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经济”能让美国再次伟大吗?

2021-06-08 08:23

如果最近还有人跟你叨叨“小政府大社会”、“政府是最大问题”、“涓滴经济学”之类的魔怔咒语,你可以理直气壮怼回去:


醒醒!你祖师爷的牌位被掀了。


开个玩笑,因为今天要聊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最近,美国总统拜登近来在多次讲话中,突然频频宣传“大政府”,痛骂“小政府”



大政府是指奉行干预主义政策的政府,意味着经济管理与社会控制。这在今天的美国人眼里,一听就是“独裁的味道”,是中国才走的路。


相对应的,小政府的支持者主张政府越小越好,最多就是个守夜人,社区保安,这才是美利坚的正道。


可是在4月28日的国会演讲中,拜登突然举了很多美国的经济成果,说取得这些成果是“只有政府才能做到的”,还特地批评喜欢小政府的“新自由主义”


这番表态震惊了很多美国人,因为新自由主义是过去四十年,主导美国政治经济政策的根本路线,主要是反国家主义,推崇个人自由,反对社会福利,主张个人持枪,乃我大美利坚祖宗家法,岂能轻易动摇?!



从1980年代里根政府开始,美国奉行新自由主义,一直对外宣传小政府理念。别说是共和党的里根、布什,就是民主党的克林顿,也不敢说自己那套不是新自由主义。


奥巴马人气那么高,试图用医改挑战这个祖制,下场就是变成跛鸭总统。



“新自由主义”也培养了中国好几代公知的思维定式,预设政府等于绝对邪恶,私人自由就是伟大,没有政府才是最好的政府等等。


而通过这种意识形态的渗透,美国在冷战后成功瓦解了很多国家的强势政府,换上了让国家经济命脉任人宰割的“小政府体制”。


没想到,四十年后,明明是最爱发狗粮的民主党上台,拜登居然直接和四十年的大外宣唱反调,表示政府既是国家民主的组织原则,也是经济增长和社会福祉的引擎。


为什么呢?因为拜登发现美国“装”小政府,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1

“大政府”衰落


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的结果出了点状况。


两个人,哈耶克、冈纳·缪尔达尔,一个右翼一个左翼,同时获奖。



当时很多人都惊掉了下巴,原因一是因为哈耶克已经很久都不研究经济,跑去搞政治、哲学,二是缪尔达尔与哈耶克势同水火。


缪尔达尔一直都高举“左翼”大旗,主张社会平等,而哈耶克主张自由竞争,反对政府干预社会分配。


很多读者可能不清楚哈耶克。但他的一本书很著名,即便不知道,一听书名也能够明白他的立场《通往奴役之路》。



书的主要意思就是对二战后全世界越来越强的政府趋势感到担忧,反对国家干预经济与社会生活,认为“国家主义”下政府不断变大的后果,就是人民被彻底奴役。


哈耶克很推崇古典自由主义,就是欧洲人以自由贸易的名义殖民全球的时代。在哈耶克的理想里,古典自由主义是西方文明的基础,那种有制度保障的自由才是人类进步方向。


这番理论听着还挺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但却走极端地认为,除了最底线的保障自由,不管干什么,政府越大越邪恶


年轻时的哈耶克很莽,在1932年才33岁的他,就在《泰晤士报》与威望鼎盛的凯恩斯展开过一场辩论,强烈反对由政府出资进行公共建设去保障就业和经济。



凯恩斯毫不留情地痛批哈耶克,说他的想法是“胡言乱语的混乱大杂烩”和“垃圾”


比起凯恩斯的批评,后来的历史更加狠狠打了哈耶克的脸。


美国罗斯福搞新政,英国放弃了自由贸易,都通过大规模干预经济最终走出了阴影。凯恩斯主义和大规模干预经济的大政府,成为了二战后各个国家的主要政策指引。


所以,在获得诺贝尔奖之前,哈耶克,连同他所属的奥地利学派,都一直郁郁不得志,直到1974年诺贝尔奖爆冷颁给了他。


因为有一股由大资本支持,反共反苏、反政府干预经济的政治浪潮将哈耶克推上领奖台。无法拒绝哈耶克的诺贝尔委员会就搞了个左派学者上台,对冲一下政治风险,鸡贼得很。


这股政治浪潮的代表人物,就是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



撒切尔年轻时候就熟读哈耶克的著作,步入政坛后更是视哈耶克为导师。


当时的英国,经济停滞,政府失能。当英国保守党内部讨论要走实用主义的中间路线,避免偏左或者偏右的时候,刚刚当选党主席的撒切尔直接掏出一本书:


在场人一看,是哈耶克的《自由宪章》。


于是,哈耶克在英国的声望开始升高,随着撒切尔在1979年当选首相,声望更是急剧攀升。


在哈耶克的新自由主义思想影响下,撒切尔夫人推行小政府,给富人减税,削减公共开支和社会福利。在政治上,英国走右翼鹰派路线,远征马岛,把阿根廷人打哭,重振了英国的国民信心。



结果是,1980年代,英国经济连续向好,走出了滞涨,但代价是贫富分化更加剧烈


哈耶克在英国声名鹊起,美国的保守派也终于找到了宝。


从30年代开始,小罗斯福先搞定经济,又打赢二战,还超期服役四届光荣牺牲在总统座位上,威望一下满格,也让凯恩斯主义统治美国政坛四十年。



最郁闷的当然是传统极右翼保守派了,连靠反共起家的尼克松都自称是“凯恩斯主义者”。


这个时候,英国政坛首先吹起了哈耶克领衔的新自由主义号角,美国保守派和大资本自然喜出望外,立马也吹捧起了哈耶克。


里根早在60年代就读过哈耶克,自然抓住了这波“新自由主义”的政治风向,从党内脱颖而出。


比如,里根就有一句名言至今被自由派奉为圣训——“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政府就是问题”



加之美国人当时也因为滞涨和伊朗伊斯兰革命,对卡特政府失去了信心,于是里根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与1980年登上宝座,逆转了长期统治美国政治的“凯恩斯主义”,扛起了小政府的大旗。


后来的历史,便是里根治理下的美国熬死了苏联,趁机开始在全球推行“新自由主义”。


1989年,美国最高层、IMF、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搞出了一个“华盛顿共识”,为其他国家设计了一整套新自由主义政治经济理论。


“华盛顿共识”主要包括压缩财政赤字、重视基建、降低边际税率、利率市场化、松动汇率制度、贸易自由化、放松对外资的限制、国有企业私有化等十大方面。


沿着这条路,俄罗斯、阿根廷、土耳其、希腊、东南亚、埃及等等一连串国家,甚至差点连中国,都被带入了“小政府”的坑里,被美国用金融和政治优势一顿狂割。


让别人搞小政府,但新自由主义下的美国政府真的“小”吗”?


2

更大的“小政府”


1984年的一天,时任美联储主席的保罗·沃尔克被召到了白宫一角的图书馆。


他进去发现,里根坐着一言不发,只是手下对沃尔克说:


总统命令你,在选举前,不要提高利率!


这句话让这位美联储主席很震惊,因为美联储本不属于白宫直接领导,里根却大喇喇地直接下命令,让他配合政治操作。



以前“大政府”时代的美国总统都极少干预美联储,而号称“小政府”的里根却比谁都极其希望控制美联储,进而控制美国乃至世界金融的命门。


为什么?


因为新自由主义小政府必须告诉公众,自己可以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才能获得普遍支持。为了说服民众接受国家政策优先照顾富人,比如减税之类的,里根就发挥表演天赋,大力推销起了一套“里根经济学”


他认为,政府不要救济穷人,不要刻意管贫富分化,应该通过经济增长使总财富增加,最终使穷人受益,也让经济繁荣。


“把钱都给上层富人,就可以一滴一滴流到穷人手里。”


这个理论被深谙“马太效应”的经济学家们笑话为“涓滴效应”。



而这个理论,最关键的,就是谁掌握水龙头,如何控制灌水。


所以里根必须抓住美联储,抓住金融,实际上是让金融控制整个国家。


美国哲学家大卫·哈维在《新自由主义简史》中,写道:


“新自由主义化就是对一切都金融化。这一过程促使金融不仅掌控其他一切经济领域,而且掌控国家机器和日常生活。”


与撒切尔一样,里根执政八年,除了金融化带来的表面泡沫景气、资本密集型产业如计算机信息技术的发展,还带来了一连串恶果:


  1. 美国富人最高税率从70%降到28%,出现了税率和收入倒挂的情况;

  2. 政府赤字越来越高,军费暴涨,但福利水平却越来越低;

  3. 经济脱实就虚,产业外流严重,贸易赤字难以逆转;

  4. 贫富差距的鸿沟不断增大,但华尔街投机之风越来越猛烈,掩盖了其他行业的瑟瑟秋风。


没有实体经济做支撑,美联储的水放的越多,越架不住基本面的崩盘,只能想尽办法压制他国货币,来保证美元地位稳固。


贸易赤字、财政赤字把也把里根政府逼入了墙角,于是软硬兼施,逼着日德签署下了“广场协议”


有了美元霸权还不够,因为实体经济竞争力还是扶不起来。所以里根政府干脆亲自下场,对日本发动贸易战,直接干死东芝,扼杀了日本电子信息行业。


多年后,故伎重演,法国阿尔斯通成为刀下之鬼。


今天,同样的压力到了华为、tiktok等等中国企业头上。


在“小政府”的名义下,美国政府干预自由市场的手段越来越黑,彻底走上了打不过就赖,玩不过就抢、钱少了就印的歪路。


四十年里,联邦利率不断下降


相应的,所谓的“小政府”预算也越来越高,而不是越来越小,目的却不是为了人民福祉,而是确保金融集团、科技精英和军工复合体不受约束地不断膨胀,利率越来越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最奢侈的政府,就顶着“小政府”的面具出现了。


到了2020年,疫情冲击下,美国连续三次进行大规模救济,但仍旧无法逆转经济,于是就有了拜登关于“小政府”的那一番批判。


因为美联储的所有货币工具都用过了,政策弹药已经打光,等于新自由主义小政府那套发钱手法已经用尽了,必须用大政府财政手段,换个姿势印钞、发钱。


所以拜登干脆彻底撕破了“小政府”的画皮。


管你大小政府,不就是变着花样印钱嘛。


5月28日,拜登向国会提交了总额六万亿美元的 2022 财年预算草案,申请扩大在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的政府支出。


不但绝对数字创下历史性记录,比日本GDP还高,光赤字就是欠下一个巴西GDP,可以说是漫天遍野都是美元。



按照2019年美国联邦和州、地方政府的预算大致比例,可以大概预测,2022年美国各级政府总财政预算将高达11.3万亿美元。


届时,美国GDP也不过22万亿美元,整个财政支出比例将占到GDP的50%以上!等于整个美国经济一半多都是政府直接控制的,间接控制的更不用说了。


作为对比,2020年,中国财政支出占GDP比例大概是24%,哪怕是1978年的中国也才30%,就是把“计划经济”玩到极致的苏联,都没有达到今天美国政府的财政支出规模和比例。


拜登这哪是要搞“大政府”而已,直接就奔向了计划经济


这波,这波是鹰酱的毛被兔子薅光了,转身要摸老毛熊的屁股了。


少数人的晚餐


美国“苏联化”,按拜登的说法,全是中国的错。


拜登政府重提“大政府”的老黄历,主要有三点原因:


首先,是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以政府宏观调控为核心的经济发展模式,比放任自流的美国更有活力,美国第一次对自己的经济优势心虚了。


其次,是疫情期间,美国政治抗疫、反华优先,导致从联邦到州政府的一片混乱,直到病毒扩散,如今上来擦屁股的拜登必须要全面干预全国疫情防控,


最后,美国经济在几次大放水之后仍旧没有好转,中国复苏一骑绝尘,拜登政府只能翻出了几十年前罗斯福新政老黄历,准备搞大基建,大刺激。


总之,“我们必须证明民主仍然有效”(拜登语)。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心虚呢?


因为拜登比谁都清楚,今天的美国,在哈耶克的空想新自由主义指引下,阴差阳错,已经越来越像那个左翼作家奥威尔在小说《1984》中描写的极权国家。


什么???你说民主选举就不是极权国家?纳粹了解下谢谢。


在当时,奥威尔虚构的大洋国,虽然影射的是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但今天,完全就是符合美国的写照。


大洋国政府机构分为四个部门,都分别对应今天美国环环相扣的利益团体:


和平部负责军备和战争——对应军工复合体,由军队、军工企业和部分国会议员组成的庞大利益集团,在全世界发动战争,输出武器,发他国国难财,为其他部门保驾护航。



友爱部负责维持秩序、镇压和严刑拷打——对应美国由警察、律师、情报特务机关与司法部门组成的法律复合体。警察负责开枪镇压,每年当街处决上千人,全国关押几百万人,律师负责拿钱粉饰太平,司法部门保护富人永远处于优势地位,并把触角伸向全世界,大行监视、颠覆之能事。



真理部负责宣传、文教和篡改历史——对应美国以好莱坞为核心,以YTB、TT、FB为平台,以CNN等fake news们为打手,还有各国公知等杂牌军策应的“认知作战复合体”,对内安抚,对外污蔑,为美国的虚伪形象涂脂抹粉。



富裕部负责生产和分配——对应以美联储、华尔街为核心的美元金融体系,从来不在乎实体经济的价值创造,全靠在全球制造泡沫,输出通胀,对外制造贫穷,对内撕裂贫富,来回收割他国辛苦积累的财富,反哺其他三个部门。



和平部是打手,友爱部拉帮凶,真理部玩障眼法,富裕部直接抢钱,这个被利益链捆在一起,配合无间的“强盗集团”看似逻辑闭环,实则进入了一个死亡旋涡。


2014年,被新自由主义忽悠,挣扎在债务泥潭中的希腊,推出了一部讽刺极其辛辣的作品《少数人的晚餐》


该片讲述了在黑暗的大海中,有一栋风雨飘摇的破旧大楼。楼里房间金碧辉煌,几头猪穿着华服,围坐在一张大餐桌边,脚下的利益锁链把他们死死捆在一起。


猪头们分别代表着政客、法官、商人、银行家、宗教头目等等。一个厨师负责做饭上菜,一群小猫这代表着饥肠辘辘的人民。



每到晚餐时间,厨师就把屋子里东西拆掉,放入机器做成大餐端上餐桌。肥胖的猪头们便贪婪地搜刮着食物,只有一点残羹剩菜落在地面,引来饥饿的平民们自相残杀。



终于,房间家徒四壁,家具墙壁被少数猪头吞吃一空,平民愤怒了,化身白虎,跳上餐桌,咬死了所有猪头,食肉饮血,睡躺在了一片狼藉的餐桌上。



但这不是结局,最后从老虎肚子里生出的小猫,又纷纷化身成了新一代的猪头人。



资本主义下,所谓的改变与换届,带来的并不是希望,而是永恒的轮回,直到大厦倾覆。


无论是大政府,还是小政府,如果不能阻止一代代革命者、改革者、胜选掌权者变成贪婪的利益综合体,这个恶性循环就将永远持续下去。


从大革命时期到新中国建立,从计划经济走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一路风雨,进行了不知道多少次深入骨髓的整风、改革、反腐,才换来今天的成就,却依旧倍感压力山大,对这个几千年永恒的难题,不敢有半点松懈。



今天,拜登想搞大政府,真正目的,为的不是美国人民真正的福祉,而是打算通过击败中国,来维系美国霸权,证明所谓的“民主”优越性。


这样一来,那些尸位素餐的猪头们、世袭的议员、总统家族可以继续以“自由民主”之名稳坐江山。


共和党的新自由主义也好,民主党的放任式自由主义也罢,不论什么形态的政府,不反腐清疮,任由既得利益集团侵蚀国本,必然把国家、人民拖入少数人为多数人准备的深渊。


这恰恰是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最恐惧的。


别忘了,希特勒当年也是在容克贵族地主实际支持下强行上台,在货币、经济崩溃的局面下,垄断国家权力,疯狂搞基建、砸预算.......


大政府之类的,民主党拜登尽管搞,共和党只会弄个更大的跟牌,你来我往,也许离“纳粹”就不远了。






考资料:

尹伊文:美国转向——从“小政府”到“大政府”

巴曙松 讲解《通往奴役之路》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

作者:乌鸦校尉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