白激动了一番;结果几年之后让一个中国小伙一己之力做出来了,这个震撼程度大致相当王玄策在印度一人灭一国(不好意思思维有些跳脱)。稚晖君做的人工智能自行车,是货真价实能上路的:首先有一个很牛逼的稳定期,其次有一个深度相机,最后有一个很牛逼的自动驾驶算法——这些都是一个人自己完成的。


 

像韦神这种人,是可以给人类拓展理论的高度的;像稚晖君这种人,是可以拓展生产力宽度的。我相信在我们的生产生活中,还有许许多多像稚晖君这样的天才——只是他们没有社交网络展现在我们的视野里,每次想到这点,即便看到路灯空空荡荡,我也感觉很安心。


老读者们都知道,在马云之前王思聪的发言材料一直是我文章引用最多的,有人说我歧视富二代、嫉妒富二代。这里我要澄清一下,我之所以特别喜欢王思聪,因为王少特别real,你看他网上那些言论,就跟我们这些屌丝/喷子没啥区别。他父亲给了五个亿做生意,结果把自己做成了“老赖”,二代的“神性”在他身上被破除的干干净净,真是一个好老师。我反复拿王思聪说事,既不是嫉妒也不是仇富,只是想破除以下有钱人身上的“神性”。互联网信息时代,让各种妖魔鬼怪都现了原形,他们想证明自己“配得上”父辈们的财富,但往往成为了反面教材。




不过有一点,这些“天才”们,往往也继承了父辈们智商,也继承了良好的家庭与良好的教育,那么为什么我们批判富二代却要支持“天才”呢?


为什么富二代的话题与“内卷”有关系呢?因为对于企业、社会、国家、民族来说,一个健康的社会机制必然是具有强流动性的,有才有能有德者能够在恰当的地位发挥出应有的价值,是一个单位体健康发展的基础。对于个人来说,普通民众也盼望着能有公平的竞争、通畅的上升渠道,能有容易打破的阶级天花板,能看到自己改变命运、超越原生家庭的希望。所以说无论对于社会、还是对于个人,“二代”们获得过多的社会资源、财富和权力,不好说这种现象合理不合理,但至少是被赋予低社会评价的。如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探讨的就是这个问题:



不过有一点的是,这些“天才”们,往往也继承了父辈们智商,也继承了良好的家庭与良好的教育,那么为什么我们批判富二代却要支持“天才”呢?



我从来不是对“富二代”们进行道德批判,也并不想简单的二元对立“努力者”与“继承者”,毫无疑问会有一些所谓的“二代”他们的努力是超乎常人的。而本文主旨是想分析、正视社会问题,从宏观的层面来分析豪门、寒门的群体特性,探讨社会竞争公平性的构建,以及关注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和阶级固化等问题。而“天才”的价值也就不言自明了——他们不会固化与占据社会资源,他们反而会创造更新的机会,这些天才们我们巴不得他们的基因代代传承,为人类制造出更多的“天才”。


韦神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如果这个层面讲一讲“基因遗传”也勉强说的过去;而稚晖君的父母都是厨师,跟他现在取得杰出成就的领域毫无关系。看稚晖君的采访里说,小时候他爸妈也没管过他学习,仅仅是对于他热爱动手实践的爱好特别鼓励。他能取得现在这种成就,完全就是天赋+个人努力的结果——而且可以丝毫不灌鸡汤的讲,天赋远大于个人努力。

 

像他们这样的天才,就是基因变异的结果,是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不像财富继承,交了遗产税剩下都是子孙后代的,智商的遗传是一个随即上下波动的结果。北京这边例子很多:父母都是清华北大的高材生,能够买北京最贵的学区房给孩子最好的教育环境,但是小孩初中数学就是学不会。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术与辩证法,所以我们更应该珍惜身边的天才们,韦神数学竞赛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稚晖君也是个竞赛怪物,上学的时候就是参加各种比赛拿奖金,拿了奖金就开始买各种材料去搞他的发明实践了。你说我们把社会资源给这些天才不好吗?比让王思聪拿着天天换女朋友不好吗?这才是符合进化论的客观规律啊。



“富二代”与天才们的二元对立,就是社会内卷与走出内卷的一个关键。

 

我在这篇文章里《社会内卷的根源,在于资本家们太坏了》详细分析过:资本家因为掌握了社会资源,他们可以凭借优势地位制定分配规则,资本家要保证自己足够的既得利益,于是劳动者们的奋斗与努力的成果都被剥削了,于是他们的奋斗与努力反而变成了会让群体环境更加恶化的“内卷”,于是劳动者们宁可“躺平”。


说白了资本家为什么应该挂在路灯上?因为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能提供社会生产力的进步,仅仅依靠剥削劳动者来维持他们的既得利益。这也是我在之前讲过这个问题,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道德批判分为两层。第一层是:资本主义谴责为一种非人道的社会体系,它使人变得冷血逐利、它异化了劳动和劳动者、它残忍地吸血底层人民。第二层批判才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一切反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也反对资本主义)学说的根本:社会主义者反对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主义制度阻碍了生产力的进步。

 

就比如说像现在这些互联网大厂,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消费者,想跟大企业喊句话:你们这些托拉斯垄断巨头,别总想着内卷,别总想着薅国内消费者、劳动者的羊毛,有点理想有点远见,漂洋过海、翻山入关,也从帝国主义那搞点肉来。这几年来,我过批评百度的人血馒头、阿里巴巴的钉钉、阅文集团的霸王合同、腾讯/爱奇艺的VVIP事件、滴滴的安全问题、美团饿了么压榨外卖小哥、华为“四大名著”251等等等等,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别把你们的獠牙对准我们老百姓。你要是真有本事,从国外刁几块肉回来,你自己吃的饱饱的,我们老百姓也沾点油花,你看我们夸不夸你?华为之所以能在普通民众里有稍微好那么一点的口碑,还不是因为它真去外面叼肉了,大家看在眼里。

 


这些互联网大厂,甚至连科技UP主都不比了,看看人家的进取心,看看人家的探索欲。不要小瞧稚晖君这些发明,很多细小的实践都会带来生产力的革新与进步,我甚至都觉得,手工耿很多发明如果深挖一下扩展一下,都是很牛逼的新产品。主要是现在互联网巨头来钱太容易了,垄断收益随便割韭菜:玩娱乐圈嘛,捧流量明星,给粉丝卖牛奶;玩金融嘛,让小额贷深入校园;玩社区团购,惦记上老百姓的菜篮子……而这些UP主,不努力创新就没人看了。


稚晖君就特别有意思,他之前的偶像是“钢铁侠”马斯克,因为他敢想敢做不断在技术与生产力领域进行拓展与实践。结果在马斯克不断在币圈炒作割韭菜之后,他就宣布“脱粉”了,现在还正在寻找新的偶像中。看来正常人的三观都是高度契合的嘛。

 

所以这是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如果能让这些垄断巨头有这些天才们的创新动力,当然我也就是做做梦罢了。“我辛苦了大半辈子,就是为了能够垄断起来躺着挣钱,享受一下怎么啦?接着奏乐接着舞!”



这就是我一直探讨“内卷”的意义,是想让用身边通俗的例子给大家讲解:生产力是怎样内耗的,资本家为了自身利益是如何让劳动者互相伤害的,这样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马克思要站在“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高度去批判资本主义了。

 

回到文章开头的话题——“天才”们的意义。《觉醒年代》里说,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郭心刚太少,胡适之太多;同理,先进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真正的天才们掌握社会资源太少,而资本家掌握社会资源太多。我觉得现在舆论风气有些好转,我们应该去吹捧韦神、去关注稚晖君,而不是管王思聪叫老公、管马云叫爸爸。

 

衷心希望这些天才们能够实践自己的梦想,能够全面发掘自己的潜力,能够不受世俗的羁绊,能够为我们生产力突破指引一些方向(说大富大贵啥的俗了,人家估计自已也不愿意);至于那些没有进取心的互联网巨头——那些热衷于搞社区团购、小额贷款,而对于探索最新科学技术丧失了进取心的垄断公司们,希望他们早日被后来者取代,或者早日被《反垄断法》的铁拳拆分。


文章来源: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