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终于承认了

2021-06-09 07:34

近日,历经5年多谈判,德国与纳米比亚达成和解协议。德国政府承认殖民时代对纳米比亚土著人赫雷罗和纳马族群的暴行是种族灭绝,并将为该国重建项目提供11亿欧元资金。


如此惨无人道的屠杀事实

竟然需要100多年才能反省清楚

(图:联邦档案馆)▼


人们大多熟知二战时期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的屠杀,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在20世纪初,德国也曾在遥远的非洲国家纳米比亚犯下恐怖的罪行。


20世纪的第一场大型屠杀

因民族及国家在国际上声音微小

一直以来都少有人知

(图:Wiki)▼


其实这并非德国政府第一次为自己的罪行道歉,2004年,德国就曾为屠杀纳米比亚土著道歉,但是道歉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这次的“道歉”还附加了经济援助,不过德国口头承诺的“援助”到底能兑现多少也是个问题。


在欧洲中心主义眼中

纳米比亚不过是化外之地,甚至只命名为西南非洲

让他们承认文明对野蛮搞种族灭绝,可太难了▼

 


地狱之门


纳米比亚位于非洲西南部,其北部和东部的笔直的国境线,一看就是殖民统治的遗物;其东北部有一片长条状的领域深入非洲内陆,并与津巴布韦、南非、赞比亚、安哥拉等国接壤,这也是殖民者瓜分非洲土地留下的“杰作”。


位于西南一隅,一块遍布沙漠的相对贫瘠的土地

虽物产不丰,好在人口也不多

(底图:shutterstock)▼


纳米比亚面积有82.5万平方公里,居全球第34位(略小于委内瑞拉),并不算小,但是人口只有255万,是世界人口密度最小的国家之一。


面积相当于7.5个江苏省

人口只有江苏的30分之一,两百倍的密度差

其西海岸的绵长沙漠几乎肉眼可辨

(图:shutterstock)▼


纳米比亚的国名来源于纳米布沙漠,其面积5万平方公里,位于纳米比亚长1600公里的大西洋海岸线,东西宽度由50-160公里不等,安哥拉西南部也属于纳米布沙漠范围。因洋流影响,降水量从2 毫米到 200 毫米不等,极端干旱的情况维持了数千年,是非洲南部地区唯一的真正沙漠。


极端恶劣的环境不适宜人类居住

空有国土之大,奈何无处安家

(图:shutterstock)▼


纳米比亚的自然环境比较严酷,但是严酷的自然环境也带来的壮丽的景色,纳米布沙漠于201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那种极度的荒凉,很适合旅行

(图:shutterstock)▼


纳米比亚全境干旱少雨,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干旱的国家,全境大部分被两大沙漠;纳米布沙漠和喀拉哈里沙漠占据。纳米布沙漠直抵海滨,喀拉哈里沙漠是许多候鸟和动物的家园,大象到长颈鹿等野生动物以及狮子和猎豹等食肉动物的避风港。


是不是以为没人看见?拉出来示众!

(图:shutterstock)▼


但是这样一个有着壮美自然风光的国家,却有着悲惨的往事。由于自然环境恶劣,纳米比亚并没有第一时间被纳入欧洲殖民者的目光,前殖民时代,这里生活着被称为布须曼人的土著,“布须曼”是欧洲殖民者对非洲南部有色土著的蔑称。他们的发展水平非常低,过着虽然艰苦,但也自给自足、自得其乐的生活。电影《上帝也疯狂》里,那个土著人“奇”所在的部落就是一个喀拉哈里沙漠里的布须曼人部落。


布须曼人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民族之一

通过亲属系统组成小型群居

男性主要通过狩猎来获取生存物资

(图:Rüdiger Wenzel/Wiki )▼


身材高大,凶猛好战的赫雷罗人的到来打破了土著们平静的生活,他们占领了大片适合放牧牛群的可耕地高原,极度挤压了布须曼人和科伊科伊人的生存空间。但在另一片大陆上,早已有人摩拳擦掌要来”文明“非洲了。


虽然几个部族之间的斗争频发

但是并未有灭绝式的大规模冲突事件

(赫雷罗人 图:Rosier/Wiki)▼


大航海时代,欧洲人就到过纳米比亚,1485 年的葡萄牙航海家迪奥戈·科奥和1486 年的巴托洛梅乌·迪亚斯就来到纳米比亚,但是他们看到的是大量的失事船只的残骸,还有一些动物和人体骨骸,让葡萄牙探险者不寒而栗,把这里称为“地狱之门”;当地的布须曼人则称这片土地是“上帝发怒的结果”。


不过现在去看到的可不是化石,而是公园“人为景观”

(图:Wiki)▼


1944年,约翰·马什出版了一本纪实文学作品《骷髅海岸》,这片地区又以“骷髅海岸”的名字流传于世。这些名称都反映了当地自然环境的严酷,受洋流和气候的影响,这里大风呼啸、水流复杂、大雾弥漫,还有暗礁,经常有船只在此失事,也正是自然环境的严酷让殖民者望而却步。


一年之中有半年都是海雾弥漫

说是有命来没命回也不夸张

(图:shutterstock)▼

 



殖民与屠杀


欧洲殖民者虽迟但到。19世纪后半叶,欧洲列强掀起瓜分非洲的热潮,尤其英法两国在非洲跑马圈地,因为统一较晚而姗姗来迟的德国也在寻找机会。1884年,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宣布多哥、喀麦隆、德属西南非洲(即纳米比亚)为“德属保护地”。紧接着他邀请主要殖民大国到柏林开会讨论“尼日尔河、刚果河的自由航行问题”,这次会议即是“柏林会议”。


在会议之前,比葡法意等国早已研究和“文明"非洲许久

虽然德国真正加入殖民主义比赛较晚

但一举成了第三大殖民国..

(图:Adalbert von Rößler/Wiki)▼


这次会议是欧洲领导人的第一次国际性协调会议,会议主要成果有两条:第一,承认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的“国际协会”对刚果盆地的统治权;第二,会议同意某一欧洲国家有权宣称“有效占领”某一非洲国家,但是必须获得其他欧洲国家的同意。俾斯麦利用这两个成果又在非洲东部占领了一块地区,称为“德属东非”,后改称“坦噶尼喀”。


商量一下如何瓜分比较合适

(利奥波德二世和俾斯麦)

(图:Wiki)▼


为了连接德属西南非和德属东非,1885年,英德两国达成一项协议,规定:以布干达南部地区为英国殖民地乌干达与德属东非即坦噶尼喀的边界线。德国放弃对东非桑给巴尔岛的领土要求,获得扼守德国北海出海口的黑尔戈兰岛。


但是桑给巴尔岛面积大于黑尔戈兰岛,英国又将博茨瓦纳北部的一条狭长的地带交给德国,这一领土用俾斯麦的继任者卡普里维的名字命名,被称为“卡普里维地带”,就是地图上纳米比亚深入非洲内陆的狭长部分,长度达到450公里,但是宽度只有30-100公里。


欧洲内部商量一下就达成共识了

形成的殖民格局对非洲的影响直到现在仍难摒除▼


德国的如意算盘是:得到这块领土就可以获得进入赞比西河的入口,进而将德属西南非和德属东非连接起来。但是,狡猾的英国人棋高一招:他们在30年前就知道这条河的上游有一个非常大的瀑布,并命名为“维多利亚瀑布”,所以根本无法航行,德国人的如意算盘落空。


早在1855年,苏格兰传教士大卫·利文斯通就来到这里

被美丽景象震撼到,并起了个非常”英国”的名字

(图:shutterstock)▼


1884年,德国宣布今纳米比亚沿海地区为“保护国”,1890年德国人开始向纳米比亚内陆高原地区渗透,利用当地土著纳马人和赫雷罗人之间的矛盾开展殖民活动,并大力推行白人移民政策。


1896-1897年间,纳米比亚地区遭遇牛瘟,土著部落失去大量牲畜,白人趁机抢占肥沃的牧场并有组织的掠夺当地土著仅存的财产。


1904-1907 年,赫雷罗人和纳马人拿起武器反抗残忍的德国殖民主义,他们首先杀死了少量德国殖民者,但是德国很快调集援军进入纳米比亚。德军指挥官洛塔尔·冯·特罗塔发布了臭名昭著的“灭绝令”:


赫雷罗人不再是德国的属民……每个赫雷罗部落民……都将被枪杀。德国领地也不许有赫雷罗妇女和儿童的存在:他们要么到赫雷罗人那里去,要么死亡。


前期的区域性起义和反抗颇有成果

但终究敌不过大量持现代武器的德国士兵

(图:Le Petit Journal/Wiki)▼


赫雷罗人起义未伤德国妇孺

但德国人则选择了枪杀男性

将两族妇孺驱赶到无水源的沙漠中,算是间接杀害

(图:Wiki)▼


德国殖民当局对赫雷罗和纳马人展开了屠杀和驱逐,这被称为“20世纪第一次种族灭绝”。德国人系统性地杀害了1万名以上的纳马人(占其人口的一半)和大约 6.5万名赫雷罗(约占其人口的80%)。幸存者最终从拘留所获释时,继续遭受着剥夺、驱逐、强迫劳动、种族隔离和歧视等种种政策迫害。


屠杀之后,幸存者被送进鲨鱼岛集中营

作为免费劳动力,用于港口铁路等基础措施的建设

强迫劳动加之残忍虐待,每日都有人惨死

(图:Wiki)▼


德国殖民当局的“灭绝令”几乎摧毁了纳米比亚赫雷罗和纳马人的族群,仅有少数这两个族群的土著逃脱了殖民者的追杀,进入了更加荒凉的喀拉哈里沙漠腹地。有西方学者认为这场屠杀是德国二战中屠杀犹太人的一场“预演”。


这种屠杀、集中营,医疗实验的模式

在后来纳粹的大屠杀中都可见端倪

(用于医学实验的鲨鱼岛囚犯的头颅)

(图:Wiki)▼


“即使没有带来多少利润,也没有更好的货品,

至少我们可以用它来建立一个磨骨厂”

(图:Wiki)▼

 



祸不单行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和英国在战场上兵戎相见,战争也波及了这两个国家的殖民地。路易斯·博塔将军(Louis Botha)率领作为英国自治领的南非军队占领了德属西南非洲,并废黜了德国殖民政府。但是纳米比亚的悲惨命运并没有结束。一战结束后及《凡尔赛合约》的签署,西南非洲成为国联的“托管地”,但是事实上成为南非领土。


打着英帝国旗号的南非军队

结束了德属西南非洲的统治

(南非军人俘虏德国国旗)

(图:Wiki)▼


南非从殖民地时代就实行对黑人的歧视和隔离政策。南非的土地法严格限制了黑人土著对土地的所有权。1948年,南非正式实行种族隔离政策,作为南非事实上一个省份的西南非洲也实施了种族隔离制度。


仅因为肤色差异就要受到截然不同的的对待

甚至要分区而居,实在离谱

(图:壹图网)▼


南非白人当局集中开发纳米比亚紧邻南非的地区,正式名称为“警察区”,德国殖民时代的大多数定居点和矿山都在那里。在警察区之外,大多数非洲人都被限制在所谓的本土领地,1949年之后在南非的统治下,这些领地变成了“黑人家园”(即所谓的班图斯坦)。


南非治下的纳米比亚黑人命运依然悲惨:纳米比亚的资源主要被南非白人把持,黑人只能在荒凉的保留领地里过着近乎原始的生活,得不到国家的公共投入。


一大批班图斯坦

(图:shutterstock)▼


冷战时期,纳米比亚还卷入了美苏在非洲的代理人战争。纳米比亚北边的安哥拉是美苏非洲“代理人战争”主战场之一;而纳米比亚也爆发了反抗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的民族解放运动,成立了“西南非洲人民组织”等武装组织,与南非白人当局作战,被称为“南非边境战争”。


明面上是南非国防军对上解放军游击队

实际上都靠着大国支援

(图:Smikect/Wiki)▼


纳米比亚成为南部非洲冷战代理人冲突的几个爆发点之一。“西南非洲人民组织”得到了苏联的武器支持和军事训练,其政治领导层也得到了苏联、古巴和安哥拉军事派别的军事援助。


苏联专家在安哥拉训练纳米比亚游击队员

此时西南非洲最大的目标就是独立

苏联相比那些老殖民者,更容易被非洲人接受

(图:Wiki)▼


在1975年之前,该运动将自己定位在社会主义集团内。由于“西南非洲人民组织”与苏联的“联盟关系”,使美国和南非认定该组织是苏联的“代理人”。因此纳米比亚独立运动的领导人就具备了社会主义背景,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都称呼纳米比亚独立运动领导人努乔马为“努乔马同志”。


隔着大洋不同洲,都不耽误交朋友

(图:shutterstock)▼


南非统治纳米比亚本来就没有任何法理依据,经过纳米比亚人民的坚决斗争以及南非国内局势的演变,最终纳米比亚在1990年获得独立。南非黑人民权运动领袖曼德拉还出席了努乔马就职纳米比亚首任总统的典礼。1994年,在南非第一次多种族选举之后,该国将鲸湾港“还”给了纳米比亚。


鲸湾港是纳米比亚最大的沿海城市

也是重要的贸易,旅游,渔业,制造业的集成中心

(图:Wiki)▼


独立以后的纳米比亚经济发展迅速,是非洲少有的政治局势稳定、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的经济体。纳米比亚生活物资相对丰富,基本生活品在超市一般有售。中国和纳米比亚经济合作紧密,中国人在首都温得和克和北部边境城市奥希康戈建有规模较大的中国城、中国村,销售从国内进口的小商品。


独立第二天就与中国建交

至今仍是关系密切的经济贸易伙伴

(图:shutterstock)▼


但是,殖民统治还是给纳米比亚留下了隐患。由于“卡普里维地带”是殖民者强行拼凑的结果,当地民族洛齐人认为自己与纳米比亚人并非同一民族,1999年,一支名为“卡普里维解放军”反政府武装发动叛乱,虽然很快被纳米比亚政府驱散,大多数人逃往邻国博茨瓦纳,但是这次叛乱给纳米比亚政局留下了隐患,卡普里维当地的洛齐人依然有着独立诉求,而博茨瓦纳也对这一地区有主权声索。


20多年了,对于武装分子的审判还在继续

而流亡到博茨瓦纳的难民也面临着被驱逐

殖民者留给非洲的又岂止这一个“毒疮”

(图:namibian.com.na)▼




近代欧洲国家在非洲的殖民统治给非洲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一些欧洲国家依然掌控着非洲,并且不时操纵非洲国家政局。历史一再表明,大多数情况下的干涉主义带来的是灾难——尤其是那些包藏祸心的干涉。而这一点欧洲并没有深刻反思。


在非洲大陆上尽情榨取

才是殖民者及操纵者真正的目的

(图:Wiki)▼


希望德国的道歉是出自真心,而不是像一些西方媒体分析的那样,是为了和中国“竞争”在非洲的影响力。欧洲前殖民者如果不能放下有色眼镜,将永远不会真心的反思曾经犯下的罪行。



参考文献:

[英]凯文·希林顿著,赵俊译:《非洲通史》(第四版),北京:九州出版社,2020年。

Adhikari, Mohamed (2008). "'Streams of Blood And Streams of Money':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Annihilation of the Herero and Nama Peoples of Namibia, 1904–1908". Kronos. 34 (34): 303–320.

Madley, Benjamin (2005). "From Africa to Auschwitz: How German South West Africa Incubated Ideas and Methods Adopted and Developed by the Nazis in Eastern Europe". European History Quarterly. 35 (3): 429–464.

Andrew Meldrum (15 August 2004). "German minister says sorry for genocide in Namibia". The Guardian.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4/aug/16/germany.andrewmeldrum.

"Namibia Rebel Group Wins Vote, But It Falls Short of Full Control". The New York Times. 15 November 1989.https://www.nytimes.com/1989/11/15/world/namibia-rebel-group-wins-vote-

but-it-falls-short-of-full-control.html.

Brandt, Edgar (21 September 2012). "Land degradation causes poverty".https://allafrica.com/

stories/201209211357.html.

"IRIN country profile Namibia". IRIN. March 2007.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17 February 2010.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0217173041/http://www.irinnews.org/country.aspx?

CountryCode=NA&RegionCode=SAF




文章来源:地球知识局

作者:乞力马扎罗的雪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