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下来的美军航母会去哪?

2021-06-11 07:59

围绕美国海上力量在未来的发展重心和方向,美国军界、政界、军工行业都传出了不少声音。尽管全球性的新冠病毒疫情丝毫没有显著缓解的趋势,经济形势也没有明显复苏,但大国对抗的整体环境已经形成,美国海军为了适应这一变化,也被迫进入了必须要调整战略方针的痛苦抉择之中。




1

长期规划让位短期应对




5月4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伊莱恩·卢里亚接受了美国海军协会网站采访。针对美国海军4月提出的未来30年造舰规划和美国国防部4月要求海军制定“战斗力量2045计划”的要求,他表达了强烈反对,同时提出相对于2045年的未来建军目标,美国海军更需要关注2025年对手造成的短期威胁。


与拜登这样当了几十年参议员或者布林肯这样长期从事外交部门工作的文职官员相比,卢里亚曾经在美国海军服役了20年,指挥过战舰和舰艇编队,对美军的实际情况和运作水平认识理解更深,她的意见和态度也因此更有具体性和专业性。


按照卢里亚的观点,“2045海军计划”需要退役美国海军现役的不少水面舰艇,甚至可能减少美军航母的数量,以便集中精力和资源,在有限更新新型驱护舰和大型导弹驱逐舰的同时,建造大量无人水面舰艇等高技术新装备。


以2045年的时间节点和355舰海军的规划目标看,这一思路确有合理之处,但这一切都会导致美国海军现有作战力量在近期的作战力量出现规模不小的萎缩。比如按照美国海军目前的规划,美军要在2021财年退役4艘濒海战斗舰、4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和3艘“惠德贝岛”级船坞登陆舰,加上因为事故被迫退役的“好人理查德”号两栖攻击舰,美国海军将一下子减少排水量15万吨的舰船。如果考虑到美军打算在2025年前退役总共10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这一缺口还将进一步扩大。


“好人理查德”号火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对于美国和美国海军而言,2045这种下两代人时候的海军规划,就算有威胁也实在太过遥远,反而是2025年,即下一届美国总统任期的开局之年要面临的威胁更为迫切实际。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全世界的媒体都目睹了新兴的海军大国以冷战后未见的高速度发展壮大,尽管与美国海军的规模还相去甚远,却扎扎实实地具备了很强的地区拒止能力,也符合传统“存在舰队”理论里让对手因为担忧遭受重创而患得患失的情况。考虑到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利益巨大,而两国海军力量之间的差距还在进一步快速缩小,特别是台湾问题在未来几年的不确定性,以及这一地区美军力量投送高度依赖海军的客观实际,让以2025年这个节点来考虑美国海军的作战能力不仅很有说服力,而且还很急迫。


与此同时,美国工业体系和过去几年的预算投入却无法保证美国海军能够迅速恢复元气。就以上文提到的几类舰船的更新为例:濒海战斗舰的后继者“星座”级导弹护卫舰首舰最快也要今年夏天才开工,2025年前就算竣工服役,完全形成战斗力也几乎不可能,后续量产更是不现实;下一代的DDG-X驱逐舰2025年前不可能开工,“阿利·伯克”Flight III型导弹驱逐舰在2025年前最多只有1-2艘能够进入现役,也不大可能完全形成战斗力;“圣安东尼奥”船坞登陆舰倒是有望能完成2艘,不过也仅限于此;“美国”级两栖攻击舰的第三艘“布干维尔”号有希望能在2025年服役,但如果此时舰龄36年的“黄蜂”号已经退役,美国海军的两栖攻击舰总量也不会增长。


星座号,图片来源:芬坎蒂尼船厂


2

光要加钱不够,还要续命




面对如此的情形,卢里亚作为一名众议员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按照她自己的总结,一来是申请更多的预算,不仅在总量上要增加3%-5%,还要通过削减陆军预算来给空海军“开小灶”;二来是大胆为美国海军现有的存量装备进行“续命”。按照她的说法,美军应该利用好现在的部队,而不是尚不存在的部队,将“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的使用寿命延长10年左右的现代化和升级的成本明显低于建造一艘新船;第三则是对美国海军海外部署状态进行调整,别的不说,眼下美国海军在中东长期派遣一艘航母维持部署状态这个事情,卢里亚就坚决反对。


卢里亚的观点,在很多美国国会议员中有着不小的市场。美国国会对数量的高度关注、对现有舰艇资产的高度保护早已成为常见的规定动作。


早在2009年,美国海军“皇家港”号导弹巡洋舰在夏威夷檀香山机场附近触礁搁浅,造成全舰严重损坏,美国海军原本打算将该舰直接退役,但遭到了国会的拒绝,不得已只能耗巨资进行修复。由于这次事故造成的损伤巨大,该舰修复后也没有完全恢复,只能长期部署在珍珠港执行一些辅助任务。


皇家港Port Royal搁浅,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2014年,美国海军也曾经计划执行现有的退役11艘导弹巡洋舰的计划,但当时这一提案就遭遇了与今天别无二致的反对和国会的拒绝而告吹。美国众议员科琳·哈纳布萨当时就表示,这将会损害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利益。


有关美国航母的数量问题则因为美国国内法律的规定,成了军方和国会都不愿真正触碰的政治红线,当“福特”号航母建造进度推迟,而“企业”号航母又要退役,美国航母数量即将“非法”时,国会为海军通过了为期33个月的豁免案,允许美国海军在10艘航母的违法状态运行,美国海军则让“福特”号在建造调试工作没有完全结束的情况下及时服役,把数量不足这件事情打点得服服帖帖。


对于冷战后的美国军队,特别是2010年时“冷战红利”装备的都服役接近20年甚至更久之后,为了在新造装备数量不足的情况下保持现役部队的规模,拨款对现役装备进行延寿改造一度被认为是经济实惠的方式。但随着这些装备的服役年限增长,对他们延寿的成本越来越高,而所能延长的使用年限则越来越短。


加上对手武器技术水平全面迈向新一代,老装备升级的性能天花板和性价比也越来越不划算。如果说2011年前后美国海军升级冷战装备还能让他们拉开与当时对手国家的技术差距的话,2021年再来搞这一套,那就只能是努力当好大国竞争的陪练了……不得不承认,由于美国对其竞争对手近年来的发展水平认知和判断普遍都存在着一些问题,在面对新的形势时,即使是卢里亚这样有军人专业背景的人也难免刻舟求剑。


不过除了“2045海军计划”,卢里亚另一件反对的事情倒确实值得注意,那就是美国海军在过去几年里持续在中东水域部署航空母舰的行动。


3

集中航母,针对西太



随着拜登政府正式下令美军以快于预期的速度从阿富汗全面撤军,在阿富汗战争中一直扮演重要场外支援任务的美国海军也开始检讨和考虑变更其航空母舰的使用策略。在美国海军本周对外承认这一讨论存在的同时,又有一艘美国核航母要离开公众视线相当一段时间了。5月8日,美国“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抵达纽波特·纽斯造船厂,准备开始其预期3年、合同金额30亿美元的换料大修工作。


“斯坦尼斯”5月6日离开诺福克,前往船厂,图片来源:美国海军


除了“斯坦尼斯”号之外,同样还在进行换料大修工作(但已经进入工程后段)的还有美国航母“乔治·华盛顿”号,加上正在进行维护的“尼米兹”号、“布什”号、“杜鲁门”号,还有依然无法投入部署的“福特”号,以及基本完成背靠背部署任务,即将返回母港的“罗斯福”号,美国海军中至少有7艘航母在短时间内无法投入部署。


相应地,除了正在阿拉伯海部署的“艾森豪威尔”号外,美国海军在未来半年里还有可能将“里根”号、“卡尔·文森”号以及“林肯”号投入到海上部署行动中去。相比美国航母空窗期极为严重的2019年和因为疫情导致美国航母部署方寸大乱的2020年,2021年的上半年,美国航母的部署状况基本上中规中矩,而下半年的情况,则可以说是大为好转。


这种装备态势上的改善,如果结合美国海军对航母在中东水域活动的再思考,某种程度上看有着更多的深意。


在过去的5年里,美国海军有4年在中东水域保持了平均200天以上的航母部署时间,其中2016和2020年,美国航母在太平洋水域的部署总时长只比在中东水域多了不到30天,2019年甚至出现了美国航母在中东水域反而比在太平洋水域部署时间还多出两个半月的情况。考虑到美国海军在日本常驻有一艘核动力航母“里根”号,每年至少有5-6个月的时间出海部署,而且活动区域仅限西太平洋水域,有这样的打底还能出现上述情况,足见在中东水域部署航母对美军精力的巨大牵扯。



美国航母在中东的持续部署,一个显而易见的作用自然是战略上威慑波斯湾边的伊朗。由于特朗普政府撕毁伊核协定,重新制裁伊朗,炸死伊朗革命卫队高官,并且多次威胁和考虑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美军为了随时能够为政府提供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的手段,自然要将航母编队部署在中东水域。


另一个作用,则是为美军在伊拉克甚至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提供空中支援。相比岸上机场,航母舰载机部队的行动不易被发现,也很难被预先布置的情报人员持续跟踪,隐蔽性较好,加上公海上起降战机不像陆上机场起飞一样有层层政治顾虑,行动的自由度明显更高。


美军近几年多次派出战机空袭伊拉克的恐怖分子,就是利用了航母舰载机作为主力,而在空袭阿富汗塔利班时,不光航母,连两栖攻击舰上的F-35B也曾经出动过。


如今美军要从阿富汗全面撤军,虽然在撤军过程中航母依然要承担为撤退行动提供安保的重任,但一旦撤军完成,随着美军在这一地区需要使用航母的场合减少,加上拜登政府对于伊朗的态度较特朗普时期大为软化,美国航母在中东长时间存在的必要性自然也下降了。


至于闲下来的航母会去哪里,相信对军事观察家们而言也是不言而喻的。近年来美国航母在地中海和大西洋方向的活动频次已经大为降低,冷战时期美苏的对抗前线地中海如今只有美国航母往返中东时才会在途经的过程中做一些训练和联合演习,而在大西洋方向,即使俄罗斯面对北约和乌克兰日渐活跃,美国航母一年到头也没花几天在那里活动,加上非洲水域美国航母也极少造访,接下来美国航母的主要活动场地,就只可能是以西太平洋一二岛链之间的水域为主了。


如果这一切变化最终顺利发生,美国航母几乎所有的主要部署行动都将围绕西太平洋水域展开,对全世界范围来说,这自然算是美国航母的“战略收缩”,但从历史上看,正如20世纪初期英国皇家海军将其纷繁复杂的全球海军力量集结到大西洋上,经过几次整编最终组成大舰队一样,这种所谓的收缩不仅可能意味着海军装备的新一轮改善和作战能力的提高,也意味着一个利益遍及全球的国家终于有了明确的海上对手。


延伸阅读


退役24艘,美军为何对大批主力战舰“痛下杀手”?


近日,美国国防部对外公布了2022财年国防预算总额为7150亿美元,与2021财年基本持平。但是,在军费持续保持高额投入的同时,今年美国国防部却对海军和空军现役装备“痛下杀手”。


其中,美国海军退役的战舰包括7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4艘“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1艘“黄蜂”级两栖攻击舰以及全部12艘MkⅥ型高速巡逻艇,总吨位超过了12万吨。


美国海军为何一次性地退役如此众多的主力战舰?对于美国海军未来发展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1

“提康德罗加”:老迈年高




“提康德罗加”级导弹巡洋舰是美国海军现役唯一一型巡洋舰,也是世界上第一种装备“宙斯盾”综合水面作战系统的大型战舰。虽然在“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服役之后,美国海军又设计建造了“阿利·伯克”级“宙斯盾”导弹驱逐舰,而且后者的满载排水量在不断改进中甚至超过了前者,但是前者一直是美国海军舰队的中坚力量,甚至可以充当旗舰。


这主要是因为“提康德罗加”级拥有一个功能完备的作战指挥情报中心(CIC)。在该舰的作战指挥情报中心(CIC)内,配备了两套具有相同功能的UYQ-21型指挥控制系统,每套系统包括2面大型指挥控制显示屏、2座指挥控制显示台、1个数据输入台以及5个自动状态分布式显示系统。这两套指挥控制系统有不同的分工:一套由舰长负责使用,用于本舰的作战指挥,而另一套交由舰队指挥官负责,用于全舰队的作战指挥。相比之下,“阿利·伯克”级只拥有一套指挥控制系统,基本上只负责本舰的作战指挥。


“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菲律宾海”号(CG-58)将退役。


虽然“提康德罗加”级作战能力强大,但是毕竟是一型从1983年开始服役的老舰了。此前,美国海军已经在2004年至2005年退役了前5艘没有装备垂直发射系统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


如今,采用基线2型“宙斯盾”系统的7艘“提康德罗加”级宙斯盾导弹巡洋舰也到了“告老还乡”的时候这7艘战舰都是在1986年至1989年期间服役的,舰龄都超过了30年,它们分别是:“邦克山”号(CG-52)、“莫比尔湾”号(CG-53)、“安提坦”号(CG-54)、“莱特湾”号(CG-55)、“圣·哈辛托”号(CG-56)、“张伯伦湖”号(CG-57)和“菲律宾海”号(CG-58)。

一下子退役7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目前美国海军的战斗力。而且,如果经过升级改装和大修,这7艘“提康德罗加”级继续服役10年以上应该是没问题的。当然,美国海军的借口就是维护保障费用太高,“养不起”。所以,一方面不排除美国海军以这种近乎“自残”的行为作为“要挟”,向国会索取更多的经费。

而另一方面,随着分布式杀伤作战理念以及协同交战能力系统(CEC)、海军综合防空火控系统(NIFC-CA)等技术的日益成熟,再加上“宙斯盾”综合水面作战系统继续发展出基线9、基线10等新版本,美国海军也完全有能力弥补7艘“提康德罗加”退役后的战斗力空缺 。特别是基线9C型“宙斯盾”综合水面作战系统的研发,其目的就是使“阿利·伯克”级宙斯盾导弹驱逐舰拥有与“提康德罗加”级相当甚至更加强大的舰队防空/反导作战指挥能力。


“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发射“鱼叉”反舰导弹。


2

濒海战斗舰与高速巡逻艇:不合时宜




与“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的“功成身退”相比,4艘“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以及12艘MkⅥ型高速巡逻艇的退役几乎可以说是“英年早逝”。这4艘即将退役的“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分别是LCS-1“自由”号、LCS-2“独立”号、LCS-3“沃思堡”和LCS-4“科罗拉多”号。其中,年龄最大的LCS-1“自由”号和LCS-2“独立”号分别是在2008年和2010年服役的,至今也不过才十余年。MkⅥ型高速巡逻艇更惨,服役时间最长的也不过6年而已。


对此我们不禁有疑问,美国海军为何如此“败家”。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和MkⅥ型高速巡逻艇主要针对的是近海、沿海乃至内陆江河地区的作战使用要求。但是,在未来美国海军将要面对的大国对手时,其根本不可能有接近对方沿海甚至进入内陆江河的机会。大国对手不仅拥有强大的远海作战能力,其近海防御体系也非常完备,即便是“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和MkⅥ型高速巡逻艇冒险接近,也将是有来无回。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海军对于自身作战体系和作战思想的转型是多么的决绝,只要是不合时宜、无法适应未来作战需求的舰艇,即便远未到寿命也要强行退役,以便节省后勤维护保障费用。不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独立”/“自由”级濒海战斗舰的后续订单还没有全部完成,未来几年还将有一批“过时”的这两型舰艇陆续进入美国海军服役。由此可见,美国海军在护卫舰这一级别战舰上是多么的“捉襟见肘”。


当然,美国海军对于未来主力护卫舰发展还是有着自己的规划,其已经在2020年4月选定了下一代7000吨级FFG(X)“星座”级导弹护卫舰的主承包商,首批将建造10艘,预计总数可能达到20艘以上。


LCS-2“独立”号濒海战斗舰。


3

两栖攻击舰:意外之损




如果说上述几型舰艇的退役属于美国海军预定计划的话,那么1艘“黄蜂”级两栖攻击舰的退役则完全是美国海军的意外之损。而这艘倒霉的战舰就是在2020年因为一场大火而退役的“好人理查德”号。如今,曾经在太平洋威风八面的“好人理查德”号已经被调侃为“熟人理查德”号,而且很快就会被拆解为“碎片理查德”号。


应该说,“好人理查德”号对于美国海军来说不仅仅意味着数十亿美元的巨大财产损失,更是对两栖作战能力的进一步削弱。在此之前,美国海军拥有9艘4万吨级的两栖攻击舰,分别是1艘“美利坚”级和8艘“黄蜂”级。虽然数量不少,但并不是每一艘都能够搭载F-35B垂直起降隐身战斗机。


“美利坚”级两栖攻击舰属于全新建造的战舰,可以从一开始就适应F-35B的使用要求。而“黄蜂”级两栖攻击舰就必须经过一定的改造,才可以搭载该型战机。“好人理查德”号当时就是正进行搭载F-35B的工程改造。该舰的损失等于美国海军少了一艘可以搭载F-35B的大型舰艇。为此,美国海军在“好人理查德”号两栖攻击舰起火后,不得不将“美利坚”级两栖攻击舰的2号舰“的黎波里”提前服役,以维持4艘可搭载F-35B进行作战的两栖攻击舰的规模。


正在前往造船厂拆解的“好人理查德”号,可见其舰岛已经基本拆解。


4

美国海军未来发展:大国对抗




除了退役一大批现役战舰,美国海军还计划在2021财年退役全部的F/A-18C/D“大黄蜂”舰载战斗机。这样,美国海军航空母舰舰载战斗机将全部由F/A-18E/F“超级大黄蜂”、EA-18G“咆哮者”以及F-35C组成,其战斗力将再上一个台阶。而美国海军未来作战体系和作战思想的重点,就在于同大国对手作战,而且是在有利于美国海军的广阔大洋上进行全面对抗。


为此,美国海军一方面通过部署实施分布式杀伤作战理念,重点提升其对海上目标的打击能力,特别是重点发展新一代反舰导弹。要知道,即便是在冷战时期,美国海军的主力反舰导弹依然是依靠掠海亚音速飞行的“鱼叉”。而如今,美国海军不仅开始全面装备新一代AGM-158C隐身反舰导弹,还在拓展“标准”-6舰空导弹的远程对舰打击能力,实现亚音速和超音速反舰导弹的“组合拳”。


此外,美国海军还在不断提升一体化的防空反导能力,同时实现与美国空军、陆军的联合反舰和防空反导作战能力。尽管美国各军种之间依然存在矛盾和隔阂,也会每年为了分国防预算这块“蛋糕”争吵不休。但是,至少在面对大国对手这一点上,美国军种的目标还是基本一致的。



文章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施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