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航母首航亚洲,打肿脸充胖子背后,藏着美英最大的秘密

2021-04-29 08:12

本文作者:血钻故事编辑部

本文转自:血钻故事


英国的殖民统治是一场空

乔治·奥威尔




英美舞“舰”


 

“日已落”的英国,最近有点命途多舛,乱了疫情,死了亲王,本应反躬自省,舔舐伤口,救国民于水火,却在美国指使下,把个刚刚入役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忙不迭祭出来,首航亚洲,连同美国和荷兰的战舰,计划对日本、韩国、印度、新加坡等国作一连串访问。



英美舞“舰”,意在中国。

 

不擅长打理自己头发、更不擅长处理疫情的英国首相鲍里斯,曾公然放话,英国新服役的伊丽莎白航母,首次行动就是去南海巡航。对此,有人形容,英国这么搞,是打肿脸充胖子,上赶着为美国表忠心。

 

说它是打肿脸充胖子,有理有据。

 

按照2020年的数据,世界上同时拥有两艘和更多航母的国家,目前只有美国、英国、意大利和中国。而英国皇家海军在舰艇数量上在世界排名第28位,与排在头部的中国相去甚远。

 

早在2018年,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就在《卫报》发表文章,中国不容美英在南海“秀肌肉”。

 

某些国家炒作南海航行自由,其实是个伪命题,每年十几万艘商船穿过南海,从未有哪一艘遇到过航行自由问题。它们不过是借题发挥,为自己的军舰进入南海挑事儿找借口。

 

英国这回凭仗“伊丽莎白号”撒泼,甘当美国的枪使,可从历史中找到端倪。


那些曾经横行霸道的殖民主义国家,大多已沦为明日黄花,却还沉湎于旧梦。口味独特的法国帅哥马克龙在自传里说道,法国作为一个国家,如今已难挽颓势,但我们可以以欧盟的形态,成为美国和中国之外,另一个举足轻重的力量。

 

如果法国是借欧盟来找存在感,英国则正好相反,它之所以敢“一脱成名”,是因为脱欧后,它还有个阔佬亲戚给他撑腰,这个阔佬就是——美国。



 

盎格鲁萨克逊


 

英美本同源,同属盎格鲁萨克逊文明。

 

在好莱坞老炮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电影《不可饶恕》里,有两个反派,分别是来自英国的赏金猎人鲍勃,以及美国西部的恶警小比尔。这两个人物的设定,颇有象征意味。

 

从外貌看,鲍勃是英国老派绅士,张嘴女王,闭嘴皇室,对于新兴的美国,则无比鄙视。美国恶警小比尔,又是另一副尊容,脸红脖子粗,不修边幅,敢打敢杀。


老鲍勃

 

一开始,老鲍勃身边,跟着个以写低俗故事为生的“作家”,专门记录鲍勃的生活点滴,再添油加醋,写成畅销故事。老鲍勃有点阳光就灿烂,言传身教,给书记员吹了不少牛掰。

 

为维护当地治安,小比尔与老鲍勃对决,三下五除二,就将其缴了械,关在监牢里,鞭子沾水一顿抽,彻底灭了老鲍勃的威风。

 

作家目睹老鲍勃的丑态,顿生嫌弃之心,转而奉承起小比尔,小比尔见状,喜不自胜,忍不住也顺着杆儿爬,吹嘘起属于自己的历史宏大叙事。


小比尔

 

把电影里的这段情节,对照英美几个世纪此消彼长的霸权之路来看,很有几分味道。有的时候,历史叙事本身,就像电影里那个浮夸的作家,不管青红皂白,谁强就跟谁走,冠冕堂皇的“民主自由”背后,不过是霸强者的传声筒。

 

美国“正大光明”的宏大叙事,始于“五月花”。

 

这艘满载着清教徒和囚犯强盗的不系之舟,在今天已成为美利坚神话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哥伦布等人完成地理大发现后,被英国迫害的清教徒们有福了,穿越过茫茫大洋,来到所谓上帝赐给他们的福地。谁料水土不服,加之环境险恶,猛兽出没,刚上岸没一年,人员就死了大半。

 

危急时刻,北美土著印第安人伸出了援手,手把手教这些外来者生存技巧。清教徒们终于活了下来,感激涕零,称这些印第安人为“上帝赐给他们的最好的礼物。”

 

听明白了吗?他们感激的是上帝,而非印第安老铁。

 

这伙清教徒告别故土,不远万里来到北美定居,不就是因为英国偏狭的宗教政策容不下他们吗?而在北美立足之后,他们却也有样学样,容不下对他们有救命之恩的印第安人。

 

这帮有信仰的“英雄好汉”们,开始各施绝技,对印第安人进行世纪大逃杀。

 

1657年,一个叫约翰·华盛顿从英国来到北美,很快成为弗吉尼亚的风云人物,印第安人畏他如虎,称其为“拔城者”。幽默的是,之所以给他这个称号,并非因其军事上的成就,而是因为约翰·华盛顿玩弄法律条文,将印第安人骗出了他们的领地。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100年后,约翰·华盛顿的儿孙、真正名副其实的“拔城者”乔治·华盛顿登上历史舞台,成了爹味十足的美国国父。

 

华盛顿子承祖业,对印第安人展开戏耍,先是签订《纽约条约》和发布《1790年公告》,划定边界,佯装尊重印第安人的领土,随即又撕下伪装,发动一系列军事征服,乃至有恃无恐地说,那些站在印第安人立场讲述的故事将永远不可能被写进历史,除了中国的万里长城,我不相信还有什么可以阻止殖民者对印第安人土地的蚕食。

 

当时也有一些善良人士,像老鸨子劝良家妇女那样,不遗余力地劝说印第安人,放弃自己的文化信仰,改信清教徒那一套,融入美国社会,否则灭族之祸不远。

 

骄傲的印第安人,显然没有照做。后果怎样,大家都看到了。

 

今天的美国,继承了其先辈的那套玩法,只不过更具迷惑性。他们侵略伊拉克,出兵阿富汗,在世界各地煽风点火,都有着绝妙说辞,民主自由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内里的利益勾当却早已遮掩不住。大嘴巴的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演讲中提及,过去很多年,美国不断发动中东战争,一切都是为了石油,而在未来,他们会为水源而战。

 

石油和水源,即现实利益。

 


 

两代霸主


 

北美殖民地独立后,英国并未马上衰落,反而迎来最兴盛时期。关键词是工业。

 

1851年,英国召开第一届万国博览会,由玻璃和钢铁构成的水晶宫展馆大放异彩,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14000个机构和个人,提供了超过10万件展品。

 

在博览会召开之际,英国生产了占世界66%的煤炭、70%的钢、50%的铁,以及50%的纺织品。曾经躲在贸易壁垒下闷声发大财的英国工业,一朝得势,便开始鼓吹自由贸易,将商品销往全世界港口。

 

博览会的另一侧,是冷清的美国展馆,《泰晤士报》嘲笑它为“荒凉的草原”。但真相是,美国猥琐发育,保留了实力,刻意营造出荒凉假象,因为不想把最新发明泄漏给对手。彼时英国正处巅峰,一旦掌握某个国家的最新技术,便会马上以更低价格出售商品,摧毁该国的生意。

 

在玲琅满目的商品背后,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和最具威力的大炮,有了这些做底牌,英国人谈起“自由贸易,天赋人权”之类的价值观,格外有底气,因为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在英国仰仗军舰大炮和工业商品称霸世界的当口,美国正加快猥琐发育的脚步,具体来说,就是强占蚕食印第安人的地盘,对其进行较为文明的“灭绝政策”。

 

1852年,在通往加利福尼亚的道路上,成千上万的西进移民遮天蔽日,白顶大篷车络绎不绝,小酒馆和妓院遍布道路两侧,为开拓者提供刺激和娱乐。

 

在西进路上,摩门教徒的一头母牛因误入印第安人营地而被屠宰。酋长还算深明大义,提出要赔偿一头牛或者一匹马,谁料,跟随西进的白人军官格拉顿,正愁没借口发飙,见有了机会,立即命令士兵站成一排,将炮口对准印第安营地。一通枪炮过后,该印第安部落无人生还。

 

这样的悲惨故事,在那个年代的北美大陆,每一刻都在上演。除了暴力和屠杀,白人移民者,带去的还有病菌跟流行病,因为印第安人对这些“白人病毒”缺乏免疫力,医疗条件又差,以致于成批成批地死亡。

 

声势浩大的移民即声势浩大的灭绝。结果是美国变强了,印第安人也差不多死光了。

 

填了沟壑的印第安人,为美国崛起打下根基,盎格鲁萨克逊人血液里流淌的强盗基因,也让初出茅庐的美国,以最快速度加入帝国主义行列,想要分一杯羹。想当年,我们那位善于跟洋人打痞子腔的李中堂,在列强之间捉襟见肘地搞以夷制夷,还觉得美国领事更好说话呢。

 

英国全盛时取得的霸权成就,全靠殖民地,其本土面积不过24万多平方公里,是我国新疆省的七分之一,根本不够看的,但它控制或间接控制的殖民地却遍布全球,号称日不落帝国。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英国开始决定炮制殖民地时就已注定了最后的败局和衰落。

 

最先意识到这一点的,可能是英国作家奥威尔,此人曾于1922年前往缅甸,呆了5年,充当殖民地警察,后写成《缅甸岁月》一书,记录了他的所见所思。

 

在缅甸的岁月里,奥威尔充分感受到了缅甸人民对殖民者的仇恨和敌意,在一次执行公务中,奥威尔被推到前面,去射杀暴走的大象,身后跟了一堆看热闹的当地人。奥威尔在书中感叹,我这个白种人,只是一个滑稽的傀儡,我第一次体会到那种空虚感,英国的殖民统治终究是一场空

 

奥威尔的预见是准确的,但凡有点刚性的人,又岂能容忍殖民者在自己的国土胡作非为?进入20世纪后,英国各殖民地纷纷独立,英国的霸主岁月一去不复返。

 

只是,世事难测,此起彼落,英国在“下岗”前,同属盎格鲁萨克逊文明的美国,又走到了前台。


 

 

和平崛起


 

这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

 

2021年4月23日,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主任弗莱明表示,西方世界面临着一个威胁,即他们所依赖的关键技术或将不再由西方塑造,在中国等国家在科技领域构成的威胁面前,西方国家目前正面临“清算时刻”。

 

弗莱明称,重要的技术领导力正在东移,这正带来利益和价值观的冲突。尤其是中国的体量和技术实力意味着,它有控制全球应用系统的可能。


弗莱明

 

这位头秃的007只说对了一半,中国确实在变得越来越强大,但中国不会像英美那样寻求称霸。前段时间,英国原本允许华为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随后却跟随美国,转而将华为拒之门外。这个倡导自由贸易的始作俑者,如今却谨小慎微,以己度人,可悲可叹。

 

今时今日,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首航亚洲,走的是一条旧辙,但中国早已不是一百多年前的中国,没有谁能够阻挡,中国人对和平崛起的向往。

 

END


本文作者:哲空空,血钻故事主编。


部分参考资料:
1.《黄金时代:英国与现代世界的诞生》,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华盛顿传》,中信出版集团
3.《上帝与黄金:英国、美国与现代世界的形成》,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