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賢:女帝陰霾下一點璀璨的煙火

2021-04-08 15:12

你說他老老實實煉蠱也就算了,時不時還來整蠱我一下。經常跟我母上念叨“太子不堪繼任,英王相貌類似太宗,相王面向最貴”。


我先來跟大夥兒分析一下他這句話啊,這兒的太子,那自然是不才在下,不提。先說這個相王,李旦,怎麽樣?是不是一聽名字就感覺他眼睛很小?還很好笑很有做諧星的潛質?不過最貴倒是真的,笑果的票如今最受黃牛歡迎。


再來說英王李顯。李賢李顯,傻傻分不清楚……咳咳,嚴肅噢,嚴肅。我這個弟弟,怎麽說呢,我就跟大夥兒舉一個例子。當然這個例子我沒親眼看到,那會兒我已經投奔我的哥哥們而去,但並不妨礙我知道這事兒,現如今信息如此發達,對吧?


那會兒啊,女帝問狄仁傑,狄仁傑各位都知道吧,那可是我母上選中的男人,人中龍鳳,整個唐朝Top 2級別的宰相。母上就問他說,我立我武家的侄兒為儲君如何?用潮汕話說,都姓武,大家旮給郎。


狄仁傑聰明啊,他能猜出母上的心思,知道她和娘家親戚關系也就那樣,問這個問題只是想借自己的口,說出她想要的回答,“立侄,則未聞侄為天子而附姑於廟者”。一方面呢,做個順水人情把天下還給李唐,自己還能留名青史。


    

另一方面呢,讓狄仁傑說出這句話,並且讓大夥兒都知道狄仁傑說了這句話。別覺得拗口啊,後半句尤為關鍵,因為只有如此,李顯才會覺得狄仁傑是自己人,掌權後非但不會因為他曾經是母上的親信而為難他,反而會重用這個曾經和敵對派女帝一夥兒的宰相。


想必一生閱人無數的女帝,自己這個兒子能力如何心裏還是很有逼數的,否則也不會這樣費盡周章試圖把狄仁傑留給李顯,只可惜狄仁傑沒能活到那天。


後來明崇儼於家中被人刺殺,明面兒上和他權力沖突、個人恩怨最突出的我,就成了首要懷疑目標。一通審問,又從我家裏搜出了幾百套盔甲,給我安了個謀反的罪名,貶為庶人。


我不知道大夥兒有沒有看過《大明宮詞》,劇裏,明崇儼被設定叫明清遠。他是自願被我刺殺,讓女帝獲得口實,好來對付我的。他自稱有功力護體,除了刺喉,哪裏都殺不死。於是母上派個人刺了他的喉,殺了他,不講武德啊唉。再嫁禍給我,搞定。


劇中描述,當時父上已經拿母上毫無辦法,事後只一邊琢磨皮影戲,一邊面無表情地說:


“他畢竟是你兒子,別殺他就行了。”


嗐,都是一家人,有什麽事情不能坐下來好好說清楚呢,非要拉個外人來摻一腳。


想我年紀輕輕,靠自己的能力和運氣坐上太子的位子。當然運氣更重要一些,畢竟個人奮鬥固然重要,但也要考慮歷史的進程……三次監國,廣受好評,獲贊無數,堪稱當世頂流小鮮肉。再加上父皇病懨懨的,吃頓飯得去三趟茅廁,張雨生那句“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簡直就是為我而唱的!這種情況下我他媽腦子抽了,謀哪門子反?


更何況,發哥當年說的那句“天下萬物,朕賜給你,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音猶在耳。謀反這個事兒之於我的性價比,還不如在今年買基金入股市當個韭菜來得劃算,起碼後兩者我還能拼一手運氣,就跟看電線桿兒上的牛皮癬廣告一樣,對吧,萬一呢?


不過,權力上的沖突到了難以調和的地步,政治鬥爭中輸的那一方承受何種罪名其實也並不是那麽重要了。我難以接受的是最後站出來承認自己受我指示謀殺明崇儼的人,居然是我的首席男C趙道生。


咳咳,各位!龍陽之好自古以來都沒什麽稀奇,撐同Z,反歧視,從我做起。就因為私生活問題,以及偶爾找馬仔給我找點兒《俳諧集》這類的H書,就被很多人比作是李承乾。意思合著我們李家每一輩兒在你們眼裏就必須得出一個敗家子兒唄?


那天,當我站在瀑布前,覺得非常難過,我總覺得,應該是兩個人站在這裏。


噢不對,應該是,當我站在丘神勣面前,覺得非常難過。他是母上最忠誠的酷吏之一,已經拿到見機行事的特權。我知道,這一關,我過不去了。


難過的是,當初我沒有站在瀑布前,卻站在了懸崖邊兒上。那個一腳踢下我的人,是我的母親。而穿在我母親腳上的那雙皮靴,是趙道生,那個刻在我心底的名字。


唉!耽美誤國!耽美誤國啊鐵子們!


THE END !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