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残欧·亨利(资料·一)

2021-04-17 00:29

玩残欧·亨利(资料·一)

 

    ——随笔·四千四百二十

 

  昨日,在〈玩残欧·亨利的可能性〉一文中,谈到「欧·亨利的短篇小说作品之中,非『欧·亨利式结尾』的、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这是凭印象说的。

  反正,别的事也不能干或没法干,如是,我决定,系统读一下所能找到的欧·亨利小说,并作一句话的短评,以备日后议论欧·亨利时用。

  自然,天天做这样的事、也未免太枯燥;如是,我想到了做这〈玩残欧·亨利(资料)〉的系列。

  这系列,既实事求是地埋汰欧·亨利,也有一说一地自我吹嘘,具体地说我的小说写得好在哪里、与欧·亨利的作比较,以提高读者的鉴赏力。

  欧·亨利的〈财神与爱神〉,是说有钱人花一千三百元、制造了一次塞车,使儿子有机会表白、追到时尚名媛。尽管真相到最后才说出,但这小说不过是袒露了一次算计,而非反转。

  欧·亨利的〈婚姻学精算〉,同样有算计,且早已埋下,到最后才袒露出真相。但,这也不构成小说意义上的矛盾冲突,没造成反转的效果,同样不是正统意义上的反转,而更像是作者的一次自我表现。

  欧·亨利的〈汽车等候时〉,算是他的名篇了(因后人提到的比较多);然,这篇小说,除了角色互换的隐瞒、欺骗,就只有表象的穷人装富人的无聊与富人装穷人的傲慢。此篇,看似反转,但、同样也不构成冲突,因此没有实际意义。

  那么,正统意义上的反转、是怎样的呢?又应该如何、形成小说意义的矛盾冲突呢?

  大家,可重温我的〈美的想象〉。小说中的男主人公诗人,因隔壁住了位美少妇,便成天张开诗人的想象的翅膀,臆想美少妇的丈夫是粗鲁的酒鬼,每天都要打老婆;当偶然的机会、使他完成了「英雄救美」时,才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尴尬。如果是欧·亨利(包括星新一等),到了这里、就以为成功了;而我,不,恰恰去展开、写这种尴尬,让这尴尬继续发展。继续的结果,就是诗人与美少妇、需面对酒鬼;这样,就自然导出了第二次反转——人家不是打老婆,而是夫妻生活。

  这篇小说,虽然只有规劝人们不要只从表面去臆想等道理,但、小说用景色描绘去衬托人物内心及人物在尴尬中的描写等等,可谓堪称一绝。

  再如我的〈初吻〉。小说中的男主人公我,因为不喜欢拉郎配式的相亲,因而抵触参谋长介绍的司令的女儿;而这女孩,又实际上就是男主人公负伤后、住院时认识的小护士。小说,用误会法完成了大半后,才导入前面铺垫过的小战士,形成「三角恋」。在形成「三角恋」之后,又因小战士的临终祈求,再次造成矛盾冲突;这样,就有了二次反转,就有了本该是男主人公我的初吻、被小战士求得。

  因同为军人、战友,又是同病因的病友,男主人公我、在小战士去世时,没有恨、只有爱,祈祷他「一路走好」,煽情就到了顶点;同时,男主人公我的人性中的高尚的一面、也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无论是〈美的想象〉、还是〈初吻〉,这样的小说、就比欧·亨利的〈汽车等候时〉、〈婚姻学精算〉、〈财神与爱神〉要高明得多了,也有意义地多了。是不是呢?

  对了,顾粉团的朋友们,无甚可写,而久不动笔、手艺会生疏;可作此类比较,聚少成多、积沙成塔。

 

              顾晓军 2021-2-14 南京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