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耐克和优衣库竟然有脸碰瓷新疆棉花,我们还没抵制他们的血汗工厂呢

2021-03-29 07:18

 

不知道大家那时候有没有看过新闻,2015年的时候我正在香港,优衣库和H&M血汗工厂的事情闹得很大,很多学生都自发抵制这些品牌。先给并不了解的朋友科普一下历史:

 

据《日本时报》2015年1月14日报道,中国香港的非营利组织Students and Scholars against Corporate Misbehavior——中文名“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简称SACOM)卧底优衣库位于中国内地的工厂,揭露了优衣库“血汗工厂”的问题。

 

根据报道,SACOM在2014年7月和11月间对优衣库的供货商展开调查。在报告中,揭露了优衣库工厂普遍存在的以下问题:“这些供货商的管理风格严厉,不允许员工表达自己的不满”;“工厂忽视职工安健,置工人于危险工作环境”;“工人工作车间有高温、漏电等危及工人生命和身体健康的风险,同时车间亦充满棉尘、地面污水横流,颜料桶乱放等”;“厂房内不少工人因要应付高温,只好赤裸上身把颜料倒进热气沸腾又没有置设防护栏的染色槽中”,组织的卧底人员人员“更曾目睹数名工人站在高凳上工作时跌倒” 最后,“工厂的工人每天工作将近14个小时,熨烫600件——700件衣服,但每件衬衫的工资只有0.29元”。

 


最后报告指出:“优衣库作为这两间工厂的主要买家违背所承诺的企业社会责任。”

 

当时我就正好在香港读书,这件事情在学生中间引起了广泛的反响,我们也以身作则抵制优衣库,而改购买H&M、GAP等替代消费品(因为香港气候炎热,像我这种出汗多的人,衬衫T恤真的是一个不耐用品,消耗量很大)。然而,“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这一组织估计是生怕我们这些人转头去买H&M等,于次年的7月19日又放了一个大招,发布了长达46页的报告Reality Behind Brands’ CSR Hypocrisy:An Investigative Report on China Suppliers of ZARA, H&M, and GAP——《品牌企业社会责任伪善背后的真实现状:ZARA, H&M, GAP中国供应链调查报告》。

 

简而言之一句话:优衣库,ZARA, H&M, GAP——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SACOM组织表示,志愿者于2015年以及2016年春天,以工人身份于四间位于中国沿海以及内陆省份的代工厂进行卧底调查,这些工厂分别位于广东、安徽、山东、湖北。调查发现ZARA 、H&M 、GAP 三个品牌的社会企业政策看似十分全面,然而SACOM的调查指出工厂中现实状况和品牌在其供货商企业社会责任政策中所宣称的大相径庭。我直接引用调查报告原文:

 

H&M、GAP及集团在企业行为守则中皆有关于工作时间的规管,包括供应商工厂必须符合国家法律工作时间、工厂工人每周必须休息一天、不允许代工厂工人每月工作超过48小时和加班超过12小时。但是,经过卧底调查发现,这些工厂为了达成品牌紧迫的送货时间,迫使工人加班。工人往往受到来自管理以及其他工人的巨大压力,为了完成产量要求,有时甚至早上七点半就开始工作,凌晨一两点才能下班,一个月只放一天假。

尽管芜湖的工人每周确实可以按照H&M 的行为准则休息一天,但是通常要从早上7点工作至晚上7点,而熨烫车间和质检员工则要工作至晚上8点,而为了冲订单,经常还要每天加班2-3小时,即使扣除1小时用餐时间,每天至少工作12小时。另外,即使是生病,生产线员工在未得到生产经理批准不得请假。有员工表示他不得不带病工作。



同时,报告中指出:“工厂忽视职业健康安全,置工人于危险工作环境:厂房温度奇高,长期高达摄氏38至42度、污水布流满地、不安全的设备、差劣的通风系统、空气中满布尘埃和化学品的刺鼻气味、漏电和火灾风险奇高、巨大的工作压力,都在危害工人的性命。厂房内不少工人因要应付高温,在没有佩戴手套和眼罩的情况下进行倾倒化学品的操作。ZARA,,优衣库,H&M,,GAP等品牌和集团们承诺于供应厂提供健康和安全的工作环境,但事实上,工人经常在没有充足防护设备的情况下接触有毒化学物品、棉尘和有害粉尘。由于缺乏训练和安全措施,机器操作并不安全,火警逃生通道亦狭窄且不畅通,工人的健康和安全无时无刻处于危险中。”

 

看见没,这就是西方的双标,自己的血汗工厂不闻不问,对于新疆棉花就通过扑风捉影的谣言嚷嚷“拒绝强迫劳动”了。他们是反对强迫劳动吗?他们不过是找个借口反对中国、抹黑中国的民族政策罢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来说说阿迪和耐克,这两兄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百科“血汗工厂”的词条下面,第一个是富士康,第二个就是耐克。

 


根据全球劳工及人权研究所的报告,全球知名运动品牌耐克的工厂就遍布全球46个国家,其中,签约工厂多达600多家,工人人数超过80万,但是,其中83%的工人没有基本的收入、生产安全、生产时间的保障,是出于“血汗工厂”的生产模式中。

 

报告指出:耐克公司在印度尼西亚代工厂中,工人每天的工资普遍低于1美元——这是联合国制定的“最低限度人权保障”的日收入,同时工厂中还存在辱骂、虐待工人现象;耐克公司在越南的工厂在生产中使用高于标准 6至177倍浓度的甲苯溶剂——这是高致病性的化学溶剂,造成了大量工人的皮肤病和心脏疾病……1999年,耐克在菲律宾的工厂曝光出大量雇佣童工的丑闻,被雇佣的童工甚至有不少只有7-8岁。这也直接迫使耐克表态,要发表企业年度的可持续商业报告企业社会责任报告。

 

阿迪达斯也不遑多让,毕竟这两个品牌是对家竞品,耐克在哪里设厂,哪里就得有阿迪,经济规律决定的。2000年,就在耐克菲律宾童工厂曝光的一年后,阿迪在越南的工厂也被曝光大量雇佣童工,同时还指责让童工在接近40度的高温中工作。虽然阿迪反应跟耐克一样:表示要推出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然而他们的努力都没什么卵用。

 


2012年7月14日,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阿迪达斯集团公司因只向为其生产伦敦奥运会特许商品的柬埔寨服装厂工人支付每周10英镑(约合15美元)的工资,目前正面临伦敦奥组委调查。对此,伦敦奥组委发言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奥组委非常重视该项指控并将就此事展开调查。因为伦敦奥组委曾与奥运商品制造商签订协议:要求奥运赞助商必须为工人提供足够的基本生活保障工资。“商标背后劳工联盟”(Labour Behind the Label)称,阿迪达斯给柬埔寨工人的工资待遇违反了这一协议。

 

结果呢,阿迪达斯公司安然度过这次危机,伦敦奥组委的调查不了了之。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给的太多了”——“此次adidas与2012年伦敦奥运会合作,赞助金额高达2.01亿欧元,是adidas在英国投资最庞大的单一体育项目。adidas将提供奥运会附有奥运会官方标志的所有服装。”

 


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想戳破西方这些跨国企业的双标嘴脸,自己旗下那么多血汗工厂都擦不干净,还来BB新疆的问题。你要真说强迫劳动,富士康这种一周二三十个小时的加班算不算“强迫劳动”(虽然他们给了很微薄的加班费),所以我强烈建议西方相关企业抵制一下富士康、台积电之类的野蛮台企,就从苹果公司以身作则好不好,谁去给库克带个话?

 


所以说,这次西方各国借“新疆棉花”问题大做文章,其狼子野心也昭然若揭:第一,无非是为打压中国找一个借口,就像当年制裁华为一样,没有什么理由,就说华为侵害了他们“国家安全”,说制裁就制裁,典型的流氓嘴脸。这一次因为全球疫情,制造业大量向中国转移,尤其以纺织业为最多。现在美国和欧盟已经借用新疆棉花的话题,禁止大量中国纺织品进口,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第二,之所以选新疆问题,还是因为西方传统管用的“民族叙事”“种族叙事”,而缺乏“阶级叙事”。讲道理哈,你要是说富士康强迫劳动血汗工厂,或者说华为搞996我们要抵制他,中国的“打工人”们还能多多少少有点共情,你扯个新疆的事想骗鬼呢?真当中国人没几个去过新疆?

 

当然,他们不是骗鬼,他们骗的是本国民众。我在《黑人、同性恋、难民:被政治正确绑架的西方文明》《失传的屠龙术:美国黑人运动与“黑豹党”的往昔荣光》这两篇文章里分析过,西方没有阶级叙事,他们只有种族叙事。你要说什么种族迫害、民族压迫,欧美老百姓们马上就明白了——哦哦这我懂,我们老祖宗干过。

 


我就有那么两三次机会跟傻逼欧洲人聊过新疆西藏问题,能把人给气死。你跟他们有理有据的辩论,告诉他们什么是农奴制,什么是宗教贵族,什么是解放什么是现代化,能把他们驳得哑口无言。但是你能看得出来这群逼们就是不服气,看得出来他们牙缝里面还藏着什么多元文化、民族自决之类的屁话来。他们长时间就处在信息茧房之中,固执与傲慢让他们不想去接触其他角度的言论,变成了一个个偏执的蠢货也是情理之中。

 

第三,“新疆棉花”问题,是拜登政府上台后精心炮制的对中国的攻击。相比于特朗普政府耍流氓式的贸易战,民主党更善于从“意识形态”问题入手,这一次对新疆发难,在我们看来很傻逼,但是欧美民众真的很吃这一套。就像我在《美国大选,我竟然希望特朗普连任(手动狗头)》这篇文章里说的:按照民主党的作风,一定又会重新树起“普世价值”这面大旗对我们进行价值观输入。特朗普好就好在一己之力证明了普世价值的虚伪与荒谬——他自己带头先砍了这杆旗,而拜登上台之后,修修补补这面旗子又要立起来了。在上次美国大选的时候我就说过:特朗普是明面上的坏,希拉里是暗戳戳的坏,大家只需要记住一点——打压中国崛起是美国精英阶层的共识。


 

最后,引用毛泽东主席的一段名言最为结尾:“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今后,敌人还可能打,就是不打,也一定要用各种办法来捣乱,比如派遣特务进行破坏。他们在台湾、香港和日本这些地方,都设有庞大的特务机构。可是,我们只要发动群众,依靠人民,我们是有办法来对付他们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