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女大学生陷入裸贷陷阱:假精致,正在摧毁无数年轻人

2021-05-26 10:40

“如果没钱还,他们会砍死我。”

小文边说边撕心裂肺地哭。

一旁的闺蜜小陈,束手无策。

小文要借2000元,可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2000元。

如果借出去,接下来一个月时间怎么熬?

不借?小文正痛哭流涕,两人又是闺蜜,于心不忍。

这时,小文想到一个办法——

让小陈去网贷,把借来的钱再转给自己还债。

小陈一直都很警惕网贷。

她经常看到一些女生因网贷被骗的新闻。

父母曾跟她说:

“你要是敢网贷,我们就不认你了。”

但这一次,为了给闺蜜借钱,她决定冒险。

她对网贷一无所知,小文手把手教她怎么借款。

本以为这是善意,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

当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照片遭疯传时,才懊悔不已。

原来,那2000元只是噩梦的开始。

小陈在南京某大学读书。

她性格开朗,面容姣好,一入学,就交到很多新朋友。

其中,小文跟她最要好。

在大家眼中,小文是富二代。

她自曝父亲是知名珠宝的股东。

每次逛街,她都会指着某珠宝店跟小陈说:

“这是我家的。”

小文平时穿着基本都是名牌,出手阔绰。

所以,小陈对此深信不疑。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富二代竟然向自己借钱。

有一天,小文突然跟她说:

“能借我400元吗?

我在外面打工,

做制服要交400元。”

错愕之余,她还是把钱借给小文。

这是小文的第一次借钱。

几天后,400元还没还,小文却再一次借钱。

这次借2000元,于是有了上文那一幕。

殊不知,网贷是个无底洞。

在小文的再三恳求下,小陈进行第二次网贷。

还有第三次、第四次……

多到连小陈自己都数不过来是第几次。

她说:

“最多的时候,

屏幕两三页都是网贷的APP,

能下款的就留下,

借不到的就删除。”

每次都是小文拿她手机操作。

平均一次贷七八千,有时候过万。

等到贷款发放,小文便把钱转入自己账户。

所有钱都是给小文还欠款。

至于为什么会欠那么多钱,小陈从不过问。

她说:

“从未怀疑过小文屡次要我网贷的动机,

只是单纯地想给她解围。”

日复一日,陆陆续续借了上百笔网贷。

这时,小陈才发现,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

起初,她用自己的生活费去填上漏洞。

可2000块的生活费压根填不满。

要么去其他网贷平台借钱,以贷还贷。

但后面很多平台都不肯给她放款。

无奈之下,她只好找到小文,商量对策。

而小文的回应则让她大跌眼镜。

“我没钱还,

借款平台登记的都是你信息,

如果不按时还,

被催债的是你。

而且征信还会出现问题。”

小陈焦头烂额。

她不敢跟父母交流,也不敢求助别人。

走投无路时,小文再次给她“出谋划策”。

这一次,她直接被小文推下深渊。

在小文的“指引”下,小陈开始去线下贷款公司借款。

这些公司借款利息很高。

但不管多高,小陈都要借,她需要钱。

在很长一段时间,她每天脑海里只有2个字:还钱。

一条条催债信息不断涌进手机。

她说:

“有一笔5000元的线下高利贷,

借款5000元,半年还清,

可实际到手只有3000元,

每周都要还,

全部还清本息要9000多元。

再加上其它平台的借款,

最多的时候一周要还1万多。”

1万多是什么概念?

很多人一个月都赚不到一万,更何况一个没有经济收入的学生。

看着日渐憔悴的小陈,小文依旧很“热心”。

她继续给小陈介绍各种贷款公司。

唯独对还钱的事只字不提。

转眼到了2017年的寒假。

小陈彻底慌了。

寒假期间,父母不给生活费,自己又没钱还款。

就在火烧眉毛时,小陈收到一条好友验证。

初步确认,是陌生人。

对方自称是“张某”。

小陈不在意,两人礼貌性地聊了几句。

直到那个月的网贷还款日。

小陈突然收到张某的信息。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因为没钱还款吗?”

那一瞬间,小陈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经过一番交谈,张某表示,可以借款。

更主要的是,利率很低,合同可以等小陈回校后再补签。

借款条件也很简单。

仅需提供父母和辅导员的电话号码。

分3个月还清,每个月利息200多元。

随后,张某把3200元打到小陈的账户。

对于张某的帮助,小陈感激万分。

只是没想到,这份“善意”会成了她终生的梦魇。

寒假结束,小陈返校。

很快,张某联系小陈,约定在学校附近补签合同。

一拿到合同后,小陈就发现不对劲。

合同上写着:

“如果不按时还钱,

出借人有权将借贷者的照片和视频对外散播。”

她问张某,这指的是什么照片和视频?

张某说,“身份证的正反面照片。”

确认完合同后,接下来就是签字。

这时,张某发现没带笔。

于是他让小陈一起到地下室车库拿笔,顺便签字。

小陈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

小陈的车停在很偏的地方。

找到车后,张某又说:

“副驾驶的车灯坏了,到后座签。”

签完后,小陈准备离开,突然又被李某叫住。

“你在外面也借过钱,

无抵押、利息低,哪有这么好的事,

配合下把视频和照片拍了,

不能穿衣服。”

还没反应过来,李某就开始动手扒小陈的衣服。

她拼命反抗,可在那幺小的空间,根本逃不了。

被问及后来如何逃脱的,她说:

“我当时没钱还他,

又担心他会把我带到其它地方去,

想着反正钱也到手了,

就配合他拍了裸照。”

此后,裸照成了张某催债的筹码。

可到了最后一次给张某还款时,小陈却拿不出钱。

张某扬言要把裸照发布出去,并将此事告诉她父亲。

她很害怕,只好求助小文。

不知小文如何游说了张某,从那以后张某再也没提及此事。

可纸包不住火。

小陈父亲在家中发现了裸贷合同。

父亲进行一番追问,随后报警。

张某对拍裸照一事予以否认,小陈也不再追究。

最后不了了之。

就在这时候,闺蜜小文的真实身份曝光,又给了小陈致命一击。

时间来到2018年6月。

越来越多网贷平台,不断向小陈催债。

她没钱,连最信任的闺蜜也无法提供帮助。

久而久之,网贷团队直接到学校“抓人”。

每天早上都来学校把她抓走,目的只有一个:

不管小陈用什么方法都要借到钱还债。

只有还了钱才能放人,没钱就拘禁。

小陈整整被拘禁了一周。

那一周里,网贷团队给她介绍了好多贷款公司。

因无力自救,她只能签下一份份高利贷合同。

钱一到手,便会立刻被收进网贷团队的口袋中。

小陈说:

“每次签订的合同,

出借人一栏均为空白,

合同很快就会被收走,

到底借了多少笔,

利息怎么计算,

自己不知道,

也不敢问。”

确切来说,她只有顺从的份。

一周后,她被放出来。

这一次,依然是闺蜜小文帮忙出面解决的。

可问题来了。

小文到底有什么背景,一出手就能摆平所有麻烦?

答案很简单。

其实,小文是网贷公司的一颗“棋子”。

从第一次跟小陈借钱起,她就已经是公司的业务员。

主要职责是招揽客户,收取手续费。

而小陈,是她的猎物之一。

当小陈得知这一消息后,冷水浇背。

原来,这一切都是好闺蜜的预谋。

人心怎么可以坏到这种程度?

小陈至今都想不明白。

后来,小陈终于鼓起勇气把这件事告诉父母。

小陈再次报警。

同时,她父亲将此事告知学校。

过一段时间后,小陈被要求休学。

那天,她像个落荒而逃的残兵败将。

走在校道上,看着抱着书本的同学,十分后悔。

她能否重返学校,还是未知数。

而把她推入深渊的小文,却丝毫不受影响。

该吃吃该喝喝,一切照常。

2020年10月1日,公安局对小陈网贷一事正式立案。

在此期间,小陈一家还遭到借款人无数次威胁。

她说:

“他们威胁我要是不还钱,

我和我父母都走不出南京。

小文父亲也打电话向我父亲要钱,

她说在我被拘禁期间,

是小文借钱救的,

如今害她女儿还不上钱。

只是他从不提小文跟我借钱的事。”

可谓是,当初有多善良,现在就有多寒心。

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6月,小陈借了将近80多万。

她父亲帮还掉20万,现在还有60多万元没还。

为了还债,她父母卖掉老家的房子,弟弟被迫转学。

一个和睦的家庭,变得鸡飞狗跳。

她没有学上,只能去打工。

但没有多少单位敢录用她,寸步难行。

她说:

“我很愧疚,也很自责。”

至于小文,警方曾联系过,让她配合调查。

后来她也多次给小陈父亲发信息,承诺会还钱。

只不过,屡次爽约。

直至再也联系不上。

近年来,“网贷”“裸贷”事件层出不穷。

尤其的“裸贷”,任何一个走上“裸贷之路”的女孩,都像被下了蛊,钱压住双腿,无法行走。

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很多时候都是欲望和虚荣心在作祟。

可能有些人会好奇:

此起事件中的小陈,作为大学生,为何会一步步沦陷?

我觉得有3个原因。

1,缺乏和父母沟通。

父母明确警告她,别碰网贷。

她碰了,没能力偿还,被拍裸照,可还是不敢告知父母。

这件事持续半年之久,父母也未曾发现女儿不对劲。

可见,两者之间平时交流可能并不多。

2,没有安全意识,高估人心。

刚上大学,她拼命去讨好周围人。

别人给她一颗糖,她就要掏心掏肺。

以至于在小文的软磨硬泡下,不断帮她借钱。

即使被逼上绝路,仗着对这份情谊的珍惜,她也要如闺蜜所愿。

不愿醒来,唯唯诺诺。

3,网贷平台的猖狂。

一些胁迫卖淫、电信诈骗和非法传销组织,都喜欢对弱势群体下手。

计中有计,一般人难以识别。

一旦中计,弱势群体便会觉得是自己活该。

不敢声张,任由被蹂躏。

更病态的是,任何一起裸贷事件中,总有人对着受害者吐口水。

的确,恶果是她们自己种下的,该骂,该批判。

可加害者呢?

他们无罪吗?

“裸贷”的罪恶,不是“裸”,而是以“裸”为筹码的交易。

这是很多女性的弱点,也是作恶者入侵的“口子”。

它利用了人心,也利用人性对虚荣和欲望的放纵。

如果舆论只盯着受害者,加害者就不会被追究。

这样下去,加害者会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狂。

一个良性的社会不该这样。

那我们真正需要去做的是什么呢?

帮助受害者,看见她们的挣扎,拉她们一把,尽己所能叫醒她们。

如果我们有一天不幸成为受害者,相信也会有人伸出援手。

但更重要的是,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

追求精致的生活,没有错。但精致需要界限。

李银河很好地诠释了精致的“界限”:

“精致的生活首先是清醒的,不是懵懂的,即意识到自身存在的;其次是平和的,不是不安的;再次是喜乐的,不是痛苦的。”

人啊,要时刻保持清醒。

别让资本,变成利刃,将自己反噬。

文章来源:周冲的声色影像

作者:凌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