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少数民族政权,历史上朝鲜对辽金元都臣服,咋就不服清朝?

2021-06-10 08:02

朝鲜王


17世纪的朝鲜使者来到北京,发现中国人剃发易服,完全的蛮夷装扮,这让朝鲜人十分震撼,他们在旅行游记和回国的报道中对满清提出严厉批评。朝鲜对满人服饰的鄙视,其实是一种文化心理。朝鲜曾受大明文化的全方位感染,是完全的小明朝,所有朝鲜人心里都固执地认为,只有汉人的皇朝才是中华正统,自己国家可以心甘情愿地给汉人皇朝当小弟,但绝不能给蛮夷国家当跟班,大明衣冠就是中华文化正统性的表现,而满清服饰就是中华文化沦陷的表现。对此,一方面,朝鲜坚决不按满人要求剃发易服,继续穿戴大明衣冠;另一方面,朝鲜国内也萌发了反清复明的北伐计划。17世纪围绕服饰文明,中朝两国爆发了严重冲突。


明制朝鲜王为郡王


一、革“命”的开始


1644年,南明在南方勉强维持,顺治已经入驻北京,朝鲜虽然向清称臣纳贡,却依旧使用崇祯年号和大明衣冠。但这一年,一场大革“命”开始了,摄政王多尔衮下令关内汉人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10天之内不剃头的全杀。


剃发易服


5年后,1649年,朝鲜朝贡使郑太和到北京朝贡,礼部尚书汉人曹氏亲自宴请了郑氏,曹尚书见郑太和“冠带”,穿的是大明官服,一时“凝泪满框”。1656年,朝鲜王之子李窅从山海关入京,一路上骑着高头大马,十分显眼,道边上的行人商贩见到朝鲜人的大明衣服,“有感于汉朝(明朝)衣冠,至有垂泪者,此必汉人,诚可惨怜”。十月,在北京朝见仪式上,汉族官员“见东方衣冠,无不垂泪,其情甚戚,相对惨怜”


朝鲜官服皆明风


说了以上事例,笔者就想证明三点:1.满清入关后,中国服饰已经发生了大变化,完全的少数民族风。2.朝鲜对明朝甚为怀念,虽然朝贡于清朝,但绝不更改自己对明朝的纪念。3.对中国汉人怀念旧朝的心思,朝鲜是心知肚明的。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朝鲜萌生了反清复明的北伐计划。


二、朝鲜国内肃清朝奸


1637年,后金征伐朝鲜,朝鲜称此为“丙子胡乱”,性质和壬辰倭乱一样。纵观几千年的中朝交流史,只要是汉人皇朝,从不会无故主动入侵藩国,这是朝鲜一直死心塌地跟从并信服天朝的最主要原因。但是后金无故兴兵,这给朝鲜人内心留下了深深的仇恨。


清军


1644年,北京沦陷,随后清兵入关,在东北当人质的朝鲜王世子李澄也随顺治銮驾一同进了北京。十一月,多尔衮在武英殿见到他,以天朝大皇帝的口吻给他发布了训令:“今大事已定……世子为东国储君,不可久居于此。”告诉他回去赶快继承朝鲜王位,继续发扬中朝两国友好,清朝还主动减少了朝鲜的岁币,以示对李澄的支持。


朝鲜世子


1645年,李澄准备归国,清朝派人随行,三月到了汉城,清人逼朝鲜王出汉城迎接天使,这引发了忠于明朝的朝鲜官僚的记恨。李澄在清为质10年,亲眼见到了清的崛起和明的灭亡,李澄知道朝鲜国弱,只能委曲求全,所以他对清朝言听计从,因此他成了亲明官僚眼中的朝奸。五月,李澄被亲明官僚毒死,朝鲜王对李澄之死心知肚明,但他只能上报清朝,说世子“病亡”。多尔衮对李澄突然病死也心存疑虑,但朝鲜上下一词,铁板一块,多尔衮也只能不了了之。十一月,多尔衮册封李淏为世子。


朝鲜大臣


虽然清朝的这些行为展现了宗主国对藩国的领有权,但朝鲜面服心不服,不仅是对丙子胡乱的恨意,更是因清朝剃头易服令对中华文化的摧残。


三、朝鲜小中华意识


1607年,宋时烈出生于朝鲜,是李朝中期最大的儒学家,精通程朱理学和阳明心学,推崇尊周大义论,此学说的核心就是“凡有血气之类,莫不知中国之当尊 ,夷狄之可丑”,他承认过去中国(指清朝以前中国)称朝鲜为东夷,虽不雅但是事实,然而明清鼎革,中国剃头易服,不复天朝文明,实为由夏变夷。而朝鲜只要继承文明,出现圣人,就能“土地之昔夷而今夏”


朝鲜士大夫


宋的后辈申维翰着力证明朝鲜已经变夏,申氏的论证是有理有据有节:朝鲜人不仅学周孔孟程朱王,更保留了华夏(大明)衣冠,清人虽读四书五经,但剃发易服,所以朝鲜比清朝更有资格当华夏,比中国人更中国人。申的同辈李种徽从血缘入手,大谈箕子朝鲜,朝鲜人本商人之后,实为中华正统,谓之东夏,虽沦陷于夷狄(指元朝),但李朝复国,重新入夏。这二人的学说完全是在宋的尊周大义论基础上进行演化。


朝鲜士大夫


尊周大义论有顽强的生命力,对后代影响深远,就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出现了反清复明的北伐构想。虽然朝鲜大谈中国由夏变夷,但我们仔细想想,南北朝时期,北朝也是胡人,朝鲜对北朝并无异议;五代时期,五代中多少异族,朝鲜也承认朝贡;更不必说辽金元三代,朝鲜更是磕头朝贡,怎么就到清朝这儿,朝鲜坐不住了?其实尊周大义论的出现实际意味着因明清鼎革引发的东亚震动,朝鲜受其震动,经过千年学华,终于萌发了自己的民族意识,开始对华夷秩序提出挑战,力图借清朝异族入关之际,改变自身在华夷秩序中的地位。


李朝私底下称清帝为胡皇,除了对清文书,朝鲜国内一切表文、诏书、祭文等,全都沿用崇祯年号,南明灭亡后,则用干支年号,绝不用清朝年号。而私人笔记、史书方面,到清末还在用崇祯年号,竟然有崇祯二百多年。


朝鲜上下跪拜皇太极


四、北伐论


壬辰倭乱,明朝对朝鲜有再造之恩;而丙子胡乱,朝鲜被后金摧残。如此对明之恩和对清之恨一起发作。


朝鲜王世子李淏在清朝也当过人质,但他的关注点在清朝对汉人的压迫,他认为汉人人心思变,对满族压迫不满,思念旧朝,一旦有风吹草动,关内皆反,必能反清复明。李淏是个反清派,受到了朝鲜一致好评。


1649年,李淏继位,是为孝宗大王,他上台后就宣布:“我朝鲜三百年服事大明……神宗皇帝再造之恩自开辟以来,未闻于籍者。宣祖大王所谓义则君臣,恩犹父子。”表示要以光复大明为己任,率领臣下宣誓要养10万精兵,一旦南明反攻,我们就出其不意,“直抵关外,中原义士豪杰岂无响应者”。臣下也有说万一事泄,恐有灭国之祸,李淏则说“以大义举大事岂可万全也”,复明是大义所在,就算朝鲜灭国,也能光耀史册。


为此,自当年开始,李淏开始扩军,将防守京城的守军扩编到2.1万,扩编了3倍,守护王宫的御林军扩编到1000,全为骑兵,且增加了大炮。同时计划再继续扩编3万人,但因为财政问题没能实现。


朝鲜军


文史君说


初步扩军实现后,朝鲜上下静待时机,从李淏开始经历儿子李棚、孙子李焯,三代朝鲜王对南明、吴三桂、郑成功、准噶尔都有过幻想,他们甚至积极促成朝日联合反清复明,这可谓朝日历史上为数不多的蜜月期。1650年,朝鲜扩军计划为清朝所知,李淏以防御倭国为由搪塞了过去,但清朝对此已经警觉,结果出现了“六使诘责”事件,清朝使者逼李淏罢免了对反清之事最为积极的朝鲜大臣。随着1683年明朝最后一面旗帜台湾郑氏灭亡,朝鲜北伐之事彻底告终。


虽然复明不可能了,但朝鲜从不敢忘明朝之恩。1704年,朝鲜王宫举办了甲申六十年祭,朝鲜王李焯行三跪九叩大礼,从王宫大门拜到了禁苑,祭祀崇祯皇帝,又设大报坛(出自《礼记》,意为祭天报德)专祀神宗,后来又添明太祖、明思宗,祭祀明代三皇,直到李朝灭亡。


崇祯皇帝


参考文献


葛兆光:《大明衣冠今何在》,《史学月刊》2005年第10期。


王元周:《论朝鲜中华主义的实与虚》,《史学集刊》2009年第3期。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浩然文史

作者:文史君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