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49中事件就是颜色革命

2021-05-14 22:13

中国四川省成都市49中高中生林唯麒(简称小林)坠楼事件,被有心人通过网络媒体谣传放大播送,两天之内迅速发酵变质,演变成为一场社会事件和政治闹剧。随后当地警方为了平息汹涌迅猛的社会舆情,被迫打破司法案件调查惯例,在案件尚未正式结束侦察阶段,就公布了案发现场视频。检视这个事件的发酵演变过程,竟与2019年香港反修例风波中,一桩女学生投海自杀的事件一模一样,简直如同翻版复制,尽管后来法庭调查证实该女生早有忧郁症,自杀死亡过程也无疑问,但是至今仍有很多黄丝黑暴不相信事实真相,仍在毫无道德底线地利用事件来煽动仇恨攻击政府。

我们理解死者家属丧失亲人的悲伤心情,大家也都期望事件真相能够尽快水落石出,但是强迫执法机构将事关重大的涉案呈堂证据,在法院尚未开庭之前就公之于众,是否会影响案件后续的深入调查呢?是否会让幕后涉事嫌疑人士乘机串供,或掩藏更多可能尚未发现的证据呢?而且,自杀自残等社会事件极具心理震撼作用,是很容易感染传染其他精神意志薄弱人士的,不加限制公开传播会引发更多人仿效造成更多悲剧,也会对死者的亲朋熟友造成二次伤害,加重心理辅导的难度。更严肃的是,政府执法机构在社会舆论压力下,打破司法案件常规既定的调查程序,以破坏程序正义为代价,暂时满足了闹事群众一时一刻的乌合心理,是否真正有助于社会在未来可能的同类事件中伸张正义呢?

其实,成都市公安局分局在事发仅一天后,就已经迅速发布一个比较简短的官方通告,初步回应了社会质疑。中国地方政府处理此事的反应速度和重视程度,比美国明尼苏达州处理弗洛伊德被跪杀事件可快多了。当时美国白人警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当众跪颈锁喉活活压死了毫无反抗之力的黑人市民,在案发足足四天之后才被正式逮捕调查。直到弗洛伊德死后五天,美国州政府官方才出了一份避重就轻语焉不详的尸检报告,该报告着重于牵扯罗列弗洛伊德有所谓的多种潜在健康问题,包括心脏病和高血压,还说他体内有“潜在的毒物”,直接否认了弗洛伊德是死于外伤性窒息。美国官方的尸检报告,明显是有意在为白人警察的暴力杀人行为开脱,幸好死者家属不满而另聘独立法医重新验尸,才揭露了弗洛伊德死于直接窒息的真相。

在成都官方最初公布的通告中,警方表示经过现场调查,认定林唯麒的死亡并非他杀,因此排除了刑事案件的可能性。警方还表示,家属当时对调查结论并没有异议(警方后来还透露是应家属要求没在通告中公布细节)。随后当地的教育部门也表示,经过多部门联合调查,未发现学校存在体罚、辱骂学生等师德师范问题,也没有发现该学生受到校园欺凌等情况,基本判断他是“因个人问题轻生”。调查组顾及了个人隐私,没有具体解释个人问题什么,但调查组提及该事件表明学校在学生心理关爱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后来也有接近出事学校,了解小林同学生前在校情况的人士透露,小林因为恋爱问题,与女方手后经受不住情绪打击而轻生。据新华社后来的详细报道,警方在小林的随身物品中找到一张写给一位女生的纸条,还发现小林在去年6月已经在手机聊天平台透露过自杀的念头。

根据已被公布的案发现场视频,该名年仅16岁的中学生是以割脉跳楼方式双料自杀,视频清晰影到他割腕的动作,跳楼位置则因为超出镜头范围所以没有影到,因此被家属质疑“没有看到全部的监控视频”。于是网上很多好事之徒就揪住这点不放,他们个个福尔摩斯上身,津津乐道地质疑官方的公布:“没有细节,没有时间线,没有监控,没有尸检报告,也没有目击者的描述,怎么就能得出结论,说他的死亡是因为个人问题呢?”。对于这些质疑,成都市负责案件的分局民警表示,警方还在继续深入调查之中,细节还需进一步完善。然而,好事之徒似乎并非意在逼当局透露更多案件细节,他们显然对追寻事情的真相细节毫无兴趣,而是热衷于利用悲剧事件煽动网民的愤怒情绪,乘机疯狂编造炒作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小道消息和传闻。他们表现出来的兴奋心理,就像2019年香港反修例风波中的黄丝媒体一样,越是夸张偏颇越是能够吸引迷惑群众眼球关注,越是荒诞离谱越是能够鼓动煽惑群众参与暴动。

例如,在一则后来被证实是谣言的小道消息中,有人指控小林的死亡与该中学的化学老师有关,因为小林“占用了老师儿子的出国名额”,更有人绘声绘色地描述学校老师推他下楼。这则毫无事实根据的谣言被疯狂转发,至今仍可在中国互联网上随处可见。这个谣言明显是旨在暗示事件存在“师生矛盾”,并有意将矛盾根源引申到特定方向,指向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竞争激烈的各种学额分配机制,可谓是深思熟虑用心良苦。只不过滑稽的是,编造这则小道消息的公知们,虽然有丰富的出国留学经验,却对中国当前现实的国内国际环境不太熟悉,因为自从2018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率先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以来,不仅中美关系严重倒退,中国与西方各国的关系也都面临恶化,中西文化交流早已经出现停顿不前的现象,新冠疫情在欧美爆发失控之后,更多海外留学生选择回归中国,一度出现有回无去的单向流动趋势。目前,美欧各国均以防止间谍和保护国家安全为理由,借机打压驱逐中国留学生,海外孔子学院纷纷被无理关闭,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基本上已经关闭了官方之间的留学互助机制,根本没有官派留学名额可供竞争了。而且,欧美各国当前疫情仍然非常严峻,恢复人员互相通关仍然遥遥无期,何况欧美社会针对亚裔尤其是中国人的种族仇视日益猖獗,造成很多原本自费留学的中国留学生,现在都争先恐后纷纷抢着回国,那里还有人盲目争抢“出国名额”,白送恐怕都没人要了。

显然,编造这种低级谣言的公知们,自身仍然停留在“外国月亮更圆”的崇洋媚外心态中,思想僵化狭隘守旧,只懂照抄沿袭惯用套路,信口开河胡编乱造,完全脱离了当今中国与国际世界的实情,忘记了切合时代潮流更新剧本改写剧情。遗憾的是,中国互联网上仍有不少人相信这种蹩脚的谣言,甚至有人跟着他们盲目起哄,被他们带起了节奏,跑到案发现场聚众闹事。这些人开始是借口对官方当初过于简单的通告不满,就像饥饿的苍蝇找到鸡蛋破口一样,倾巢而出蜂拥到社交媒体上,以“霸屏”方式重复转发念咒式的口号短语,散播渲染各种猜疑传闻和不满情绪。待官方的联合调查组公布了案情细节后,他们又扮侦探专家对报告内容吹毛求疵无理指摘,对简单直接的事实真相视而不见,对合情合理的分析结论充耳不闻。

就像2019年香港反修例风波中的黄丝群体一样,他们完全拒绝相信任何官方的合理解释,为了达到他们心目中的政治目标,不惜强迫自己和他人盲目相信假新闻假消息,企图营造一种笼罩全社会的自欺欺人的恐怖迷信气氛。陷入这种恐怖场合的人往往难以自拔,就像邪教信徒参与宗教仪式一样,摆着相同的姿势,念着相同的咒语,手持相同颜色或样式的象征物,全身心地投入其所盲目迷信的崇拜仪式中。他们既不在意事实真相,他们也不关心当事人的隐私权利,他们甚至不会顾及死者家属的悲伤心情,哪怕对外公开死者的自杀过程,无疑会对亲属造成二次伤害,他们也装模作样无动于衷,他们的目的就是利用悲情撩拨群众的愤怒心理,为此他们竭尽全力混淆事实,事实真相越不清楚越不明白,对他们就越有利用价值。

简而言之,成都49中事件,绝非仅仅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偶然心血来潮地宣泄愤怒情绪,而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有境外势力指挥参与的一次颜色革命预演。事发不足两日即有大批不明人员从外省赶来当地中学门口集合,说明其幕后指挥中心的号召能力和动员能力均非同小可,没有国家级别的幕后势力参与是不可想象的。从网络流传的视频可见,这些从外地赶来成都的人员,不约而同手持相同颜色的象征性饰物,一齐喊着朗朗上口的统一政治口号,而且这些口号恰好都由一些发音嘹亮而又短平快的词汇构成,而他们却似乎如念咒一般早已熟悉。

显然,这些人就是企图通过协同一致的颜色形式和动作姿势,塑造一种具有视觉冲击力和听觉冲击力的统一形象,令参与其中的个体丧失独立思考和理性自控能力,变得盲目轻信和冲动狂热,如同将自己献祭一般地融入群体之中,任由群体心理操纵自己的行为。于是,那些幕后指挥操纵群体的人,就能够利用群体心理控制更多群众,发起别有用心的政治运动。这种邪教化的社会运动套路,利用了群体心理学的乌合之众特征,跟近年来席卷世界各地,包括香港泰国缅甸等东亚地区的颜色革命完全雷同。而众所周知的是,这些地区先后爆发的颜色革命,均由一些臭名昭著的非政府组织所策划和指挥,而这些非政府组织都与西方社会关系密切,往往就是欧美政府安插在当地的外国代理人。

这次成都学生坠楼事件,明显就是有人插手操弄幕后指挥,企图利用事件在中国内地发动颜色革命,翻版复制2019年香港风波。我们绝不可轻描淡写等闲视之,应该顺藤摸瓜,溯源追查事发后两日内就从外地赶到成都集合造谣的生事人员,揪出鼓动他们的幕后黑手,挖掉境外势力安插在中国境内的代理人,绝不能心慈手软,才能防范杜绝任何企图搅乱中国的阴谋。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