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租的人

2021-05-07 18:03

东南亚有一家神奇的电商公司,名叫Shopee(虾皮),根据今年4月其母公司Sea(冬海集团)发布的财报,2020年Shopee全年总订单达到28亿,比2019年的12亿订单增长了132.8%,GMV高达354亿美,比2019年的176亿美元,增长了101%

根据2019年eMarketer的统计,中国的电商渗透率是20.7%,英国是19.3%,当时东南亚五国的电商渗透率平均为2.5%,最高的印尼也仅有4.26%,预计东南亚地区渗透率未来存在8-10倍的提升空间,加上后来疫情突发改变购物方式,Shopee的前途不可估量。

要了解Shopee,我们要先简单介绍一下其母公司Sea。

Sea最早的前身公司叫GG-game,是一个游戏平台,是由1983年出生的四川人陈欧、天津人李小冬(新加坡籍)一起成立的,陈欧读书厉害,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计算机专业,还特别喜欢打魔兽争霸,2005年大四时为了打游戏方便,自建游戏平台GG-game。

2007年陈欧去斯坦福读MBA,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小冬,李小冬曾在Viacom Media Networks、CorningInc、摩托罗拉任职,2006年到斯坦福进修,俩人吃饭时聊起GG-game,李小冬很有兴趣,决定加入一起干,2007年3月GG-game正式成立,李小冬占股30%,陈欧占股35%,剩下的35%给投资人及员工。

2008年不知道是出于内斗,还是真想去读书,陈欧以70万美元将35%的股份卖给了李小冬,退出了公司,李小冬成了公司唯一老板,将公司改名为Garena。

Garena在2010年时拿下了英雄联盟的东南亚代理权,就是拿到了一棵摇钱树,Garena从此飞速发展,2013年腾讯开始陆续对其投资,2017年Garena公司再次改名叫Sea,并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63亿美元,腾讯是其第一股东,占股39.7%。

2015年,李小冬另创立了主打移动端的电商平台Shopee,并邀请在麦肯锡干了七年、也在Zalora及Lazada电商平台做过高管的江苏人冯陟(zhi四声)旻(min二声)出任CEO。

最早的时候通过Garena平台给Shopee导流,短短五六年时间,Shopee已经发展成东南亚毫无疑问的电商巨无霸。

Shopee还打通了支付系统,其系统还是中国杭州的公司给制作的,后来,在腾讯的加持下,Sea还代理了王者荣耀。

东南亚的Sea将中国的互联网模式直接照抄了一遍,变成了一个超级巨头,它同时拥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这种顶级游戏,还拥有无可撼动的最大电商平台、以及他们的支付宝。

Sea在东南亚变成了一家将中国的腾讯、阿里合二为一的超级公司,而且正在将中国互联网公司走过的路,全部重新走一遍。

他们甚至在东南亚也搞起了双十一。

我闭上眼睛,都猜得到Sea后面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我从2009年开始做淘宝,是一个有十几年经验的淘宝人。

其间在三家公司做过电商高管,也自己在淘宝上创业两次,甚至做过两年多淘大讲师,流蹿于南方各省讲课,亲身经历过最早的双十一,体验过聚划算当年如日中天的光景,认识的淘宝城小二换了一波又一波,可以说是一个对淘宝非常熟悉的老电伤人(没有打错字)。

我清楚地记得,淘宝从2015年是一个分界线,从那以后,在淘宝开店就再也不是普通人的创业项目。

在这之前,淘宝给白手起家的人大约五年的创业期,只要你靠近广州深圳货源地,要么是批发市场要么是工厂,搞得到货,开个店叫亲友买几单给个好评,后面自然慢慢有了生意,很多人都只是想赚点生活费,结果一不小心做成了年利润上百万的营生。

从2015年开始,这种情形就再也见不到了,开一家店的投入,至少要准备百万左右,直通车烧得一片血红也没什么动静,为了抢流量二十块钱一个点击也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

那时候电伤人经常自嘲搞段子,某某直通车专员一天烧了几十万转化几十块,被老板打成木乃伊,还煞有介事地配一张图,直通车专员裹着厚厚的绷带一脸懵逼坐在电脑前叹气,手背上还在打着点滴。

我自己的几家淘店铺和天猫店,眼睁睁地看着纯利润从25%,降到12%,再降到8%,又降到了5%,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那原来的利润空间,都去哪里呢?

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淘宝其实是一个广告公司,我们在这里买流量,才能生存下去,每个店铺都在这里租广告位,投入得越多,广告位越明显,淘宝才给你流量。

不交够足够的钱,不配在淘宝生存。

淘宝,在向我们收租。

东南亚这块地特别有意思,所有富豪都对自己的发家史表现得特别暖昧,你问他怎么发家的,他就开始跟你谈人生哲学:小伙子,要努力、要勤奋啊,这才是人生真谛啊。

就像李嘉诚明明是亚洲最大的百达翡丽收藏家,拥有不知道多少块百达翡丽,但他出去演讲时,通常会说自己有多节俭,然后把腕表上一千多块钱的西铁城电子表取下来,展示给大家看。

台下就能响起一片掌声。

李嘉诚还会说,为了守时,我的表通常调快半小时。旁边的人一看,真的调快半小时。

台下的掌声就更热烈了。

然而,美国人史塔威尔所著的《亚洲教父》,毫不客气地扒了东南亚和香港这些富豪的皮。

史塔威尔告诉大家,东南亚和香港这些大富豪,没有一个人靠科技、靠公平竞争获取巨额财富,这些人对推动人类发展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擅长垄断与剥削,加剧了社会矛盾与贫富分化。

比如说福建省福清人林绍良,为了躲避国民党抓壮丁逃到南洋,1938年来到印尼,给印尼部队运送军需物资,帮他们反抗荷兰殖民者,这个过程中就认识了很多高级军官,其中就包括苏哈托。

苏哈托后来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统治印尼32年,在分配权力时,苏哈托当心本地精英坐大,将来会威胁到自己的统治,而华人聪明但没有政治根基,是打理财富的好帮手,便提拔老朋友林绍良,将一半的丁香进口垄断份额给了他。

后来,又给了他面粉进口、加工和销售的垄断经营权。

正是凭着依靠政治的垄断,林绍良发了大财,积累财富后又吃下了水泥、房地产、军工、银行等行业,1995年他拥有640家公司,年营业额200亿美元,曾被美国《投资家》评为全球十大富豪之一。

我们都知道中国有个粮油品牌叫金龙鱼,其老板就是马来西亚巨富郭鹤年,而郭鹤年在马来西亚起家,靠的是制糖业,几十年来,他个人独占了马来西亚蔗糖进口配额的85%,也垄断了蔗糖加工业,想不富都不行。

马来西亚还有个华人林梧桐,是云顶赌场的老板,他那么有钱,是因为1969年拿到了马来西亚唯一一张赌场执照,使他的赌场是当时唯一合法的赌场。

澳门的何鸿燊也是这样富起来的,他在1961年获得博彩业垄断经营权,然后,就发家了。

这些东南富和港澳富人为什么总是对自己的第一桶金讳莫如深?是因为那笔钱其实来得既不艰难,也不光彩,就是一个叫“特许经营权”的东西,就是政府里有自己的老板,那个老板把手往那一指,说这个领域你去做,别人不可以做,他们就富了。

实在没什么好吹牛逼的。

这些人起家没什么技术含量,富起来后,也尽干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

那些赌王、糖王、香王赚了钱之后,手中有了大量的现金流,想赚到更多的钱,就会陆续进军房地产、水电、港口、造纸等各个领域。

其中,又尤其钟爱银行和房地产两大行业。

为什么要搞银行呢?因为民众会把钱存在银行,控制银行后,就控制了现金流,可以自由放贷给自己旗下的其他公司,这样自己的公司就会越做越大。

渐渐地,他们通过控制金融,陆续控制更多的实业,又通过控制实业,慢慢去控制媒体。

终于成为了我们常常听说的大寡头、大财阀、大卡特尔。

民众的衣食住行,都会落在他们手里,民众无时无刻,都在向他们交租。

而且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富豪,通过垄断起家的富豪,极度厌恶风险,只喜欢收租,那些对人类文明有益的科技领域,或者充分竞争的领域,他们都是尽量不碰的。

比如他们从来就不碰出口贸易,这个要跟全球竞争,利润微薄,投入又多,太辛苦,不如收租。

香港一共有24个停泊港,其中李嘉诚一人垄断了14个,其他的泊位,被郑裕彤和郭氏兄弟这些房地产寡头们瓜分完,造成香港的劳动力比德国便宜,而集装箱操作费却是全世界最贵,是德国码头的两倍以上。

码头工人们曾经游行要求加工资,李嘉诚一个子都不加。

李嘉诚还和英国商行怡和集团垄断了香港70%的百货零售、70%的药品销售,和犹太家族嘉道理垄断了香港的电力系统。

我一直说,香港是自由资本主义发展最畸形的地方。

后来,拥有加拿大国籍、1.49万亿港币商业帝国的李嘉诚去了英国,他依旧改变不了这种习惯,到现在,他买下了英国25%的电力分销市场、7%的供水市场、30%的天然气供应市场,30%的英国码头、40%的电信市场、英国最大的连锁酒吧Greene

King,以及超50万平米的土地资源。

李光耀这样点评李嘉诚:

他的巨大财富来源于他垄断了房地产和一系列的民生工程,他对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一个只会收租的富豪,一个只会世世代代剥削平民的富豪,到底有什么好尊敬的?

在古代,地主通过占有土地,向佃农收租,形成固定的租赁关系,产生了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产生了人压迫人,人吃人。

没有进行过土改的国家,很难说是现代国家,印度就是其中代表。

日本在二战结束前都没有土改,我看日本学者的资料,70%的农民要租地主家的地,所以二战结束前的日本充满了封建阴戾之气,要不是麦克阿瑟强逼地主交出土地,日本也不算现代国家。

在现代,以香港和东南亚为代表的富豪们,通过占有银行、房地产,通过和政治强人联姻,垄断某个行业入手,获得巨量的现金流,继而吞食其他行业,向平民们收租。

其中金融、房地产最容易形成垄断,形成租赁关系,产生新一代的人压迫人、人吃人。

但是在中国大陆,这种现象突然被扼止住了。

中国大陆进行过土改,涤荡过旧的人吃人的生产关系,不过随着经济飞速发展,新的生产关系渐渐形成,而且一日千里,一年就走完了欧美五年的路。

这些年,出现了一大批互联网行业的巨头,这些巨头也忍不住开始想要收租。

也不是单独针对任何一个人,这完全是一种资本冲动,是不由自主地想把手伸向平民们的口袋。

大家可以看到,这几年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大厂,几乎都开始搞起放贷的业务来了。

放贷,就是收租。

不要被什么“互联网金融”一类高大上的词汇迷惑了,其实就是收租,本质上,跟以前地主收佃农的租没什么分别。

以前地主垄断的是土地,而现在互联网大厂们,垄断的是新时代的信息资源,是资本的原始冲动在告诉他们:

该收租了。

做高科技的互联网,也忍不住向金融迈进,但是中国,最警惕的就是金融被资本渗透。

中国的媒体、银行都必须是政府的,就是为了避免向东南亚那些国家一样,大财阀有了钱,先办私人银行控制金融,再通过金融控制全国的实业和媒体,最后不断吸血蚕食民众,而对真正的科技和经济发展漠不关心。

抛弃了金融,就等于抛弃了人民。

前天,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发了条独家新闻,说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央行和其他四家监管机构周四告诉国内一些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中,其应用程序不应再提供除支付外的金融服务,这些公司包括腾讯、滴滴出行和京东。

无论是蚂蚁集团还是其他科技巨头,脱钩各种金融服务几乎肯会打击这些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和估值。

盈利能力和估值固然重要,断绝新时代的收租关系,却更为重要。

2020年10月底,以马云在外滩金融金融峰会的演讲为标志性事件,似乎将整个国家都震醒了。

从那以后,阿里进驻了调查组,13家互联网巨头被约谈,阿里因垄断被罚182亿,美团涉嫌垄断调查等等,都表明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向垄断与金融领域的发展,重重敲响了警钟。

而就在前不久,上海东方卫视六名主持人,由参加周正毅的生日宴,受到了严厉处罚。

无论是阿里、美团的反垄断,还是东方卫视的主持人处罚,背后都有一个清晰的逻辑,也是当今中国执政党的底线:不允许私人资本触碰金融和媒体,谁碰谁就知道厉害。

因为一旦这几个领域失控,下一步就会跟东南亚地区一样,产生新的人吃人的生产关系。

回到开篇时的问题,东南亚的Sea公司,后面将会怎么发展?

还用问吗?在一个私人资本不受管制的地区,既然有了游戏、电商、支付三大系统,下一步,肯定是放贷。

这些事情,在东南亚可以,在中国不可以,在资本主义世界可以,在社会主义国家不可以。

毕竟,我们要的是共同富裕的社会形态,而不是人吃人的世界。

毕竟,有些人想收租,但有些人,并没有忘了初心。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