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家的官N代们

2021-06-08 14:22

晁端禀和晁端彦、晁端仁是北宋晁家的官四代。

晁家的表叔数不清,晁端禀和表叔王禹玉来往亲密。王表叔召集聚会,晁端禀叨陪末座。宾主推杯换盏之际,门卫送来一个帖子,是欧阳修写给王禹玉的。

欧阳修是大家都知道的名人,是王禹玉朋友圈置顶的人物,这个帖子让王表叔很受用很有面子。他貌似不经意对身边的表侄晁端禀说你替我写个回帖。

晁端禀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接受表叔布置的任务。吃过饭大家正在喝茶聊天的时候,晁端禀的回帖就写好请表叔过目。

大家都是圈里的人,凑上来一阵猛夸。王表叔也夸表侄:当真是极速快手。他心里没有说出来的话是:给你个棒槌就当真了。难道就你会写文章,人家都是文盲?表叔一肚子不满,翻江倒海全是醋。

晁氏的朋友圈衣袂飘飘丝带相连,晁炯和吕夷简、文靖是亲家,他们孩子的孩子是老表,河南顺口溜:老表,老表,缺死拉倒。

管宁为什么割席?还不是道不同不相谋。后来很多人效仿管宁,一言不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说断就断,跟席子差不多。

章惇和晁端彦一起长大,都是学霸。他们同一年出生,同一年考完,同一年进办公厅当秘书,互称老同。好得如同基友,晁端彦带薪休假,章惇心里怅然若失给他发帖子:红花绿叶大苹果,一天不见想死我。满坑满谷都是你,寄语三同晁秘监。

可是,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同事和朋友。我就不止一次被陪吃陪喝陪玩的闺蜜倒手、甩锅、在心里封杀。章惇坐电梯爬到顶层,当了宰相,靠的是上下其手,左右逢源,当然也少不了坑蒙拐骗踩低拜高。

一次次权力任性,让昔日的三同好基友拍案而起,正直无私的晁端彦给章惇写了一封公开信,除了罗列他贪腐行径,最后还痛心疾首质问章惇当年他们一起树立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的理想和信念都让狗吃了吗?晁端彦的公开信在朝野引起强烈反响,唯一没有反应的是皇帝,他当时正在生病。

章惇心里那个恼啊,别人反对还罢了。玩政治说白玩的就是心跳,和政敌比拼的是承受能力。但是晁端彦那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三同”啊,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拿刀子来,我也割席。再把笔拿来,章惇亲自起草贬谪晁端彦的文件,让他即日启程到陕西吃碗凉皮,吃不饱的话再来个肉夹馍。晁端彦走在去陕西的路上,满眼风光和说不尽的凄凉,他心里想起一段:这老刁,一点面子都不讲。翻译成大宋语言就是:三同今百不同矣。

世上万物借了总是要还的,唯独借光。晁补之遇到苏东坡时,一个是籍籍无名的少年,一个是冠盖京华,连皇帝和他妈都是粉丝,名满天下的大学士。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晁补之跟随父亲来到多雨多情的杭州,在一个文艺沙龙上见到当时的杭州副市长苏轼。高朋满座,苏轼在c位和一众鸿儒侃侃而谈,滔滔不绝。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市列珠玑竞豪奢。

晁补之把苏轼的话一字不落在心里记得牢牢的,回到家加工整理成一本书《七述》,从七个方面描写杭州人间天堂的旖旎风光,呈给苏轼。多么熟悉的感觉,就像昨天的那个我,青涩而蓬勃。多么精彩的文笔,苏轼甚至感到一丝丝的不安,他笑着对眼前十七岁的少年说:你写得这么好,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会写文章讲故事了。

晁补之把苏轼的话印在该书的腰封上,这本书很快上了畅销榜。因为名家的推荐,晁补之也成了名家,成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由此他把晁氏几代人的文化积淀和弟弟晁说之、况之等一起厚积薄发,把家族文化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与此同时大宋文化发展到登峰造极的高度,晁氏家族是时代的缩影。借了光可以不还,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借了光的人会身不由己和那个温暖照耀的光源,在乌云蔽日的时候,一起堕入黑暗。元祐党人学生的身份,也一次次把晁补之从浪尖推向命运的深谷。这是后话。

才子多情,情不知何起,却因为才处处留芳,哪怕对方是大哥的女人。廖明略是晁补之的好朋友,好到可以一起去会女朋友。廖明略的女朋友田氏青春美貌,一天廖明略临时起意拉着晁补之来到小甜甜家,女孩的心事不能猜,女孩的闺房更是不能乱来。衣衫不整鬓云松的小甜甜一阵慌乱,如果只是心上人单枪匹马还没什么,问题是他还带了流量明星晁补之。

一时间小甜甜恨不能自己是千手观音,化妆、换衣服、收拾房间,给客人点茶焚香同时进行。只有两只手的小甜甜忙乱得像个千手观音,一边化妆一边从镜子里打量晁补之,正好和他的眼神撞到了一起。小甜甜心里小鹿乱撞,一阵阵心猿意马。镜里镜外,眉梢眼角,两个人的眉毛官司打得火热。

  

 

 

 

 

 

 

 

 

 

 

 

 

 

 

 

 

 

 

 

廖明略感觉自己像个外人。晁补之坏笑着,很享受这一刻。为了照顾大哥的情绪,晁补之岔开了话题。灵感却像宿醉难以消化的酒喷薄而出,一曲《下水船》终究是在船上,下不得水。

客骊驹至,鹦唤银屏睡起。困倚妆台,盈盈正解螺髻。凤钗坠,缭绕金环玉指,巫山一段云委。半窥镜,向我横秋水。斜领花交镜里,淡拂铅华,匆匆自整罗绮。敛眉翠,虽有愔愔意,空作江边解佩,情何寄。无处寄,大哥的女人,想想都是罪过。

肥皂剧会有很多插曲,一转眼山山水水几万重,晁补之的文学成就更加卓著。有井水的地方就能听到柳永的歌,晁补之的诗四处开花俯拾皆是:闻到新文能入样,相州红缬鄂州花。可是小人物终究难抵大宋整个社会的内卷,在新旧两党你死我活的争夺之下,可谓是人人自危。

苏门在风头浪尖上沉浮,早上一上班看到苏辙被降职的文件,晁补之松了一口气,结果没有想象的那么坏,他庆幸:子由此除不离核。总算还没有离开首都这颗大树。同事张文潜接了一句:比我们在暴晒和风雨中煎熬强多了。暴风雨终究是要来的,蔡京吃完包子剔着牙下令元祐党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永世不得回到开封。哪有什么永世,弹指一挥间都做鸟兽散。

参考资料:《宋人轶事汇编》丁传靖 中华书局

文章来源:时拾史事

作者:宋慧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