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究竟长什么样?

2021-06-11 15:17

 

(一)日本的特色

 

今日,日本政府以开诚布公的精神,详细的公布了每一笔纳税人的钱都花在了哪里,结果细心的网友发现了,其中有一大笔款项是用来资助中国公知为日本说好话的。

 

 

看不懂日语不要紧,还有贴心的同志整理了简明汉化版,重点看他们的那些作品,比如《日本不必向中国谢罪》《日本为什么那么干净》《日本核电站事故看人类生态良知的复苏》:

 

 

以前我们总说公知“收了境外势力的钱”,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口嗨,除了茅某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外压根没有实打实的证据(他这个是因为公司化运营,资金来源一查就明,板上钉钉)。结果这次好了,这次来了一个“皇军认证”的官方版本。工匠精神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嘛!

 

 

 

不过咱就当说八卦了,细究来看,美国的“境外势力”跟日本“境外势力”还是有很大不同的。美国就是想颠覆我们中国,就是想颜色革命,所以他们撒币都是撒在颠覆政体这个领域的。而对于日本来说,就算中国被颠覆了,也是美国吃肉他们喝汤,虽然右翼军国主义者天天还作着“大东亚共荣”的美梦,但是撒币毕竟不能乱撒,要撒在刀刃上。

 

日本政府收买的中国公知,基本都用来本国形象公关上了,没有美国那么恶毒,反而显得萌萌哒。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中国公知福岛吃货团”:

 

 

还有这次倾倒和废水,请了不少科普大V下场洗地,惹得全国人民忍不住发笑:

 

 

 

所以美国就是想害我们,日本稍微好点,把自己洗干净就好了,也挺有趣。可能也正因为此,外交部对这件事并无异议。我也认同这一点:并不是拿了日本人的钱就是汉奸,得看他们做出了什么行为再评判。中日交流本身就非常频繁,日本人就是买了买软文、做了做公关,无论从法律还是从制度上,无法追究这种行为,毕竟不是美国那种直接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的行为。当然,国家不去追究,不妨碍我们老百姓去嘲笑他们——比如蒋方舟那本《东京一年》写的是真的烂,完全看不下去的那种烂。

 

 

(二)皇军的梦魇

 

这是日本政府撒在明面上的公关费,还有很多右翼军国主义组织、垄断财阀组织,他们也在中国撒币,撒得也很有特色:专门资助一些精日的傻逼,就是那种在贴吧、二次元论坛、游戏论坛里沉淀最深的那种傻逼,让他们举办各种为军国主义招魂的活动。说白了就是找当代汉奸。

 

以前这群臭傻逼汉奸们会穿着日本军服出入公共场合,结果每次毫无疑问地都会被正义的中国人民制裁,大家可以回忆下好几年前,好多大城市都有爆出过精日弱智穿军服上街,然后被市民暴打的新闻。后来这群傻逼们学精了,专门去一些深山老林里拍照,然后偷偷发到网上,也算给皇军一个交代:我发到网上,也算在公共场合穿了。

 

 

最牛逼的是,皇军是按绩效付费的,也就是说你给军国主义招魂影响力越大就越赚钱,然后那群货色就给自己的微博刷水,反正咱们社交网络的水一点都不值钱。结果你就会发现个位数关注的账号,发了一个日本军装服,转评赞都上万了,然后找皇军要钱多多滴。这特么也就是欺负皇军工匠精神啊,不知道咱们社交网络上这些“水漫金山”是怎么来的。我都不知道是骂这群傻逼汉奸,还是夸他们竟然能把皇军涮得团团转。

 

不过从这件事是可以看出,日本人是心虚的,曾经侵华战争犯下的罪孽就是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怕中国人报仇,他们怕自己将来回去赎罪。他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好,收买点汉奸穿军装游街,就当是买心理安慰了,相当于放个烟花听个响。

 

大家可以去搜一搜一段郑强教授演讲的视频,里面讲他是日本大使馆亲自选定去留学的三十个博士生,在日本就被试图争取让他们做“汉奸”。其中一位教授对他说:“将来中国清算日本的时候,一定要为我们说好话”——这其实就反映了相当多日本人的心态,也能从中看出他们在中国“撒币”的特点来。

 

 

最近有一个为731洗地的“科普大V”,也是一个路数。

 

 

 

(三)美国的阴谋

 

美国这个“境外势力”是什么特点,我在《疫情舆论战:“境外势力”是如何抹黑中国的?》《财新网副主编说“三十年启蒙”失败了——这是公知的失败,却是人民的胜利》等等一系列文章里都全面分析过,这里捡几个有代表性的来看看,跟日本做一个对比。

 

2010年12月阿拉伯之春爆发: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开始,美国“普世价值”煽动下的抗议浪潮迅速席卷埃及、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巴林、甚至美军占领下的伊拉克。“阿拉伯之春”先后导致140多万人死亡,并给基础设施造成近1万亿美元的损失,1500多万人沦为难民。而被认为是“阿拉伯之春”典范的突尼斯,并没有因为推翻旧政府而走上新道路,该国GDP增长自2010年以来一直停滞不前,人均GDP甚至一度从4000美元下降到3600美元,失业率约高达35%,大片国土都成为了恐怖分子的温床。

 

(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参加阿拉伯之春的当地武装分子合影)

 

2011年1月19日,钢琴表演艺术家郎朗在中美领导人的国宴上演奏了电影《上甘岭》主题曲《我的祖国》,引发了美国反华媒体和互联网公知的一篇抨击。你很难想像:一位中国钢琴表演艺术家演奏深入人心的“一条大河波浪宽”,竟然会引发国内一众公知狂吠,他们表示当着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面表演抗美援朝歌曲实在“不合时宜”,上演了一出当代荒谬的“友邦惊诧论”。对此郎朗回应:“《我的祖国》是中国人心中‘最美的歌’之一。别把艺术的选择泛政治化。”

 

2011年2月19日上午,海南文昌市龙楼镇毛泽东主席的雕塑被房地产开发商推倒,图片被愤怒的群众发布至互联网,引发轩然大波。事后海南亿隆城建投资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姚璃琪表示,毛泽东雕塑被推倒,属施工人员操作不当造成。然而当地愤怒的群众表示:开发商推到主席像后,根本没有安排人善后或清理,雕塑碎块堆放在原地有五六天时间。

 

 

就在毛主席像被房地产商推到的一天之后,2011年2月20日,发生了那件非常非常著名的事件: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王府井街头参加了美分、公知、带路党等反华势力的集会,意图在中国复制“阿拉伯之春”。事后洪博培发表了那句知名的反华言论:take China down。

 

 

2011年3月,知名新自由主义社团“铅笔社”发表文章《禁酒与毒品》,公然鼓吹交易毒品合法化。从此拉开了新自由主义的疯狂:2011-2014年间,铅笔社以网易、南方系为主要阵地,公然鼓吹性交易合法化、代孕合法化、持枪合法化、买卖儿童合法化。被解散后,“铅笔社”的主要成员们也“散是满天屎”,与当今的自媒体如大象公会、回形针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1年4月21日,《新京报》与搜狐财经搞了一个专题“三万亿外汇储备怎么花?”公然宣扬财富转移与买办学说,处处为美帝考虑,把中国廉价劳动力辛勤劳动吃苦受累赚来的宝贵外汇,又要给美国输血输回去。这个时候买办阶层已经彻底连脸都不要了。

 

2011年4月26日,臭名昭著的公知茅某轼,在财新网博客上发表文章,用恶毒的语言造谣污蔑、攻击抹黑毛泽东主席,一时间激起广大民愤。5月,民间爱国人士组织了起诉团,前往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茅某轼,但被当地警察驱散。

 

2011年6月28日,基辛格访问重庆。基佬又开始在中国的布局了,这一次找的点也颇为微妙,选在了彼时民族主义热情最高涨的重庆地区。

 

2011年7月23日,甬温线动车事故,公知趁机掀起了攻击国家的舆论风潮。南方系等媒体持续攻击铁道部,成为铁道部拆分、以及中国高铁发展延误的罪魁祸首,其危害遗毒至今。2021年的新闻系授课中,曾经的“神论”都被当做正面材料,继续洗脑下一代人。

 

 

2011年7月30日,黑龙江省方正县为“满洲开拓团”立碑,引发网民声讨。愤怒的爱国群众前往黑龙江,砸烂了为日本侵华立的牌坊。然而在央视新闻报道中,名嘴白岩松在节目中批评群众“不理性”,孔庆东怒斥:“他一向崇拜当官的,美国就是白岩松的亲爷爷”。白岩松反斥:孔庆东就是千千万万暴民中的一个代表。

 

 

2011年8月12日,骆家辉上任驻华大使。上任后积极与公知、买办、媒体势力相勾结,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与大地产商潘石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关系。随后奥巴马宣布了著名“重返亚太”“亚太平衡”的策略,美国对华的和平演变与意识形态入侵,进入了一个新高潮。

 

 

 

(四)堂堂正正,威武之师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都强调过,所谓的“境外势力”确确实实都一直想“亡我之心不死”,但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境外势力的。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我们的人民子弟兵、人民警察、安全战线上的同志们,给我们构筑起了一道牢固的长城。我们研究境外势力、了解境外势力,是要为国家安全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是要擦亮眼睛不被别有用心的人蒙蔽;而不是杯弓蛇影、草木皆兵,把什么东西都归为境外势力,更不是把“境外势力”当成党同伐异的工具。

 

而对于怎么抵御虎视眈眈的外部力量,我在《疫情当前,舆情起伏,毛泽东主席的群众路线思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亡:信息公开透明披露的速度,应该比谣言和阴谋论更快才行》这两篇文章里讲过——最根本的“王道”是我们自己要做好。

 

我举个例子,十年前的时候“境外势力”最喜欢做文章的就是环保议题,比如北京的雾霾,比如反对建设px工厂。当年美国大使馆公布了北京的pm2.5数值,跟骆家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的潘石屹等公知纷纷鼓噪,然后这货开个大排量SUV上高速去检测空气……这不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嘛。

 

 

这事就搞得我们非常被动,然而被动的原因不是“境外势力”说了什么,而是我们确确实实没做好,让人家占据了环保的道德高地。甚至从某种程度讲,我们还要谢谢美国人让我们了解了pm2.5的概念。但是后来为什么他们不炒作环保议题了?因为我们占领了环保成就的高地,我们率先提出碳中和,我们每年树林种植面积世界遥遥领先,现在变成了我们用环保的大棒去敲打西方人了。

 

“大会闭幕以后,很多同志将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将要分赴各个战场。同志们到各地去,要宣传大会的路线,并经过全党同志向人民作广泛的解释……愚公批驳了智叟的错误思想,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毛泽东,《愚公移山》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