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样板戏喜获奥斯卡大奖

2021-04-27 16:37

美国电影《无依之地》获得奥斯卡大奖,因为获奖导演赵婷具有中国血缘身份关系,因此很多人借机指责中国,说中国不肯帮美国人宣传该电影,是因为政治打压赵小姐云云。其实,赵婷虽然是中国出生的华裔,但她的国籍是一个谜,据说她13岁就去英国读小学,后来又直接转去美国读高中,没人知道她现在究竟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但国籍身份并不要紧,她显然是一个从小就在西方社会教育长大的人,全盘接受了西方文化和价值观念,按中国以前的标准来说,她就是根正苗红的“资本主义接班人”,据说她自己也公开表达过对中国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不满,说明她精神上早已经不是中国人了

一个美国人讲述美国的故事,关中国人什么事?为什么硬是要中国人去赞扬它歌颂它呢?不理它都不行吗?古往今来,文化就有鸿沟,文明早有冲突,这是人类社会互相交流过程中无法避免的难题,那些放大差异挑拨是非的,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愚蠢无知,求同存异才是大家能够和平相处的明智选择。如果非要硬逼中国人去评价她的电影,那么最重要是看她的电影《无依之地》究竟描述了怎样的生活内容,塑造了怎样的道德精神,宣传了怎样的文明价值,才能理解为什么它不适合中国国情?为什么它与中国文化格格不入?为什么普通中国老百姓无法接受它所宣扬的价值观念,为什么绝大多数华人华裔都无法认同它所预设的道德立场?

《无依之地》描述了一群无家可归的美国人,简单直接来说,他们就是因为贫穷买不起房,没有固定的住所和稳定的工作,被迫四处流浪漂泊天涯。这种剧情放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是一个满怀悲情的辛酸故事,但导演用一些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叙事方式瞒天过海,故意淡化穷人日常生活的艰辛困苦,刻意放大个人所谓“自由选择”的神圣光环,将明显是因为贫富差距造成社会公共问题,转换成文化差异和自由选择的个体问题,将国家政府和社会制度的公共责任推卸地一干二净,完全卸锅给所谓“自由自愿地选择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的个体和个人了。

作为一个发达国家,美国却有惊人数量的无家可归者(Homelessness),正经严肃地来说,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值得正面赞扬的现状。事实上,中国三朝国师王沪宁,早在其三十多年前的著作《美国反对美国》之中,已经深入观察并仔细分析过这个贫富分化造成的极端现象,由此也可见,中国从政府到民间都不喜欢美式【自由生活】,这可是由来已久的传统习惯了,并非一时一刻头脑发热的政治操作或民粹发作。中国社会难容贫富极端分化,这是习近平上任后就提出”住房不炒“的关键理由,因此近十年来压制房地产粗放型发展已经成为中国当局的重要国策。赵婷可能也并非是刻意要同习近平反调,但是在中美两国社会的知识界之中,双方对经济资源的分配方式影响平等正义的定性,无疑是有点针锋相对南辕北辙的。

在人类文明社会里,自由和平等分别是天平的两端,经济偏向自由发展会形成自由资本主义,因为它主张限制政府权力,鼓励私人自由权利;经济偏向平等发展就会形成福利社会主义,因为它主张用公权力来照顾穷人推动福利,这就必然需要限制私人的自由权利。然而,平等和自由都是同样重要的基本人权,它们应该平衡发展,而不应该被绝对化,否则走入极端就会酿成灾难。平等走到极端会阻碍社会创新能力,就像中国大陆毛泽东时代搞“人民公社”和“大锅饭”一样,令人们丧失劳动积极性,生产力下降,经济崩溃;自由放任到极端会产生贫富分化,就像目前的香港社会一样,不到10%的人拥有90%的社会财富, 不到1%的人实际上掌握了99%的土地和其他社会资源话语权,尽管高楼林立富丽堂皇,但仍有数百万穷人蜗居环境恶劣的狭窄空间,少数富有阶层过着纸醉金迷奢侈糜烂的生活,大多数贫穷阶层则陷入“购买力剥削”所构造的、日益固化的“ 不平等资源权利金字塔”底下苦苦挣扎哀莫无望,事实上等于被剥夺了享受社会资源的基本人权,哪怕笼屋之外就是美丽富饶的天堂也与他们无缘无份。

现在,西方社会陷入极端自由主义的泥沼中不能自拔,一味放纵自由资本垄断社会资源,其所酿成的贫富分化事实上剥夺了穷人的基本生存权利,其所造成的阶层固化程度远比封建主义更加邪恶,形同“资本主义封建化” ,堪称是「封建资本主义」。诚然,资本主义封建化是全球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但是中国人在吸取了共产主义绝对平等的教训之后,终于发展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始走向平等与自由平衡发展的正确道路,给十四亿人民带来了梦寐以求的和平稳定生活,以及繁荣富强的民族复兴希望。中国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目前已证明了是人类社会对抗资本主义封建化最成功最有希望的制度。为什么这个描述美国社会生活的电影,却不敢直面美国自己的制度缺漏呢?面对美国社会内部的严重问题,不勇敢地去寻求解救人民的方案,却企图美化资本主义对人民的残酷真面目,如果这是她有意识的行为,那么她自身是否道德上有问题呢?她是在害怕什么?还是回避什么?或者掩藏什么呢?

对北美洲的白人来说,美国确实是《无依之地》,因为杀光了印第安原住民,灭绝了当地的土著文化,从无到有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国家和民族,根本就无需依靠文化传承和历史根基。历史上,从欧洲远渡重洋来到北美洲的白人,主要是遭天主教迫害排斥的清教徒,以及怀着冒险心态闯来新土地上寻求生存空间的拓荒者。他们这些人可说是鱼龙混杂绝非善类,用中国话来说就是闯荡江湖久经沙场的边城浪子,浪漫点看他们是浪迹天涯四海为家豪情万丈,现实是他们之中其实不乏四处流窜杀人放火的汪洋大盗。后来,凶悍的美国白人果然跟印第人开战,杀得性起干脆把印第安人斩草除根搞了种族灭绝,可说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比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和蒙古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说,他们美国人的祖先就是骑着马游荡开拓美洲领土,现在他们的后代开车游荡也多半是有故地重游的怀念心态,所谓【现代游牧生活】就是精神寻根文化问祖而已。这类主题最适合于歌颂美国扩张时代的建国精神了,也就是所谓的【Manifest Destiny,昭昭天命】,换句话说就是:杀人放火都是上帝旨意,就像它们歌颂2019年香港黑暴点火烧人的行为一样,符合政治正确,切合意识形态主旋律,由有色人种导演也可躲避原住民受害者的指责,获奖并不意外。

总而言之,《无依之地》企图美化西方社会的丑陋阴暗现状,对资本主义社会愈演愈烈的贫富分化现象进行涂脂抹粉淡化掩饰,它无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宣传片。它所宣扬的是过度偏执于自由选择的道德价值观,与比较注重平等正义的社会主义道德价值观大相径庭,与发源于农耕文明扎根土地的中国传统文化更是格格不入,中国人不喜欢甚至反感它也是合情合理的反应。随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在财富分配方面越来越不公平越来越不正义,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富人面临穷人越来越严厉的指责和越来越尖锐的控诉,为了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粉饰太平忽悠老百姓,西方统治阶级也有压力和动机培植御用文人搞歌功颂德。赵婷精准把握政治时机推出美国版的《样板戏》,既歌颂了美国的建国精神,又维护了资本家的核心利益,确实是一个非常成功地文化投机。只不过高唱着自由的名义,去为极端自由资本主义制度保驾护航,其本质同香港炒房佬一样,借用自由的名义去游行抗议政府解决居住问题的政策,目的只是维护固化高房价对基层平民的极限压榨,是不公平不正义的丑陋行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