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奥运高官诡异自杀,牵涉官方贪腐黑幕?

2021-06-10 08:25
6月7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一名50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东京都营地下铁浅草线中延站跳轨后死亡,没有留下遗书,警方初步推断为自杀。

起先,人们以为这只是工作日的一则普通事故,毕竟,上班族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跳轨自杀的事件并不罕见。随后,人们发现,无论是遇害者的身份,还是选择自杀的时间,都有太多蹊跷之处,这条新闻瞬间席卷了整个日本……
警方通过死者随身携带的身份证件确认,这名男子为日本奥委会会计部长森谷靖。周一早上,西装革履,一定是打算去上班的,却为何突然跳下地铁轨道?他的内心到底经历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更诡异的是,在他去世两天前,日本刚刚爆出奥运会背后人力费的黑幕。选择在这个时间点自杀,很难不让人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
在东京奥运会举办前夕,森谷靖的离奇死亡无疑让本届奥运会增加了不少悬疑色彩。
 
森谷靖是“替罪羊”?

森谷靖出生于琦玉县,从全国前列的重点高中毕业,在法政大学完成学业,36岁进入政府部门,在会计部长这个位子上自杀结束生命时刚刚52岁。
日本网友对森谷靖的死亡颇多猜测。
有人觉得选择星期一早上跳轨自杀,100%是因为工作压力。“我无法想象这些工作人员的压力,他们被上级安排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要面对公众对他们的敌意。”
奥运举办在即,日本却深陷防疫不力的传闻,日本全国医师联盟负责人植山直人甚至公开警告称,今年夏天,东京将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的变异病毒,甚至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的“奥运病毒”。
根据5月份日本民意调查:81%的受访者反对办奥运,支持再继续办奥运的只有12%,剩下的是办不办都无所谓的人。
奥运应该停办的呼声在日本国内一直很强烈。此前有埼玉县居民向东京都议会请愿,要求取消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并将经费中的剩余资金用于救济贫困居民,东京都议会却驳回该提案。
5月26日,迪克·庞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除非遇到世界末日级别的事件,否则东京奥运依然会举办”。这位国际奥委会委员更是扬言道,“就算是日本首相菅义伟请求停办,东京奥运会也必须照常举办”。
于是有网友认为森谷靖选在中延站自杀,是不是想暗示奥运的“中止”和“延期”……可能是想传达只要揭露真相下场就会很惨吧……
还有的人揣测,因为东京奥运会存在着大量“奥运黑金”,因此森谷靖是奥委会推出来的“替罪羊”。
从事实来看,“替罪羊”一说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会计部部长,按理说就是管理东京奥运会总账的。那么多奥运黑金爆出,人们要向东京奥运会组委会算总账的时候,第一个找的肯定是这位“管总账”的部长吧。
可是现在,主管会计工作的部长“识时务”地选择自杀了,他的死不仅可以掩盖很多黑幕,还可以成为东京奥委会的“替罪羊”背黑锅。真正的幕后大佬,大可以一问三不知,全部把责任推给死去的部长……
反正这样的事情,在日本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奥运黑金!

东京申奥行贿丑闻还未散去,日本的媒体人已经接二连三地大爆奥运黑幕。已经有人预言,这很可能是自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以来,黑幕最多、利益纠葛最深的一场奥运会了。
先是奥组委现任职员匿名揭发了不可见人的奥运资金流动,简而言之就是,人工贵得离谱!其中的惊人细节,比如,仅“大会准备事项”一览,内部流通报价显示一位运营指挥可以拿到35万(2万元人民币)的日薪,40天算下来能到手1400万(81万元人民币)。
东京平均时薪1000日元,一天工作八小时,也才8000日元(约合460元人民币)。可现在东奥给出的日薪是2万元人民币!
其他的工种也很诱人。会场策划,日薪25万日元(合1.5万人民币)。会场运营,日薪20万日元(合1.1万元人民币)。
新闻爆出后奥运组织委的事务总长在国会接受质询,否认存在超高薪的事情,指出35万日元的日薪不实。而内部人员接着向媒体爆料,一天35万日元确实不是最终数字。真正的日薪金额,高达80万日元,约合4.7万元人民币!这一天80万最终进了谁的口袋,又被以怎样的形式瓜分,外人恐怕很难得知了。
日薪80万已经让普通人咋舌了。然而,这还只是一些小鱼小虾米,真正的大佬是这样玩的——
日本奥组委向广告代理商委托管理奥运赛场,光一个赛场的委托费用就是35亿日元,而委托费中的10%,作为管理费支付给广告代理商。也就是一个广告代理商,管一个奥运赛场,就至少能获得3.5亿日元的管理费(约合2050万元人民币)。
那么有几个广告代理商呢?
很遗憾,只有一个!
日本奥委会唯一指定广告代理商,只有日本电通,这么一笔笔巨额管理费就流到电通手里。日本电通再顺理成章地通过转包的方式,将管理奥运场馆的工作,给其他小代理公司。而这些公司又是如何成为奥运的代理商,掌握项目分配的生杀大权呢?面对媒体的质疑,他们给出的回答是“有保密协议”“无可奉告”。
匿名爆料者称,组委会内部“撤掉代理公司、直接对接承担工作的一线公司”的建议一直没能被认可,数以亿计的“管理费”至今还在以各种方式往外输送。
爆料者说:“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务员,东奥组委会内部有一些是各地调派过来的小公务员,虽然我们常年在这个圈子里,司空见惯了政商勾结的把戏,但是像奥运会这次,如此庞大的金额,如此嚣张的敛财,真是从来没见过的。”
爆料者说:“新冠疫情让失业率上升,大家的日子都很辛苦,可那些无良的人却还在利用这机会贪赃枉法,让他内心十分痛苦,备受煎熬,所以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揭发。”
6月5日,告发报道播出,全日本哗然。
6月7日,奥委会“会计部”部长跳轨自杀。
你们说,这里面真的没有联系吗?
此外,《文春周刊》也在近日报道了奥运资金挪用一事。

竹中平藏被视为最了解日本经济的人
前小泉内阁著名政治家竹中平藏作为董事的Pasona公司,在今年的财报中给出了超出去年65%的营业额增长。因为被指定负责奥运职员招募,175亿的剧增不得不让人怀疑发的是“奥运财”。
前面资料中爆出35万日元的天价日薪,到了Pasona这家公司的奥运职员招募环节,应聘者每天却只能拿到1.2万,由此民众又有了新的推断——奥组委的这些公司从中抽成高达95%。
这还仅仅是竹中平藏一家公司,去年年底公布的第五版东京奥运会预算中,总预算累计已经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到底还有多少未被曝光的公司,在瓜分奥运这块大蛋糕?!
回到引起这场讨论风波的会计部长自杀事件。虽然议论纷纷直指奥组委丑闻,但目前官方还没有给出正式的调查结果。
在一桩桩已经曝光的奥运黑金面前,很多人偏向于相信,选择自杀的森谷靖,极有可能背负了奥运筹备中的所有黑账和内幕。
这一次,民众能够等来真相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民周刊

作者:一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