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生育政策的前车之鉴

2021-05-04 13:40

少子化这头灰犀牛,正在加速向我们奔来。



 

今天世界上两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家和地区,哪个国家的年轻人最不喜欢生孩子?是我们的邻居韩国。

根据韩国统计厅公布的“2020年出生和死亡人口统计结果”,2020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每名女性一生平均生育的子女数)是0.84,为全球最低。这是韩国的生育率连续第二年在全球垫底。

同时,韩国首次出现了死亡人口大于出生人口的人口自然减少的情况。2020年,韩国死亡人口有30.51万人,出生人口则只有27.24万人,出生人口较2019年的30.27万人下降了约10%。

要知道,在2017年之前,韩国的出生人口还稳定在40万人以上,经过短短3年,2020年,韩国的出生人口已经跌破30万。

这一数字的恶化趋势几乎没有悬念。去年,在新冠疫情下,韩国结婚登记数约为21.35万件,同比减少了10.7%。可以预判,未来韩国的出生人口将进一步减少。


这是一个可怕的趋势,因为如果这一势头持续下去,从逻辑上来说,韩国将会成为一个逐渐“消失”的国家。




其实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韩国和中国一样,经历过鼓励生育、计划生育再到鼓励生育的三个阶段。


韩国于1948年建国,建国后马上迎来持续近三年的朝鲜战争。到1953年战争结束时,韩国是一片废墟,人口因战乱而急剧下降。


为了恢复经济和人口,韩国政府十分鼓励生育,提倡“人多力量大”。到1961年,韩国家庭的生育率约为6.0,也就是平均每一个家庭会养育6个孩子。


但韩国负担不了太多的人口。


韩国的国土面积只有约10.33万平方千米,还不及一个浙江省的面积(10.55万平方千米)。


这片土地上矿产资源匮乏,煤炭、石油等主要的工业原料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山地面积占到韩国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二以上,可供耕种的土地稀少。韩国的人口多到一定程度,粮食安全将无法保障。


于是,20世纪60年代初,韩国的国家战略发生了变化。韩国政府提出了“家族计划事业”,提倡“一对夫妻一对娃,生儿生女都一样”,并出台了独生子女家庭减免税收、堕胎合法化等政策,韩国的人口增长自此开始快速下降。


从1961年到1980年,韩国的生育率从6.0下降到了2.8。


1980年代,在20多年前人口高峰时期出生的那一代韩国人到了生育年龄,韩国政府于是进一步收紧人口政策,开始大力倡导独生子女政策,还把堕胎手术纳入了医保。



经过10多年的政策宣导,到1996年,韩国的生育率降到了1.5,也就是一户家庭一般不会养育超过两个孩子,这个水平基本上相当于今天中国的生育水平。


这个数字有些过低了,韩国的人口政策为此发生了180度的转弯。1996年,韩国放弃计划生育,推出了“新人口政策”,把人口政策的重点从对人口数量的控制转移到了对人口质量的关注上。


从2004年起,韩国正式推出鼓励生育政策,为新婚夫妻提供住房、育儿、医疗、税收等方面的补贴和优惠。


比如,一个韩国家庭如果生育二胎,将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免费健康保险以及孩子从幼儿园到初中的学费减免优惠等等。


一年下来,韩国政府财政要为各类鼓励生育的政策多支出近200亿美元。但是韩国年轻人不愿结婚生子的态势,仍然没有得到遏制。韩国的总和生育率持续下降,在2018年跌破了1,在2020年跌到了可怕的0.84。


去年年底,韩国政府再对鼓励政策加码:从2022年起,政府对有1岁以下婴儿的家庭每月发放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00元)的补助,同时推出“3+3育儿假”制度(即当父母双方都为抚育未满12个月的子女申请3个月的育儿假时,每人每月将可获得最高300万韩元的育儿津贴),以此鼓励夫妻双方共同育儿。


韩国政府的催生政策究竟能发挥多大效果,还是一个未知数。




在过去的10多年里,年轻人结婚年龄大幅推后、离婚率大幅提高、生育率大幅下降是所有发达国家面临的普遍现象。城市越大,经济越发达,这三个现象就越显著。


韩国在全球200多个国家中,生育率排在倒数第一,还是因为年轻人的生存压力实在过大。


韩国整个国家的人口不到5200万,但首尔都市圈的人口接近2300万,这意味着将近一半的韩国人挤在一个超级城市圈里生活。



城市化的高度发达和人口的高度集中,意味着大量人口争抢有限的城市资源,而资源的高度集中又加剧了韩国社会的内卷。


在首尔,好的学校只有那几所(公认的顶尖大学是号称“天空联盟”的“SKY”,即首尔国立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和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知名的大型企业也只有那么几个(绕不开三星、现代、SK、LG这些大财团)。


这使得每一个孩子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挤在了一条千军万马的独木桥上,到他进入职场,又要背负起巨大的生活和生存压力。


过去的三年里,首尔房价不断上涨,今年一季度,首尔的二手房价格居然涨了55%,韩国总统为此三次在电视上向全民道歉。


所以,年轻人不是不想结婚,是结不起,不是不想生孩子,是养不起。




无论从人口政策还是从人口增长趋势上来看,中国都和韩国有很大的相似性。



1949年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全国人口5.4亿,那一年全国新生儿数量是1275万。到50年后的1999年,全国人口已经达到12.5亿,比1949年增加了一倍多。那一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827万。


2003年到2013年间,我国的出生人口在1600万左右波动。但是到刚刚过去的2020年,全国的新生儿数量已经降到1003万左右,比1949年还少了250万。


在中国的超级城市,“首尔现象”也早已上演。北京、上海这两个超大型城市的总和生育率在第六次人口普查中已经跌破了1。


所以谈到首尔的年轻人结不起婚、养不起娃,生活在北京、上海、深圳这些大城市的年轻朋友,恐怕也是心有戚戚。


目前第七次人口普查的结果还没有公布,但是从一些地方披露的数据,我们可以获得一个比较明确的感受。


比如根据北京市卫健委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北京市2020年户籍人口出生数量仅有约10万人,比2019年下降了24.3%,创下了十年来的新低。


毫无疑问,少子化这头灰犀牛,正在加速向我们奔来。



如何鼓励年轻人生育,已经成为今天和未来相当长时间里,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政策课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