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三孩”是治标,共同富裕是治本

2021-06-02 07:21

国家一放开三孩政策,把媒体激动的字都写错了:

 


生育的“育”,病入膏肓的“肓”,这一看就是用五笔或者手写板的老编太激动了。

 

刚刚好,国家宣布这个政策的时候我正在大街上遛弯,看见了一个富佬带着孩子骑着高头大马,瞬间联想到开放“三孩”就是给这些人生的:

 


这是人来人往的居民区,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在人行道上,简直为所欲为。这马还不带粪兜,到时候在大街上随地大小便,还不是环卫工人来打扫。这就很真实了:富佬可以带着孩子宝马雕车香满路,春风十里火树银花,而我们只能跟在后面踩屎。

  

生育问题是表象,社会资源分配问题是根本。我上周写了两篇文章,分别讲了“内卷”和“躺平”:《社会内卷的根源,在于资本家们太坏了》《资本家可以割韭菜,年轻人也可以“躺平”》。用最言简意赅的话概括一下就是:资本家因为掌握了社会资源,他们可以凭借优势地位制定分配规则,资本家要保证自己足够的既得利益,于是劳动者们的奋斗与努力的成果都被剥削了,于是他们的奋斗与努力反而变成了会让群体环境更加恶化的“内卷”,于是劳动者们宁可“躺平”。

 

想要批判“躺平”,正确的姿势不是批判年轻人不努力,而是要批判背后的社会资源分配机制的问题。年轻人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之后上升通道狭窄,社会资源和资源的分配依旧把持在少数人手里,奋斗并没有用,那还不如“躺平”呢。同理,年轻人不是不愿意生,而是“生不起”。


我去过的这些互联网公司,有一个算一个,都无比骄傲自豪地说过这句话:“我们公司啊,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这他妈又是男人又是牲口,都有生殖隔离了,能生出孩子来那是生物学奇迹。

 


现在的生育政策开放了三孩,但你要生三孩首先得有二孩,要有二孩首先得有一孩,要有一孩首先得结婚……也就是说“三孩”这个政策仅仅是为有二孩的家庭准备的,很明显这是一个治标的政策;如果要“治本”的话,就得考虑年轻人为什么不结婚(或者大大推迟结婚年龄),与为什么不生育了。

 

所以大家应该明白,其实这个“三孩”政策跟我们普通人关系不大,但为什么大家在社交网络上各种群情激奋,以至于官媒都要关评论了呢?就是因为没有看到能够从“我们”身上卸下担子、鼓励生育的政策。用互联网产业的话说,这就是只考虑深挖高粘性用户的活跃度了,不去考虑拉新——增加新用户了,“只促活不拉新”这可是运营的大忌,甚至代表这家互联网公司开始走下坡路了。

 



我作为一个适龄婚育的年轻人,可以结合我自身经历解释一下这两个问题。我在《我为什么坚决不打算买房?》这篇文章详细说过,我妈总是给我张罗相亲,但是因为“没有房”一条往往就直接一票否定了。所以我妈特别想让我买房,而我反对买房,简而言之:我肯定无法靠我个人实力承担一套北京的房子,肯定要靠父母支持的。我父母也是普通工薪阶层,他们要支持的方式也是卖掉一套在家乡的老房子,那这样就会使我父母的生活质量大打折扣。我如果不靠父母支持,在北京六七环这些偏远地方买了房子,也会让我通勤时间巨增,让我的生活质量大打折扣。所以面临的选择就是——要么我、要么我父母,二选一生活大打折扣。那我还不如现在继续租房子呢。

 

以小见大,我的问题肯定是众多男男女女们共同的问题,他们或选择租房单身,或选择大大推迟婚育年龄(到能买得起房为止),生育率不下降才怪。我们国际靠房地产市场刺激了二十余年的经济,现在终于到承受“孽力回馈”的时候了。

 


关于生孩子的问题,我之前讲过我一位朋友的故事:去年我写了篇骂钉钉的文章之后,刚刚新婚燕尔的大学同学跟我吐槽,钉钉已经成为了他们婚姻生活中最大的“敌人”。每当他们夫妻二人沐浴更衣、酝酿情绪、欲行和谐之事时,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他手机响了,要么他老婆手机响了。


这不是静音不静音的问题,钉钉自带已读功能,谁@了你对方可以看见你有没有看这条消息,甚至你长时间不回这种消息,还会有群发短信和语音电话打过来提醒你回消息。关键处理这种信息不是你回复了就行,工作上的事情处理还需要时间,经常他们两个前一秒钟还“翠穿珠落索,香泛玉流苏”,后一秒钟就要打开电脑整Excel了。一边要践行工作的KPI,一边又要完成马云生孩子的KPI,真拿劳动者不当人了?


(我这位朋友微信给我的吐槽)

 

(他给我展示的钉钉截图,@后面那个人打了对勾,就说明那个人看见了)

 

2019年5月10日,马云又在阿里的集体婚礼上表示“婚姻的第一个KPI是生孩子”。马云现场金句不断:工作上强调“996”的精神,生活上要“669”——六天六次,关键要9(久);婚姻要幸福的关键多用“丁丁”,少用“微性”。这用一句俗语就可以概括:“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马云压根就不知道,工作上的996是怎样压榨人精神的。我这里讲一讲我自己的故事:我刚毕业来北京的时候,进了某互联网大厂做管培生,标准的996——9点是正常下班,但是往往还要加班,遇到项目上线的时候凌晨三四点下班都是家常便饭。就算9点正常下班,回家快十点了,收拾一下家再洗洗涮涮躺到床上十一点,只剩下随便玩玩手机的力气了。谁还闲着没事聊天啊,谁还有撩骚小哥哥小姐姐的精力啊?虽然那时候的确有很多感觉不错可以发展发展的姑娘,但是一想到明天差不多八点就得起床赶早高峰,算逑吧,还要动脑子想想话题,不如看看纸片人早点睡觉得了。

 

生孩子需要结婚,结婚需要谈恋爱,谈恋爱需要培养感情,你工作整个996所有的脑细胞全都死在公司里了,精神已经崩到极限了,回家在床上除了躺平放空啥也不想干。聊天不想聊,周末不想出门约会——996一周就休息一天,昨天还上班儿明天又要经历脑细胞排队枪毙的煎熬了,约会你个大西瓜。年轻的男男女女只要在为生存和事业奔波的无一不是如此,恋爱对我们来说是奢侈品——无论是金钱层面上还是时间层面上。

 


我是毕业之后就进大厂做了管培生,那年元旦放假的结束时候,家里有亲戚过世了,然后我给公司的HR请假,说家里有了白事希望能晚回去几天。然后HR说,元旦不是放了三天假吗还不够吗?我真是当时忍住了没有骂她祖宗,人走还能配合你选时间吗?刚好赶着放假去世?然后那个逼又跟我说,只有直系亲属去世公司能批丧假,你这个不能批丧假,只能请事假。我说行吧我就请事假,希望能请四天,因为老家习俗是停三天下葬,第四天赶回北京。

 

更牛逼的地方来了,HR跟我说事假也不能请,因为元旦假期回来连着一周都是管培生轮岗培训,这个是提前告知你的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说他妈的我当然知道了,这不是家里有事情么。然后这个逼就开始给我打官腔了,说公司很重视你们管培生啊,这个轮岗培训可是很重要的啊,请来的都是业界大牛和资深老员工啊,三十多个管培生都得到不让请假的你也知道啊,你如果耽误了培训以后没人给你补的啊……总而言之就是不给我批假。

 

当时我也血气方刚,不批就不批吧,家里有至亲去世我甩甩手走了,那不是畜生行为吗,反正我不回去你给我算旷工好了。结果回公司之后丫又给我阴阳怪气,说什么你们90后真是自由啊说不来上班就不来上班,我们打死都不敢想啊;说什么你这个刚进公司就旷工,领导都不知道怎么处罚你啊,最后我还给你说了点好话决定给你的处罚是1234这几条。

 

当时我虽然很刚但是毕竟刚刚毕业进入社会,打算把家里事办完了就在公司认个怂,毕竟也是个大公司还是挺珍惜这第一份工作的。结果这个HR一直想拿这个事压我,因为我们管培生各部门轮岗,领导很多但一直换,最后都是给人力资源部门汇报,她老阴阳怪气说我这么自由散漫绩效不能给我打高分,到时候分配部门有限制。最后我还是掀桌子了,辞职走人。

 


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会遇到,看我遇到了白事就被HR这样刁难,就是请个假就仿佛要他命了,而需要生育的女性在就业、职场上会遇到怎样的歧视,那就不言而喻了。在CCTV2制作的一个关于“互联网+”的纪录片中,展示了京东集团一位怀孕四个月的副总,向刘强东请产假的情形。这样高级别的精英女性,高龄高危产妇,在老板面前通报这一喜讯时,还要强调“不会耽误工作的”:

 


一直把员工的当“兄弟”的东哥可能无法体谅“姐妹”们怀孕的辛苦,女高管还没有提请假的事情,东哥的“敲打”马上就来了:先说什么你们请假也是给“兄弟们”机会,不要以为你们不在公司就散了;又说我们有老员工休息了三年了,你也知道;最后话锋一转“你休息啊,赶紧休息,我没有让你不休息”。这里话中有话背后是什么意思,稍微有点职场经验的人都不会不明白。

 

说实在的,本来怀孕这样一个值得庆贺的事,在饭局上气氛陡然凝重,并且两分钟对话只有十几秒在谈论怀孕、身体、孩子、健康、喜悦这些正常人思维最直接想到的问题,剩下一分多钟全部都围绕着“工作”“请假”展开,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什么才是真正的“重点”。

 


女性每歇一次产假,就是给“兄弟们”一次机会;女性每一次怀孕,都要看大老板一次臭脸。女性黄金生育年龄与她们在职场上的黄金奋斗年龄高度重合,她们生一次的代价都如此之大,那愿意生三孩的得是什么家庭呢?基本上这个女性就脱离主流社会的生产劳动了,只能靠丈夫供养,在婚姻与事业中完全成为附属品。

 

女性在家庭和工作中的进退维谷,是当代劳动者困境的一个缩影。从经济学的机会成本原理来分析,资本家对劳动者的剥削越狠,女性生孩子的预期损失就越大,女性生育的机会成本就越高,女性生育欲望就越低。男性虽然情况要比女性好得多,但是对无产阶级男性劳动者来说,抚育下一代的机会成本依然可以类比,因为资本家们终究要把失去女性劳动力的机会成本转嫁到男性头上,道理是相通的。这就是当代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育的根本原因。我发现人们在分析低生育率问题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把原因往资本剥削与压迫,那都是没有触及到问题核心的。

 

问题的核心,应该是多督促一下“先富带后富”,而不是谴责“后富”为什么“躺平”,生孩子的问题也是同理,这不是生育政策的问题,而是社会经济问题,是财富分配问题。

 


再给大家科普一个数据,先别看下面,按印象流,大家觉得北欧生育率是高是低?下面公布数据:据2017年联合国人口基金会的统计,瑞典生育率1.85,丹麦1.79,冰岛1.74,挪威1.71,均高于中国的1.63;2019年同样机构统计的数据,中国还是1.63,冰岛1.92,瑞典1.90,挪威1.82,芬兰1.78——北欧诸国全部都有所提升。现在日本韩国研究北欧的福利模式已经成了一种显学。

 

关于人口和生育率的问题我说累了,前后得写了少说十万字了:

 

年轻人不是不愿生孩子,只是他们单单养活自己,就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了

 

不结婚不生孩子、家里宅、低欲望社会——当代年轻人反抗资本的“卢德运动”

 

我们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但问题的根源不在年轻人身上

 

忠言逆耳,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算命先生就指着我娘的肚子说:“这孩子将来最大的毛病就是不会装糊涂”。生孩子的问题,根源永远是经济、生产关系、财富分配的问题。我们可以去开放三孩政策,也可以研究男人和牲口交配生育的科学命题,但这些对于提高生育率来说仅仅是表面文章。

 


现在不是装糊涂的时候了,真正让这个社会陷入低生育率危机的,是吸血的资本家啊——经济发展的果实其中大头都被他们享有,劳动者想要生儿育女就得竭尽全力了。这些资本家就好像封建社会疯狂兼并土地的大地主:地主们吞并农民土地,农民无法生活下去成为流民;地主凭借其士大夫特权不向国家纳税不服徭役;国家需要大量财政投入去解决流民问题……一方面税收越来越少,另一方面支出又越来越多,那国家不出问题才怪。

 

基本上任何一个封建王朝都逃不过土地兼并导致国家根基动荡这一命运,外族入侵、自然灾害只是直接诱因。经典电视剧《雍正王朝》中,雍正帝推行缙绅一体纳粮当差,为的就是解决这个问题:

 


当然这一政策自然招致了特权阶层的反扑。我这里有个预言,当代的“士族阶级”也早晚要露出自己的獠牙,与国家和人民争夺资源:

 


所以说我们现在这社会也类似,资本家疯狂压榨劳动者,但是就连足额缴付社保这种问题都要怨声载道。劳动者身体早早被摧毁,承担医保成本的是整个社会;劳动者无力抚育下一代,这个代价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资本家就是当代的士大夫,鲸吞蚕食肥了自己,受损的是广大人民和整个国家。年轻人生育意愿高低只是一个表象,背后则是更加深刻的经济社会问题。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