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和伊朗签订25年大单泼点冷水:伊朗,一个可怕的神权国度

2021-04-11 18:52

最近伊朗刷爆了中文网络,起因是一则消息:“中国和伊朗签订了 25 年的大单”。
一时间,中文网络上吹捧伊朗之声一浪高过一浪,无外乎什么伊朗有骨气,硬扛美国制裁 40 年之类。

这些人,或者都是些无脑愤青,认为只要硬怼美国就是好汉,就是牛逼。
他们应该不经常看新闻,但如果这些人经常看新闻的话还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那真是要头脑没了。
 纵观 49 年之后,与我们关系特别好的国家,如苏联、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最后都闹得分道扬镳,极不愉快,甚至兵戎相见,大打出手。
所谓的五行缺铁网友口中的巴铁,不过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罢了。
 所以这波中文互联网网上吹捧伊朗的势头,该降降温了,清醒点,冷静点。

前些年,因为顾忌中美关系和中美贸易,所以中国对伊朗的贸易基本上遮遮掩掩,或者也屈服于美国的对伊朗制裁政策。

但睡王拜登上台之后,对中国攻击和打压已经是赤裸裸的图穷匕见了,所以中国也不赏脸了,直接跟伊朗来了个大单子,尤其是以人民币结算石油,西方媒体一片哗然,美国气炸了。
 

这对我们国家的能源安全,人民币国际化,基建出口大有好处。
毕竟伊朗是一个投资净土。
被美国制裁了那么多年,欧美日韩没一个敢去投资的,也只有中国这种体量的国家有胆量和有能力去伊朗投资。
试想,如果中国把伊朗的基建都包圆了,基建狂魔该赚多少钱?
尤其是石油以人民币结算,虽然离推到石油美元的霸权大山还差很远,但起码用铁镐挖掉了一块大石头。
绳锯木断,水滴石穿,愚公保佑吧。

与中文网络上现在狂吹伊朗不同,坦白说,我很不喜欢伊朗的政体。而且我在悟空问答中的多次喷伊朗。
因为伊朗是一个神权国家,而我个人极度厌恶宗教,各种宗教。
世界上的国家体制,要么是西式的选举制,要么是君主制,要么是东方特色体制,但唯独伊朗是神权。
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不是总统,竟然是宗教领袖,恍惚间让人回到了中世纪阿里巴巴的年代。
在政教分离已经是政治常识的 21 世界,伊朗的这种政体简直是奇葩。

也许有人说,这种政体是伊朗人民的选择,别人没有资格评论。
真的是伊朗人民的选择吗?
1979 年,伊朗人民上街游行,推翻了腐败的巴列维王朝。

 伊朗人民本以为推翻了一个腐败的国王,会迎来一个公平均富的政府,可没想到的是,他们迎来的一个中世纪的神棍,带给他们的是战争和贫困的深渊,而他们又无力改变。等他们想要改变的时候,等待他们的是革命卫队的子弹。
据伊朗前总统内贾德说,伊朗出口石油的大部分收入都被教士集团和高官贪污了,用于改善民生的只是极少数。
曾有则新闻让人大感意外,美国对伊朗制裁,宣布冻结伊朗人在美国银行的存款,和驱逐伊朗留学生、绿卡持有者。
本以为伊朗被美国制裁,与美国不共戴天,没料到伊朗高官们在美国银行有大笔存款,还把自己的子女送到美国去
留学、移民。
呵呵。而伊朗人民则在这些教士的鼓惑之下,还在伊朗城市大街上高呼反美口号。
真是一种讽刺。

让人想起了一本书《乌合之众》。

伊朗强硬对抗了美国 40 年,在某些中国网民眼里成了“硬气”的象征。
这也许是民族性格使然,但在国际政治上却是非常短视,甚至愚蠢的。
一个国家行事,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该认怂的时候就要认怂。
邓公曾说: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对,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决不出头。
在上世纪 90 年代,中国曾遭到美国三次羞辱,但中国都忍了。

 93 年银河号事件,96 年台海危机,99 年南联盟大使馆被炸。

如果中国不忍,跟美国撕破脸,直接来个硬碰硬,那么恐怕现在中国比苏联下场好不了哪去。
一个国家领导人的综合素质和政治智慧,有时候直接决定了这个国家的命运。
 邓公、三表哥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砥砺前行,终于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让我们国家的国力蒸蒸日上,才有了今日敢在阿拉斯加会议上对美国呛声的腰杆和实力。
试问世界上哪个国家敢?

什么?俄国?
请普京先生先关注一下能影响他心跳频率的石油价格再说吧。
睡王上台,视俄罗斯为死敌,这四年绝对能让普大帝的头发再掉几缕的,秃了也有可能。

日本在战后隐忍了几十年,在八十年代自以为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可以摆脱美国了。

结果锋芒毕露,惹得美国十分惊恐,经过一系列的组合拳,如广场协议、打压芯片等等,直接把日本经济打垮。日本经济上升的势头熄火,被称为“失去的三十年”,由当年的经济总量直逼美国到现在被美国远远甩开。

由此可见,日本这个民族性格是忍与决断,决断力太差,毫无大局观,耐不住性子,一有点成绩就觉开始狂妄自大,得势便猖狂,猖狂就灭亡。
而伊朗的民族性格更差,毫无政治智慧可言。与美国硬抗四十年的代价就是伊朗被美国封锁制裁,遭受了巨大的打压,经济一团糟,几乎与世界上所有的先进国家隔绝。
统治阶级自然花天酒地酒池肉林,但普通人的生活遭受了巨大的困难。进入 2000 年之后,伊朗全国每隔几年就爆发全国性的大游行示威,其中很大程度上是人民对神权政府治理国家失败导致人民生活日益艰难的不满和愤怒。
示威人群中甚至有人高呼“哈梅内伊去死”、“国王归来!”,可见人民已经对神权统治的忍耐到了极限。

如果一个政府不能让人民丰衣足食,它就丧失了存在的合法性,比如苏联。
如果在西方,这样的政府早就被人民赶下台了,但这是在伊朗,神权统治的国度,人民游行示威遭到了残酷的镇压,神棍依然故我。

不过,话也说回来,伊朗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政府,完全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民。
伊斯兰教主要分为逊尼派和什叶派。
逊尼派比较世俗一些,而什叶派则主张政教合一,伊朗绝大部分人信奉什叶派,这也是伊朗能产生神权政府的根源。
政教合一是非常可怕的,被宗教洗脑的人是非常狂热的。

英国印度裔作家拉什迪写了一本书《撒旦的诗篇》。结果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认为,《撒旦的诗篇》亵渎了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和《古兰经》,1989年2月发出追杀令,号召全球穆斯林追杀拉什迪,为此悬赏200万美元。1993年2月又提高到520万美元。

许多伊朗狂热分子甚至要捐肾卖钱凑够赏金。
这种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萨达姆倒台之后,伊朗觉得获得了天赐良机,在海湾大肆扩张,要打造什叶派之弧。
比如出人出钱出枪支持巴沙尔政权,支持伊拉克什叶派武装和政党,支持也门反政府武装,资助塔吉克斯坦,力图扩大影响力。
伊朗的举动引起了美国的强烈愤怒。

本以为铲除了萨达姆,中东就成了美国的囊中之物,没想到却为伊朗做嫁衣。
伊朗将军苏莱曼尼被炸死,就是美国的反击。

伊朗向外输出意识形态,企图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完全是宗教狂热自我膨胀,不顾自己濒临崩溃的国力,穷兵黩武,
结果让国力更加千疮百孔。
但这次中国和伊朗签订了协议 25 年大单,相当于给伊朗注入了一剂强心剂,让伊朗从美国制裁的压力之下找到了一个缓解的解压阀,国力将会大为改善,底气更足,在中东输出意识形态将会更加猛烈,与美国的明争暗斗更加激烈和持久,更加牵制美国的更多的注意力,从而为我们打造相对良好的国际环境。
这真的是一盘好大的棋啊。
敌国相争,乃是吾国之福,随它们狗咬狗去吧。

虽然美国制裁了伊朗四十年,但受过教育的伊朗人却非常亲美亲西方,真是咄咄怪事。
看过许多在伊朗生活和工作的人的文章,许多伊朗年轻人都以去西方留学、移民西方为人生目标,像极了八九十年代的中国。
真是“美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美国如初恋”啊。
所以伊朗又极为分裂:统治者教士集团和官僚集团表面上非常反美,但骨子里却非常亲美,把巨额石油美元存在美国银行,把子女送到美国留学移民,许多伊朗知识分子早已通过各种媒介渠道知道西方的发达和富裕,心向往之,纷纷留学移民。

那么在伊朗谁在反美呢?
柯文哲说:“仇恨和恐惧是政治动员最便宜且最有效的方法。”
伊朗教士集团和官僚集团通过反美宣传,宣传伊朗人的困苦生活是因为美国的封锁和制裁,煽动那些不明真相的受教育程度低的虔诚的信教群众去反美,以此来转嫁治国失败造成的内外交困经济崩溃以及人民生活困苦,十分无耻。
这样的国家,注定不会有光明的未来。

国与国交往,本来就没有什么长久的真诚的友谊可言,本来就是利益交换,所以关系好的时候不用把某一国吹到天
上、掏心掏肺亲如老大哥二兄弟,关系差的时候也不用把某一国口出恶言、踩到地下。
所以伊朗也不例外,平常心就好了,别吹到天上了。

 

转自燕赵节度使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