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变天,文在寅要被抛弃了!?

2021-04-21 07:47

2022年韩国总统选举的前哨战已经打响,朝野双方明争暗斗,总统文在寅所在的执政党首战铩羽而归。


4月8日,韩国地方政府领导和议员再补选投票结果揭晓,最大在野党国民力量党一举夺下首尔和釜山两大城市市长职位,并在大部分选区获得压倒性胜利。


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吴世勋以57.5%的得票率当选首尔市市长,与其同党的朴亨埈以高出执政党候选人超过20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当选釜山市市长。两人分别在各自选举办公室庆贺胜选,从8日起正式履职。


另一边,位于首尔的共同民主党办公楼内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氛围,党鞭金太年脸色凝重,该党领导班子随即决定集体辞职,对补选失利的结果负责。韩国总统文在寅8日表示,将严肃接受国民问责。



过去5年,以共同民主党为代表的进步派,从总统大选到地方选举再到国会选举,连战皆捷。而此次补选,以国民力量党为代表的保守派异军突起,韩国民意突然“转向”。


“这次补选给共同民主党造成了巨大的挑战,也是民众对文在寅执政4年成绩的打分。”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李家成对记者表示,补选失利对韩国执政党可能也是一种鞭策,使其意识到若不痛下决心改革,明年总统大选的结果将和现在一样。


一年后,韩国是否会发生朝野易位?地方补选结果揭晓后,这个问题似乎又多了一份悬念。




1

狂飙的房价激起民怨




4月7日举行的韩国地方议员和地方政府领导再选和补选简称为“四七再补选”,共选出17名地方议员和4名地方政府领导人,其中首尔和釜山市长是最关键的两个职位,因为两个城市占据了该国1/4的人口,首尔市长更是被视为韩国仅次于总统的第二大民选官员。


之所以称之为“补选”,是因为去年时任首尔市长朴元淳自杀身亡,而时任釜山市长吴巨敦引咎辞职,二人均为共同民主党出身,且均涉嫌性丑闻。


此次韩国执政党输掉的不仅是两个市长职位,或许还有民心。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批判人士形容补选结果是对文在寅政府的“全民公决”。国民力量党领导人金钟仁称,“民众通过选举发泄了他们对政府的愤怒”。


距离“四七再补选”不到一个月之际,韩国国有企业土地住宅公社(LH)职员和国土交通部公务员投机“炒地”事件曝光,一些公务员利用开发地区的第一手消息而进行土地投资。


此事引发轩然大波,警方联合特别搜查本部调查了100多人,国土交通部长官卞彰钦引咎辞职,文在寅3月的施政支持率降至35.5%,刷新执政以来的最低纪录。


“公职人员‘炒地’事件更多地是被韩国保守媒体炒作起来的,而关键在于背后首尔房价问题激起民怨,再加上新冠疫情造成压抑的社会氛围,民众并不是更加喜欢保守派政党了,而是对执政党的怨气更大。”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副教授王箫轲对记者说道。


根据全球财富咨询公司莱坊(Knight Frank)的一份最新报告,2017年5月至2021年1月,首尔的房价涨幅超50%。从2019年第四季度起的一年内,首尔平均房价上涨了22%,是亚洲所有城市中涨幅最大的。


拥有990多万人口的首尔试图将自己定位为亚洲第二金融中心,但许多首尔居民却发现自己被关在房地产市场的门外。据《韩国先驱报》报道,韩国国民议会研究处去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一名达到首尔市平均收入水平的居民需要攒钱12年才能在当地买得起一套房,很多生活在首尔的夫妻被迫去周边的仁川购置房产。


文在寅2017年上台以来,把“居者有其屋”作为重要施政目标,出台了20多项楼市调控政策,包括对多套住房业主征收房地产税等,但始终难见显著成效。


2

“烛光政府”失去民心




牵动选票的当然不只是房价,还有不断上演的政坛闹剧和亲信丑闻。


去年9月,文在寅不顾国会反对任命曹国为法务部长,而这位文在寅的亲信被曝利用公权帮女儿“学术造假”,激起了人们对精英家庭出身子女的愤怒,许多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怒斥文在寅所说的“创造一个没有特权的世界”是谎言。


文在寅在前总统朴槿惠遭罢免的次年上台,当时他的核心承诺就是为所有韩国人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而曹国丑闻使这一承诺化为泡影,他在年轻人中的人气大幅下滑。


曹国辞职后,继任者秋美爱涉嫌帮儿子在服兵役期间违规休假,再次引发舆论风暴,尽管此事随后得以澄清,但政府的公信力仍不可避免地受损。


李家成指出,执政党在“四七再补选”失利,民生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的问题在于混乱政局,从青瓦台幕僚到部级长官,人事变动频繁,丑闻不断说明总统在任命之前考察不足。法检矛盾也闹得沸沸扬扬,方方面面激起民怨,汇集到一起就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2016年,韩国时任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案曝光后,手持烛光的民众上街要求朴槿惠下台,而文在寅当时被视为最顺应民意的总统候选人,他上台后也称要将继承“烛光革命”的精神。“文在寅上台时被称为‘烛光政府’,执政4年来和民心越走越远,民众可能对文在寅政府有些失望。”李家成说道。


在野党一定程度上是从人们对执政党的反感情绪中获益,国民力量党对此也有清晰的认识。“比起我们自己的努力,这一结果更多是因为共同民主党不公正的双标行为引起了大量20多岁年轻人和中间派的愤怒。”国民力量党院内代表朱豪英8日在接受韩国广播节目采访时说,“人们把对执政者的愤怒转化成了对我们的支持”。


文在寅代表的进步派渐失民心,保守派伺机翻盘。《韩民族日报》分析指出,韩国年轻选民过去倾向于支持泛进步、共同民主党的观点,而在四七补选中投票倾向发生明显改变,18岁至39岁年龄段的许多人转而支持保守派候选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韩国选情调查显示,支持吴世勋担任首尔市长的选民谈及原因是表示,他们并不认为国民力量党的候选人优于执政党候选人,而是因为他们想通过投票表达对文在寅政府的批评。


比起选举失败,巨大的票差似乎给青瓦台造成了更大打击。执政党的核心相关人士接受《中央日报》采访时表示,“以如此大的差距输掉首尔,意味着文在寅虽然拥有执政党占绝对优势的(国会)议席,以后仍将难以强行推动在野党反对的政策。”


3

明年大选谁能笑到最后




尽管“四七再补选”被称为2022年总统选举的前哨战,但距离大选仍有一年时间。《中央日报》报道称,现在很难断言民意的风向会在明年3月份大选之前一直偏右。


此前也有过大选结果与大选前的选举结果不同的先例。2002年6月地方选举和8月补缺选举中,大国家党(现在的国民力量党)连续获胜,但在当年12月的大选中,新千年民主党(现在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卢武铉胜选。


如今,文在寅内政外交面临双重困境,除民生问题,对朝外交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起色。李家成指出,原本韩国寄希望于东京奥运会创设一个韩朝交流的机会,复制平昌奥运会上朝韩关系回暖的气氛,但朝鲜宣布不参加东京奥运会,韩朝关系可能难有突破。


新加坡《海峡时报》援引一些观察人士的分析称,文在寅政府可能将把明年的北京冬奥会视作对朝交流的最后机会,但这难免会涉及与美国方面的关系平衡,并不容易实现。在内政外交方面,主流观点认为文在寅不太可能大幅改变当前的政策基调。


“韩国的选民非常情绪化,这次执政党选举失利不意味着即将发生朝野交替。”王箫轲认为,如果文在寅政府能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在经济增长、民生问题及朝韩关系上有所作为并取得积极进展,共同民主党在下届总统大选中还是有把握的。而大选中另一大不确定因素是热门总统候选人——尹锡悦。


根据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 3月下旬进行的民调,前检察总长尹锡悦的支持率达34.4%,排名第一。分列二、三位的是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和前总理李洛渊,两人均来自共同民主党,与尹锡悦的支持率差距较大。


韩媒分析,韩国选民们把尹锡悦视为了与本届政府对抗的人物,他在担任检察总长期间,曾把调查的矛头指向掌权者,一度与时任法务部长官秋美爱矛盾激化。他还曾坐镇指挥调查朴槿惠“亲信干政门”和李明博贪腐案,将两位前总统送进监狱,在打击贪污腐败方面立下重大功劳。


目前为止,尹锡悦未加入任何政党,他的选择将影响大选格局。李家成认为,尹锡悦单枪匹马参选几乎不可能,必须依托一个政党。如果他和国民力量党能够互相放下成见,拧成一股绳,共同民主党胜选的可能性就大幅降低了。


李在明和李洛渊作为共同民主党的候选人,虽然在民调榜上占据第二、三位,随着共同民主党在“四七再补选”中失利,他们也面临巨大考验。尤其是李洛渊,上个月初刚辞去党首职务后不久便出任选举对策委员长,对于此次选举败北,他难辞其咎。


可以预见,从现在直至明年3月的韩国总统大选,朝野双方的竞争将愈演愈烈。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经济学家June Park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韩国的政治局势令人不安,缺乏强有力的总统候选人,可能使韩国与朝鲜、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充满不确定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