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2021-02-23 08:06

作者:周雪玲
本文转载自:奥特快谈(ID:aotekuaitan)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作者:周雪玲

编辑:奥特快

出品:远川国际组

2019年7月,中美贸易战鏖战正酣,美国商务部竟然还在“百忙之中”腾出手来,对越南出口至美国的部分钢产品征收高达456%的关税,一个月后财政部又跟进,给越南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手段似曾相识,原因也如出一辙——美国对越南的贸易赤字也要兜不住了。
贸易战让中美两败俱伤,却让东南亚一帮小兄弟渔翁得利,越南就是其中的典型。
2019年第一季度,越南对美出口盈余增长45.5%,电子设备方面尤其夸张,对美国的调制解调器出口同比增长780%,铅酸蓄电池的增长608%,助听器的增长311%,洗衣机增长256%,就连塑料百叶窗也增长216%。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亚太其他国家或地区制造业方面对美贸易盈余大幅增长,越南(红色)的增长尤其显著。来源:CFR
辛辛苦苦打贸易战,结果打了半天发现制造业不但没有回流,还跑越南去了,美国当然接受不了。但这反过来也说明了一点——越南制造业确实有两把刷子。
但是,这背后,却是大量全球产业链迁出中国的故事。贸易战之后,外商在中国的不安感迅速上升,供应链咨商BlackSmith直接把分析报告取名为“逃离中国指南”,而给出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越南。
上周日,越南正式加入RCEP。在一个以零关税为最终目标的自由贸易区中,越南是否会进一步抢走中国的一杯羹?许多人替中国工厂老板们揪着心,等待一个“越南行不行”的答案。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要窥探越南的未来,得先反过来看看它到底是怎样从一个弹坑遍地的战乱国,发展到今天的。
1975年越战结束后,越南对自己军力的自信膨胀到敢标榜世界第三的地步,经济生产也热情高涨。时任领导人黎笋信誓旦旦向越南人民保证,十年后每个家庭都将拥有一台电视、冰箱、收音机。
然而喊口号恢复不了战争摧毁的基础设施,遍布全国的两万个弹坑、三百万失业和一千万难民都是经济建设面临的现实问题。1957年越南发行了一枚纪念邮票,略带夸耀地印着20年前建造的南定市纺织厂,不过到80年代,越南的纺织技术始终没能超越这个法国遗物。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1957年印有南定市纺织厂的越南邮票
供需错配、债务高企、流通受阻等现实问题阻隔了美好愿景,最终导致通货膨胀的飙升。
1981年,平稳的统计数据已无法掩饰行将破碎的价格体系,国家不得不在当年5月进行第一次提价,幅度高达5-7倍;1985年二次提价,10倍。十年后的越南人民不仅没有收获家电三件套,还把十年辛劳全都还了回去。
胡志明还在位的时候,总叹气说苏联是老大哥,中国是老大姐,大哥大姐老吵架,让弟弟妹妹们怎么办啊。当年中苏交恶达到顶峰时,胡志明的接班人黎笋选择了老大哥。但现在眼瞅着老大哥深陷阿富汗自顾不暇,而老大姐那边靠改革开放搞得风生水起,不由得动起了换教材的念头。
虽然当时以黎笋为代表的亲苏派虽然已经意识到教材有问题,但否定教材就相当于否定过去的自己,因此尽管在土地租赁方面有过局部的改革,但迟迟没有实质性地改弦易辙。
终于等到1986年,黎笋去世,亲中派阮文灵上台,总算能名正言顺地抄中国作业了。
1986年12月,越共正式把早已计划的改革正式提上议程,以“私有化改革、开放市场、法治建设”三板斧为核心的“革新开放”拉开大幕。1987年,外商投资法亮相,意欲“动员一切力量吸引境外资本”,甚至还批准了外资全权控股。
当时,越南经济在美国的惩罚性禁运下已经隔绝于世十数载,靠着苏维埃最后的余晖艰难续命,外商投资法的颁布面向西方世界划开一道口子。
同年9月,时代周刊专访阮文灵,将他形容为越南的戈尔巴乔夫。这话对知道历史进程的我们说来可能不太吉利,但放在当时的语境下,无异于公屏刷满“阮文灵是美国人民的好朋友”。
在好朋友的呼声下,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发展银行的资金蜂拥而至,越南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从1987年的近乎不存在,一路高歌至1994年占GDP的11.94%。之后越南也开展了自己版本的公私大讨论,并在1992年让宪法正式承认了私营部门的角色。
1992年的世界,有位中国老人在南方画了一个圈,布什在戴维营会见了叶利钦,越南为革新开放完成了改宪,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1985年,越南人均GDP只有231美元,而到2019年已飙升至2715美元,翻了10倍,与此同时疯狂加群——1995年加入东盟,2007年加入WTO,今年6月又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约定在10年内取消99%以上的关税,且对欧71%的出口将获得立即免税。
2011年,越南取代中国成为耐克的全球最大生产国,而这只是在越南制造业迅速发展的背景下,中国产业转移到越南的缩影。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2000年后,越南GDP迅速增长
但看起来风光无限的越南经济,却面临一个难解的问题——重工业。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1976年统一之前,北越提出优先发展重工业,但后期又转向了农业和轻工业;二五计划(1976-80)中,提出了在保持农业和轻工业的基础上优先发展重工业。
但这导致了和苏联老大哥一样的命运:缺少消费品和粮食,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有个编排越南的段子这么讲,黎笋向勃列日涅夫请求援助,勃回信四个字“勒紧腰带”,黎笋也回了四个字:“请给腰带”。
1982年3月,越共五大在七年封锁、要啥没啥的经济危机背景下召开,总算确定了努力发展消费品的方向;这是为四年后解放经济埋下的伏笔,也是对重工业依依不舍的最后一次告别。此后甩开包袱的越南轻工业终于能两条腿走路,开启一段出口辉煌。
重工业和轻工业本应是一对相辅相成的孪生兄弟,但对资源极度匮乏的越南而言,二者还处在同一个子宫里争夺养分的胎儿阶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而重工业在工业发展中又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地位:重工业是生产机器的机器,是供应链的供应链。轻工业的升级换代,依赖于重工业中的机械设备制造、冶金、化工原料、电子工业等等部门,没有重工业的输血,轻工业链条就难言自主。
50年代初,中国能造桌子椅子,能种粮食,能磨成面粉,可一辆汽车,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因此中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就提出,大规模发展工业化建设,其中重点是重工业——越南初期的作业其实没抄错。
但个人努力很重要,历史进程更重要——中国的重工业发展,有其不可复制的特殊天时。
二战结束后,美苏在东亚扶持代理人,美国钦点了日本,苏联选择了中国。在当时杜鲁门“抵抗一切共产主义威胁”的围剿下,苏联对中国开始了不惜代价的援助,其中影响最深的就是“156工程”。
整个援建工程涵盖了能源、冶金、化工、机械、军工等几乎所有核心工业领域,传送了1100套建设项目资料、3500套机器制造图纸、950套技术资料和2950个专题的技术说明书,
而对这一切震撼中国业界的珍贵材料,苏联只收了一笔钱:文件复印费。
156工程的覆盖面之广、传授程度之深,在全球技术援助史上都难以找出第二个例子。成体系的工业技术转移后,中国这片传统的农业土地上直接平地起高楼,从此不仅能造桌子椅子,也能造坦克飞机。
后来70年代发生石油危机,尼克松在经济和越战的内外交困下深感无力单抗苏联,只能向北京暗送秋波。北京抓住了这次跨越太平洋的握手,1979年,中美建交签订35个条约,其中就包括大量技术方面的合作。中国因此迎来第二次重化工业升级,真正为现代化发展奠定基础。
人大温铁军教授指出,工业化就是“资本增密”的过程。早期资本的缺乏限制了越南重工业的发展,成为了越南制造业的瓶颈。
2018年,越南从中国进口了814亿人民币的机械设备,占该类别的40%;农业机械中,有一半来自中国进口,而本国生产只占15~20%。虽然电子设备也是越南出口的重要组成,但30%的智能手机零部件,以及70%的制造企业主要零部件仍然依赖中国供应。
重工业的落后,让越南终究只是个材料与设备都靠外国进口的组装车间。
因此,关于“越南行不行”,必须一分为二地回答:一个选择了正确发展路线的国家,一套经得起多次考验的政策,一群同样深受儒教文化影响、骨子里能吃苦耐劳的人民,如果不能因此过上幸福温饱乃至富裕的生活,是有违客观规律发展的;否定越南,就是否定过去的我们自己。
然而,妄议越南就此能取代中国,就好比当年我们高呼的超英赶美,同样荒谬无稽。若想建成中国式全产业链,重工业是越南首先得跨过的一道大槛,否则哪怕配齐了全套轻工设备,只要有一个零部件坏了就得从原产国进口,更别说自主升级。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几年前,越南翻拍《还珠格格》,一度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反向输出了不少知名度。粗犷如土匪下山的小燕子,虎背熊腰烟熏妆的紫薇,阵容属实辣眼睛。不过除了演员形象出圈,最让人诧异的还是中国流行文化在越南备受热捧的事实。

中国制造新对手:同在RCEP的越南

越南版还珠格格
Facebook上,一个名为Weibo Vietnam的小组光靠搬运微博知乎就攒了150万粉,日常点赞过万。《快乐大本营》、《爸爸去哪儿》等娱乐节目一经播出就被翻译为越南语,在当地最大的视频网站无时差更新。
《延禧攻略》上映,越南版甚至比国内还快9集,以至于中国剧迷还在热议反派角色的命运走向时,反而境外先传来喜讯:尔晴已在越南被赐死。
从传统上,越南其实一直属于东亚儒家文化圈的一员。两千年前始皇帝扫六合灭八荒,派河北人赵佗任南海龙川令,辖区便大致是如今的越南;公元前207年秦灭,赵佗自立为南越王,定都就定在广州番禺,广州著名步行街北京路动工时一不小心还挖出了南越街道遗迹,中越联系可谓千丝万缕。
在汉人的不断教化下,越南第一套书面文字系统就是文言文,到20世纪初,越南知识分子甚至还在用中文书写对汉语和科举制度的檄文。直到1910年法国殖民,文言才被拉丁化拼音文字取而代之;而十二生肖、农历春节等传统则被保留了下来,甚至同样的春运也在工业化后的越南城乡连年上演着。
从历史角度更宏观地看,一直以来,越南与其说是中国的竞争者,不如说是中国发展的区域受益者与追随者。目前,越南在全球制造业中扮演的角色,是中国落后产能的承接国。中国不能也没有必要继续陷于利润日渐稀薄的低端产业,那样既不利于产业升级,也不符合人口条件。
2011年至2017年,中国劳动人口占比在老龄化的趋势下逐年下降;随着生育率下滑已成既定事实,劳动人口绝对值预计也会在2030年后出现大幅下降。中国需要低廉的越南消费品,去保障一个供给充足物价平稳的未来。
最新发布的十四五规划中,新世纪第三个十年被定义为“中国创新和高科技发展的阶段”。低端产业向越南的转移,是迈向高新技术行业必须完成的转身。然后,才能腾出资源与劳动力,朝着更远大的目标前进。
毕竟,我们曾筚路蓝缕用十亿双袜子换来一架波音飞机,就是为了不必再用袜子换飞机。
参考文献:
[1]An Interview with Viet Nam’s Nguyen Van Linh, Time
[2]The Manufacturing Alternatives to China, BlackSmith International
[3]越南:必须成为“世界工厂”!零部件却依赖从中国进口,金十数据
[4]张维为:邓小平侧记——回忆邓小平1985年的一次谈话。
[5]施展:溢出,中信出版社,2020.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以实时上载用户内容的方式运作。本网并无义务事先对用户内容事先加以审查或筛选,对所有用户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各方面,不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的服务条款不允许用户未经授权上载涉及他人知识产权(包括版权和商标)的内容。如果您认为有人未经授权使用您的版权内容,请联络我们(copyright@dwnews.com)提出版权下架请求并提供相关背景资料。
Copyright Statement: Dwnews Blog is a platform that gathers the opinions of all parties and allows users to upload users’ content in real time. This website is not obliged to review or screen users’ content in advance, and assumes no leg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uthenticity, completeness and opinion of all users’ content. Our Terms of Service do not allow users to upload someone els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material without authorisation, including copyright and trademark. If you believe someone is infringing your copyright, you can report it to us (copyright@dwnews.com) and submit a copyright removal request by providing the relevant background information.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推荐阅读