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的“非法移民墙”:当他终于承认危机的存在

2021-04-26 15:26

终于承认危机是危机

当地时间4 月16 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 )发表了一份关于美国难民问题的总统备忘录,终于在其上任后首次承认,美国存在所谓“难民危机”——此前不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 )、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 ),都竭力回避“难民危机”一词,而将美国的难民问题归咎于“前任特朗普(Donald Trump )的倒行逆施”、“共和党人的危言耸听”,以及新冠疫情、“不负责任的外国政府”、“错综复杂的国际矛盾”,等等等等,总之,不是拜登或民主党的锅。

在“备忘录”中,接纳难民的类别划分及不同类别所获配额作了些许微调(非洲7000 ,东亚1000 ,欧洲及中亚1500 ,拉美及加勒比3000 ,东南亚1500 ,机动1000 ),但所谓“拜登的变革”也仅此而已。国务院对此的解释,是“此举符合美国利益和人道主义要求”——对此有评论员讽刺“2 月宣称‘必须大幅增加难民吸纳上限’时,你们也曾说那样符合美国利益和人道主义要求”,而“备忘录”则将压缩难民接纳数量、维持特朗普时代标准的理由,归咎于“新冠疫情对全球的影响”和“人道主义危机的难以预测将导致不可预见的难民紧急情况”。

然而不管如何煞费苦心地解读、引导,有一点是不容回避的现实:一直猛烈抨击特朗普和共和党对待非法移民、难民政策的拜登及其政府,如今已在事实上明确延续了特朗普时代的难民配额,及许多具体的对待非法移民及难民政策,这不仅令共和党人幸灾乐祸,也令许多在此前选战中为拜登“保驾护航”十分卖力的民主党“进步派”怒不可遏,感到自己被出卖了。

拜登的叶公好龙

美国的“难民危机”到底如何?

一直主张“无保留接纳难民”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救援委员会(IRC )称,美国境内约有3.5 万通过难民检查、但还未获得庇护许可的难民申请者,本人在美国以外、正等待入境和已在美国境内亲属团聚的难民申请者约10 万人。

但倘若算上“无证移民”即非法移民,这个数量就绝对是“危机”级别了:2019 年的估计认为,美国境内至少有1100 万以上“无证移民”正期待着“身份大赦”。

拜登的团队是个松散的“大杂烩”,各路聚集在他旗下人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对特朗普的恐惧、愤怒和反对,因此上任前和上任初,在非法移民- 难民问题上,拜登和其它领域一样,采取了“处处和特朗普相反”的“下反棋”策略:特朗普要搞“美墨边界墙”,拜登就大谈“拆墙”,甚至一度高呼“美国欢迎你们(指拉美人)过来”;特朗普搞“限穆令”,限制某些特定来源移民入境,拜登就在2 月宣布撤销《限穆令》;特朗普援引美国法典第42 卷(Title 42 ofthe United States Code ),强制驱逐入境非法移民,并让未成年非法移民离境,拜登就在2 月初宣布不再适用“第42 卷”,恢复对非法移民“抓了就放”政策,更在3 月18 日推动联邦众院通过《美国梦想与承诺法案》(American Dream and Promise Act ,即所谓“追梦人法案”),根据“追梦人法案”,今年1 月1 日前在美国居住的、抵达时不满18 岁的非法移民可以每隔两年提出一次“延长居留许可”的申请,连续提交4 次(即住满10 年)后,如果提交申请者在美完成高中学业,且无严重犯罪记录,就可以获得绿卡,成为“合法的非公民”;在此基础上满足另一些更高条款(如连续雇佣纪录、更高学历证明等),就可以申请美国国籍。而对于已获得DACA 资格的申请者,还将提供所谓“快速通道”,让他们更便捷迅速地获得绿卡、甚至美国国籍。

然而这一切看似理所当然的政治姿态,却导致了灾难性后果。

首先,“追梦人法案”导致大量拉美儿童为成为符合条件的“追梦人”不顾风险甚至生死,争先恐后在无成年人陪伴情况下奔向美国边界。根据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 )的一份简报材料,仅3 月一个月,美国边境管理人员就截获多达近1.9 万无人陪伴的非法“小移民”,较前一个月暴增70% 以上,创下有史以来(20 年)最高单月纪录,且这一数据还在不断攀升。包括美国海关边境保护局(CBP )管辖的的边境临时收容所(根据法律只能收容72 小时)和卫生部门(近1.7 万个)管理的儿童非法移民收容所,已挤满了2 万以上被收容的非法小移民,“负荷率高达103% ”,《纽约时报》评估认为,到6 月这个数字将达到3.5 万以上,这是个“令人恐怖”的数字。

2019 年非法小移民增速最高时,周待处理非法小移民最大值不过2600 ,而4 月上旬这个数字已高达4100 以上。如果说民主党“进步派”和共和党保守派在非法移民- 难民问题上有什么共同语言,那就是他们近期针对拜登“苛待非法小移民的不人道行为”如出一辙的口诛笔伐:这些非法小移民饥肠辘辘,蓬头垢面,男女混杂地挤在人满为患、设施简陋、卫生状况糟糕的临时庇护所里,忍受着恶劣的生活待遇,以及新冠病毒的交叉感染——只不过民主党“进步派”将之归咎于“共和党的欠债”,并催促拜登“兑现诺言”,而共和党保守派则认定拜登和民主党人“虚伪”、“不切实际”,“不负责任地改变前任正确措施”,结果导致危机的一发不可收拾。

在承认存在“难民危机”前,拜登曾试图和稀泥,即一方面继续维持“欢迎难民和‘追梦人’”的“人设”并继续抨击特朗普政策,一面竭力缓解现实的危机和矛盾。他在3 月24 日任命副总统哈里斯“专责应对拉美移民及难民问题”,促进美国与难民主要来源国——被称作“北三角“的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三国对话,提名一批主张“善待非法移民”者担任相关要职,如提名亚利桑那州图森市警察局局长马格努斯(Chris Magnus )出任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局长,并表示将“增加人手,改善庇护中心人道待遇”,承诺花费40 亿美元“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包括“帮助解决‘北三角’的经济、社会治安等问题”,从而“根本解决难民危机”;他还不顾左右两方面的冷嘲热讽,采用“高调承诺,但就是不签发总统令”的“奥步战术”,拖延“欢迎非法移民和难民”政策的实际落实,让美国的“欢迎”停留在口头上、表情上、“大原则”上,而实际执行的却仍是包括特朗普任内、美国历史上最低的年难民接纳额,和与特朗普如出一辙的、将非法移民尽可能阻挡在美墨边界以南的措施(这被左右两派讥讽为“拜登的叶公好龙”)。

然而这一切效果寥寥:他许下的“经费大饼”仍在“走程序”,且正如许多行家所言,在缺乏有效跟进措施前提下贸然将上亿美元投入“北三角”,结果很可能是竹篮打水(奥巴马政府仅2016 年就在那里砸了7.5 亿美元,结果当年仍然爆发大规模难民潮);至于“增加人手”,拜登实际上采取了“拆东墙补西墙”的下策,向联邦政府各部门行政人员群发“是否同意带薪休假,去非法小移民庇护中心做义工”的电邮,截止4 月9 日共征集到2722 名这样的“义工”,但这种做法非但影响联邦政府各部门正常行政工作效率,而且“义工”们缺乏专业培训,“作秀”无妨,指望他们应急,不免有些“浪费感情”之嫌。

“进步派”和保守派的争执

“进步派”的骨干,是民主党内长期活跃于联邦参众两院的左翼“国会山活动家、主张“平权”、“赋于有色族裔更多权益”的组织和个人,以及远离美墨边境的“北方州”人权活跃分子。这些派系、团体和个人的核心受众,是热衷“平权”的左翼选民,且“事不关己”,无需顾虑大量非法移民、难民的涌入,会给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带来冲击和损失。

而共和党保守派的构成则比较复杂。

他们中最坚决、最顽固、坚持时间最长的,是代表靠近美墨边境“南方”各州的共和党籍联邦议员、州行政官员和州议员,大量拉美裔非法移民、难民的涌入,直接损害了他们的本位利益和核心支持者意愿;聚居在佛罗里达等州的古巴裔流亡者、部分已取得合法身份的拉美裔移民及难民,则抱着所谓“电车逻辑”(本来在电车下挤不上车时极力主张“开门”的乘客,刚挤上车就迫不及待要求“关门”),成为极力反对接纳“后来者”的人群,目的是不让“后来者”攘夺和稀释“已领票者”好不容易获得的权益。

特朗普的崛起则代表了另一批新加入、但声势更浩大群体的呼声:近年来饱受失业、边缘化和“福利虚化”困扰的中低收入白人,他们普遍将自己的境遇归咎于大量非法移民、难民的涌入,并因此迅速滋生着民族主义和排外情绪,这批人投票率高、能量巨大,特朗普正是通过迎合这批人“借力”,才在2016 年大选中爆冷入主了白宫。

“进步派”并非仅仅满足于让拜登对难民申请者更慷慨些、对“追梦人”把门开大些,当然更不会止于“改善庇护所待遇”。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当时还是参议员的哈里斯领衔“进步派”十位议员联名对联邦政府发难,就提出“更开放的移民政策”,而在不久前推动众院通过“追梦人法案”之际,部分“进步派\ ”则直言不讳,坦承其“终极目标”,是对数以千万计的在美“无证移民”实行“大赦”。

“大赦”的真正推动力当然未必是什么“发自肺腑的人道主义情怀”,而是如假包换的现实主义考量:如果滞留美国却长期得不到“身份”的拉美裔非法移民成为选民,如果成千上万时刻渴望改变命运的拉美小“追梦人”能取捷径获得美国选票,如果这些拉美裔中的大部分饮水思源、知恩图报,将选票投给民主党,投给民主党内的“进步派”,则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仅民主党可以坐享美国人口族裔构成改变的红利,从根本上长期压倒共和党,“进步派”也可趁势后来居上,成为党内予取予求的第一大派系。

问题在于这个“宏伟计划”非但已被证实代价高昂,而且未必能尽如人愿:得克萨斯州是拉美裔最集中的州之一,但民主党人在该州已经久违选举胜利,且刚刚过去的2020 年美国大选计票结果显示,许多新入籍的拉美裔选民,恰投了共和党和特朗普的票——因为如前所述,已变成“美国就业者”的他们,比“老牌美国人”更担心被“晚生后辈”抢了福利和饭碗,毕竟他们手里的饭碗更容易被砸碎和抢走不是么?

目前“难民危机”还在持续发酵,而拜登政府的对策,似乎和其在其它许多领域如出一辙,延续其“骂特朗普的人、做特朗普的事”这种看似有些“精分”的两面政策,同时祭起一个“拖”字诀——就“难民危机”而言,此举至少可以期待把“盖子”捂到9 月底10 月初,即下一个财年和下一财年难民指标出台的那一刻。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