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无药可医贫​

2021-04-28 10:23

当极端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出现了破纪录的新冠疫情。



同一个新冠患者,在医疗资源应有尽有时,和在医疗资源一应俱缺时,生还率能有多大差别?


目前还没有一项研究,能给出精确的答案。


但可以确定的是,74岁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72岁的英国王储查尔斯、66岁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这些能调动最多资源的老人们,都在感染新冠后安然康复。


而那些贫穷的土地上,青壮年们却在不断死去。


古时候的药铺门口会写:“纵使有钱难买命,须知无药可通神。”这两句话很值得商榷。倒是下联的另一个版本——“无药可医贫”,更接近人间真实。


那么,当世界上极端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出现了破全球纪录的新冠疫情,为之奈何?


是的,我们今天要讲讲印度。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2015年,全球共有7.36亿极端贫困人口(日收入低于1.9美元),其中印度有1.76亿,约占24%。



虽然在2011/12财政年度之后,印度再没有更新过家庭调查数据,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印度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的减贫运动。直到2018年,其极端贫困人口已减少到1亿以下。

 

然而,疫情带来了衰退。2020/21财年(2020年4月至2021年3月),印度经济预计下滑8%,为近60年来最低增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曾在去年10月指出,疫情使得全球极端贫困人口增加了9000万,其中印度增加了4000万。

 

皮尤研究中心则估计,由于疫情,印度的极端贫困人口从6000万增加至1.34亿,中产阶层缩减了三分之一。数以百万计的印度人,要么濒临贫困,要么落入贫困,要么变得更贫困。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印度迎来了第二波疫情。


印度单日新增确诊病例

图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4月21日,印度新增确诊病例31.48万人,打破此前美国创下的单日新增确诊纪录。此后六天,印度单日新增病例都在30万以上——第一波疫情中,这个数字从没到过10万。

 

大规模的宗教节日集会、政府放松防控、民众不戴口罩也不保持社交距离,造成病患激增。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Soumya Swaminathan估计,印度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是官方统计数字(累计确诊1762.5万)的20到30倍。

 

印度民众进入恒河庆祝查哈特节


病患激增造成医疗挤兑,医疗系统濒临崩溃。

 

医疗挤兑造成救治不力,病死率上升,单日新增病死超过2500人——这个数字也被认为远远低估了实际情况:如果全国病死人数不到3000,怎么会火葬场昼夜运转都忙不过来,还要把停车场开辟为临时焚尸场?



医疗挤兑同时造成氧气瓶和药品价格在黑市被爆炒,要价高出十倍,一瓶氧气价格高达600美元,而印度人均国民收入只有2120美元。

 

于是我们回到了开篇的问题,多少钱能买来一个生还,钱能买来多少个生还。

 

张文宏医生表示:当氧气供给都跟不上的时候,很多年轻的病人都可能会死去,原本他们只要有一口氧气吸就能活下来的。印度目前最需要的是氧气,氧气胜过任何药物,可以降低年轻病人死亡。

 

印度官方预测,这一波疫情将在5月中旬达到峰值。

 

在那之前,印度能筹备足够的医疗资源吗?

 

 

 
先来回顾一下,中国是如何筹备医疗资源的。

 

疫情之初,中国有多少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

 

当时有媒体统计说是几千家,这是把上游原材料企业、下游销售企业、民用口罩生产企业(经营范围含“口罩”的所有企业)都算上了。

 

根据国家药监局的注册信息,拿到医用口罩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只有350多家,剔除许多已经实际停产的,我们只统计到了330家。


当时,辽宁、山西、陕西、甘肃、宁夏、青海、西藏、海南,这些省份一家医用口罩生产企业都没有。根据工信部数据,全国最大日产能只有2000多万只,实际日产量只有800万只。(工信部说:“保障市场供应有底气有信心。”)

 

所以那时总会看到这样的新闻:海外华人华侨采购医疗物资运往国内,友邦捐赠医疗物资运往国内。全球口罩,支援中国。

 

两个月后,医用口罩生产企业变成了780多家,口罩日产能突破1亿只。

 

一年之后,医用口罩生产企业变成了3000多家,口罩日产量高达55亿只(比亚迪一家的最高日产量就有1亿只)。中国口罩,支援全球。

  

比亚迪口罩生产车间


这一切是如何实现的呢:

  

1.各类企业积极转产增产;

 

2.地方政府派专员进驻工厂,缺什么就帮忙找什么(人、钱、设备、原材料、物流)

 

3.银行发放“抗疫”应急贷款提供资金;

 

4.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关键技术,整合供应链(例如吴老师曾提到的海尔卡奥斯,赋能山西首条全自动医用口罩生产线)

 

5.药监局开启医疗器械应急审批。

 

相信大多数国人都有这样的记忆,口罩供应很快就从短缺变成了过剩。

 

氧气供应也是一样,一位新冠重症病人每分钟最高消耗50—60升氧气,疫情期间武汉各大医院的用氧量骤增至日常峰值的10倍以上。

 

当时,武钢提出“宁愿高炉少氧,也要保医院供氧”,每日液氧产量较疫情前增长2倍,提供了全市一半的医用氧气。公司有4台大型、2台中型制氧机,往常只开两三台大型机,这次除了留一台中型机作为备机外,其余5台24小时极限负荷运转。(现造生产线来不及,只能满负荷运转+调整用途)

 

武钢还分两次采购了6600只钢瓶,解决了周转困难的问题。


同时,武钢承担起各大医院的医用氧气系统改扩建工程,牵头改造了17家医院,新建了2家(雷神山、火神山)

 

抢修武汉雷神山医院




现在我们来对比一下印度。
 

中国内地单日新增确诊的峰值是在2月12日,新增1.5万例(因为那天把过往的临床诊断病例都纳入了确诊,一般每日新增不到5000例)

 

印度目前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是中国峰值的20多倍——而且受每日检测量所限,这一数字很有可能仍未反映出实际疫情严重程度——姑且以此估计印度的氧气需求。

 

至于氧气供应,占印度医用氧气市场50%份额的Inox公司总监Siddharth Jain表示,印度的氧气产量足以满足现有需求,产能是7500公吨,需求只有5000公吨。(他同时提到,储氧罐需要四个月的制造时间)


持空氧气瓶排队等待充氧的患者家属


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从其他方面传递出的信息来看,印度的氧气供应(或是调配)并不像Siddharth Jain说得这么美好。

 

印度空军的推特,不断发布着,又从哪个国家运来了低温储氧罐,又将运往哪个邦。


 

中国800台制氧机从香港运至德里,本周还将运去1000台。各国的援助也在不断运往印度,同时仍有印度公司正从中国采购制氧机。

 

印度亚洲国际新闻社(ANI)报道称,根据官方消息来源,印度中央政府计划在新德里建设8座变压吸附制氧工厂,但因新德里政府不发放许可而被拖延。新德里首席部长Arvind Kejriwal随后回应,中央政府完全是虚假陈述,以掩饰其在制氧工厂建设上的失败。


印度确实是一个我们不太能理解的国家,中央政府居然要跟地方政府互相甩锅。


但与其说这一切是思维、信仰、意志的问题,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能力的差别。


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是印度的接近十倍。



或许值得我们有一点点庆幸。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