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男人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能吵到现在,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2021-04-06 10:02

 

“男人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这句话能吵到现在,我都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首先我认为这句话不严谨,其次我认为广大男同胞们应该能接受这种冒犯——尤其是在脱口秀的语境下。
首先,不严谨的地方在于“自信”是一个好词汇,如果把这个词改成自大或者自恋,恐怕都不会有那么多争议。因为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人应该“自信”,现在却被人说“普通却自信”,难不成要自卑了?其实这句话的使用往往有一个特定的语境:用来形容部分男生的大男子主义者,骄傲、无礼且迷之优越感等等,这样用“自大”来形容比较贴切。
其次,我认为任何一个男生,都应该有包容这句话的气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最早流行应该是一些容貌、身材不好的女性在社交网络发布自拍,下面的热门评论往往是这句话。这最早明明被很多自大的男生用来冒犯女生的,凭啥被一个脱口秀演员说一句就炸锅了?更何况脱口秀语境下,乱放AOE是可以被谅解的,很大程度上脱口秀就是一门“冒犯的艺术”。

你就说郭德纲的相声,里面冒犯甚至侮辱女性的伦理哏有多少?现在确实好很多了,大家看看他05年以前还在小剧场摸爬滚打的那些相声,精彩确实精彩,但是也用了不少下三路博眼球的东西。将心比心,女同胞们在听到郭德纲相声时候的不适,绝对远远比一句“男人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严重得多。我们男同胞们难道要就对着一句话斤斤计较到这种程度吗?

最后,我一直没有说过这个问题,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觉得这就是微博性别议题粪坑中一朵比较显眼的粪花罢了。杨笠这个人我尊重她的职业,同时她的脱口秀风格不是我喜欢的那种,那我不看就好了,一路撵着人家屁股后面是怎么回事?她一个个小众脱口秀演员,现在大有成为流量明星出道的趋势,能让她利用性别粪坑议题变成流量明星,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那为什么我今天要说一说呢?因为我看见了这一条新闻——于贞为杨笠发声:身边优秀的男生表示,她并没有冒犯他们。这句话其实没有错,优秀的人当然没有会觉得冒犯,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啊。我们暂且跳出这个普通且自信的话题,因为我上面说了,普通男性也不应该觉得如此冒犯,但是这种用少数精英带入普通人的思维方式,是有害的。

就比如说,有油腻的老男人,在酒桌上对女性开恶臭的黄段子,女同胞们当场表示不适。老男人说:你知道吗,这种笑话董明珠在酒桌上经常听,优秀的女人都不会觉得冒犯,你学学人家的大格局。
就比如说,有女生体重是属于完全正常的范畴,虽然在社交网络上被定义为“微胖”,而且她吃饭规律且健康,就是喜欢多吃点肉。结果她吃肉的时候旁边就有男生说:你知道吗,杨幂比你瘦十几斤,一天只吃两根黄瓜,优秀的女性人是不会这么放纵自己的。
知道这种思维的错误了吧:女权主义是要践行最广大妇女的权益,是要保证劳动妇女们在生产中与男性平等,在家庭中与男性平等,在社会上不因为性别受歧视,而不是保证几个杨幂和董明珠等少数女人的资源与权益遥遥领先于其他男人。

同样还有这一条新闻——席瑞为杨笠发声:“吐槽的核心只能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冒犯,女性作为弱势群体可以冒犯男性”。这个观点同样是有问题的,杨笠现在成为了脱口秀明星,靠着两性粪坑议题带来的流量,获得了众多她曾经梦之不所能及的代言。那她对绝大多数男性来说都是“上位者”啊,她靠争议带来的收入可能是蝈蝻一辈子都挣不来的啊,那还不能感到冒犯吗?

还是那个道理,你评价上位者下位者,难道是以性别来看,不是以阶级来看的吗?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蝈蝻,你让我去跟董明珠她们比,我是真没这个自信。

昨天我在微博发了一篇09年的新闻,给大家细品:2009 年10 月 14 日,《文艺报》资深编辑、著名文艺评论家熊元义到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讲学,和学生探讨流行文化相关话题。熊元义提到“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的观点,近来在年轻人中流行,这表明人们由上世纪 40 年代对群众疾苦的同情,演变成而今对权钱的膜拜。现场“90 后”女生小谢站起来说:“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可能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点也不要紧。”文学院蔡姓大一女生的想法也让现场一阵骚动:“如果我嫁给有钱人‘黄世仁’,可以拿他的钱捐给慈善事业,帮助有需要的人。”
结果下面评论果然有“慕强”“慕富”“慕权”的人,说明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中,黄世仁是远远优于一穷二白的小吊子们的。

再比如王思聪这个人,有很多女性中的有识之士都一致认为:王少爷就是物化女性的典范。但依然不妨碍同样有众多人亲切地称之为“老公”。同样的话,从平民男性嘴里说出来就是“恶臭小吊子”“心里没笔数的蝈蝻”,王思聪说出来就是“真性情”“老公好棒么么哒”。

“打拳不打黄世仁”“打拳不打富二代”——“打拳只打小吊子”,这一种风气的流行,对践行女性权益本身,也是有害的,因为其本质还是寄希望于攀附上父权体制下的强者,寄托于精英们怜悯与施舍,来实现自己比更底层的人好那么一点点,这与真正的女权主义相去甚远。

这种慕强、慕富、慕权,为精英论的垃圾风气,本身就是男权社会的余毒。少数男性为了维护自身的优势地位,自上到下的PUA弱势男性与所有女性,把权力、财富、肌肉等一系列元素定义为“强”,通过对强者无条件跪舔的风气PUA全社会,并以此自己资本原始积累的罪恶与对全社会的剥削合法化。前几年管马云叫爸爸、管王思聪叫老公,就是这种风气。说白了那些精神资本家们,一水的都是无底线慕强慕出病态了。

我们打拳,打的是男权社会旧风气、旧思维、旧体制,千万不要陷入曾经父权制最隐蔽也最恶毒的思维误区中。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