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副主编说“三十年启蒙”失败—这是公知失败,却是人民胜利

2021-02-25 10:45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以及人民群众认知水平的提高,曾经在社交媒体兴风作浪的公知精英、以南方系和财经系为代表的媒体、买办资本家、学阀集团都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他们至今心里还没点B数,依然用自己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以一种先知和救世主的姿态,放着酸腐味的臭屁:三十年启蒙失败了。

本文将用一整篇文章论述,他们的“启蒙”是什么东西。这里可以直接说一个结论:他们的启蒙根源是“新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启蒙”,是解构革命与中华民族的“启蒙”,是和平演变与普世价值输入的“启蒙”。这些“启蒙”失败的好,人民应该庆祝,也应该为自己的觉醒鼓鼓掌。

(一)三十年启蒙之滥觞

往上数三十年,这个启蒙历史该从何算起呢?我先带大家回顾一下历史。

1987年6月《河X》纪录片在央视立项。这个片子有多夸张我就不说了,如今已经成为了敏感词,所以本文我就用只能用XX代替了。

引用一段王震将军对这部片子的评价吧:“片子我看了两遍,解说词的本子也看了两遍,引起很大的火!它把我们的民族一顿臭骂,把我们的党一顿臭骂,把公有制一顿臭骂,实质上是主张搞私有制的。它说我们黄种人的人种不好,连我们的女排也骂。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十三届三中全会闭幕会上,王震将军又请求发言怒批《XX》:“伤了我的心……伤了中华民族的心,把中华民族诬蔑到不可容忍的地步!《XX》从龙说起,说我们黄种人不好,说我们自私、愚昧,一连十二个黄字……但后面是讲的改革呀,改革呀。照那样改,改到底,再过五十年啊,就回到1840年鸦片战争那个年代!为什么这样的坏东西能够出很多书?!”

王震将军进一步指出:“将来我去见毛泽东时,我要对他讲:你讲搞不好要改变颜色,过去我不懂,现在懂了!”“(《XX》)你们都称赞,我也不称赞,无非就是开除党籍。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不能放弃,你不去斗争人家,人家就来斗争你。”


虽然但是,王震将军的反对有用吗?没有用。因为就他一个人明确反对,其他人要么明确支持,要么不置可否。王震将军气愤且无奈地表示:“现在舆论工具对《XX》的评论是一面倒,全部叫好,不见对立面。建议你们找几位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写文章。这场笔墨官司一定要打。这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子子孙孙的精神支柱问题,关系到我们走什么道路的问题。”

于是《XX》流毒全国,洗脑了整整一代人:“当时《XX》还在中央电视台播放,有些报刊上也辟专版连载《〈XX〉解说词》、各处座谈会上的发言、连篇累牍的文章,一片叫好声。8月中旬,中央电视台重播《XX》。在短短的两个月内,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两度播放同一部系列片;是绝无仅有的事。”我印象特别深,小时候看在《百家讲坛》红遍全国的一位教授的采访,里面大谈《XX》纪录片,那口气就跟谈馒头是碳水鸡蛋是蛋白质一样理所当然,那是他们一代精英的思想钢印。

1985年柏杨《丑陋的中国人》出版,迅速风靡全国——准确的说是大学生群体。到了88年,全国大学生基本人手一本《丑陋的中国人》,人手一份纪录片《XX》的解说词。所以我之前就说六零后精英不行——特指那些上过大学的精英,算算年纪差不多就是这一波,小时候没什么红色记忆,一长大了就读《丑陋的中国人》、看《XX》,能好了才怪。最蛋疼的是这一波精英之后成为了中国社会管理阶层的中坚力量——中层领导、私营企业主、大学教授、中学校长、律师、传媒精英、网络意见领袖……这些人,就成为了所谓“三十年启蒙”的主体。

 

(二)兴风作浪

公知们的“启蒙”有着鲜明的特点,简而言之可以概括为两条内容:第一,西方的什么都是好,西方经济体制好——所以我们要卖掉国企;西方的政治体制好——所以我们要变颜色。第二,中国什么都是不好,中国历史不好,农耕文明不好,大河民族不好,中国革命不好,所以我们要全面学习西方。

很明显,他们这两条论点都是站不住脚的。于是他们采取的最普遍的策略就是——造谣。一方面传播美化西方的谣言,比如说什么美国看病不花钱,什么德国油纸包埋在青岛,什么日本小学生三十公斤负重越野。一方面传播污蔑革命领袖、诋毁革命烈士、消解革命成果的谣言。这里我举两个最有代表性的人。

1993年7月茅某轼和盛洪、张曙光、樊纲等成立了有美国基金会及私人资本资助的民间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随后不断发表贱卖国企、减少市场监管以及政治方面的诉求,备受争议。
茅某轼:“消灭高利贷的方法恰好是提倡高利贷,让大家都去放高利贷”
茅某轼:“经济适用房从个人利益来看是好事情,但是从社会的角度没有做到物尽其用,价值没有最大化。”
茅某轼:“社会进步是靠精英的,社会没有了精英,必然退步,所以毛时代出现了社会的全面大倒退”
茅某轼:“我不在乎拿外国人的钱,也不在乎拿资本家的钱。我不拿他的钱,我拿谁的钱?谁给我钱?政府的钱,我们很难拿到。有没有老百姓拿钱给我们?有,那是少数,给个两万三万的,靠这个根本活不了。”
樊纲:“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经济学家就是应该不讲道德”
茅某轼:“环顾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对中国最友好的应该就是美国。”
茅某轼:“钓鱼岛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
茅某轼:“汪精卫可能是真正的英雄。”

最有名的也是争议最深远的,莫过于他和天则经济所对于“18亿亩耕地红线” 的猖獗进攻。2008年,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昨日发布“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研究报告,结论为,确保18亿亩耕地以保障粮食安全的观点是错误的,甚至是有害的。面对此观点,原国家粮食储备局局长高铁生在发布会现场拂袖而去。国务院三农问题智囊则明确表示,天则的结论“经不起讨论”,18亿亩耕地红线不容突破。

茅某轼等人颠倒黑白地指出,房价过高的原因在于“18亿亩耕地红线”,在当时骗到了不少天真的群众。然而究其本质,无非是作为地产资本家的乏走狗罢了。国务院三农问题专家表示,茅某轼的观点恶毒地威胁到了粮食安全,可谓“一石二鸟”:“每年全球粮食交易量才2亿多吨,而中国每年粮食需求为5亿吨,中国如果缺粮,谁供应得起?!”

2011年,茅某轼连续发表文章,造谣污蔑毛主席,一时间群情激奋,爱国左翼群众组成了“上海公诉团”,试图起诉茅某轼的造谣行为。然而公诉团被当地警方驱散,这件事情终于不了了之。

2012年3月,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宣布授予茅某轼当年的“米尔顿·弗里德曼自由奖”,表彰茅某轼在中国为“推动自由”做出的努力,奖金为25万美元。5月,茅某轼及夫人前往华盛顿领奖,并发表获奖感言:“给中国所有促进自由的人一个鼓励”。这可以看做美帝给带路党光明正大的“打赏”行为——说直白点就是不间断给汉奸喂点骨头。
2019年8月,天则经济研究所被有关部门关闭。

第二个有代表性的人物:北京著名民办高中历史教师袁某飞。
袁某某的学术水平不需多说,用网友的一句言简意赅的评论就足以概括:“他是21世纪依然相信‘徐达吃鹅’的段子并写进书里的‘历史研究者’”。至于他的人品,则是著名的“双标怪”,这个网友们扒出来的太多了。譬如他鼓吹英国贵族儿女参加一战二战,并自信满满表示“这在中国不可能出现”;转头就用最恶毒、最下流的语言侮辱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毛岸英。这种跳梁小丑的出现是时代的癌症。
2010年5月,袁某某公然在课堂上造谣、抹黑、攻击开国领袖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然而袁某某在私立学校的教职并未受到影响;相反还因为抹黑视频大量流传,成为了自由派、美分党的意见领袖,被邀请至全国游学、讲座,并且点名讲座内容就是要掘共和国祖坟的那种题材,包括并不限于:抹黑开国领袖、侮辱志愿军士兵、造谣抗日战争历史、否定工业化建设、攻击新疆西藏政策、为叛逃的大喇嘛洗地、讲下岗工人的段子…………
面对袁某某跳梁小丑式的全国巡讲,爱国派毫无办法,这就是当时群魔乱舞舆论乱象的真实写照。2011年,爱国群众曾经试图组织起诉袁某某公然造谣,但在法院门口被公安干警劝返。直到2017年,袁某某微博才被封禁,但是他的书依然摆在全国各大书店最显眼的位置,洗脑了一代年轻人。

现在袁某某已经销声匿迹,不过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上面这张图是来自袁某某维基百科页面的截图,历数了支持他的社会贤达,这一势力比他本身更有意思。以下内容完全引用自维基百科,我只做一个搬运工。支持袁某某的人包括但并不限于:
历史教授于友西
社会评论家李某某
80后作家韩寒
人民大学教授张鸣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
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

顺便说一句,不是茅某轼和袁某飞的大名我不想写,而是他们的名字已经成了敏感词了,这可能就是某些人认为的“启蒙失败”了吧。对此我只想说两个字:活该。

(三)媒体精英

不仅仅是这位财新网副主编有着臭毛病,类似的劣根性普遍出现在我国那一代媒体人身上。三十年前,央视拍出了《河X》纪录片,八十年代大学生无脑追捧;这些大学生被洗脑之后,又进入媒体行业,完成了成功的再生产循环。我来说几个最近几年的例子,相信老网民们绝对有印象:
1997年香港回归,央视主持人白岩松在直播中屡屡口误,把“解放军驻港部队”称为“戒严部队”,这在当时被大家宽容,不过在互联网时代经常被人提起,作为迷惑现象之一。
2011年白岩松跟孔庆东打了一个著名的嘴仗。起因是黑龙江省方正县为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满洲开拓团”立碑,被愤怒的爱国群众砸了。白岩松在节目中批评群众“不理性”,孔庆东怒斥:“他一向崇拜当官的,美国就是白岩松的亲爷爷”。白岩松反斥:孔庆东就是千千万万暴民中的一个代表。

2012年中日钓鱼岛争端,国内爱国群众举办了此起彼伏的反日活动。在一次公开和平的活动中,一位老汉奸来砸场子,发表了侮辱开国领袖和亲日言论,被北航副教授韩德强打了两个耳光。彼时网络舆论分为两派,一方认为“打人无论怎样都是不对”;另一方认为“汉奸人人得而诛之”。而白岩松在《新闻1+1》评论中明显拉了偏架——认为乱给别人扣汉奸的帽子是言语暴力,韩德强是“另一种行为的汉奸”。
这些例子都是客观发生的,我罗列这些只是希望大家能够基于事实做出一个判断。白岩松毫无疑问有着最顶尖的职业素养,然而他的立场往往是在节目中表达,那也就意味着这至少是节目组的立场、央视的立场,他只不过是说话的一张嘴。我们再看一些其他的事实:
2010年3月,彼时的央视当家花旦柴静采访丁仲礼院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看柴静采访的原视频,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全程柴静都是站在西方圣母婊的立场上诘问丁院士,最后把丁院士气得不行了直接表示:“中国人是不是人?为什么同样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此类洗脑可谓“一类永流传”,在当今只不过换了一个互联网KOL,表达了“中国人应该少吃肉,不然亚马逊森林就冒烟”之类的说法。

2015年4月,央视名嘴毕某某在一次涉外公开饭局中,辱骂开国领袖,一时间舆情激愤,毕某某也从此没在央视公开露面。
说一个最近的,2020年2月20日,央视主持人阿丘微博表示:“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着歉意,不怂也不豪横的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这个“疫情道歉论”在当时还有不少圣母婊表示支持,现在看世界疫情的局势就知道有多荒谬了;这种行为跟有些精神上的美国人认为中国人就应该少吃肉、少排放是一个道理。

(四)时代洪流

财新网副主编感慨“启蒙失败”这件事就很有代表性,现在这群媒体人的嘴脸就好比建国后绝望的封建士绅一般,为他们即将逝去的特权做出最后的哀嚎。

这么多立场不同、观点不一,甚至于老死不相往来的媒体,同时为这件事发声,不觉得非常可疑么?这是整个舆论霸权集团对民众最后无声的示威。整个事件发展到现在,已经变质了,变成了舆论特权阶级最后的挣扎。众多媒体人为澎湃新闻和新京报洗地都已经失了智:

上面这位媒体人的质疑点竟然在于一个孩子幼年遭受性侵,精神居然没有出现问题,让人大跌眼镜。等到案件宣判,明明被打了脸,却又急不可耐地往自己脸上贴金:

有一部经典的电视剧《雍正王朝》,有一段非常重要的情节是雍正皇帝推行“士绅一体纳粮当差”。在我国漫长的封建史中,存在着地主士大夫特权阶级,他们是不需要向国家缴税、服徭役的。雍正皇帝为了改善国家财政状况、巩固中央集权,剥夺了士绅阶级的特权:

任何一个特权阶级,被历史的车轮碾过时,都要发出嗷嗷哀鸣:

这里面很有意思的是,也是能够体现《雍正王朝》这部电视剧深度的是,不只是贪官反对,清官也反对。

好一个“读书人”好一个“诤臣”,多么大义凛然多么铁骨铮铮。贪官能怎样,清官又如何。清官,说到底,也是特权阶级。“天下读书人”不过是他们的特权符号而已。

所谓“清流”,是不是跟现在的“无冕之王”差不多?是啊,他们还有最后一步,我们掌控者话语权,历史不是在你胜利者的手中,历史是在“写历史的人”的手中。我们能够指点江山褒贬人物任议是非,你怕是不怕?

任何特权阶级早晚会被历史的滚滚洪流卷走,舆论特权阶级也不例外。

这些特权阶级暴露的越多,人民就越成熟,越踊跃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是好事。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些冢中枯骨早晚要丢进历史的垃圾桶,公知“启蒙运动”失败是注定的,人民的舆论终将属于人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