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奖被卡、简历被卖、竞业被坑……“跳槽季”成了收割韭菜的流水线

2021-03-26 07:08

 
(一)跳槽季与年终奖
 
每年农历年过后的一个月,是所谓的“跳槽季”,因为众多打工人都倾向于选择此时跳槽。以至于这一时间段内房屋中介都是忙季,因为换工作往往伴随着换租房。候鸟南非北往是自然界气候变化的规律,而“打工人”跳槽的周期性来源于经济规律——一方面农历年的长假适合调整工作,另一方面的原因更加直接:绝大多数公司都选择在农历年前后发年终奖。
 
我说的是“绝大多数公司”,以及跳槽季是“相对多数人换工作”,当然有人在任意时间跳槽,不必杠我。而年终奖这个问题很有趣,我在以前的文章里也分析过,年终奖其实是一个伪概念,本质上就是劳动者的绩效奖金。而把传统按月发放的绩效奖金集中到全年发放,是一种资本的逻辑:一来可以节省成本,二来可以把风险转嫁给劳动者。前者好理解,人事财务都是成本;同时钱不发躺在公司账上也可以用作收益可观的资本增值。至于风险转嫁,首先是增加了劳动者跳槽的机会成本,许多人忍着这份工作就是为了年底拿年终奖,一旦中途跳槽这笔本属于自己的绩效就为公司做“贡献”了。
 
同时,年终奖也一定程度上对冲了企业的运营风险。就以范冰冰逃税案后的影视公司为例,目前据我了解很多大影视公司年终奖状况都不容乐观(有的别说年终奖了,基本工资都发不起),因为被国家追缴了很多税,大多公司一年下来都是亏损的。但是,在今年暑期之前,这些影视公司是赚到钱的,在下半年亏回去了之后,本应属于劳动者上半年的绩效奖金也给对冲进去了。
 
甚至更有一些公司想出了更先进的“韭菜规则”,把当年的年终奖放到第二年六月发放;或者把年终奖分两份,过年发一份,第二年你如果几个月不跳槽再发一份。这就相当于劳动者就是能到拿了年终奖再跳槽,至少也是“白干半年”,本来应该及时发送的“绩效工资”,成为了公司制约劳动者的手段——不管你怎么算怎么都是公司划算。至于那些特意在年底裁员的公司,更别提多恶心了。所以说类似于“跳槽季”背后的规律,虽然非常隐蔽,但细究起来,就会发现一条明晰的“资本逻辑”而非“劳动逻辑”。
 
资本总有办法能割你这一刀,劳动者躲也躲不过。
 
 

(二)韭菜浑身都是宝
 
就算劳动者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决定要离职了,年终奖被割一刀,找工作的过程中也要被割一刀。说实话互联网大企业下面这种割韭菜的方式我是真想不到,这是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的:
 

记者在各类贴吧、论坛、QQ群里发现,出售招聘平台简历的信息比比皆是。记者加入了一个名叫“58智联粉”的QQ群,成员人数上千,进入群里仅仅几分钟时间,贩卖各类简历的消息就超过99条,提示音此起彼伏,应接不暇。
 
一位卖家表示,只需要支付7元,就可以买到一份智联招聘上最新的求职者简历。在支付了费用后,不到5分钟卖家便发来一份简历。简历内容详尽,求职者的姓名、性别、年龄、照片、联系方式、工作经历、教育经历等信息一应俱全。卖家甚至还可以根据用户的要求对简历按照年龄、地域、毕业院校等信息进行精准筛选。


 
简而言之这些被点名的招聘网站干的是什么事呢?你到平台上找工作,看上了A公司的职位,把自己的简历上传到平台点击了投递。割韭菜的生产线就开始了:这些平台把你的简历默默存储了起来,然后卖给了BCDEFG公司。这种模式是央视315曝光的个人简历黑产销售泛滥真正源头;所谓内部员工泄露、黑产滥用都是后续衍生原因。整体可以评价为危害大、利润低。
 
我又搜了搜相关的新闻,其实类似的事情四年前就有了,可见劳动者的简历贩卖是一个大市场:
 

在求职网站智联招聘工作的申欢发现了公司内部系统的漏洞,便找到公司客服李超合作,先后私自出售15万份个人简历信息给“猎头”余秋云,每份简历信息售价2元至2.5元,余秋云再将信息加价卖给他人。去年10月,申欢、李超和余秋云被抓获,公诉方指控三人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昨天此案在朝阳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虽然智联前程等网站的简历泄露表面上是“内部员工违法”“黑心企业利用漏洞”,但其实本质上都归咎于这些招聘平台落后的管理模式,以及对用户个人隐私信息的漠视,315晚会上面的曝光说的很明白了:
 
智联招聘客户顾问说:“校园简历是40元一份,白领简历60元一份,金领简历100元一份,金领简历是985、211本硕连读,在行业内有5到10年经验的,年薪在30万元以上的高端简历。”
 
记者体验发现,通过企业账户,只要交钱办理会员,就可以不受数量限制下载包含姓名、电话及邮箱地址等关键信息的完整简历。
 
记者:“下载简历的话,每天有什么数量限制吗?”
 
智联招聘客服:“企业会员的话,就没有限制了。”

 
虽然智联招聘宣称,企业用户不应以任何方式泄露简历信息。但是对于下载后的简历信息,却缺乏管理和监测,任其流入网络黑市。
 
智联招聘还宣称,不会在搜索结果中公开求职者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而求职者并不知道,只要肯花钱,企业用户就可以毫无限制地下载求职者的个人简历,他们更不知道自己的简历被谁下载,拿去做了什么。
 
所以说韭菜浑身都是宝啊!不光可以996加班为老板换保时捷添砖加瓦,连自己的简历都可以卖钱,是不是觉得自己更有价值了?
 
不要小瞧卖简历这种事,简历是什么?是你个人信息——而且是非常非常详细的个人信息。打工人为了求职,巴不得把自己能沾上边的每一点经历都写进去,这不就正对了信息贩子们的胃口。充了所谓的“企业会员”,你就可以拿这些信息为所欲为,这不就是把个人隐私明码标价么?我知道我国互联网公司在对于用户信息隐私的保护上不堪入目,但总不能料到他们卑劣到这种地步……
 
央视曝光之后澎湃新闻紧接着撰文评论——这种行为可不可以“入刑”:我国《刑法》明确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那么,招聘平台让用户上传包括身份证信息、手机号码在内的个人简历,再把这些信息向企业“出售”,这个模式算不算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呢?
 
315之后,北京市人社局就求职者简历被售卖问题约谈智联招聘、猎聘网,同时暂停了两家企业为新企业用户提供的线上购买简历服务,并对两家企业开展立案调查。但是虽然叫停了新企业,但付费下载简历这个事情,仍在继续。即便几个平台修改了联系方式,但你仍然可以下载带有邮箱、QQ等信息的简历。个人隐私保护,道阻且艰。
 

 
(三)为什么跳槽要频繁?
 
其实这些网站可以为所欲为,主要是大家对于网络招聘的依赖程度。这似乎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现象了:人总是要换工作的。
 
然而费解的是,传统观念中对于跳槽的评价并不高,甚至某地都要把“频繁跳槽”列入征信——这自然遭到了全国人民的一致嘲讽。然而大家没有去深入思索的问题是:为什么劳动者需要“频繁跳槽”呢?
 
一方面在于市场经济的活力,大家可以自由的选择职业选择公司;而另一方面则是职场约定俗成的潜规则: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待着,涨薪和升职空间都非常有限,劳动者不得不依靠跳槽来让自己职业生涯再上一个台阶。这在互联网大厂中尤为明显,你想从基层升为中层管理岗难上加难,而每年的涨薪就是固定的5%的额度,一个萝卜一个坑。所以大家不得不选择跳到一家新公司,来实现升职加薪;甚至于把一些创业公司做跳板,从大厂基层跳到创业公司的管理岗,再从创业公司的管理岗跳到大厂管理岗……
 

所以从根源上说,是公司内部对于劳动者“升职加薪”的苛刻,造成了大家频繁跳槽的现象,也间接造成了劳动者不得不依赖于上述的招聘平台,让这些平台可以为所欲为地糟践个人隐私。
 
所以说这个社会很多根本问题,都是资本太坏了的问题。
 

 
(四)竞业协议最后一道坎
 
当韭菜们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找到了心仪的下家,满心欢喜地准备迎接新工作时,又有最后一道坎摆在他们面前:原公司不给开离职证明。为什么?不甘心自己(他们美其名曰)“培养”的员工被竞争对手挖走,还担心所谓的“公司机密”泄露,所以一定要签“竞业协议”。
 
竞业协议是最近几年开始流行的一个新现象,比如说抖音快手属于竞争关系、天美米哈游属于竞争关系,你签了这个协议,就不能跳槽到行业内“利益相关”的公司了。而且大公司的竞业协议往往会“披上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会让你在“竞业”期间领一份基本工资(普遍是原来工资的50%),相当于我给你笔基本生活费,你过个一年半载再去入职新公司。
 
这个站在公司的角度来看似乎非常合理,毕竟都给你钱了嘛,而且不用你上班就是白养你,你都自愿签了协议了,非常fair,再被我发现入职竞争公司,就要赔得倾家荡产哦。但是我们都是打工人,屁股不能坐在资本家那边。站在劳动者的角度思考:第一,我是这个专业对口的,跳槽大概率要去同行业的公司,这协议就把我限制的死死的。第二,只给我平时工资的50%,意味着我少了一笔入职新公司的收入,以及潜在的绩效,以及最后的年终奖,这一年半载可耽误不起。第三,你说我是自愿签协议的,但是我不签你就不给开离职证明啊,所以这个“自愿”必须加个引号……
 

归根结底还是上面说的,劳动者在原公司升职加薪空间狭窄,必须通过跳槽来实现;结果我想跳槽你又那么多限制……所以普遍出现了打工人秘密违背竞业协议入职新公司的现象,入职之后要换一个假名字,换一个新手机号(用父母身份证注册)——因为原公司会通过寄空快递的方式来检查你有没有入职竞争对手,往往这边一签收,那边就去法院起诉了……离个职入个职就跟侦探剧一样。
 
所以还是感慨一下,从“准备跳槽”——“投简历”——“面试成功”——“准备入职”这一流程,处处都是割韭菜的刀,打工人真是太难了。
 

之前我在文章里抨击大公司、抨击资本家,总有人会说“不满意公司就跳槽啊,市场经济,来去自由,没胆量走你抱怨啥呢?”看了本文就很明晰了,资方和劳动者处在完全不平等的地位上,不是你想跳就那么容易跳的,不管跳不跳,总有一刀能割在你的头上。资本就是无意识的自我增殖的怪兽,哪里有暴利,它就会流向哪里:围绕打工人形成的“跳槽季韭菜流水线”,就能很好地证明这一点。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