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美女胡蝶与戴笠的爱恨情仇!

2021-06-03 11:01

戴笠与胡蝶的这段过往,终随着戴笠的死被埋没了。但历史终究会在被时间冲刷后,显现其本来的面目,胡蝶与戴笠的这段过往也同样如此。

可以肯定的是,胡蝶与戴笠之间,确实有过男女之情。只是,他们之间的情感,远非世人传闻的“幽禁”这般简单粗暴。胡蝶与戴笠,他们之间这段不为人知情事的开头,大约可以参考英雄救美的戏码。

胡蝶是上世纪与阮玲玉齐名的电影明星,这位闪闪发光的女明星,还被尊为民国第一美女,可见其颠倒众生的能力,绝非一般。

从1931年开始,戴笠就一直是大明星胡蝶的粉丝。但此时的戴笠与胡蝶之间,身份地位相去甚远。所以,对于这位美人,天性好色的戴笠,顶多只能想想而已,撑死了偶尔意淫一下,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但命运对于戴笠,似乎分外眷顾。在戴笠已经掌握大权的1941年,他心心念念的美人胡蝶:有难了。

人说,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在战乱年代,尤其如此。

这年,上海沦陷后,日本人想让红人胡蝶出演日本制片的电影。胡蝶惊恐万分,不要说,日本人如此的“盛情邀请”,肯定不是好事。拒绝吧,很可能被封杀,一不小心还会连累自己和家人脑袋搬家。接受吧,一不小心就沦为了汉奸走狗,一辈子背负骂名。

进退两难之际,胡蝶想到了全身而退的方法:逃离上海。

于是,在这一背景下,胡蝶便跟着丈夫潘有声带着家人一起逃难了,逃难的目的地正是香港。

为了避免被日本人发现端倪,胡蝶将毕生积蓄分装了30个百宝箱,托友人转运香港。然而,在转运过程当中,胡蝶的行李竟被贼人盯上了,所以,最终,这几十个箱子在中途就不翼而飞了。

这可把胡蝶急坏了,要知道,这些箱子里的,不仅是自己半生的积蓄,还有一些重要且有纪念价值的首饰啊。

在遍寻无果后,经朋友介绍,戴笠出场了。戴笠一听说胡蝶有难,当即就喜上眉梢,表示一切包在自己身上。

随后,在戴笠的授意下,军统安排胡蝶一家到了重庆,在一个盛大的舞会上,戴笠和胡蝶有了第一次会面。这天,戴笠风度翩翩,胡蝶也打扮得分外迷人。

舞会上,戴笠邀请胡蝶共舞,但一曲后,胡蝶便不肯在跳第二支。原来,箱子丢了以后,胡蝶整日以泪洗面,甚至为此大病了一场,所以,对于今日的舞会,她也始终提不起兴趣。与戴笠舞毕,蝴蝶就匆匆离场了。戴笠黯然神伤。

这以后,眼见胡蝶如此伤心失落的戴笠坐不住了。他动员手下,四处找寻胡蝶箱子的下落。在他的努力下,事情终于有了些许眉目,然而,关键时刻,线索又断了。

此时,已经到了年关时候,戴笠知道,这种盗窃案,时间越久追到的可能越低。而此时的胡蝶,明显也越发忧郁了。

 

  随后,为了博美人开心,这年的除夕夜,戴笠把胡蝶一家请到了曾家岩公馆吃年夜饭。席间,他还与胡蝶的小孩玩起了纸牌,出牌时不时地做着各种怪模样,逗得孩子大笑不止。过后,他又带着胡蝶的孩子到园子里放起了烟花…… 

 

这些,胡蝶都看在眼里。但东西没找到,胡蝶终究没有心思谈论风月。这些,戴笠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不久后,戴笠告诉蝴蝶:她的箱子找到了。胡蝶高兴极了,但当她打开箱子时,她才知道,箱子里的物件虽都是那些物件,但看那些没取下的价格牌就知道:这是戴笠差人依据清单重新从国外购置的。胡蝶清楚,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啊!

胡蝶当下感动不已,对于这个频频对自己示好的男人,胡蝶也从此有了异样的感觉。

女人从来是没有爱情的,谁对她好,她便爱谁。胡蝶也是如此,但此时的胡蝶知道,自己终究是有家室的人,所以,在戴笠的热情攻势下,胡蝶始终与戴笠保持着距离。

让胡蝶和戴笠关系有质的飞越的,是接下来发生的另一件事。为了尽快摆脱眼下的困境,胡蝶丈夫潘有声开了个公司做生意,不想,他却因此被人以私藏枪支的罪名抓起来了。

六神无主的胡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戴笠,实践告诉我们,当女人遭难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往往是最有机会获得芳心的主儿。情场混迹多年的戴笠,对此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

欣喜的戴笠一面宽慰美人,一边想办法捞人。这期间,没有丈夫潘有声的情况下,两人第一次有了亲密关系。随后,潘有声就被放出来了。这以后,戴笠设计让胡蝶一家搬入了他的曾家岩公馆。

自此,戴笠要想见蝴蝶就更加容易了。但戴笠知道,要真正赢得美人心,还得努力。于是,他开始利用这个机会,对美人展开各种攻心策略。

 

  他知道胡蝶爱吃水果,而战时重庆又没有什么好吃的,就不惜代价派人从新疆空运来哈密瓜;他看到胡蝶身体不好,就请来名医,细心调理,并举止得体地陪她出去散心.............. 

 

这种攻势下,胡蝶想不动心都难啊。

眼见胡蝶对自己好感日深,觉得时机成熟的戴笠开始了进一步计划:把潘有声调离。

说到这要讲一下,戴笠为何不直接把潘有声做掉呢,这样一来不是一不做二不休吗?答案是,戴笠觉得:杀潘有声已经没有必要了。

实际上,发展到此时,潘有声对戴笠已经不构成任何威胁了,因为胡蝶已经对戴笠有意了。相反,如果杀了潘有声,倒是反而会引发胡蝶的不满,所以,戴笠留下了潘有声。

再说潘有声,他自己也是男人,所以,对于戴笠的心思,他心知肚明。此番把自己调离的目的,他也再清楚不过了。但战乱年代,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1944年春天,潘有声拿着商人们梦寐以求的专员委任状和滇缅公路的特别通行证,去了重庆以外的地方:昆明。而,这些委任状、通行证,不用说,戴笠给的。

潘有声一走,戴笠就迅速和胡蝶同居到了一起。为了顾及胡蝶的感受,戴笠还将胡蝶单独安置到了歌乐山的杨家山公馆。这样一来,胡蝶的家人和孩子就不会对他们构成影响了。

发展到此,可以肯定的是:对于这份感情,戴笠是认真的。军统头子戴笠,可能自己也未曾料到,情场老手的自己,竟也有为了感情“认真到此”的一天。

戴笠在和胡蝶同居两年后,即1946年,就带着胡蝶回到了上海,在这里,他向胡蝶提出了结婚的要求。他对胡蝶说:

  “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与你正式结为夫妻,你是我的惟一,其他什么事都不能改变我对你的爱。我是真心爱你的,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与你正式结婚。” 

胡蝶对于戴笠的求婚,一开始是犹豫的。但很快,她默许了一切。很显然,此时的胡蝶对戴笠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

随后,戴笠派人拘押了潘有声,并暗中让人诱劝他解除与胡蝶的夫妻关系,以便他与胡蝶正式结婚。

但聪明的胡蝶却在之后对潘有声说:“有声,虽然我们办了离婚手续,但是我的心是永远属于你的,姓戴的只能霸占我的身体,却霸占不了我的心。”很显然,这是胡蝶圆融的做法。倘若胡蝶真的不愿意嫁给戴笠,以戴笠的为人,定不会如此胁迫之。

说来,胡蝶能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却一个也不得罪,也足见她的本事。说回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两个男人都深爱着胡蝶。

然而,就在戴笠一心准备在1946年3月下旬,与胡蝶正式举行婚礼时,他却因飞机失事烧死在南京西郊的戴山上。

戴笠死后不久,胡蝶回到了潘有声身边。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

  • 文姬归汉

    路透社引述消息称,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将收到美国延后起诉协议,她或能返回中国。根据法庭日程,孟晚舟当地周五会出席纽约布鲁克林法院的聆讯,消息指她将以视像形式出庭。美国指控孟晚舟在华为...

    2021-09-24 23:13
  • 张爱玲的怕

    《哀乐中年》是张爱玲的作品吗? 张爱玲历来以小说家的身份被人熟知,自从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着重介绍她后,她的文学地位水涨船高,成为与鲁迅、沈从文、茅盾并重的人物。但是在小说...

    2021-09-24 17:20
  • 读古文,学帝王统治术

    昔者司城子罕相送,谓宋君曰:“夫国家之安危,百姓之治乱,在君行赏罚。夫爵赏赐予,民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杀戮刑罚,民之所怨也,臣请当之。”宋君曰:&ldquo...

    2021-09-24 16:37
  • 毕业十年年入百万:没有幻梦的催眠,让我如何忍受现实的不平等?

    这看似不切实际的乐观背后,也可见国内的年轻人仍有着极强的向上流动意愿。这种梦想与动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在实现“中国梦”。 秋招季已拉开序幕,第一批00后即...

    2021-09-24 16:20
  • 台湾,又急了!

    “台湾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台湾地区22日宣称已申请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有日本媒体说,这给CPTPP成员国出了一道“难题”。《日本经...

    2021-09-24 0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